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甘肃小米
甘肃小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826
  • 关注人气:1,0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酷暑记(组诗)

(2018-10-31 11:34:16)
标签:

发表作品

《东渡》杂志

诗歌十首

酷暑记(组诗)

小  

 

 

 

 

静夜

 

大街上很安静,很空,

散步的垃圾、和风,走走停停,随意浏览夜景。

 

不知谁家的灯,突然亮了,

六楼临街的窗户,开了一道缝儿,像查夜的人。

 

散步的垃圾和风,暂时停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阳光刺穿云层

 

儿媳终于怀孕了。张老太太

立即上街买毛线,匆匆回家,

戴上老花镜,坐在阳台上,

给未来的孙子织毛衣。

 

“现在的孩子要什么有什么,谁还穿手工织的毛衣?”

老伴看见了,笑嘻嘻嘲笑她。

 

“穿不穿是孙子的事,织不织是我的事。”

张老太太回头看一眼老伴,又低头织她的毛衣。

 

阳光刺穿云层。

阳台上的小小空间,就这么,亮了一分钟。

 

敲钢筋的人

 

有人在不远处敲钢筋,响亮的声音,穿墙而入。

钢筋不说疼,它的疼藏在骨髓里。

 

有人在屋子里安安静静写诗,他的诗也是安安静静的。

 

有人在诗写者心里动了动。

不是别人,是那个敲钢筋的人。

仅仅动了动,又没了动静。

 

持久的是敲钢筋的声音,仿佛一根针,

一针一针,扎着他的耳朵。

持久的是那玻璃窗,仿佛关着他的心。

 

暮色

 

暮色深沉。我和妻子吃完晚饭,出门散步,

在寂寂河岸,碰见两个人。

 

老太太拄着一根拐,靠着栏杆,艰难学步,

在她后面,老大爷一手拖着空空的轮椅,

另一只手横在老太太身边的空中,呵护着她。

 

回来时又看见了他们。

这一次,有了不同:老太太坐在轮椅上,

老大爷推着她,在我们前面,缓慢走着。

 

我和妻子放慢了脚步。

在暮色中,我伸出手,

悄悄握住妻子的手。

我和妻子跟随着他们,陪伴着他们,

向更深的暮色缓缓走去。

 

擦天空的人

 

王大娘和李家媳妇,靠给城里人

擦窗子,挣点零碎钱,贴补油和盐。

她们有时有活干,有时没活干。

 

干活的间隙,我听见王大娘自言自语说:

“谁要是雇我俩擦天,

我们就有做不完的活了。

 

李家媳妇说:“天是用不着擦的,云又不脏。”

 

两个乡下女人都不晓得,就是她俩

把很多城里人的天,擦得亮晃晃的。

 

君子兰

 

一株君子兰,花已开过,落红停在根旁。

 

叶子还在,还绿着,宽厚着,

花柄也在,凸显着坚挺。

 

开花是暂时的事、短期的事,

活着是长久的事,怎样活是一辈子的事。

 

从栽下君子兰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怎么管它,

没怎么浇水,亦从未施肥。

我甚至不曾好好看看它,就已忘了它。

君子兰却活得蓬蓬勃勃的、有滋有味的,

它不在乎是否有人关注它、关心它,

它呈现美,只为愉悦,只是陶醉。

 

酷暑记

 

气温一日一日往上长。懒洋洋的阳光

有一些糯、有一些粘,天高云淡,

风用那条腥甜舌头,轻轻地,舔舐着人间。

 

我的万千恶念都如汗,

皮肤已经藏不住它们了。好只好在,

我被这世界藏在一只大烤箱里面。

好只好在我的灵魂如蒸汽,

从这俗世,一点一点地,正在涅槃。

 

沉睡的石头

 

卵石从路边铺展到河边,又从河边铺垫到河底。

河底的石头多半都是手摸不到的、眼看不到的。

 

向着河心,你得深入一尺,再深入一尺,

又深入一尺……最后,

你不能用眼、不能用手,只能用脚

再深入一寸,才能摸到那些睡在河底的石头。

 

路灯

 

我对路灯说,你能不能自重些?

人家不需要你的时候,

忽视你、漠视你,

需要你时又把你举在头顶上,

其实为了踩在脚底下。

 

它说它不能。

它说它不能不在黑夜里发光,

就像在白天,

不能不让人,忘了它一样。

 

祈雨记


酷暑如蒸笼,日复一日不停地蒸。

我的肉体、毛发、骨头,眼看都要熟透了。

 

昨晚在河边纳凉,无事翻阅

微信朋友圈,看到一幅漫画:

有人搭了把上天的梯子,

为了凉快些、为了下场雨,要去天庭送礼。

 

真是一个好办法。我想让他

顺带着,替我也送一些礼。

还未到秋天,还未经冬季,

我还不想熟得那么快,那么急。

 

送什么好呢?我想。

就送两瓶五粮液、一条中华烟、一桌上等酒席,

给负责下雨的雷公电母龙王爷,喝吧抽吧吃了吧。

我也想把礼物送得贵重些,

但我拿不出更多的钱、买不起。

更大的官儿我就不用求了吧?

越级上访,会出问题。

至于至高无上的玉皇大帝,

我无必要去求他,

我受的煎熬,他老人家,不必记在心里。

 

《东渡》2018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