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boyren
boyre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2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屋檐下的雨(下篇)

(2007-11-10 14:56:18)
标签:

文学/原创

小说

 

*3*  离境

 

离境,泪无痕

 

  那是个冬天的夜
  在不熄的车河里
  望着你离开我的世界
  那是个飘雪的天
  空气中飘荡着凄美的音乐
  点燃那心中无限的伤痛
  在你留下的气息中摇曳
  没有欢笑没有喜悦
  流干泪的眼泪早已流干
  为什么依然湿润了双眼
  扫过的狂风卷起无限的雪花
  落在脸上飘进眼里
  融成一颗颗珍珠落向地面
  无痕的泪飘落了 在离境的路上
  离境的人诀别了 在无痕的泪中
  凝炼的一缕缕思念
  也一点点风干
  只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和空旷的车站
                          2004年12月写于枣阳

 

原来人总是孤独的。所以思念没有驻足。而彪,媛子和我也不在一个班里了。可能是一种习惯。他们还是同班。从幼儿园到初中。我们称这种习惯为缘分。

 

当然,也有一种缘分没有被人发现,而发现了,我们只是说,巧啊,真是巧啊!而当我发现,在新班级里,水也是其中一员时,我就想,这是第七年同学了啊?是巧合还是缘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一种习惯。

 

后来,当水向我表达感情的时候,我有点愕然。原来,我在等待别人的时候,也有别人在等待我。当你很难做决定的时候。我们称之为犹豫。可是。我似乎没有犹豫。因为思念仍在疯狂的增长。在水追问有没有可能时,我不敢看她的眼睛,怕看到伤心,怕看到难过。我沉默的转过身。身后满是冰凉。难道这是一些悲剧的起源之一?

 

一直都乐天的我,就这样一朝没一朝的漂浮在思念里。我知道,这样的后果。不仅仅是残酷。终于。我选择了足球。

 

是一种寄托。还是一种追风?或许根本不是我记忆中的一块拼图。我是在寻找一个方式。不想成为弱者倒下。踢球时。你会发现烦恼会被统统的抛下。不管那些是华丽还是粗糙。

 

为了足球,组织了球队。

为了足球,在风雨中狂奔。

为了足球,摔的满是伤痕。

 

后来,听说一小学同学,当守门员时在水泥地上扑球。我都在想。自残么?那也要有限度的。足球可能是一种自残的好方式。但也不要太明显。而亵渎了这项风靡全球的运动。再后来,就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再怎么说,人皮还是磨不破水泥地的。又何必呢?

 

“烁,很多时候,我都很茫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种感觉有时候是幸福的,似乎我站在了无限自由的空间。只可惜在短暂的时分后,我总会被哗然打破,然后周围依然是噪杂的车来车往,依然是漫天尘埃的空气。最终的归宿。还是现实。”

 

现实刻录的就是残忍。如果不喜欢,我们可以选择逃避。逃避只能是暂时的欢喜。无限的大悲痛总会在你最不经意间袭来。那时。你才发现,自己是多么脆弱。

 

但是我们知道,童年是没有脆弱的。我会在现在回想起,那些一起奋战的朋友。因为那时。他们正值童年。是的。正值童年。可我不是。只能看着这些欢喜的童年里的孩子。为他们喝彩。为他们高兴。

 

是涵娃,是邓鸡汤,还是moon,等等,也许我们在一起play的时间,再也不会像我们那个年代的无限似的宽泛。这是时间留给我们的。永远无法解决的难题。不仅仅我们。包括所有随着时间而流逝生命的人们。

 

我也会在这个时暖时寒的冬日里。思考你们的高中生活。是不是和我的类似。大多时会刚开头就又打住了。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在呐喊:不一样的!不一样的!这时。我就会停下来。回想我的那些斑驳的高中生活。然后感叹。感叹。

 

涵娃,记得上次你给我说,让我给你写封信,实在遗憾的是,我确实没有充裕的时间。只能给你寄去一份打印件。甚至内容也不是那么的丰富。也许。我真的离高中生活很远很远了。只是。在这里。我很想告诉你。珍惜这段生活吧。虽然只是短短的三年。却带给你的是你无法追回的痛或甜。

 

生活就这样。在思念。在足球。在学习中。延续。平淡中无奇的让你想疯狂一次。于是。99年的记忆。在足球的撞击声中over了。而思念变成了怀念。这是长大的表现么?

 

自从没有了疯长的思念后。平静了许多。偶尔也在经典的怀念里,找到一丝甜,仅仅一丝的甜。而这个时候,在春花烂漫的季节里,开始了我的初恋。

 

就像棉花糖,总会把人弄的从嘴里到心里都是甜蜜的一样。初恋就是棉花糖。只是这块棉花糖你只能吃一次。如果还想吃,也还是有办法的。只是你要等到下辈子的轮回了。

 

2000年的春天。一些故事开始。一些故事结束。就如在2006的春天。我写下《如果这是一种死亡》一样。一些故事开始了。一些故事结束了。

2006年4月。我离开那种感觉。已经六年了。

 

“烁,看来我真的变懒了,当我再次动笔,鼓起勇气写下去的时候,竟已是两个月的以后了。不知道。你在高考结束的一个星期里。在做些什么。有没有努力的写东西呢?”

 

我不知道,该拿什么来记叙,而那些就像树下的破碎的光影,怎么抓,也无法拾起。那份恋情就像封印在水晶球里。每一次回想。都像坠入童话的界域。

而这个界域。只有天使和上帝。

我不知道,该拿什么来记叙,而那些就像树下的破碎的光影,怎么抓,也无法拾起。那份恋情就像封印在水晶球里。每一次回想。都像坠入童话的界域。

而这个界域。只有天使和上帝。

 

我的水晶球,碎了

         ——5.31的狂想

    左手捧着玻璃的碎片

    右手拿着依旧闪光的金点

    地上是跳动的液体

    我知道 水晶球 碎了

 

    “我不能预见韶华

      我不能追忆年华

      我的普通的气息

      在一瞬间升华。”

 

     是我一手打碎了它!

     是我不小心打碎了它!

     打碎了无声!

     打碎了纯清!

 

     地上跳动的液体

     慢慢的扩散开来

     残存的碎片在其中夹杂

     地面被割的支离破碎

 

     那一刻

     我看到青春

    

面目全非

 

简单而平静。简单到我们从来没有牵过手。平静到我们已然很少的同行过。

那时,我更像个小孩。

那以后,我开始学会淡然。

 

岁月总会拨弄它最爱的错过,给人本平淡的生活增添波澜。有时候我把它定义为精彩。在大欢喜与大悲哀过后,留下的是一段传奇般的缘。

 

2006年的寒假,作为朋友,我们再次相见。

然后拥有了坦然的友谊。

 

“烁,我不知道,这些,写下的这些,是否完全的表达了我的心路,我不知道她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从这方面说,这的确是有些不负责人的记叙。”

 

2006年的寒假,似乎在追忆。

我们见面,逛街,游母校,讨论变化中的变化,讨论枣阳的小吃,讨论衣服的款式……就像朝圣的信徒,有说不完的话题,有走不完的力气。

 

2006.2.14.我度过了又一个单身的情人节。我们依旧如常的见面,陪她做头发,陪她给BF打电话,陪她给BF买衣服,最后一起吃酸菜鱼火锅。

枣阳的冬天还是很冷。只是那个冬季。我未曾感到冷过。而曾经的我们,不曾拥有过。斑斑如是的是,平静而默契的走过。

 

飞花

如果今天有听到最好的消息,那就莫过于父亲带给我的那条消息了。

枣阳下雪了。2006年的最后一场雪。也是2007年的第一场雪。

也许这就是我元旦没有回家的遗憾吧!故乡的雪。在我印象里。总是最美丽的。不掺杂任何的。纯洁和无瑕。总会让人在它落下的那一瞬间心痛。这就是故乡的雪。

 

“烁,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故乡的雪。就如飞花。在那些无畏的瞬间阐释。生命的可爱和升华。我们只看到的是短暂。然后是驻足伤逝。黯然。很多时候我会思索。人这样的原因。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有些伤感。”

 

飞花啊。正是飞花。我们怎么也无法逃脱的藩篱啊!不要问我为什么。这里确实没有答案的。既然选择就让我们面对吧!我们会在死去以后。化成一缕沙。正如飞花。翩然间的消逝。每个人都希望这是一种升华。

 

这时。我会想到一个人。我的一个朋友,屋檐。因为。他就是在那个飞花漫然的夜晚。消失的。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他过的还好吗?”这个问题飘荡了很久,却终究没有结果。只知道。他去参加一个葬礼。那么寒冷的天。参加葬礼。而且是一个晚葬。然而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后来。葬礼那边传来消息,说,屋檐疯了,自己跑进河里,再也没有起来了。简单的说。就是他死了。所有的人都这样的认为:屋檐掉进河里淹死了。但我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个说法。我总能感觉到他的气息的存在。会听到他给我说话。但是却看不到人。即便这样。我依然确信他还活着。

 

人们总是说,他参加了一个葬礼。他自己的葬礼。但人们最终没有打捞出屋檐的尸体来。这让我更加确信。他还活着。只是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我总会对人说:屋檐他没有死。他还活着。

 

有人说我疯了。还有人说我中邪了。所有的人都开始和我保持距离了。遇到我都会绕行了。而我自己却明白,我是正常的。慢慢的。我习惯了。因为。我知道。屋檐他没有死。他还活着。而我是正常的。

 

*4*  花涧

 

    风掠过脸庞,似乎一瞬间变得沉烈,秋的脚步也就渐进尾声了,而秋天开始的故事,终究会在秋天结束的。

    很久,都在考虑,给这篇小说一个结尾,却迟迟未能动笔,似乎在犹豫。有些东西写与不写,是个沉重的问题。有些时光,有些经历,是我自己都不愿再提起的。所以,遗憾的在这里,会略去一些人或事,这篇散文式的记叙,也就是这篇小说的涧。

    说起涧,连我自己都会在那些渐渐模糊的记忆里,寻找它美丽的踪迹,庆幸的是,总能找到。涧,在字典里的意思是夹在两山之间的水沟。而在我的字典里,涧,永远是清新的童年里最耀眼的词汇。很久很久前,看到了这样一幅镜面:在涓涓的细水,穿过小小的土堆间,旋转着发出轻快的汩汩声,风带动着的花瓣,散落在这灵动的镜面上,一片一片,布满了整个溪面,向前方流去。每每这时,心里就会有些怅然,静静的站起身,望向那远去的方向,默默的注视,期待着那些花瓣回来。一天,两天,时间长了,也终究明白过来,那些花瓣,再也不会回来了。

    花涧的流逝,连带着岁月的消亡,在我长大以后,也常会亦如今天这般,回想起那时的情境,也就是在不知哪一次的想起中,我给它起了一个我喜爱的名字:花涧——那个永远停留在记忆里的镜面——花瓣慢慢散开,布满了整个溪面,向前方流去。

    花涧的流逝,连带着无以复加的过往。烁,我一直很喜欢“一花一世界”这句话,它带给我对生命深刻认知的动力。记得,在圣斗士冥王篇里,天琴座的奥陆菲说:世界上的万物都是有生命的,花,草地,白云,清风,蓝天,大地,不管是动物还是人,他们都有他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他们始终循环与那个属于他们的世界,这些是任何人都不能剥夺的!奥陆菲是带着对世界博大的爱和理解战斗的,奥陆菲是带着这些睿智从失去爱人的悲痛中出离的,所以他很轻易的战胜了魔琴座。而“一花一世界”正体现了这些,一个人,总会在他自己的世界里遇到,将会和他相遇的人,不管他自己还是那些身边的人,总会离去,重复着他们的轮回。

    屋檐的死,也亦如一个轮回,在他从这个世界消失那天起,就开始了他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我们很难想象这样的境界,屋檐,在他自己的世界里,生,死,往来于现实与亘古,继续着他不断的传奇。

    在这篇小说的文字里,你会很轻易的发现,它记录的我的大学生活,仅有那么谬谬几笔。我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写起大学生活,就会很踌躇。这也就造就了这篇小说,在时间上的局限。但我自己,还是很喜欢这种局限的,它局限的只是时间,而在那个狭小的时间里,我却尽情的回忆了自己十八年在家乡的生活,和那些斑斑如是的情感,这个空间的扩展,让我自己也为之一惊。

    很久,我也考虑过自己写作风格的问题,也尝试过改变,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坚持自己的,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感。所以,在闲来的时间里,我会就自己亲身的经历,写一篇关于大学军训的恐怖小说。烁,写到这里,花涧就要结束了。别忘了,在我们的另一篇小说里,屋檐,还永远的活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