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boyren
boyre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5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屋檐下的雨(上篇)

(2007-11-10 14:49:17)
标签:

文学/原创

小说

 

屋檐下的雨

      动笔时,我在武汉,遥望西方,我的家乡,那个鄂西北的城市,枣阳。

      开学已经尽两个月了,翻看着以前的笔录,没有了往事如歌,没有了历历在目,有的只是平静。看着窗外的夕阳,不知道这是中超然,还是一种麻木。

      枣阳。

      也许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小城,虽然这里也有很多的历史遗迹。可是,枣阳,还是没能成为第二个凤凰城。

      这里是汉光武帝刘秀的故乡,这里有印证远古历史的雕龙碑,这里是聂海胜生活过许多年的地方。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它呢?

      就像很多人知道“枣宜会战”,却不知道其中的“枣”指得就是枣阳一样。枣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拥有历史却无法让人想起的城市。这是一个小城的悲哀,还是一个小城的庆幸呢?

      凤凰城,因为有沈从文而在中国声名鹊起。那么,枣阳呢?何时会出现一个沈从文呢?

      很多朋友,都想离开枣阳,因为那时他们都还生活在枣阳。现在,生活在异乡的他们,思念故土了吗?

      屋檐。

      站在下边,有一种久别后的重逢感。我不想回忆,却有些淡然的伤感。想起昨天的雨滴,就茫然了。原来,时间流逝,是这般不讲情面!

     “前年的今日,我们刚刚踏入同一个班级。

去年的今日,我们面临高考前的最后洗礼。

       今年的今日,我们走过各自的人生轨迹。”——2005.9.17

       而今年的高考又来临了。小SB,又会带着怎样的表情等待呢?

       所有的一切,便不得而知,

       枣阳,在记忆里,就像屋檐,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都仅仅是一珠一珠的雨滴。

                                                                             2006年4月10日晚7点30分  BoyRen

*1*  1987-1999

     可能真的是解脱了吧!这个周的活动少多了,竟然有闲下来的时间了。满是轻松,再过三周,又可以回家了!可是,仅仅是4月10日——星期一啊!

      “烁,我开始写那本答应写给你的小说了,关于我们的家乡,枣阳,当你知道这个消息又是怎样的感觉呢?”

        上面的文字在阳光下显得很苍白,苍白......想起苍白,都不自觉的陷入流年。我这是怎么了?

        白茫茫的天阑下,一个老人背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骑在老人的脖子上,惊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老人背着孩子在街上走着,两边是雪覆盖下的一切。

        突然,小男孩问:“姥姥,世界上什么人最幸福啊?”

        “皇帝,我的小乖乖!”一个慈祥的声音。

         “那我以后就要当皇帝!”

         “好,好,小乖乖以后当皇帝!”依然慈祥,只是笑里不仅仅是喜悦,还有满足。

         后来,长大了,才知道,皇帝并不是最幸福的人。再后来,每每想到幸福这个词的时候,眼前总会浮现,小男孩,和小男孩发问的情景。

        从出现在这个城市开始,就似乎要接受一切。虽然,仅仅是个孩子。当我再次睁开眼睛,那些破败的房子,似乎都已显现。其实,那是落后中的朴实。比发展中的虚伪要好的多吧!~

        难道社会的发展真的要虚伪来帮忙?这应该不是我应该思考的问题。却困扰着我,直到我精疲力竭。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深沉了?奇怪。

        每天都可以站在高高的楼上,扒在窗前,大声的背着:“鹅鹅鹅......”而无拘无束。每天都可以在院子里的沙堆上,玩的满面尘灰,而肆无忌惮。每天都可以在楼层里上窜下跳跳,碰的青红蓝绿而依然兴致勃勃。

        天知道,这仅仅是过往的童话。美好。现在向来。除了羡慕。就只能留念。

        “烁,每每写到童年,我都不好下笔,也许这是我心中最真最美的童话,只想珍藏而不想分享。你会理解的,对吗?只是,在最后,还是决定把一切都讲出来。这样会好一些?”

         小时候,总想,什么时候能长大啊?等长大了,又想 ,当个小孩该多好啊!你说,人咋就这么矛盾呢?

         记得一位学姐在短信里说:“当猪比当人好。”其实,猪和小孩都是幸福的。当然她也强调,这里的猪指的是宠物猪。既然当猪这么幸福,下辈子,就做只幸福的宠物猪好了,免得天天这么多尚,这么多烦。

         可惜,我现在还是人,就只能整天顶着浑浊的空气和比空气更浑浊的世态人情,至于结果,等明天说,好吗?今天我没空呢!

五岁哈,有印象的年龄,至少我还记得那时的玩伴。除了一个表弟和一个堂弟外,就是王颖了。至于后者,都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当时住的比较近,经常串串门什么的。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了。

 

是的,十三年都没见过面了。生活在一个城市里竟如此。想想也是,有些人此刻还在你面前,而说不定下一刻就是诀别了。人就是这么可怜,爱恨别离的总在纠缠。你今天很平静又怎样?说不定明天就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呢!

 

“烁,童年写到这,就没什么好写的了,有些残忍,五年的生活就这么写完了?有些不甘心,让我在好好想想又什么忘记写了?对了,走叉上个周又过来蹭饭了,看我参加学校书画比赛没得奖,就开心啊!那幸灾乐祸的样儿啊,就跟他得了头奖一样!漆器欠扁,下次一定在梦幻上P他一顿!”

 

好象时间划过了五岁,欢笑就向一群大雁向南飞去。很多事现在想来也很奇怪,人要是倒霉了,躲都躲不过。上帝创造了人,又创造麻烦来折磨人。看来最该扁的是上帝。

 

巧只巧,就在于它的不确定性。六岁那年,有些事似乎直接的深刻了生命里的记忆。

第一件事,我失去了最疼爱我的姥爷。

第二件事,我亲爱的表弟烫伤了。

 

姥爷出殡那天,我也去了。空气很压抑,看着好多人,都悲痛的哭着,只感到很茫然。陌生的熟悉的脸,在我眼前闪过,后来才知道,姥爷再也回不来了。再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姥爷了。

 

“烁,每当写起这段,我都很难过。自从失去了姥爷,就只有姥姥带我了。那时侯,在面对困难时,总觉得整个世界都是苍白的,就会在苍白的尽头想起姥爷。然后开始祈祷,祈求姥爷的保佑。”

 

记得和小迪吃饭的时候,她说,她们那里也叫姥姥和姥爷。而在她小时侯,她总叫姥爷叫大姥,叫姥姥叫小姥。因为小,发不出“YE”音。那时,我会想起我和蔼的姥爷。只是,清明节却无法去扫墓。

因为,我依然流浪在武汉。

 

“这个秋天,我流浪在武汉
           B。R。
    雨打在脸上划过一道道的印记
    冰冷的空气穿透躯体刺向心里
    在这个秋天
    我流浪在武汉

    眼前是那样的模糊。天穹,暗灰的像乌鸦的羽毛。路人,匆匆过往中溅湿了衣裳,仅留下陌生的足迹慢慢的逝去。雨,依然不停的下着。潮湿的空气让人无法驻足,而这个秋天,我流浪在武汉。

    教室里的温暖,很难让人想象外面的恶劣。呵,我们在温室里生活,真幸福呵!可是,课堂只有九十分钟。最终,我们依然要面对现实。但上帝告诉每一个人:现实是残酷的。最终,我们面对的是残酷。而这个秋天,我流浪在武汉。
   
    风,带走了温暖,也带走了悲欢。留下一种平静的现在,这就是自己了吗?这样的,带着冷俊与无言的面孔的我,在通向十九岁的道路上奔波。很多时候,都感到疲惫,但我知道,我无法停下。这一站,我流浪在武汉,而下一站呢?

    没有太多的落叶,没有太多的思念,而这个秋天为什么让人感到突出的伤感?秋天,金色的季节呵!可是,这样的天气无法看到太阳。这是伤感的根源吗?只是,在这个秋天,我流浪在武汉。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你永远无法找到回家的路。因为在这里,你没有家。而这个秋天,我流浪在武汉。在一个收获的季节,我走在陌生的土地上,思考着一些问题。

    我们在不停的奔波呵,我们在不停的丧失青春呵,那么,第七次的离别是为第八次的相聚而做准备呢?我们就在离别与相聚中不断衰老。只是,我们从未察觉过吗?

    而这个秋天,我流浪在武汉。”

 

    我总会想起这段话,然后看看窗外,对自己说,你还在流浪,你还在武汉。然后是莫大的失落了伤叹。

 

表弟。

看着表弟满身的红白相称,我就想笑。只是望着舅母满是泪的悲痛的脸和表弟哇哇的哭声,我就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大人们慌乱的把大舅母送上车,噪杂喧闹声中,汽车疾驶而去。而当时的我,只是傻傻的站在桥头,想,为什么不到对面的三医院而跑到那么远的一医院呢?

 

悲痛似逝去的光阴,在过去时给了重重的一击。而姥姥却老了许多。那是在一天,我突然发现,姥姥的白发多了许多。没天还是欢快的背着书包回来,叫着,姥姥姥爷我回来了!可回答的,仅有姥姥。身后是莫大的茫然。似乎世界上的花在那一刹那全部谢落了一般。恍然。姥爷再也不会回来了。

 

只是当表弟咿呀咿呀的问,“姥爷呢?”时,我都会沉默。然后独自跑到阳台,爬上窗,望向外边。似乎真的有人要回来一样。

 

“烁,你知道吗?从那年开始就埋下了一些隐患,比如我的近视。可我总顽固的不愿戴眼镜,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想要那些不自然的东西。姥爷说过,自然是最好的。”

 

前些天,小迪问我,表弟还好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有些事,并不是我能左右的。虽然,她是这个城市仅有的几个了解我的人。我还是淡然的说了句,还好。只是心里却反问着:“真的好吗?”

 

姥爷走了以后,家里人对上学的我,就要求的很严格。我始然于被关在小舅的小黑屋里练字,耳边还会有柳条抽打桌面的声音。心里有很多不愿,却都只能默默的压制着。那时,我开始学会沉默。

 

等着希望在未来变成现实/因为,我很乡离开,离开那个小黑屋。听到我要搬家的时候,真的很开心。当我发现要离开姥姥的时候又很不舍。是矛盾么?

 

学校。

我都不喜欢小学三年级以前的班主任。现在用来形容她们的词就只有虚伪了。

 

就象你去跳崖自杀,看见一个人,你看他就来气,上去就扁了一顿,然后心情就爽了,不想死了,抱住人家大叫“恩人”!再比如,小蜜蜂一年辛辛苦苦采蜜,是给你采的?你上去枪过来咕咕咚咚喝完了,一抹嘴说:“啊,小蜜蜂,你真是辛勤的小精灵啊!”你欺负也就欺负了,还要恶心它。

 

而我的小一和小二班主任就属这一类。物是人非,人情事故。所以我很“意外”的在小二那年什么也没有获得。

 

“烁,你也很讨厌这类人,对吧!不过,你是个SB,也许不能理解那么多。不过你会在以后遇到很多这类人的。那时侯你再傻也会明白了的!”

 

其实,小学还是满好玩的。记得以前问小舅:“有人在学校欺负我怎么办?”小舅说,拿着凳子就打啊!只到小一时,我把一同学的头打破就跑回家后。小舅抚着自己的肚子大笑。而家里的大人在商量对策。而后来那个同学好象转班了。班主任也没找我事。也许那个同学自知理亏,才没有向老师告状?也许~~~~反正最终是不了了之了。

 

那个同学,好象叫段秦汉。

 

这件事就很平静的过去了,就象昨天拉了肚子一样平淡过去。只是,我却一砸成名了。怎么说,都算替大家出了口恶气吧!

 

小二时,也有一次波澜。一同学和隔壁班因扫地发生争执。隔壁的副班长还带了一马人,手提扫把来造势。这充分让我们感到愤慨。只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立马我一手提起凳子充了出来,后来跟了一群“凳子帮”而对方似乎在议论:“那个带头的不就是去年打人头的嘛?”“是啊!”于是对方立马作鸟兽装散开,躲进教室,一下午都没几个出来的。

 

想来也是,凳子的确是最好的武器,打累了可以坐下来歇歇,人来了也不会怀疑你在打架。怪不得祖先们都独爱红木家私了。那玩意,估计一打一个准,而且立马见效,还不会打死人。真牛!

感谢老祖先们给我们留下这般兵器。

 

小三时,我又一次搬家了。搬到了奶奶家。

 

“烁,还记得我给你讲的那个关于段秦汉的故事吗?后来知道了,段校长是他的爸爸。哎,真是物是人非,物是人非啊!”

 

搬家后,我和同院的也是同班的小女孩一起放学回家。她叫陈芳。

而小五时,我又一次搬家了。

 

小四时,因为毛毛——一只可爱的小狮子狗,我和彪子媛子相识了。每每周。末总会相约游玩。而小五时,我们搬到了一个家属院了。

于是,就再也不能和陈芳一起同行了。曾经为此落寞了好久。就象枯树上的乌鸦,不停的枯叫,让人总舒服不得。

而身边的玩伴又增加了许多新面孔。

 

一起飙车。当然是自行车。一起野游。一起作业。似乎回到了童年。我们的生活那样的无忧无虑。

小五,又一件事,就是重新分班,我和彪,媛子在一个班了,却不再和陈芳一个班了。

 

生活,就是那么无奈。那个时代那种感觉,只能是历史的一片飘叶,飞逝的无影无踪。冰冷的叹息,是现实的写照,而现在,我已经老去。

所以那个身影会给我深刻的印象。她就是马福文。

 

当小六尝瓜会后,她骑车的背影消失在我的眼线里后,我知道,再见面,只能问天。一种失落在当时笼罩了一切。我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烁,现在想到那个小六的暑假,听着任贤齐的《伤心太平洋》,就是短暂的解脱。而短暂过后,就是思念的疯狂增长。一刻都不停留。”

 

于是,我带着疯狂的思念踏入了初中。

那年,我十二岁。

 

*2*  葬礼

   

    这是个美丽的秋季,我参加了一个葬礼,盛大的透露的清晰。有很多时候,都没有注意,那些离闪的可爱的花絮。慢慢的,干涸的水道变的更加无法抓住,这是怎样的生活?身边的陌生的人走过。天边的乌黑的浮云凋落。半隐半开的商店门吱呀的响。时间这样静止。这样。我参加了一个葬礼。一个人的葬礼。

 

那天,我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我可以肯定,他在笑。于是我问周围的人,他怎么在笑?人们都说他没有笑,并用复杂的眼光看着我。我有些不知所措。是的。一个逝去的人怎么还会笑?我继续不知所措。因为我确实看到他在对我笑。那么熟悉的脸庞。我却想不起。他是谁。他为什么对我笑?

 

我是一具尸体。静静的躺在漂亮的水晶棺里。我在等待一个人。等着他的来到。然后。对他笑。好多人都来了。生熟的不同的面容,沉重的空气,把所有人的脸,都刻磨成一样。可是。好久。好久。最终,他还是来了。满是惊恐的脸。我喜欢看到这样的脸。所以,我对他笑。只对他笑。这是一种自信的笑。呵呵。笑。

 

当我挤出人群。还是看到他在笑。诡异的笑。毛骨悚然的笑。静静的变幻着。似乎在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再也没有停止过。呵呵。笑。我抱住自己的头。深深的闭上眼睛。努力的使自己稳定下来。人们开始奇怪的看向我。我大声说,他是在笑!你们看他是在笑!人们回过头,短暂的停顿,然后转过头,长久的停顿。眼睛里满是笑。所有的人都在笑!所有的人都在笑!

 

我喜欢看到他惶恐的样子。因为他不曾害怕过。我喜欢看到他惶恐的样子对他笑。他就这样抓着头发,身体在颤抖。我听到他肌肉抽搐的声音。我喜欢这种声音。虽然。我仅仅是一具尸体。呵呵。笑。呵呵。笑。我看到他也在对我笑。无奈的。哀伤的。他抱着头跑了。跑了。呵呵。笑。我是最后的王者。

 

离开这里!尽快离开这里!这是脑海里仅存的思绪。我抱着头。跑。向着葬礼相反的方向。跑。一直的跑。呵呵。笑。耳边在跳跃。呵呵。笑。他是谁?那么熟悉?他是谁?那么的近?我在河道前止住了步调。呵呵。笑。他在水中对我笑!那么熟悉的面容!呵呵。笑。我捂住耳朵。不停的摇头。呵呵。笑。他也抱着头。不停的摇。

 

呵呵。笑。所有的存在。都在笑。呵呵。笑。扑嗵。时间就这样静止。这样。我参加了一个葬礼。一个人的葬礼。

 

呵呵。笑。如果有来世。让我回到从前。

呵呵。笑。只是。没有人知道。一个人,叫屋檐。

 

 走走停停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子,抱着孩子,走走停停,大街小巷里都留下她班驳的身影。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子,一直在寻找那个男人。

有时候,她会停下来想,她是不是很残忍。看着怀中的孩子,她便想,这个生命是否真该来到这个世界?想完,她就会后悔,然后望向天,闭上眼,开始诚心的乞求神的宽恕。

 

有时候,她的眼前会浮现这样的场景。在一个昏暗的屋檐下,一个女子痛苦的挣扎着,没有人注意到,因为那是一个昏暗的屋檐下。她咬紧了嘴,直到一股股带着腥味的液体溢满口,都没有一丝的松动。

 

不久,一个孩子出生了,女子给这个孩子,起了一个特别的名字。她叫他屋檐。

然后是满眼的黑,红。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她会在走路时记起那个男人的名字。不是平静。她会感到有人与她同行,在呼唤她的名字。这时,她会停下来,左右观望。只有空气和拂面的风。然后继续行走。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清醒的,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抱着孩子前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走,走,走……直到眼前的路,由一条,变成两条,三条……直至变成无底的黑洞。

 

她大声的呼喊着:“屋檐!屋檐!……”

没有应答。没有回音。

“屋檐!屋檐!……”

没有应答。没有回音。

“屋檐……屋……檐……”

没有应答。没有回音。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在那个繁星的夜晚,再也无法哭泣;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在寻找那个男子的路上,永远的没了气息。那淡淡的光晕,不知是月还是星的哭泣……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子。他在寻找一个男子。男子的名字,叫屋檐。

 

弹指间

 

“我们转身间

看到繁华过后的波澜

敝天的尘埃锁眼

留下了黑暗

当光明再现

已是千年......”

   

抚摸着剑弦,不知道下一刻的停留会在哪个头颅。然而这都不重要了。弹指间,物是人非。尽十年。

 

纵横的尸体,残缺,寂然。匆匆的转身,裂响的衣裳。驻足。风又怎能吹散昨天。

 

“咣砀!”

剑从手心中滑落,莫大的枯叶在飘散。撞击着冷俊的脸,班驳的衣襟。接触间,急速燃烧,化成灰烬,尽灭。

 

这就完结了么?

恍然间,屋檐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他又回想起那个亟蹒了很多年的问题:我为谁而活?

 

当他每次仰天发问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获得过回应。只有那些云,还有那一成不变的蓝色。

这时,他总会沉默。注视着地上的尘土,看着它们无声的飞起又落下。直到眼睛酸痛。才会停下来。

 

屋檐。

一个杀手。没有人知道他的生平。只知道他是一个杀手——一流的杀手。他总在漂泊,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没有。

 

屋檐。

他总是说,他没有父母。他不愿回忆起,那残酷的情景。

 

大火漫散开来,整个院落都烧了起来。狰狞的火焰席卷着,似乎那一刻成了炎魔!然而他不曾忘记的是,比那火焰更狰狞的面孔!人的面孔!

 

不愿回忆并不等于忘记。

而一切的一切都源于……

 

十年前,在巫山,有这样一个门派,叫莫氏山庄。在十年前的一个夜里,一夜消失。似乎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那夜的巫山是光明的——漫天的火焰,照亮了整个巫山南麓。那夜的巫山是哭泣的——鲜血染红了大山的脊。那一夜,莫氏山庄,就此灰飞烟灭。

 

屋檐。

其实,在那夜,屋檐已经死了。

现实,却是,屋檐活了下来。一种比死更可怕的活。

 

当他坐在桶里,顺水漂动的时候,依旧是满眼的惊恐。那火焰,那狰狞的笑,烙印般的铸在了心上,怎么也抹不去。最后,越来越大,充满了全部。

很快,屋檐黯然了下来,不自觉的抓紧了手中的剑谱和剑。他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了,除了手中的剑谱和剑。

 

这就是十年前。

弹指间,已十年。

物是人非,尽十年。

 

弯下腰,捡起剑,收起所有的思绪。转身。

只留下长长的背影,在哭泣……

 

亡灵

   

喜欢把悲苦写下来,作为一种亡灵。然后对它们说,我就是你。我就是你。这是一种平常的告知,就像你总会喝水一样,平淡无奇。可能你没有记起,如果是亡灵,那一定是浅浅的飘逸。

在这种近乎定格的时段里,写下舒缓,写下应该写下的东西。即使是微弱的阳光,也拥有温暖。也能驱散严寒。虽然仅仅是感知上的问题。或许是温暖而不是问题。而迷人的冬日,依然散下耀眼的金针,刺痛了眼睛。我不得不停下来,思考一些,回忆一些。然后写下它们。

 

有了环境。就会思索与之相关的存在。轻轻的走动。不带走所有。只带走一个影子。一个亡灵。

那些飘雪独舞的日子

 

时间无情的流逝着,给人留下了历史的芬香。当我沉浸在回忆中看着年少的轻狂,它又无声的飘过,留下了现实的无尽沧桑……

 

不知不觉间,大家都穿起厚衣服了,站在教室外才发现天气冷了许多。果然,进入冬季了。

“下雪了!”耳边响起许多同样的声音。

 

透过窗子,看见雪花快速的打向地面,没给人留下看清的余地。心想,今年的雪猛烈多了。

 

雪,义无返顾的下着,没有丝毫飘落的温柔,这让人更加怀念漫天飘雪的美丽。可是,回忆总是最美好与最痛苦的结合体。当我忆起曾经,会加深对今天生活的愁绪。

 

义无返顾中带着生死抉择,义无返顾中透着坚韧执著,雪,今年的雪,意味着什么呢?短暂的生命带给人们短暂的喜悦,欢快永远停留在那个短暂的世界。

 

短暂过后就像浮华过后,留下的淡淡忧伤和浅浅的怀念。

 

永远不会忘记许多年前,那些飘雪的日子,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独舞的身影,像一只漂亮的蝴蝶,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为什么这个身影无法洗掉?

 

时光让许多许多都褪色了,变淡了,为什么有些却越来越清晰?也许。世界是公平的,所以时间的公平也渐渐形成在人脑中——忘却一些,记忆一些——最难得和最珍贵的是无法忘却的。

 

轻漫的高一生活,矛盾的高二经历,到了高三,冷静了许多。也奋斗过,也颓废过,起初的雄心也已泯没,飘雪过后,举目下,已失去太多太多……

 

我喜欢一个人的日子,喜欢独舞的生活。最终发现,这有些飘渺。朋友,在人生中是不可或缺的。无谓的是天长地久和短暂的一瞬间。友谊永远都是穿着美丽的外衣的。

 

也许是天生吧。很多时候我是喜欢静的。喜欢一个人平淡的空间里,思索一些事情。然后看一看书,泡一杯茶,慢慢的感受暖暖的阳光和迷人的景色。只是。很多时候。都会被有些人误会。总听到一些中伤的话。值得庆幸的是。总是并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也许。我真的很冷漠。如果真是这样,我感觉那也是六年甚至更久以前的事情了。

 

正如尼采说,一个人的美丽可以改变世界的单调,一个人的言行可以改变许多人的生活。——我的生活改变了,只因为那个飘雪的下午,那个独舞的身影。

 

雪,依然下着,望着飞花落境,想到太多太多,凝神的时候,真的会发现另外一个世界:是苦难还是天堂?却是无从查找的。教室里。一阵阵的感叹声,看来,雪带来的不仅仅是喜悦,也搀杂了复杂的东西。比如,浪漫。比如,……

 

培根说,刻意改变自己的性格就是在扭曲自己的人格。这里的气愤是上进的。遗憾的是真正的朋友却么有几个。每当想起这些。总会低下头。问自己:为什么?结果总是空白。无尽的空白。

 

没有久远的音乐,没有熟悉的欢声笑语,却依然摇曳着怀念的思绪。人总是多愁的,复杂的。真正超脱的。又有几个?我没有那么多的修行,虽然早已看破红尘,但终究只能停留在这青春肆意流逝而无可奈何的流年里,看着一些无所谓的哭笑,听着一句句不反省的哀叹,心里只剩下无限的悲伤。

 

生活有时真的会让人绝望。从极度成功到极度失败,这样的后果是失落的。有时也是残忍的。残忍到让人窒息。让人绝望。

 

杜鹃的啼歌,南王的哀唱,透过几个世纪的高墙,带给人古老的真实的绝唱。真正体味的人又有多少呢?

 

雪小了许多。有飘的味道了。零零星星。韵味着实大减了。忽然想到在这个时期的朋友——猪头,小SB,S梦,S蚊,还有BT性感超人。大家都会飘落么?

 

是的。大家都会飘落。就像落叶归根一样。即使。虽然不是现在。

 

忘却的纪念在纪念的回忆中掩没了时间流逝的轨迹,友情的温存在温存的世界里留下了无悔青春的美丽。很想写一篇关于雪的随笔,但终究未能成文,也许有些东西,的确,用文字是难以表达的。只看着窗外的飞雪,似乎没有过多的留恋。只有无垠的伤感。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么?

春天到了,夏天还会远么?

夏天到了,离别还会远么?

 

虽然不是诀别,但离别也够让人难过许多天的。想起小SB的呆头呆脑,想起S梦的大圆脸,想起S蚊的雷厉风行。都让人驻足。都让人怀念。

 

去年的今日,我们坐在同一个教室里却互不相识;

今年的今日,我们在同一个教室里想着过去和离别;

明年的今日,我们在同一片蓝天下却又隔的那么远……

 

未来,永远是值得人们憧憬的。我们会有很多很多也许,很多很多都会成为昨夜黄花一样的梦幻。共同的希望依然在褪色中无限沿展,开阔的天空包含着蓝色的遗憾。没有多少时间会让我们在年轻时无限挥霍,没有多少人会让我们在错过后去弥补什么。抓住一些现实的思绪,在琉璃中写下永远的答案。

 

没有想过灰色的校园会变的洁白,感谢飘雪,给予的这一切;没有想到会产生留恋,感谢飘雪,赋予的这一切。即将离别,即将奔向各自的世界,前途天堂般的光明。在历史的某个角落,留下了那些飘雪那独舞。

 

那些飘雪独舞的日子。

 

PS:这段生活。在几年以后的现在。变成了独舞。也许再也无法忘记。在此写下一些遗忘的文字,作为葬礼。

 

“诀别的2004似水年华

无法选择的选择

摆在面前

2004的地铁走向终点

噙满泪的双眼

望向不远的春天

这里的一切都那么令人怀念

枯枝的个性

飘雪的柔情

都永远停留在2004的记忆

无奈诀别的诀别

已无法逃避

不知明天的明天

都无法估计

心中永是

诀别的2004

似水年华最真的过去……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