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太行
红太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66,368
  • 关注人气:1,3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端午·诗会

(2013-06-13 00:00:01)
标签:

端午节

诗会

分类: 人文上党

端午·诗会

 

让爱融化在粽香里
  王文婷

 

依然是这个季节

竹香

米香

悠然沁心

依然有这样的心境

艾香

竹韵

了然于心

香甜的粽子

包裹着浓香

携带着牵挂

还有那浓浓的母爱

那淡淡的忧伤

 

我慢慢地解开那缠裹的喜悦

轻轻地剥开那粽叶的清香

静静地倾听那凝聚的力量

每年端午节

不管在外地还是他乡

爱的香粽

总是第一时间被我捧在手心上

我知道

不管在哪

只要妈妈在

粽子就是爱的桥、心的话永远的力量

 

也许有一天

也许过几年

我也会满带爱的目光

在天不亮的时候把心的枣爱的米温柔地包上

想象着孩子傻傻的馋样

想象着他帮我时那笨手笨脚的模样

哈哈

幸福

满足

快乐

来,和我

一起闻香爱的甜粽

一起感受心的力量

一起将爱永远传递

 

今年端午我不回家
  戴玉刚

童年的故乡,

长在石梁村的漳河,

漳河边的苇地,

绿汪汪的一片,

有早熟的苍耳,

活在苇里的鸟儿,

以及鸟用三四根苇子,

草缠在一起的窝。

 

我喜欢看窝里软软的干草,

细碎的羽毛,

以及三两只麻溜溜的鸟蛋。

我也曾偷过窝里的鸟蛋,

掖在腋下,

塞在裤裆,

幻想蛋破雏出,

当一回鸟叔。

 

不过,最惬意的童年还是端午。

五月的母亲,

像寄生在苇里的鸟儿,

钻来钻去,

捡摘着最宽的苇叶,

回家包出香甜的粽子。

吃着粽子,

想着村边的漳河,

河边的苇地,

以及苇地里的鸟……

那种幸福你无法寻找。

 

今年端午我不回家,

那条漳河臭了,

那片苇地没有了,

那个粽叶也不是石梁的苇。

更重要的是,

那个曾经在苇地里钻来钻去摘苇叶的母亲,

在那个端午节后,

永远地去了。


 

我手执一束艾草
  郝雪廷


 

我手执一束艾草

在苍凉的天空下行吟

用我全部的虔诚

去寻找沉重的履声

龙舟划过回荡一串串波纹

沿着江水

顺着历史在放逐的路途上跋涉

倾听那震耳欲聋的天问

 

五月的晴空

铸就了一位伟大的诗人

用千载精魂

筑起高高的天梯

把压在民族心口的块垒

奋力地抛向天空


 

七绝·端午乡思
  张华兴


 

身在楼房砚伴茶,

心牵故里菜园瓜。

山乡父母将儿念,

楼是居房不是家。

 

诗人写给母亲的粽子
  唐振良

 

真真切切

情愫渗透了字里行间呵

粽子从母亲温润的手开始

从那宽大的粽叶开始

从母亲想念女儿的微笑开始

从月光下一缕缕的情丝开始……

流淌着对母亲的爱

 

假如我是母亲

我认为呵

这是自己千年万年修得这样一个好女儿

假如我也是一个女儿

世间有什么

比亲密无间的孝心更为珍贵

 

恩恩怨怨的芥蒂呀

永远不会存留……

假如我是你的孩子

你的胸怀

把我深深感染

亭亭 昭昭

树起了光辉的榜样

梅雪呀

多想紧紧地把你拥抱……

幸福

与我们同在!


 

致我的奶奶
  成亮


 

现在想来一个女人有着怎样的过去?

她的心里一定隐藏着一枝玫瑰

当时光的流水带着她前行

她平静无声

用玫瑰等待玫瑰

 

一个女人守侯着一条小路

是爷爷穿军装扛步枪

离开村子的那条小路

如果这条小路是玫瑰的茎

路尽头的女人就是随时等待开放的玫瑰

(这枝玫瑰在村头等待了十三年)

 

一个女人活在一枝玫瑰里

让这个季节有了停顿,

有一些生动


 

古绝·农乐
  刘振华


 

雨洗青山翠,

日照泥土馨。

久旱逢甘霖,

春播赛黄金。


 

谷雨晚雪
  傅岳嵩

 

小荷才露尖尖角,

却被冰雪盖上头。

已是谷雨百花鲜,

不知春君歇何楼。

黎民有幸逢盛世,

苍生无奈话晚秋。

人间温情铸新意,

雅安奋发共牵手。

 

手机就那么开着
  吴涛

 

叔叔闭上了眼睛

在我的守护下

在他闭上眼睛的一瞬

他衣袋的手机突然悦耳地响起

这优美的音乐

像是专在此刻而奏响的

 

我异常醉心地听着这颤颤的乐音

在护送他回老家的路上

入棺时,

我执意要家人给他带上手机

手机就那么开着

我想随时让叔叔接听来自大地之上的讯息

如果愿意

他偶尔送出土地深处的秘密

我也不会感到怎样意外


 

办公桌上的烟灰缸
  北琪


 

每天都要面对它

静静地待在办公桌一角

那堆成小山似的烟蒂

无声地述说着烟雾缭绕中的工作和生活

 

关于来访者

除了我的那些同事

就是几位诗人朋友

他们有的像我一样满腔愤慨

满腹牢骚有的高谈阔论

有的沉默不语

 

办公桌上的烟灰缸

多像斯蒂文森笔下的坛子

它是圆形的

稳稳地待在那里

不像我凌乱的办公室别的东西


 

风向西跑去
  黑骏马


 

春天,

风一天比一天结实了,

不再战栗惧怕微微,

再微微,

后来不了我看见它的步伐

明显比昨天快了许多

 

坐东朝西的大楼

最早发现了这一迹象迅速,

抖动了一下身子

试图用肩膀挡住它的前行

照着交警平常使用的手势示意它,

让它减速行驶

狡猾的风早有意识

只就势闪了一下腰

就从大楼两侧滑过去了

 

继续加速向西跑去


 

想起姥姥包的粽子
  黄宁伟

每年的这个时候,

我都会想起我的姥姥和姥姥的粽子童年,

吃着姥姥的粽子长大

粽叶里包着姥姥的希望

 

成年后,

闻着姥姥的粽香

我总能找到回家的方向

 

而如今

我捧着自己包的粽子

两眼热泪盈眶姥姥,

该我孝敬您老了

可您,

却再也闻不到粽香。


 

看地书有感
  王向明


 

临池作墨地作纸,

笔走龙蛇乐此时。

人居闹市无旁念,

健身愉悦只心痴。


 

六月
  任哲峰

 

浓荫匝地夏的长袖

开始舒展了

狗尾草摇曳

酡红的黄昏

打着赤脚的六月

被牧童牵着走过水田

走进李可染的画里

翻那团温柔清凉的月

羞羞答答的萤火虫

是在一句句低吟情诗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