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承杰
马承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3,061
  • 关注人气: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弘一法师讲辟谷的必要性]

(2015-04-17 15:07:34)
标签:

健康

本文记录弘一法师断食辟谷真实写照,本内容于李叔同1916年在虎跑断食时写的日记手稿。


人本身有自我净化的能力,源于人体有精密的清洁系统,通过粪便、尿液、呼气、汗液等方式排出体内多余和有毒的物质。


由于每个月所摄入的食量,在体内堆积了大量负面的食物,隐藏了诸多毒素,加之现代人每天的饮食,更多的是以荤肉为主,身体所隐藏的毒素就更多,加之社会压力、心理失衡及环境因素、不当饮食结构,使人常常处于超负荷紧张及失衡状态,造成了人体内分泌失调及排泌功能下降,也加重了人体的负担,所以每个月至少要有1-3天的辟谷,方能使身体毒素得以清除和排泄,身体的诸多器官也就会远离毒素的入侵,得到健康的调整。


当今社会,人类越来越多的疾病是由上述因素所造成的,诸如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冠心病、脑血管意外、肿瘤等,同时,越来越多的亚健康人群也与这些因素息息相关!而辟谷可有效减轻甚至消除这些危险因素及对其人体所造成的危害。


作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健康生活方式,既不需要有特定的环境和特殊的物质要求,也不需要有特殊的专业知识,反而可以节省我们的饮食和时间以及能源消耗。


因此,辟谷是当代人获得健康必然选择,也是健康养生的最佳生活模式。



1916年李叔同在虎跑写下《断食日志》


日志中,他只是个被各种病痛折磨的中年男人


1916年,早已与佛教结缘的李叔同偶然在一本杂志中看到了断食治病的说法,久被神经衰弱折磨的他对此产生了兴趣。另一方面,由于当时李叔同已有心向佛,断食也是修炼身心、磨练意志的一种方式,于是他决定一试。


所谓“断食”,并不是全程不吃不喝,而是逐渐减少食物摄入量,最终只饮水、不吃东西。在西泠印社社友叶品三的推荐下,1916年农历十一月三十日,正值学校放年假,李叔同来到虎跑,在当时方丈的楼下借了间房子,开始为期三周的断食。


《断食日志》约万余字,内容是断食期间的生活细节,比如活动、饮食、睡眠及每日身体的生理变化。断食后,李叔同自感脱胎换骨,为示新生之意,还根据老子“能婴儿乎”之意,改名李婴。


《断食日志》里那个李叔同已不是风流才子,而是一个被各种病痛折磨的中年男人。有时,喝了虎跑的水,“喉痛,或因泉水性太烈,使喉内脱皮之故”;他饱受失眠折磨,常常凌晨三点醒来;还有胸闷心跳、小便疼痛……


断食正期第四日……四时醒,气体极佳,与“日常”无异。起床后精神如常,手足有力。朝日照入,心目豁爽。


《断食日志》共五千三百余字,逐日记录了李叔同断食过程。

全篇可分两部分:


第一部分是前期计划,记录断食前的准备工作。 李叔同在日记中写明他在1917 年11 月22 日决定实 施断食之后,还详细摘录了日本村井氏之妻的断食经 验,作为参照。他根据村井氏的经验,详细列出了到虎跑寺试验断食的“携带品“和“预定期间“。李叔同原预定12 月1 日下午赴虎跑,25 日返校, 28 日回上海。但事实上,李叔同提前一天即11 月30 日下午就到了虎跑,而返校日期提前到12 月19 日。


第二部分是断食过程的详细记录。李叔同11 月 30 日到虎跑,12 月1 日开始前五日为半断食,渐减食量。12 月6 日至12 日全断食。13 日至18 日开始逐渐恢复饮食,由粥汤慢慢增加至常量。把李叔同的循序渐进的断食过程与村井氏之妻作一比较,不难发现, 两者基本一致。


弘一法师的断食辟谷日志(一)


此为弘一大师于出家前两年在杭州大慈山虎跑寺试验断食时所记之经过。自入山至出山,首尾共20天。对于起居身心,详载靡遗。据大师年谱所载,时为民国5年,大师37岁。原稿曾由大师交堵申甫居士保存。文多断续,字迹模糊,其封面盖有李息翁章,并有日文数字。兹特向堵居士借缮,并与其详加校对,冀为刊播流通,藉供众览。想亦为景仰大师者所喜闻,且得为后来预备断食者之参考也。后学陈鹤卿谨识。


丙辰嘉平1日始。断食后,易名欣,字俶同,黄昏老人,李息。


11月22日,决定断食。祷诸大神之前,神诏断食,故决定之。


择录村井氏说:妻之经验。最初4日,预备半断食。6月5、6日,粥,梅干。7、8日,重汤,梅干。9日始本断食,安静。饮用水1日5合,1回1合,分5、6回服用。第2日,饥饿胸烧,舌生白苔。第3、4日,肩腕痛。第4日,腹部全部凝固,体倦就床,晨轻晚重。第5日,同,稍轻减,坐起一度散步。第6日,轻减,气氛爽快,白苔消失,胸烧愈。第7日,晨平稳,断食期至此止。


后1日,摄重汤,轻2碗3回,梅干无味。后2日,同。后3日,粥,梅干,胡瓜,实入吸物。后4日,粥,吸物,少量刺身。后5日,粥,野菜,轻鱼。后6日,普通食,起床,此两三日,手足浮肿。


断食期间,或体痛不能眠,或下痢,或嚏。便时以不下床为宜。预备断食或1周间,粥三日,重汤4日。断食后或须一周间,重汤三日,粥四日,个半月体量恢复。半断食时服ゾチネ。


到虎跑携带品:被褥帐枕,米,梅干,杨子,齿磨,手巾手帕,便器,衣,洒水布,ゾチネ,日记纸笔书,番茶,镜。


预定期间,1日下午赴虎跑。上午闻玉去预备。中食饭,晚食粥,梅干。2、3、4日,粥,梅干。5、6、7日,重汤,梅干。8日—17日断食。18、19、20日,重汤,梅干。21、22、23、24日,粥,梅干,轻菜食。25日返校,常食。28日返沪。


30日晨,命闻玉携蚊帐,米,纸,糊,用具到虎跑。室宜清闲,无人迹,无人声,面南,日光遮北,以楼为宜。是晚食饭,拂拭大小便器、桌椅。

午后4时半入山,晚餐素菜六?(盛食物的圆形器具),极鲜美。食饭2盂,尚未餍,因明日始即预备断食,强止之。榻于客堂楼下,室面南,设榻于西隅,可以迎朝阳。闻玉设榻于后一小室,仅隔一板壁,故呼应便捷。晚燃菜油灯,作楷84字。自数日前病感冒,伤风微咳,今日仍未愈。口干鼻塞,喉紧声哑,但精神如常。8时眠,夜间因楼上僧人足声时作,未能安眠。


(《觉有情》编者按:据前节所记预定时间,12月1日下午赴虎跑。而此节所记,30日午后四时半即已入山,当系临时改定。)


注:重汤=稀粥、米汤;梅干=咸梅,腌过的梅子;胡瓜=黄瓜;吸物=汤、清汤;刺身=生鱼片;ゾチネ=西药名;杨子=牙刷;齿磨=牙膏、牙粉。


弘一法师的断食辟谷日志(二)


十二月一日,晴,微风,50度。断食前期第一日。疾稍愈,7时半起床。是日午11时食粥二盂,紫苏叶二片,豆腐三小方。晚5时食粥二盂,紫苏叶二片,梅一枚。饮冷水三杯,有时混杏仁露,食小桔5枚。午后到寺外运动。


余平日之常课,为晨起冷水擦身,日光浴,眠前热水洗足。自今日起冷水擦身暂停,日光浴时间减短,洗足之热水改为温水,因欲使精神聚定,力避冷热极端之刺激也。对于后人断食者,应注意如下:


(一)未断食时练习多食冷开水。断食初期改食冷生水,渐次加多。因断食时日饮5杯冷水殊不易,且恐腹泻也。


(二)断食初期时之粥或米汤,于微温时食之,不可太热,因与冷水混合,恐致腹痛。


余每晨起后,必通大便一次。今晨如常,但10时后屡放屁不止。2时后又打嗝儿甚多,此为平日所无。是日书楷字百六十八,篆字百零八。夜观焰口,至9时始眠。夜微咳多恶梦,未能入眠。


二日,晴和,50度。断食前期第二日。7时半起床,晨起无大便。是日午前11时食粥一盂,梅一枚,紫苏叶二片。午后5时同。饮冷水三杯,食桔子三枚,因运动归来体倦故。是日佘生胎白,口内粘滞,上牙里皮脱。精神如常,但过则疲〇〇。运动微觉疲倦,头目眩晕。自明日始即不运动。


晚侍和尚念佛,静坐一小时。写字百三十二,是日鼻塞。摹大同造像一幅,原拓本自和尚假来,尚有三幅明后续〇〇。8时半眠,夜梦为升高跳越运动。其处为器具拍卖场,陈设箱柜几椅并玩具装饰品等。余跳越于上,或腾空飞行于其间,足不履地,灵敏异常,获优胜之名誉。旁观有德国工程师二人,皆能操北京语。一人谓有如此之技能,可以任远东大运动会之某种运动,必获优胜,余逊谢之。一人谓练习身体,断食最有效,吾二人已二日不食。余即告余现在虎跪断食,亦已预备二日矣。其旁又有一中国人,持一表,旁写题目,中并列长短之直红线数十条,如计算增减高低之表式,是记余跳越高低之顺序者。是人持示余,谓某处由低而高而低之处,最不易跳越,赞余有超人之绝技。后余出门下土坡,屡遇西洋妇人,皆与余为礼,贺余运动之成功,余笑谢之。梦至此遂醒。余生平未尝为一次运动,亦未尝梦中运动,头脑中久无此思想,忽得此梦,至为可异,殆因胃内虚空有以致之欤?


三日,晴和,52度。断食前第三日。7时半起床。是晨觉饥饿,胸中搅乱,苦闷异常,口干饮冷水。勉坐起披衣,头昏心乱,发虚汗作呕,力不能支,仍和衣卧少时。饮梅茶二杯,乃起床,精神疲惫,四肢无力。9时后精神稍复元,食桔子二枚。是晨无大便,饮药油一剂,10时半软便一次,甚畅快。11时水泻一次,精神颇佳,与平常无大异。11时20分食粥半盂,梅一个,紫苏一枚。摹普泰造像、天监造像二页。饮水,食物,喉痛,或因泉水性太烈,使喉内脱皮之故。午后4时,饮水后打嗝?,食小梨一个,5时食粥半盂。是日感冒伤风已愈,但有时微嗽。是日午后及晚,侍和尚念佛静坐一小时。8时半眠。入山欲断以来,即不能为长时之安眠,旋睡旋醒,辗转反侧。


四日,晴和,53度。断食前第四日。7时半起床。是晨气闷心跳口渴,但较昨晨则轻减多矣,饮冷水稍愈。起床后头微晕,四肢乏力。食小桔一枚,香蕉半个。8时半精神如常,上楼访弘声上人,借佛经三部。午后散步至山门,归来已觉微疲。是日打嗝儿甚多,口时作渴,一共饮冷水四大杯。摹大明造像一页。写楷字八十四,篆字五十四。无大便。四时后头昏,精神稍减,食小桔二枚。是日十一时饮米汤二盂,食米粒二十余。八时就床,就床前食香蕉半个。自预备断食,每夜三时后腿痛,手足麻木。(余前每逢严冬有此旧疾,但不甚剧。)


五日,晴和,五十三度。断食前第五日。七时半起床。是夜前半颇觉身体舒泰,后半夜仍腿痛,手足麻木。三时醒,口干,心微跳,较昨减轻。食香蕉半个,饮冷水稍眠。六时醒,气体甚好。起床后不似前二日之头晕乏力,精神如常,心胸愉快。到菜园采花供铁瓶。食梨半个,吐渣。自昨日起,多写字,觉左腰痛。是日腹中屡屡作响,时流鼻涕,喉中肿烂尚未愈。午后侍和尚念经静坐一小时,微觉腰痛,不如前日之稳静。三时食梨半个,吐渣。食香蕉半个。午、晚饮米汤一盂。写字百六十二。傍晚精神稍佳,恶寒口渴。本定于后日起断食,改自明日起断食,奉神诏也。


断食期内,每日饮梨汁一个之分量,饮桔汁三小个之分量,饮毕漱口。又因信仰上每晨餐神供生白米一粒,将眠,食香蕉半个。是日无大便,七时就床。是夜神经过敏甚剧,加以鼠声人鼾声,终夜未安眠。口甚干,后半夜腿痛稍轻,微觉肩痛。


弘一法师的断食辟谷日志(三)


六日,暖晴,晚半阴,五十六度。断食正期第一日。八时起床。三时醒,心跳胸闷,饮冷水桔汁及梅茶一杯。八时起床,手足乏力。头微晕,执笔作字殊乏力,精神不如昨日。八时半饮梅茶一杯。脑力渐衰,眼手不灵,写日记时有误字,多遗忘。九时半后精神稍可。十时后精神甚佳,口渴已愈。数日来喉中肿烂亦愈。今日到大殿去二次,计上下二十四级石阶四次,已觉足乏力,为以前所无。是日共饮梨汁一个,桔汁二个。傍晚精神不衰,较胜昨日,但足乏力耳。仍时流鼻涕,晚间精神尤佳。是日不觉如何饥饿。晚有便意,仅放屁数个,仍无便。是夜能安眠,前半夜尤稳安舒泰。眠前以棉花塞耳,并诵神人合一之旨。夜间腿痛已愈,但左肩微痛。七时就床,梦变为丰颜之少年,自谓系断食之效。


七日,阴复晴,夜大风,五十四度。断食正期第二日。六时半起床。四时醒,心跳微作即愈,较前二日减轻。饮冷水甚多。六时半即起床,因是日头晕已减轻,精神较昨日为佳,且天甚暖故早起床也。起床后饮桔汁一枚。晨览《释迦如来应化事迹图》。八十后精神不振,打哈欠,口塞流鼻涕,但起立行动如常。午后身体寒益甚,披被稍息。想出食物数种,他日试为之。炒饼、饼汤、虾仁豆腐、虾子面片、什锦丝。咸口瓜。三时起床,冷已愈,足力比昨日稍健。是日无大便,饮冷水较多。前半夜肩稍痛,须左右屡屡互易,后半夜已愈。


八日,阴,大风,寒,午后时露日光,五十度。断食正期第三日。十时起床。五时醒,气体至佳,如前数日之心跳头晕等皆无。因天寒大风,故起床较迟。起床后精神甚佳,手足有力,到院内散步。四时半就床,午后益寒,因早就床。是日食欲稍动,有时觉饥,并默想各种食物之种类及其滋味。是夜安眠,足关节稍痛。


九日,晴,寒,风,午后阴,四十八度。断食正期第四日。八时半起床。四时醒,气体极佳,与日常无异。起床后精神如常,手足有力。朝日照入,心目豁爽。小便后尿管微痛,因饮水太多之故。自今日始不饮梨桔汁,改饮盐梅茶二杯。午后因饮水过多,胸中苦闷。是日午前精神最佳,写字八十四,到菜圃散步。午后寒,一时拥被稍息。三时起床,室内运动。是日不感饥饿。因天寒五时半就床。


十日,阴,寒,四十七度。断食正期第五日。十时半起床。四时半醒,气体精神与昨同。起床后精神至佳。是日因寒故起床较迟。今日加饮盐汤一小杯。十一时杨、刘二君来谈至欢。因寒四时就床。是日写字半页。近日精神过敏已稍愈。故夜间较能安眠。但因昨日饮水过多伤胃,胃时苦闷,今日饮水较少。


十一日,阴寒,夕晴,四十七度。断食正期第六日。九时半起床。四时半醒,气体与昨同。夜间右足微痛,又胃部终不舒畅。是日口干,因寒起床稍迟。饮盐汤半杯,饮梨汁。夕晴,心目豁爽。写字百三十八。坐檐下曝日,四时就床,因寒早就床。是晚感谢神恩,誓必皈依。致福基书。


十二日,晨阴,大雾,寒,午后晴,四十八度。断食正期第七日。十一时起床。四时半醒,气体与昨同,足痛已愈,胃部已舒畅。口干,因寒不敢起床。十一时福基遣人送棉衣来,乃披衣起。饮梨汁及盐汤、桔汁。午后精神甚佳,耳目聪明,头脑爽快,胜于前数日。到菜圃散步。写字五十四。自昨日始,腹部有变动,微有便意,又有时稍感饥饿。是日饮水甚少。晚晴甚佳,四时半就床。


弘一法师的断食辟谷日志(四)


十三日,晨半晴阴,后晴和,夕风,五十四度。断食后期第一日。八时半起床。气体与昨同。晨饮淡米汤二盂,不知其味,屡有便意,口干后愈,饮梨汁桔汁。十一时饮浓米汤一盂,食梅干一个,不知其味。十一时服泻油少许,十一时半大便一次甚多。便色红,便时腹微痛,便后渐觉身体疲弱,手足无力。午后勉强到菜圃一次。是日不饮冷水。午前写字五十四。是日身体疲倦甚剧,断食正期未尝如是。胃口未开,不感饥饿,尤不愿饮米汤,是夕勉强饮一盂,不能再多饮。


十四日,晴,午前风,五十度。断食后期第二天。七时半起床。气体与昨同,夜间较能安眠。五时饮米汤一盂,口干,起床后精神较昨佳。大便轻泻一次,又饮米汤一盂,饮桔汁,食苹果半枚。是日因米汤梅干与胃口不合,于十一时饮薄藕粉一盂,炒米糕二片,极觉美味,精神亦骤加。精神复元,是日极愉快满足。一时饮薄藕粉一盂,米糕一片。写字三百八十四。腰腕稍痛,暗记诵《神乐歌序章》。四时食稀粥一盂,咸蛋半个,梅干一个,是日不感十分饥饿,如是已甚满足。五时半就床。


十五日,晴,四十九度。断食后期第三日。七时起床。夜间渐能眠,气体无异平时。拥衾饮茶一杯,食米糕三片。早食藕粉米糕,午前到佛堂菜圃散步,写字八十四。午食粥二盂,青菜咸蛋少许。夕食芋四个,极鲜美。食梨一个,桔二个。敬抄《御神乐歌》二页,暗记诵一、二、三下目。晚饮粥二盂,青菜咸蛋,少许梅干。晚食粥后,又食米糕饮茶,未能调和,胃不合,终夜屡打嗝儿,腹鸣。是日无大便,七时就床。


十六日,晴,四十九度。断食后期第四日。七时半起床。晨饮红茶一杯,食藕粉芋。午食薄粥三盂,青菜芋大半碗,极美。有生以来不知菜芋之味如是也。食桔,苹果,晚食与午同。是日午后出山门散步,诵《神乐歌》,甚愉快。入山以来,此为愉快之第一日矣。敬抄《神乐歌》七叶,暗记诵四、五下目。晚食后食烟湮一服。七时半就床,夜眠较迟,胃甚安,是日无大便。


十七日,晴暖,五十二度。断食后期第五日。七时起床。夜间仍不能多眠,晨饮泻油极少量。晨餐浓粥一盂,芋五个,仍不足,再食米糕三个,藕粉一盂。九时半大便一次,极畅快。到菜圃诵《御神乐歌》。中膳,米饭一盂,粥三盂,油炸豆腐一碗。本寺例初一、十五始食豆腐,今日特因僧人某死,葬资有余。故以之购食豆腐。午前后到山门外散步二次。拟定出山门后剃须。闻玉采萝卜来,食之至甘。晚膳粥三盂,豆腐青菜一盂,极美。今日抄《御神乐歌》五叶,暗记诵六下目。作书寄普慈。是日大便后愉快,晚膳后尤愉快,坐檐下久。拟定今后更名欣,字俶同。七时半就床。


十八日,阴,微雨,四十九度。断食后期最后一日。五时半起床。夜间酣眠八小时,甚畅快,入山以来未之有也。是晨早起,因欲食寺中早粥。起床后大便一次甚畅。六时半食浓粥三盂,豆腐青菜一盂,胃甚涨。坐菜圃小屋诵《神乐歌》,今日暗记诵七下目,敬抄《神乐歌》八叶。午,食饭二盂,豆腐青菜一盂,胃涨大,食烟一服。午后到山中散步,足力极健。采干花草数枝,松子数个。晚食浓粥二盂,青菜半盂,仅食此不敢再多,恐胃涨也。餐后胸中极感愉快。灯下写字五十四,辑订断食中字课,七时半就床。


十九日,阴,微雨,四时半起床。午后一时出山归校。嘱托闻玉事件:晚饭菜,桔子,做衣服附袖头,二十二要,轿子油布,轿夫选择,新蚊帐,夜壶。自己事件:写真,付饭钱,致普慈信。



生命本身蕴涵着强大的自愈力。但是,倘若不给自愈力以大显身手的机会,长期地压抑它,这种能力就会逐渐弱。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说:“大自然治病,医生不过是大自然的助手。”


人类的任何创造,都比不上身体自身非凡的创造。你也许并不知道,你的身体内的白血球,每分每秒都在消灭着体内的有害物质;你的骨髓,每分钟都会产生250个红细胞,满足全身各处的供养需求;你的肝脏,每分每秒都在制造新鲜健康的血液,而人为地补血,其实只是极微小的一部分;你的消化系统,每天都会分泌约800毫升的消化液,来消化食物;你的身体每分每秒都在新陈代谢;你的眼泪、唾液、胃液都是天然的杀菌剂;你的皮肤也有杀菌力,它是身体的第一道防线。


我们说,身体有着强大的自愈力,这其中的一部分是指免疫系统,但不全是。身体的自愈力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它包括免疫力、排除异类的能力、愈合和再生的能力、内分泌调节能力、对刺激的反应能力等。它需要免疫系统、排毒系统、修复系统、神经系统等的共同协调工作,才能得到良好的发挥,完成保卫身体的任务。


许多人都会有这样的体验,有时不小心擦伤破皮,过几天伤口会自动愈合,有时候患点儿小病,不用吃药也会自动好转,这都是自愈力所赋予的神奇力量。


自愈力是一个高度协调的系统,一旦身体出现异常,它会调动身体内的全部资源,进行重新分配,待病消除后,再恢复正常。正因为如此,许多医生都强调,偶尔的发热、腹泻、呕吐等,其实只是身体的自愈系统活动的反应,是身体的一种自我保护。试想,要是那些有害物质待在身体里,不排泄出来,那才真是最可怕的。对于身体的这些信号,其实没必要马上吃药,而可以辅助以更积极的调养方法,帮助我们的自愈系统更好地运转,断食就是其中的一种。


我们都知道,免疫系统的主要“战士”白血球,它是杀死细菌的有力武器。为了检查白血球增加的状态,1930年,大阪医科大学的兵治郎教授带着4名助手进行辟谷,结果显示: 第一周白血球没有增加;第7~10天,白血球数量逐渐增多;第10天后,白血球急速增多,有人甚至超过平常的2倍。由此可见,断食可以大大增强免疫力。


医学专家通过研究发现,当细菌或病毒入侵人体时,有这么一个过程:首先,白血球会来阻止,一旦白血球不能把细菌全部消灭,巨噬细胞就会前来帮忙,如果仍然不能消灭,就会侵入淋巴系统,颈部的淋巴腺是阻止细菌进入血液的最后一道防线,倘若还是不能阻止,就会进入血液,参与循环。这时,骨髓、肝、脾脏及其他小器官中,也有无数巨噬细胞,来消灭这些外来异物。这就是体内的“纵深防御线”,是身体的自愈系统,一旦它遭到破坏,完全无法发挥,人就活不下去了。很多晚期的癌症病人就是这样,身体各个部分的机能都已经失效了,药物自然无用了。


美国古德教授说:“每一个正常人,每天在体内都可能会产生100~200个癌细胞,照这样看来,应该是每个人早晚都会患癌啊,但事实上,患癌的人却不到总人数的1%。这就是因为身体的自愈力,包括解毒能力、杀死异物的能力,等等。在自愈力面前,医药是非常渺小的。倘若没有这种能力,人类可能早已经灭绝了。


辟谷,实际上就是强调排除毒素、促进身体平衡,并给“懒惰”的身体以刺激,使之恢复活力,从而改善人的体质,提高身体的自愈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