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推荐一贴:张旭狂草《肚痛帖》新解——陆卓抗

(2013-05-06 01:13:47)
标签:

张旭

肚痛贴

新解

分类: 书法

看到一贴,觉得所讲甚有道理,转过来:

 

    《肚痛帖》真迹不传,有宋刻本,明代重刻,现在西安碑林。全帖六行30字,似是张旭肚痛时自诊的一纸医案。这幅作品开头的三个字,写得还比较规正,字与字之间不相连接。从第四字开始,便每行一笔到底,上下映带,缠绵相连,越写越快,越写越狂,越写越奇,意象迭出,颠味十足,将草书的情境表现发挥到了极致。可以看出,张旭这种纵横豪放的情怀,张扬恣肆的宣泄,泰山压顶的气概,变幻莫测的态势,在奋笔疾书的狂草中,横空出世,让观者惊心动魄。

    笔者在临习张旭狂草《肚痛帖》时,查看了一下《肚痛帖》的释文,而且许多资料的释文都是这样的——文日:“忽肚痛不可堪,不知是冷热所致,欲服大黄汤,冷热俱有益。如何为计,非临床。”有把最后两字解释为——冷哉。还有不知把最后两个字解释成什麽好,乾脆就把最后三个字的释文略去不译,变成——忽肚痛不可堪,不知是冷热所致,欲服大黄汤,冷热俱有益。如何为计。凡此种种,总之是不知译成什麽好。译成“非临床”上下文解释不通,译成“非冷哉”也不通。而且不论是译成“床”、还是“哉”,从帖子上看最后一个字横看竖看,左看右看都不像“床”字、“哉”字。到底是什麽字呢?笔者就通过逻辑推理来解开这个谜,给时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笔者是理工科出身的,对前后有矛盾的问题,常常藉助于逻辑推理来进行判断,往往取得问题的精准结果。这段释文如何藉助逻辑推理来进行推断的呢?我们先从已确定的上文释文来进行理解,上文张旭说——忽然肚子痛,难以忍受。然后本能的开始回忆自己最近做什麽跟往常不一样的事情才导致肚子痛得这麼厉害。我们平时肚子痛也是一样的会想自己从早上起来还好好的,这段时间吃了什麽东西啊,受了什麽刺激啊诸如此类,等等。这麼一想张旭觉得是受冷热刺激所致。然后想到服大黄汤好使,因为大黄汤对冷热症状都有益。到此张旭已经找到了病因,也找到了疗方。照逻辑推理来说,他找到了病因,也找到了疗方,应当很高兴才是,其后的内容应当是“甚善,甚善,不久病即愈”之类的内容。但张旭接著说:“如何为计?”意思是怎样办才好。从这句话可以推断出他遇到难处了,什麽难处呢逻辑推理告诉我们他的难处在于大黄汤药材上,药材不全不能熬汤药,除此之外无他难处。再往下看他写什麽,“非临X”非临什麽呢?上面推出张旭为药材不全而发问“如何为计?”,再次用逻辑推理,没药材就买药材呗,但是,这里没有临近市场。明了了,最后一个字就是“市”字。梳理一下全文:我忽然肚子痛得难以忍受,不知道是不是冷热刺激所导致的?如果服大黄汤,对冷热都是有好处的。怎样办才好?这里并这里没有临近市场。(家中没备有药材,并而不是临近市场)前后意思通顺。再回到字帖上来,看最后一个字的笔顺,张旭先写横,再写竖,再写左边类似勾的笔画,最后写右边类似勾的笔画,看上去像“木”字。“床”、“哉”字,无论怎样写也绝不是这样的笔顺,张旭那个时代的书法大家,名满天下,会乱写吗?当然不会。笔者在想到底是什麽字呢?直到第二天睡醒后,前后推理才想到“市”字,而且也坚信就是“市”字,之后查阅了不少书法字典,果然如我所料,在那个时代,“市”字的草法就和这个字的草法差不多,有点像“木”字,但又不同于“木”字。

    再说另一个字,很多的释文译成“欲服大黄汤”,笔者觉得译成“若服大黄汤”更为准确。从字帖上看,这个字的草法更像是“若”字,而不是“欲”字,因为欲字的常见通用的草法是没有环状的,而若字的草书常见的必定带有环状。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张旭狂草《肚痛帖》的释文是:忽肚痛不可堪,不知是冷热所致,若服大黄汤,冷热俱有益。如何为计,非临市。


陆卓抗
2013.5.5

推荐一贴:张旭狂草《肚痛帖》新解——陆卓抗

推荐一贴:张旭狂草《肚痛帖》新解——陆卓抗

临得也漂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