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醉罢长歌_532
醉罢长歌_53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63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闲情偶记

(2008-07-13 23:11:27)
标签:

杂谈

 薄暮时分,天色灰白。骤雨初歇,苍檐垂缕。
 倦鸟归巢,树影婆娑。时有晚风,送爽入帘。
 壁上悬轴,声做空空。炉中檀香,烟自袅袅。
 孤灯一豆,满室昏冥。残笺几张,信手雌黄。
 案头置一紫砂壶,唤作香远益清,内有新茶,名曰乌牛,采自江南,味淡而甘。旁有雨过天青小瓷碗二,一为松子,一为饴糖,可适口,可佐茶,杂以懊侬氏之《夜雨秋灯录》, 则一日之光阴弹指耳。
 
  似乎勾勒出这样的生活线条,在我而言是闲适的有些奢侈了,但是确实今天借着下雨的由头,便时睡时醒的偷了浮生一日闲。期间吃了两顿母亲烧的菜,中午是茄子面条,疑似忘记放盐,味寡而淡,下午是土豆豆角烧肉,误将小火调大,盛在碗中好像热过三两回之剩菜。母亲颇有愧色,我却是甘之若饴,这家常小菜较之多油且咸的馆子菜无异于云泥,很多时候我异常的惦念母亲这手不甚高明的厨艺。
 
  中午在阳台的摇椅上一边看书一边睡觉,下午起来从院子里选了两盆小花摆在了房间,屋子色调太过凝重,少了些清新之气。一盆是不知名的吊兰(似乎不是兰科,姑且名之),栽于一斗式紫砂盆内。书案的一角,恰好有一花架,平时闲着,正好放这吊兰,叶子做心状,大若孩儿掌,小如婴儿拳,三条垂蔓尺许长,婉转纠缠垂落在书案上,恰好于旁边的随形歙砚一明一暗相映成趣。一盆是假山,山形近似楷体“且”字,内多缝隙,应是水锈石的一种,可以将盆内的水吸入山体,浇上水则山体遍布青苔,在凹凸处填了些土,找了些红绿黄的花枝插在期间,再搁上几块白石头,倒有几分设色重彩山水的味道。放在窗前,凭空便开了一景。
 
  下午吃过饭,带着小妹撑伞去外面散步,顺带买烟。小巷深深,路人寥寥,路灯初照,灯色昏黄。屐着人字拖偶从雨水积成的小洼中淌过,有种通透的清凉感。小妹一路上笑着给我讲笑话和脑筋急转弯,其中有一则:说小明过独木桥,前有狼后有虎水里有鳄鱼,问小明怎么过去的。一时语塞。到了商店买了烟和小妹爱喝的可乐,和店主寒暄几句,她的儿子和我是小学同学,想想也有很多年没曾见过了。回到家,门口墙上蹲着只白猫,是我家养的。但是俨然已经如我一般,除了累了饿了倦了了才想到回家外,余下的时间都在外面疯。据小妹说,已经是五六天没归家了。这猫像我,我也亲它,只是它对于我的示好总是不屑一顾的,很多时候是乜斜着眼打量我,白猫蹲在墙头望我,我在墙下唤它。有人说猫招人厌,总是特立独行的,不似狗儿那么亲人腻人黏着人。我是很欣赏猫的个性的,似乎有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开了门,小咪(猫叫个咪咪,咪咪叫个猫)倏地就进了门,直奔厨房寻它的吃食,我想了一路没有得到答案,终忍不住问了小妹,她头也没回的说了句:晕过去的呗。
 
    夜已深沉,小妹梦入黑甜。我则坐在电脑前,把这从8点写到11点的文字打完。不知不觉中,满眼都是笑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两个签名
后一篇:在路上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两个签名
    后一篇 >在路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