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醉罢长歌_532
醉罢长歌_53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63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明月小舟 沧海余生

(2008-07-10 02:41:50)
标签:

杂谈

     若姐对我的评价很中肯,冷热病,很情绪化。这个博或许就是个实例,经常会来看看,眼见得蔓草丛生,日渐荒芜,但终因乏善可陈,脑子里哪怕是只言片语也没有,无从下手。
 
    或许平日里硬憋出的官样文字太多,以至于在这纯自我的空间里,实不愿逆了本性去强做爱恨呻吟之语。这样的文字,是我一贯不喜的。顺其本心,随其自性,娓娓道来,淡定若然。如此气息顺畅,心气平和的涂鸦,是作文意境或许也是种生活的意境吧。
 
    可是果真能时时事事如此吗?呵呵,诸君笑,我也笑,难啊难,实在难。人生一世所逐之事太多,你不图名不图利,还会为情所困,即使古井不波,却还执着一个“空”字。再潇洒的也会有所羁绊,顺心随性何其难也。写下这些,似乎离题万里,不知所云,其实所映,无非是一颗矛盾的心,知道方向,却渐行渐远。
 
    前几天在江南借开会之际,流连了几日。实在是几年来少有的安逸。巴掌大的狮子林、网师园便可逗留一个下午,一块石头一块石头的摩挲着过去又过来,看着一批批形形色色的人群你来我往行色匆匆(很多是导游似放羊般赶着走的),只我一个逆流徐徐而行。累既歇,困既睡,饥既餐,端的惬意。恰又天公作美,连天的小雨,凉爽畅快,虽无杏花,却也有烟笼江南、丝雨如织。啖着街边小贩那里用小竹篓舀来的杨梅,倚着斑驳如锈的廊柱,看锦鳞游泳,雨打芭蕉。范仲淹说的好:此乐何及?
 
    悠哉游哉的闲晃了一周,终究还是要离去的,几天的闲散,实在是让人留恋,但是再多的不舍还是要舍,毕竟单位、家里还有份责任。想想那堆琐事烦事闹心事,不免头大,长恨此身非我有啊。归程除了在天上的时间再加上侯机中转等等,需要近5个小时,枯燥之极,特别是近乡心怯,总要找点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还好行囊中背了六七本书和笔记可以解闷,其中几本是在上美看完画展后无意间淘到的。一本《美学与社会》翻了几页嫌其高寡,看着费脑,暂且抛下,翻出了本台湾蒋勋的《天地有大美》,因为素来喜好庄周,所以看到这个名字就买下了。文风与林清玄刘墉很象,可能在那样一个岛屿,日据多年,国学南下,再加上西化,所倡的文字都有种中学为体,日欧为用的烙印,很清淡,不油腻,也没有土腥气,但多了却也会感觉索然乏味。蒋氏关于美的诠释有宗白华老先生《美学散步》的味道,琐碎的近似于和蔼塾师附耳唠叨,较李泽厚先生的美学三书少了几分博大多了几分轻松,最适合马上,如厕,枕边来读。不知不觉中便到了西安。一本不厚的小书已去其半,大体上讲的是生活之美,也就是从衣食住行中来宣扬作者的美之感悟,大同而小异,却很耐读,时时还能让人会心一笑,一粥一饭,一楼一店,甚至一个鱼丸都可以被品的有滋有味。此真小资也、此真士大夫也。
 
    西安中转后的航程需一个多小时,一半的时间在睡觉,因为吃了空姐给的牛肉饭,饭饱神虚。一半的时间在看窗外,日头往西走,我也在往西走,上海7点天就黑透了,可是在西北,7点钟还可以看到白云黄土。二十多年生长于斯,本来觉得视若无睹,却在小别之后倍感亲切。
 
    又回到了自己的小屋,瓶瓶罐罐案头几上已是泛白,西北沙尘大的一种体现。我的房间向来是母亲和小妹的禁区,母亲爱干净,可是上了年纪体力实在不堪将我屋中陈列的她所谓的麻烦物品一一擦干抹净,所以干脆不进来,而小妹尚幼,怕她好奇弄坏了我多年来苦心搜集的心爱之物,所以也被告诫不得进入。拿了块抹布开始整理房间,尘埃拂去青花依旧,忽然发现似乎已是很久没有仔细端详这些与自己夜夜相伴的好友了,那把古松造型的紫砂壶上有只憨态可掬的松鼠,曾经每每把玩不已,如今却倒显得有些陌生;珐琅釉慎德堂款阔边碗上的题诗是什么来着?不知何时的茶根还留在香远益清壶中,已经长出了白毛。捧着这把用了十多年,已经隐约有了包浆,自己最钟爱的茶壶,心里不免有些歉意。
 
    总觉得自己越来越乏味、日子过的越来越单调、生活严重缺乏美感最主要的原因是闭塞一隅所造成的,但是仔细想想,却也不尽然,究其根本其实是自己被那些有形无形的人与事羁绊的心浮气燥耳聩目盲,整天就盯在那点蝇营狗苟莫名其妙的破事上,一门心思的和自己较真,和别人犯混。出了一次远门,放了几天假,看了本闲书,回来整理了一下,却发现自己原来丢掉了一些东西。总和人无奈的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还每每搓掌顿足嗟叹不已。浑然忘记这只不过是自怨自艾罢了,其实生活是可以选择的,为什么要让自己钻一个不愿钻的口袋呢?很多事情是不可以放下的,但是却可以放淡些,有些工作是不可以不做的,但是却可以的轻松心态去做。少去追逐点虚妄的利益,多给自己一些真实的空间,就譬如儒家所谓的中庸,执中而两用。不走极端,不顾此失彼,找一个点平衡自我。就好像川端康成和梵高,虽然他们用极至的手段去追求美,美则美矣,但我觉得却是过了,相比较还是东坡居士更潇洒些。心随小舟去,身卧茅庐中。
 
    过几天去买副印模,刻刀,把那几块放了几年的章料用了,学篆刻一直是个心愿,为什么不早点动手呢?印谱、丘壑不早在胸中了吗?
 
     心中有明月,小楼既沧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