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醉罢长歌_532
醉罢长歌_53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70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后的最后,我们都要离开

(2008-04-04 17:33:39)
标签:

杂谈

最后的最后,我们都要离开

 

摆在任何宗教面前最棘手的一个问题便是关于死亡。

"人生的本质在于运动,安谧宁静就是死亡。"(帕斯卡)

    今天上半天的时间是在公墓里度过的,后半天还是未知。很大的公墓,足有几千亩,虽然没有完工,但是我能看到它的将来。这个城市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死去,其中会有老人孩子男人女人我的亲人朋友包括我。

    一个上午扫墓祭奠的人们川流不息,阳光格外的好,丝毫没有雨纷纷的意思.我徘徊在墓园,象是一个介乎于生者和逝者之间的第三者,看着纸烟黄土,石碑松柏.清冷了一年,不过是几天的热闹.亡灵的世界本该是安静的,安静更适合思考,活着的人如果得空,应该去墓园转转,会让你想些平时因为匆忙而无视的问题.

    我喜欢看墓碑,看上面的生卒年,心里默算这长眠的逝者曾经走过的岁月。中国的墓碑大多要写籍贯的,特别是我所在的这个移民城市,大多是因天灾人祸而迁徙客居于此。住的久了,哪里是故乡也便模糊了,只有到了盖棺定论那天,才忽然想到,原来故乡在远方,可惜已经回不去了。

    一块一块的碑,廖廖几个字就算总结了一个曾经或辉煌或平淡的生命过程。姓是一辈一辈传下来的,简单,却古老,有好事者更是能将其推溯到遥远的帝喾颛顼时代,史学界多少大智者都无从考证的蒙昧时代,所谓的名俗学家却言之凿凿,很可笑,但是可爱.相邻的几块碑,有时可以根据名字去推断,这是父子,这是兄弟.什么"奉礼继敬,若文永昌"之类的族谱排辈,我一向认为是中国人的一大有用的发明,好比一个序列,一个规矩,一个传承.可惜很多传承慢慢的都在消亡,就象兄弟姐妹舅舅姑妈这些称谓一样,终有一天会成为故纸堆里的词条.

    工业时代,商品都是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你的和我的没什么不同,轻微的消解了一些社会潜在的危机.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房屋都惊人的相似,眼睛总是处于疲劳状态,所以眼镜店很火,利润也很高.生者的世界如此,忘者的墓园亦然.墓碑上的内容也仿佛批量生产的,没有任何个性可言.仿佛大家都忘记了,我们曾经是一个多么喜欢在石头上刻字的民族,那些碑帖可以说明一切.

    如果碑上有墓志铭那是最好不过的了,这比任何名言都来得真实自然,譬如曾经看到过的一句:这里正在休息的是一个八十七岁的嗜睡老人,请不要打扰他。休息,多好的词,安详而恬静。还有文雅点的,比如于右任老人的: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 只有痛哭!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不知刻在碑上没有,确是篇很好的铭文.

    最后的最后,我们都要离开.我只希望离开的时候,我依然能够留一份浪漫在这人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