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7块半
7块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1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山西天才站在IT巅峰——访微软全球副总裁张亚勤

(2008-01-19 10:40:45)
标签:

文化

 
 中新山西网11月5日电 2007年10月10日,北京,微软大中华区的十五周年纪念日。这天举行的2008新财年发布会上,微软公司大中华区首席运营官鲍方德和该公司大中华区代理首席执行官张亚勤双双亮相。

  “微软中国首席执行官与运营官有何分工?”面对在场记者的问题,张亚勤露出笑脸,以一个简单的比喻化解:“我主要负责明天的业务,鲍方德主要负责今天的业务。”这就是张亚勤,一个山西的才子,IT界的“全球财富”。

  1966年,张亚勤出生于我省太原。他少年早慧,3岁认字、12岁进入中国科技大学、19岁获得硕士学位、23岁拿到博士学位、31岁成为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100多年来最年轻的院士。33岁,加盟微软,开始和比尔·盖茨共事。38岁,他被微软公司委以重任,出任该公司全球副总裁。

  从少年天才,到享誉全球的科学家,张亚勤是如何在一连串年龄数字和别人难以奢望的职位之间画起等号的?10月25日,带着各种疑问,记者走近张亚勤,探访山西“早慧少年”的成功之路。

  少年早慧

  10月25日的北京,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奥运的喜庆气息。张亚勤的办公室内,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墙壁、柱子上,全部包着白板的“毛玻璃”。

  “随时随处,可以在上面写写画画,便于讨论问题。”中等身材,微微发胖的体型,张亚勤微笑着走进办公室,以简单的答复,打消了记者心头的疑问。

  外婆是张亚勤的第一位老师,“是她告诉我,要学会独立,而不是依赖别人。”和许多的孩子一样,童年的张亚勤,喜欢看连环画。5岁的时候,张亚勤的父亲去世,妈妈和继父住在太原,他随外婆在运城市生活。“期间,还会到西安的奶奶家、北京的伯父家呆几天”。

  一次,两次,几番下来,张亚勤没有了耐心。他不知道,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把许多连环画看懂。一天,看着一本《林海雪原》连环画,小亚勤弄不明白那些穿林海的英雄都在干些什么,便缠着外婆给他讲。外婆把他叫到了身边:“孩子,你还小,要懂得认字,等你认了字就不用求别人了。”外婆的话,在童年的亚勤内心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也是从那时候起,张亚勤知道了做人要好好学习。

  认识张亚勤的人,都习惯叫他神童。每当此时,张亚勤总会笑着说:“我既不是‘神’,也早已经不是儿童了。”在他看来,12岁读大学,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

  “我5岁开始上学,在太原、西安、北京来来回回,而各地学制都不一样,常是跳两级降一级,再跳又降。但加起来跳级的时间比留级的长。”张亚勤说。

  在这样的颠沛流离中,张亚勤的学习丝毫没有受影响。1977年,11岁的张亚勤已读上初中三年级。

  走进科大

  让少年张亚勤决心报考中国科技大学的,是一篇报道。1978年春天的一个早上,张亚勤像往常一样收拾书本,准备去上学。忽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打开门,他的语文老师冲进来:

  “快……快……快看。”

  张亚勤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老师已将一张《光明日报》塞到了他的手中。顺着老师的指点,张亚勤被上面的一篇报道深深吸引住了。

  吸引他的那篇文章很长,报道中说,合肥有个中国科技大学,大学里有个少年班。江西省一位叫宁铂的同学,天文、地理、琴棋书画,无所不知,也是数学的天才,只有13岁的宁铂被中国科技大学破格录取。

  “那天晚上我兴奋得都没睡觉,”谈起当年,张亚勤依旧一脸兴奋,“我已经把上少年班当做自己的目标了。”这个高中一年级学生当即决定,第二天早上就跳到高中二年级去,还决定4个月后去参加高考。

  临别,老师没有忘记鼓励他:“只要能通过考试,你就跳吧。没人拦着你。”

  亚勤开始实施他的计划,他进了高二的尖子班:“那是我一辈子最用功的一段日子,真的是为了那个目标。”“一个人要是有了自己的目标,就会有一种再苦再累也心甘的感觉。”

  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看上去一切顺利,却不料灾难突然降临:张亚勤得了肝炎,不得不停学住进医院,“饱受病痛折磨,发热,虚弱,满脸黄疸色,无法开动自己的大脑,”想要看看书也非常艰难。但是,对少年班的渴望支持着张亚勤,他没有放弃。“我就是想试试,失败了也是一次练习。要是不考,不就等于是考了0分吗?”

  张亚勤在医院治疗了1个月,又在家里休息了1个月,直接走上了考场。

  考试结果比中国科技大学的分数线差10分,尽管如此,张亚勤还是超出人们的想象,达到了本科录取分数线。

  周围一片祝贺声,但亚勤很不开心。他心中的圣殿在合肥。

  老师再次给他带来希望:“上一次考试是全国统一高考。你不是想去少年班吗?那是另外一次考试,马上也要开始。”

  新一轮考试的结果是:语文和政治都很差,但数学却是满分再加20分。他不仅把所有数学考题完成得滴水不漏,还把加试的一道题也做出来了。那是一个平面几何题,而他是全国考生中惟一解出这道题的人。阅卷的老师们被惊呆了,都说太原出了一个“数学神童”。

  “其实这是过高地估计我了。”回忆这件事情的时候,张亚勤笑着说,“这个题正好是我做过的。我不比别人聪明,如果我没做过,我在考场上肯定做不出来。没有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做出那个题。”

  可是考官不管这个,只管结果。亚勤如愿以偿,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

  天外有天

  被中国科技大学录取后,张亚勤出了名。有一次他从运城回太原,半路还看到了一个大标语:掀起学习张亚勤的新高潮。“当时还是个孩子,但这种感觉特别好。”

  到科大后,张亚勤发现天才少年太多了。上铺同学比自己高20分。隔壁同学比自己高30分。问了一圈,发现寝室里6个人中自己的分数最低。“当时感觉世界真的很大,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差距有了,学习动力也更大!霍金在科大讲黑洞时,两三个小时只听懂少部分。那时候觉得知识就像黑洞一样,永远无穷无尽。”

  在少年班读了一年后,张亚勤和同学们被分配到各院系的普通班就读。在普通班,同学们的年龄大他很多,谈恋爱的为数不少。张亚勤成了大家公认的最佳情书传递者。“我那时是著名的红娘,不,‘红爹’。”回忆往事,张亚勤很开心。

  张亚勤有一次去北京,返回科大时,北京读研究生的朋友给科大的一个女生买了很多食品,还写了情书,托他带回科大。“那天火车晚点,我饿得不行,下车时,食物就全没了”,张亚勤说,“不过,我还是认真地写了清单,把所携带的食品,一项一项列得很清楚,连同情书一起,交给了那个女生。后来,他们俩还真成了。”

  本科毕业后,张亚勤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科大电子工程专业的硕士研究生,获硕士学位时,他刚19岁。

  “我是在科大长大的,”张亚勤说,“12岁到19岁是人生定型的阶段,进校时是一张白纸,毕业时已经有了完整的人生观,也学到了很多技能。”

  1985年,张亚勤取得硕士学位后,前往美国读书。1989年,23岁的张亚勤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荣膺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院士,成为协会100年历史上获此荣誉最年轻的科学家。

  进军微软

  张亚勤顺利进军微软,是在他32岁的那年。

  1998年3月,世界首富美国微软公司的董事长比尔·盖茨到清华大学演讲后惊奇地发现,这些满脸稚气的学生显得才华横溢、后生可畏。在飞回美国的飞机上,盖茨做出了一个决定,在中国投资8000万美金,设立微软中国研究院。

  同年8月,著名学者李开复博士接受盖茨的重托,出任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他要完成盖茨的重托,在北京建立一个世界一流、亚洲最高水准的研究院。在出发之前,他向同事们发出了一个电子邮件,请他们列出在计算机软件、多媒体等领域国际最著名的学者名单。

  几天之后,李开复携妻带子,来到北京。回到下榻处,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看一看同事们发给他的电子邮件。令他吃惊的是,在众多的推荐者中,有一个名字被许多人反复提到———张亚勤,一个32岁的中国学者。在与西雅图总部多次密切的磋商之后,微软决定,请人力资源部经理尽快与张亚勤博士接触。

  1998年10月的一个黄昏,李开复在北京拨通了张亚勤美国的电话。这时正是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城的清晨,张亚勤博士刚刚起床不久。两位华人学者第一次通过电话进行了交流。很快,微软公司向张亚勤发出了诚挚的邀请,张亚勤成了比尔·盖茨的同事。

  38岁那年,张亚勤出任微软全球副总裁,目前,他已是数字影像和视频技术、多媒体通讯及Internet方面的世界级专家。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给张亚勤的信中说他“是一个灵感的启示”!

  张亚勤的导师、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院士比克赫尔滋称赞他“真的是全世界的财富。30年前,人们只知道神童宁铂,不知道张亚勤,但是现在的情形却恰恰相反。”

  张亚勤有60个美国专利,现在还有一些专利在申请过程中。张亚勤领导的微软中国研发集团已将近100项出自中国的技术成果成功转移到微软核心产品中。

  五分钟理论

  张亚勤儿时涉猎颇广,绘画、音乐、体育……绘画尤好,“恢复高考前,我已经报考了山西的艺术学校,不进中科大少年班,没准就成画家了。”

  虽然未能做成画家,但艺术的因子却未远离张亚勤,除科学家的严谨之外,张亚勤身上还带着几分艺术家的气息———张亚勤说自己信奉“5分钟理论”,“见一个人,5分钟之内,我就会感觉到和这个人是相互吸引的还是相互排斥。人与人之间是有磁场的。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做决定喜欢凭直觉,有时比较冲动。上少年班、留学、回国……这些大事,从来没深思熟虑过。”

  不但工作上信奉“5分钟理论”,张亚勤还利用“5分钟理论”收获了自己的幸福———在科大读研时,张亚勤第一面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第二次就去找人家约会,“现在,她已经是我的太太了。不出差的话,我的原则是每个星期有四天在家吃晚饭。”

  管理工作中,张亚勤总结了“4E+P”人才论,“4E”即“Energy(充沛的精力)、Enrgize(能够激励他人)、Edge(要找到自身的特点)、Execute(有执行能力)”,“P”即“Passion(富有激情)”。同时,张亚勤也给出了要避免的三种人:Duplicity(双面人)、Negativity(负面人)、Cyni-cism(玩世不恭的人)。

  空闲时,张亚勤会到各网站的论坛聊天,还全是用真名,“小孩做的事情我都去做,我觉得这都是很好的体验”,不过,“没多少人理我,可能他们嫌我中文打字太慢了。”

  关于神童,张亚勤认为,神童这个名词有一点误导,人在出生时,智力有一些不同,重要的不是说你一开始多聪明,而是怎么样去使用这个聪明,把自己的潜力发挥到更大。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神童,“人与人的聪明和智商其实并不会天差地别,关键是你对你所向往的事业付出了多少。那种把聪明和勤奋结合得很好的人,加之幸运之神地悄悄降临,就会有世界级的成功。”他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