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锐哥
锐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3,232
  • 关注人气:8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特种兵记忆159:我最惦记的小战士

(2009-05-16 15:45:34)
标签:

军事

生活记录

特种兵

连队生活

军营

杂谈

分类: 青年纪事

    从特种兵记忆140开始,我主要写了从师司令部到连队任连长的经历片断。连队的生活虽然是艰苦的,但也最有念想。当思绪回到三十多年前的那个时段,战士们一个个生龙活虎、栩栩如生的映像就不断在脑海里蹦出来,使我欲罢不能。

    在前几集里,我写了“猪头司令李景泉”、“蚂蚁他爹傅建国”、“山药蛋蛋李复旦”、“黑脸公公郭安彬”、“老犟驴子李勇哲”、“帅哥杀手汪红星”。通过这几个人物,部分的反映了连队战备、训练、生活的大致情况。但使我最为惦记的小战士还是魏春根。每每回想起来,总有一点没照顾好他的感觉。

    魏春根,江西南昌县人,从农村入伍。个子不高,黑黑的皮肤,年纪不大嘴唇上就长出了两撇黑黑的茸茸的小胡子。从外表上来看,小魏很不起眼,没有一点特殊的地方,除了那两撇小胡子,我再也想不起他还有哪些地方比较有特点。

    训练时,他好像一直也没有排到成绩的前列过;体育活动时,他既上不了篮球场也上不了乒乓球台;唱歌时嗓门不高还有点五音不全;说话时细声细语稍有点大场面就会脸红脖子粗;生活上照样有点慢条斯理不紧不慢。

    就这样一个人,在连队几十号人里,很难引起人们的注意。说实话,我从机关到连队当连长,好一段时间都叫不好他的名字。因为他从不跟你打交道,从没见他到连部里来过。他不落后,不会受批评,但表扬也很少有他的份。连队干部的工作都是抓两头(先进、落后)带中间,小魏就属于那种纯粹的中间分子。

    我到连队半年以后,部队接受到西北执行科研试飞打靶的任务。义务兵三年服役期,大多数见不到导弹发射就复员了。说实话,穿上军装当一回导弹兵,每个青年人的心里都骄傲得很,如果能在服役期间亲自参加一次实弹发射,那是最最使人兴奋的事情,这导弹兵就算没白当了。再说,实弹发射还是表现自己、立功受奖的好机会,谁不想啊?

    但部队走了,营房总要留下部分人员站岗看管,部分不带的兵器也要维护保养。还有猪圈里的猪啊,鸡窝里的鸡啊,菜地里的大白菜啊,都少不了人来伺候。这留谁不留谁,一时间还真成了连队干部的一大难题。

    印象中,小魏第一次在连部门口喊“报告”。当然,也是全连第一个主动要求留下来养猪种菜的战士。我很受感动。

    从那以后,我注意观察他,越看越觉得是个好兵。虽说小魏各方面并不起眼,但人踏实,做任何事都竭尽全力。特别是遇到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个人利益与他人利益有冲突的时候,往往牺牲个人利益顾全大局、谦让别人。这是多么伟大的人格魅力啊。

    就在我调离连队前的两个月,小魏感觉腿部无力。到医院一检查,说是“肌肉萎缩”。这么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怎么就“肌肉萎缩”了呢?再查!还是!再查!还是!原因,不清楚!

    大家都为他感到惋惜,也都有意无意的照顾他。小伙子真的没表现出什么,一边治疗,照样训练值班站岗出操。

    我调离连队时,反复告诫他要好好治病,一时治不好就不要复员,要不回到农村再整出点事来就麻烦了,有问题来找我。

    几个月后,老兵复员,听说他什么问题也没提就走了,也没跟我打一声招呼,回了老家种地。刚走的那两年,听人碾转传话说结婚了,生了一个女孩,承包了一个大养鱼塘。

    现在呢?那腿好了吗?有没有对生活产生影响呢?没有消息!

    几十年了,他成了我挥之不去的惦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