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遼寧老張
遼寧老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852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黄金时代:我的中学记忆(7)

(2019-07-22 12:21:13)
标签:

黄金时代

回忆

我记录

中学

历史

分类: 记忆的河

比化学老师更令人恐惧的是物理老师李勇。记忆中他个子不高,脸上有个黑痣,而且上面明显可见“仅此一根”的很黑很粗的汗毛。记得有一次他这样问我:

 

“你想不想考上大学?”

 

我很胆怯地回答:“想”。

 

他提高了嗓门,问道:“就凭你现在的物理成绩能考上吗?”

 

我更加胆怯地回答:“努力学习,争取下次物理考试及格”。

 

其实,我在理化方面的成绩早已不可救药了。每次物理和化学考试成绩公布后,我基本上都“稳居”全班第5名左右。这里顺便补充一句:我在看理化成绩排榜名次时喜欢倒着看,把最后一名当作第一名。我理化成绩那么糟糕,还能自娱自乐,李老师和王老师如果知道了我这么没心没肺,肯定会把肺气炸了。

 

当然,仅凭阿Q精神去指导考大学的实践,显然是幼稚可笑的,也是十分危险的。好在我的文科成绩还能在总分排榜中起主导和拉动作用,特别是语文成绩。这一点,似乎又印证了前面所提到的那句“兴趣是成功的动力”的名言,只不过理化成绩差是从反面证明的,而我语文成绩的确是从正面论证了那句名言的正确性是不容置疑的。一段时间里我总是拿着语文成绩沾沾自喜,全然忘了自己处于由于理化成绩勇往直前地滑坡所带来的巨大危险之中。

 

当然,我理化成绩不好确实是因为我没有这方面的学习天赋和兴趣,跟老师的教学质量无关,更与学校的生活条件尤其是伙食条件无关。但是,我还是想说说当时高中的伙食。

 

如你所知,我们建平高中是我县著名的学府和培养大学生的摇篮,是国家未来各类人才的集聚地。学校的目的是把知识或者说是高考技巧传授给我们,但无限的精神食粮再多再精再有营养,也无法替代吃饭。学校在供给精神食粮方面抓的比较“硬”,而在物质食粮即食堂伙食方面抓的比较“软”,这种一手硬一手软的指导思想导致的结果是:我们这些正处在青春期的男孩女孩们个个营养不良,早应该出现的第二生理特征普遍推迟。这倒是无所谓。有所谓的是我们都吃不饱,因为学校食堂经常将玉米饼做得又酸又硬。这下可成全了那些钻进学校的卖馅饼和麻花的小商贩们。每当午饭或者晚饭之后,同学们争先购买他们也许很不卫生的食品。那时侯不象现在学校周围全是小吃铺和食杂店。当时围绕学生消费的市场还没建立起来,加上我校离公社所在地较远,想买点东西必须去四五华里外的公社供销社去买,同学们别无选择。尽管我们吃的不好甚至不饱,但精神的力量是强大的。为了成为人人羡慕的“天之娇子”,为了摆脱世世代代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为了不辜负父母和兄弟姐妹的期待,更重要的是为了“成为建设四个现代化的有用之才”,我和我的同学们战胜了饥饿,顶住了寒冷,熬过了酷暑,学习成绩稳步在提高。

 

前面提到,我由于分班考试成绩“优秀”,而被无情地分到理科快班,这个所谓“快班”的名称很不固定,在高一的时候叫“二班”,但到了高二的时候却变成了“四班”,其原因简述如下。

 

如前所述,我的母校建平县高中多年来在教育方面尤其是高考升学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绩,已经为我们全县人民尤其是全县人民公仆争了光。为此,县当局就决定改善学校的教学条件。经过论证,决定将我们高中整体搬迁至县城内原叶栢寿第二中学的校址。由于新组建的高中保留了部分原二中的优秀学生,学校重新分了班。我们原来的二班在吸收了十余名原二中学生后被改为四班,全称叫“高二四班”。

 

记得刚到新校址的第二天,学校召开了全体师生大会。讲话的是一位教导主任,据说他也是原二中的教导主任。这个主任年纪看上去在四十岁左右,整天带着一顶黄绿色的帽子。之所以他总是戴着一顶黄绿色貌似军帽的帽子,后来才知道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这可能是因为他多年来为学生的管理工作过于操心所致。从这一点看,他是一位非常敬业的教导主任。

 

整个大会,我仿佛就听他一个人在台上用近乎嘶哑的声音给我们训话:“不许打架!不许给农村来的学生起外号!不许谈恋爱!”这个戴军帽的主任一席教导,表面是警告我们,其实无意之中暗示了我们:原来二中同学虽然学习不怎么样,但是喜欢打架,喜欢给同学起绰号,而且都很早熟。教导主任用要求原来那个“落后群体”的标准来要求我们这些来自于全县的“优秀学生”,我当时认为是多此一举。

 

而之后的事实证明,教导主任对我们农村学生特别关注和严格要求的做法是英明、伟大和正确的。记得有一次,我为了尽快赶回教室,已经习惯于在地面奔跑的我,不得不在二楼走廊里小跑几步,正好被他“守株待兔”。他立即对我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因为他曾经提出,为了保持安静良好的学习环境,“任何人不许在教学楼里乱跑,除非着火了”。自从那次被教导主任批评之后,我的坏毛病确实少多了。

 

除了这个令人敬畏的教导主任外,还有几位对我们要求严格又和蔼可亲的老师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学校搬到县城之后,校长还是我们尊敬和爱戴的伊效理老师。而我们班主任换成刘志刚老师。我记得,刘老师还教我们数学课。在我的记忆中,刘老师看上去稍微有点驼背,同时比较消瘦。他对我们的学习要求很严格,对我们的生活也很关心。接下来我想回忆一下发生在高二上学期的一件事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