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遼寧老張
遼寧老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890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黄金时代:我的中学记忆(6)

(2019-07-05 09:17:29)
分类: 记忆的河

1980年,我在乡亲们的赞扬声、初中同学的羡慕声和初中老师的鼓励声中,在初秋一个凉爽的早晨,来到位于万寿公社寡妇营子大队附近的建平县高级中学,开始了高中学习生活。虽然学校旁边这个村子的名字很不雅,但是,建平县高级中学却是多少学子梦中向往的地方。自从我们国家于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以来,由于学校的大学升学率一直居高不下,这使建平高中成为辽西地区乃至全省一所远近闻名的学校,被人们称为“大学生的摇篮”。后来我得知,之所以学校有这样的美誉,是因为学校拥有一批曾被打成右派并刚刚平反的优秀教师。他们的执教经验和经过长期压抑后突然迸发的勤奋工作热情,成为学校教学质量超群的关键。

 

我的高中建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后期,无论教室、学生宿舍还是教师办公室都是红砖灰瓦的平房。大部分教室位于学校东北角地势较高的“土台”上,前面就是沙土质地的大操场,操场四周是随风摇曳的柳树。我非常喜欢我的校园。我曾在雨后晴朗的清晨站在学校后面的小山上向南看,整个校园在淡绿色的垂柳掩映下非常美。我还记得,想到后面小山上去晨读或者散步,必须经过学校东北角的一个小门,而那个小门也是教师每天的必经之路,因为老师的宿舍就错落有致地建在小山南坡上。

 

进入高中不久,我考入重点中学后的喜悦心情就维持不下去了。我发现,虽然这里被称为大学生的摇篮,但你若不努力也很难跨进大学的门槛。我在我们公社第三初中的成绩是“老大”,但到了高中才发现山外有山,甚至是更高的山。面对这一“比较严峻的形势”,我只能奋起直追,又开始了寒窗苦读,并且终于在高一下学期全年组的一次考试中进入了前100名。

 

但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那次考试对于我来说,其后果却是“不幸”的,而且这种“不幸”在某种程度上,似乎影响了我的一生。

 

准确地讲,那次考试是一次很重要的分班考试。为了应付高考,学校从高一下学期就开始分文科和理科班。众所周知,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前中国社会上流行着一句影响几代人的择业名言,这句话就是“学会数理化,走遍全天下”。这句在今天听起来有点可笑的所谓名言同样影响了我们和我们的家长,以至于当时形成了人人都想学理科的可笑局面,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学生都主动拒绝进文科班。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校方决定通过考试的形式进行分班。前面讲到,我考进了前一百名,成绩出来后我发现自己竟然还考进前五十名。由于当时的分班“游戏规则”是前一百名为理科班学生,前五十名为理科快班学生。所以这次考试导致的后果应该是这样的:一个不喜欢背牛顿定律和元素周期表、有着幼稚的文学梦想的瘦弱男生,不但被分到理科班,而且被分到理科快班。而这个不喜欢物理化学的瘦弱男生就是我。

 

接下来的情况自然就“顺理成章”了。在大家都庆幸自己考进理科班的同时,我却无法兴奋起来,而且随着学习的深入越来越感到苦恼。有位哲人曾说过,兴趣是成功的动力。说这句话的哲人简直就是天才。由于我在学理化时的状态是零兴趣,所以我的成绩理所当然地每况愈下。但高中极富敬业精神而且淡泊名利的老师们却给我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我当时记得毕业于朝阳高等师范专科学校的英文老师很瘦很高,他在一次班级统计上高中前学习英语情况时我举了手,并言不由衷地声称自己学过English,而实际上我在初中只学习了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并且经常把“我是男孩”翻译成“i is boy”。后来这位教我们英文的李老师发现我糟糕的英文基础,很耐心、很热情地对我进行重点辅导,我的成绩因此提高的很快。我的班主任叫王富,不幸的是他还教我们化学。由于我经常在化学课堂上把惰性气体拿出来跟不活泼金属进行氧化反应,同时永远配不平化学方程式,结果经常招致王老师严厉的训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