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世宾
世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205
  • 关注人气:3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光告诉你的宽阔

(2018-08-13 19:49:32)
标签:

诗歌

文化

那光告诉你的宽阔

 

 

世宾

 

 

 

 

 

光从上面下来

 

 

要相信这大地——疼和爱

像肉体一样盛开,绵绵不绝

要相信光,光从上面下来

从我们体内最柔软的地方

尊严地发放出来

 

大地盛放着万物——高处和低处

盛放着绵绵不绝的疼和爱

盛放着黑暗散发出来的光

——光从上面下来,一尘不染

 

那么远,又那么近

一点点,却笼罩着世界

光从上面下来,一尘不染

光把大地化成了光源

 

          2015.1.24

 

 

去吧!那光告诉你的……

 

去吧!那光告诉你的

是真实的存在,虽然只是一闪

去吧!超越这一道道迷障

坎坷正是上升的阶梯

去吧!那闪亮照耀的宽阔

——才是栖居之地

去吧!那圣洁之地

在沉默中为你安放

 

所有的世界都那么广大

通向每个世界,都有一个锁眼

 

               2015.1.24

 

 

 

 

残缺之歌

 

小草是完美的,石头是完美的

在草原上掠过的豹纹是完美的

牡鹿眼睛里的张惶是完美的

自然中那存在之物

在牢固的秩序中,是完美的

 

而歌者的声音,从肺腑中发出

就要抵达那物,却在唇齿间

有了阻隔,虽然那么小,那么轻

在无限接近的中途

停滞、偏差,或者拐弯

 

啊,不!万物的完美中

请保留这局限,这唯一的尊严

那不能修复的爱情;那不知生的

死;那不能说出的全部秘密

我们可以分享的财富

——只有这残缺

 

上帝是完美之物,他也不能

在这里现身(他的现身

就意味着肉体的死亡)

在这里现身的只有残缺

只有这短暂之物,这残缺的一角

他们与上帝之间,有隐秘的血脉

 

              2015.1.25凌晨

 

 

 

 

 

 

 

 

毛竹

 

只有一点点,在沙土堆里

像乱世中的君子,巍然不动

满坡的草丛、灌木都在喧哗

它却如此暗淡、沉着

时间在万物的身上留下刻痕

唯独它,仿佛置身于遗忘的黑洞

 

而在那潮湿的地下

它的根吐着无声的火舌

在疯狂地扭曲着、伸展着

越过沙地和岩石,不屈不挠地向四周挺进

在看不见的地下燃起一片火海

 

那露出地表的笋芽,默默地

聚拢着时光,聚拢着风雨雷电

一年,又一年……整整四年

 

突然,它不再沉默,它爆发了

根部聚集的能量推动着竹竿

节节上升,它向天空猛烈突进

它已畅通无阻,信心十足

它伸展着枝叶,向高处展示着力

 

         2015.1.6

 

 

 

 

那声音从遥远的高处传来

飘渺、依稀,与稠密的人群形成反差

它银白、透亮,像云朵后面的霞光

一匹白马踢踏而过,它的背影

是远古市井智者的回声

 

诗在高处,有如观音在云端现身

她手中的白瓷瓶、柳枝、甘霖

——它盛装着一个大千世界

而地面上的疼、泪水和哀号

都牵动着高处的神经

但她如此端庄,微笑着

注视着人们的撕咬、挣扎、哀求

——从不为困厄所动

 

她用微笑告慰着另一种存在

纤纤玉指溅洒着甘霖

使那些哀号得到了抚慰

使那些狂热的脑袋获得了平静

 

      2015.1.7

 

 

借着他的那张嘴……

 

如果你要捕捉到它,不是用牢笼

也不能依靠人多势众

只能用心——用一颗扑通扑通跳动的心

源于欣喜,也可能源于恐惧

 

它轻飘飘地出现,又很快消失

如棉如絮,如雾如风

有时,它又像刀剑像箭矢

寒光闪烁,血雨腥风

 

借着他的那张嘴:它向人心的深处

钉钉子,麻醉与甜蜜

破碎的山河锦绣如花

往东的风忽然改西

被狗吃掉的良心出现在报纸上

一段消逝的爱情起死回生

 

呵,呵,它只是随人揉捏的娼妓

怎能寄希望于它的坚贞

它的热情、柔软和狂暴

都委身于那个那个无所不能的君王

 

对于真实,我更信任这双手

纵横的纹路、体温和起伏的脉动

唯有这身体,更确切地

传达着忍耐和对生活的爱意

 

                  2015.1.18

 

 

 

 

 

 

 

在我和诗之间

 

我血肉的心脏与你隔着多远的距离?

扑通扑通,这是心跳的声音

 

一面对,便要去追赶

那里聚集着安静的众贤

 

我活在脆弱之地,被俗务纠缠

在尘埃中,黑暗、易朽

 

我知道你的存在:明亮而宽阔

在我和诗之间,隔着千山万水

 

我听见你在召唤,隔着千山万水

你如此清澈、深沉,像高处的光

 

你要我跟随那节奏

在我和诗之间,就隔着一层纸

            2015.1.28

 

 

2015年的自画像

 

(这一年刚刚到来,宁静降临了我)

 

我那混迹于人群的五官清晰起来

它们更加柔和,保持着谦逊

曾经沉溺游戏的热情——

欢宴、嬉闹、争夺、爱情

我把它们还给了世间

 

过去多么畏惧。而现在,我爱上了孤独

我的双手,爱上了劳作

在这张红木书桌上,写下远方的诗篇

 

像所有人一样,我还要忍耐着:

灰霾的空气;被扼住的喉咙

但在黑暗中,笔下的文字正在开掘

那一道光,比黑暗更加广大

 

这里安放着我的肉身,我将比过去

更爱这山川,这林木

那并不完美的你。我已学会了宽宥

默认了月亮在夜里的残缺

那激昂的青春和爱情的勋章

我将馈赠给年轻的陌生人

 

这一年刚刚到来,借着写下的文字

我的脸庞从众多的面孔中

显露出来——那世界的光降临了

 

      2015.1.28

 

 

一句诗周身散发出光芒

 

一句诗光临了我,我看见

它周身散发出光芒——

一束光,来自那崭新的世界

照亮我,使我从污浊中脱身

时间已抽掉我肌肉中的硬骨

我依然为之一振:我爱!

我可以用我的衰老

——爱你吗?

我可以用我的绵长和耐心

——赞美吗?

 

我爱!

如果旭日——我爱!

如果鲜嫩的蔬果——我爱!

如果同样的衰老——我爱!

 

一句诗周身散发出光芒

如果它源自我已厌倦的日常,我爱!

 

                  2015.1.29

 

 

 

 

内心河流的回响

 

里尔克、茨维塔耶娃、策兰

他们的歌声从沉痛中背转身去

在高空响起,超越——不为所动

在那苦难的二十世纪

 

那歌,凝固在纸上,令人惊喜、振奋

那歌,像我内心河流的回响

在乱石间缠绕、回环

 

他们间我更倾心于茨维塔耶娃

俄罗斯的风雪;杯碗间

令人窒息的羁绊;流放地的营房

并不能把她扼杀

在苦难的地平线,升起一座山

从自己的肩膀,她用歌声升起一座山

 

在我和他们之间,隔着半个世纪的沧桑

我依然听到他们深沉、清越的声音

我用我的内心在倾听,在倾注

虽然隔着各自民族的沉痛

语言,和无法逾越的日常

 

             2015.1.312.1

 

 

 

 

 

我未醒来,你依然隐匿

 

你正盛开,一树繁花

蜜蜂和风把你萦绕

它们轻点花瓣,来了又去

它们没有心,怎能希望它们停留

 

你正盛开,而我还未醒来

我未醒来,你依然隐匿

你的疼痛我未曾知晓

你的美,盛开——而后凋谢

 

满天的星光:灿烂、神秘

与我们隔着千万亿光年

在无限地黑暗中。当我们觉悟

睁开眼,却一闪而过

 

        2015.2.3

 

 

 

 

鸟鸣

 

风暴过后,山谷中传来鸟儿的鸣唱

在高高的树梢上,那心儿

勇敢又明亮,那歌声

从遥远的天际,把蔚蓝色送来

 

当雷霆轰响,树木在风中颤抖

天地仿佛臣服于风雨的暴戾

黑暗笼罩中,这树林的心脏

依然在沉默中跳动

这黯哑的火焰,像地底的熔浆

一直在燃烧

 

风暴吼叫,指挥着千军万马

宣示着对这片山谷的统治

但此时,一声鸟鸣:清脆、婉啭

便把整个山谷交还给蓝天

 

              2015.2.37

 

 

 

 

 

 

 

在众多的音符中,最为灰暗

胆怯;在花枝招展的队伍中

容貌最为丑陋,总居于最后

人人都在将它排挤

仿佛一个不祥之物

 

但在所有的声音中,它最为真挚

与它相伴的,不是口沫

而是泪水。

这世界已惯于遗忘

它把一切流逝的时光

通过一个伤口,重新汇集

 

             2015.2.7

 

 

安放

 

我的敌人、朋友,来了又离开的恋人

无论爱我,或者已经厌倦

你们没有离我更远,或者更近

 

灵魂升得更高,心放得更低

这空间足够宽阔

足够安放我们各自的位置

 

               2015.2.16

 

 

新年好

 

这是时间的节点

是人们,不是君王

在时间的领域立下的界碑

这一刻起,时间没有后撤的余地

 

这是跨越的时刻,记忆苏醒的时刻

无论过去多么辉煌或者暗淡

往后就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新年好,新年好

对于年轻人,这只是

一个时间的码头,他们点一点头

就要开始新的航程

 

                  2015.春节

 

 

它是巨大的沉默

 

它是巨大的沉默,它的存在

确切无疑。它的形态、声色

还未呈现

 

我只是在赶往那里的中途

我又怎么能为它命名?

 

                2015.2.28

 

 

它的存在确切无疑

 

我曾经看见,但只是一瞬

我曾经嗅到,满怀芬芳

 

它那么巨大,我的胸怀还不足以安放

那里有一束光,照临我

使我的灵魂愉悦、安详

黑暗中,它馈赠给我语言、诗篇

 

                   2015.2.28

 

春之声

 

不必到花丛中寻找

也不必从枝丫上拿出芽孢的证据

同样也不必打着伞到雨中询问

沙沙沙,只要隔着窗

便知道:春天来了!

 

呵,不不不,这过于大众化

要在更早一些,空气还有些凛冽

在楼下散步,仿佛一种启示

一片乌云蒙头盖脸扑来

那是一树嗡嗡声,就在我的头顶

是蜜蜂?是果蝇?成群结队

那么细小!那么盛大!

像一片云,却没有形状

像一场大火,却没有火焰

 

不必考究这些昆虫

它们的集合就意味着一场盛大的聚会

不盛大,不足以说明问题

从那一刻,我便确信:春天来了!

顺便强调,那棵树就在我的楼下

不知是人面子,还是荫香

 

                  2015.3.3

 

在清晨

 

有些时辰不太牢靠,譬如夜晚

在漆黑的牢笼中

四处都是高高垒起的墙壁

严密,不留下一丝缝隙

稠得化不开的压抑,无法自由的呼吸

在窒息的疯狂里,挣扎、突围

脑子像炙热的发动机

制造着各种奇异的念想

 

而在不远的清晨

一切远比夜里清晰、单纯

梦魔不再纠缠,一切回归本位

万物都互相得到解脱

都各自安好地伸展

再细小的事物也不需要依附

各自在时空中明明白白

 

 

               2015.3.4

 

 

 

自然

 

大地丰饶,自有它的律法

大海掀起波浪而后平息

无论参天大树,还是小草

鲸鱼、大象、猎豹、蚂蚁

一波又一波,生命的河流不息

在它们上方的星空

更是浩瀚、沉默

从不在纸页上描述那即逝的心情

 

自我的石块多么尖锐、坚硬

时时逼近,时时要在狭小的心灵

筑一座易朽的废墟

万物的合唱,低沉有序

万物的合唱中,自我如此执着

却是一个走调的音符

像风卷起了尘埃

多少内心的喧嚣都归于平静

 

                  2015.3.12

 

 

碧城

 

大地的号角充满人类的劳绩

碧城高处的山岚吹拂

催动着砾石中的新芽

细雨滋润下的茶园安静,并不寂寞

劳作的汗水带来生命的萌动

 

无边的云彩再次点燃

能感觉到的年岁,在春日

轻轻掀动,满怀欢欣

自然的馈赠从不吝啬

 

             2015.4.14

 

 

借壶瓶山一日

 

 

 

借壶瓶山一日,依然可以发现

自然之美,并未远离

树木怡然生长,溪水长流

石头间的苔藓和蕨类

毫不晦涩地拓展着地盘

群峰怀抱中的村庄、茶园

通过炊烟——

赠我一幅安乐的图景

 

借壶瓶山一日,劳顿的心

有了安歇的地方,一首诗

就要在白纸上诞生

这诗的语言就要重获生命

自然、回忆和喜悦在壶瓶山

再次赋予语言以血和气韵

 

 

重新回来,仿佛未曾离去

喧嚣止于尘世

再次降临的欢悦和善意

源于这常青的群山

 

         2015.7.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