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越越
魏越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3,764
  • 关注人气:2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低情商表达是为了迎合低智商理解

(2014-02-12 21:37:35)


以下文字节选自网络文学《写给东厂末年的信》,这部小说的作者是佚名。不过有些片段不错,我选来,挺好玩,大家读读。挺荒诞的,别当真。


 

我是个精神生活要求很高的人,我那些看似平淡的日常生活却因为我个人大脑的激情活动而变得异常丰富多彩。所以,我的生活完全可以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就足够了。当然,我也是时刻审视身边亲情、友情和爱情的人。有些人,我们无法选择,比如我们的亲人,所以我们要去接受。但是对于朋友和爱人的选择权,是我永远珍的。  



很多时候,我已经很明确的表达了我对朋友、爱人、领导甚至下级的选择态度,但是,不知为什么,总是不能阻止“很多人”对我的错爱。我真的不想和你做朋友,我也真的不想成为你的上级或者下级。可是,为啥永远阻止不了你们那如火般的热情呢? 


 

好吧,我把我认为已经写的很明显,很直白,很坦诚的一封邮件中的一些内容摘抄出来,希望可以阻止这泛滥的“爱”再迎面袭来,更不要指望我因为孤独、贫穷、虚荣等等而自动送上门来。我相信,你们已经为此运作了很久,更是等待了很久,也必将永远等待下去。你们每一次耐不住这种等待而自己送上门时,都让我不知该如何拒绝你们那些“真情”。也许,在这个浮华的岁月,大家永远不能理解我们老一代革命家所说的,为了伟大的理想而走到一起的故事,更不记得古人“志同道合”这样的寥寥数语。我真的不珍惜这些廉价的友情,更不珍惜建立在对贫穷的恐惧,对富贵的迷恋,对权利的又怕又爱的这种精神基础上的友情,爱情或者上下级之间的袍泽之情。我毫不在意。因为有点逻辑思维的人都明白,这种市井之交在人生逆境时要么跑的比任何人都快,要么会对你比任何人下手都狠;而在人生的顺境时他们又会来的比任何人都迅速。在什么时候搜集这些市井的交情、朋友、爱人或者上下级呢?任何理性的人都知道那些事半功倍的时机和方法。你们觉得我理性吗?更何况,还不算市井之交,只是些东厂的卧底和锦衣卫而已。一种明朝末年的味道迎面扑来…… 



与我在这方面无休止的博弈真的带来成效了吗?看到我每天在精神上的成长,身体上的健壮,真的还要继续吗?好吧,我拭目以待。



原文摘抄如下:



……

哪个人梦想的路上不是这样呢?没有坚定的信念、不屈的品质,怎么可以走下来呢?我们在选择同路人的时候,如果一点点金钱的腥味,一些些权利的诱惑,一丝丝美色的撩动,都让我们的同路人屈膝跪倒,忘记了前行的意义,急忙忙在金钱权利美色的石榴裙下吸吮他人的脚尖。那到底怎样才能沿着这条梦想之路走下去呢?所以,很多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分离,从一开始就注定只能陪我们走那么远了。我们只需要祝福他们,向他们挥回手,感谢曾经一起的美好回忆,当他们的梦想之路再一次迷失了金钱美色和权利的时候,帮个忙快递给他们一些就好,又何必拉着他们去迎接属于你的孤独寂寞贫穷和永无止境的未知苦难呢? 



人生最大的尴尬莫过于,当你抛弃一切,顶盔贯甲,准备为国捐躯时,发现你效忠的王朝弃你投降了,发现你爱护的士兵舍你叛离了。你孤身一人面对敌人的百万雄师,你还冲锋吗?你到底还要为什么去冲锋,去献身呢?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我决定冲。在那一刻,我捍卫的是我的梦想。并不是只有我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岳飞也是。 



……

让他们去过属于他们的温柔乡吧。不要在折磨那些灵魂了,让他们开心的度过这一生吧。有些路注定要自己走,有些朋友注定是要在磨难与废墟上相遇的。 

…… 



上面就是那段摘抄。我真的很苦恼,我该怎么让你们明白,那些虚荣、浮华、几叠票子、炫目的头衔、一群唯你马首是瞻的东厂太监真的不是我的追求。还有那些名车、美女、子孙满堂、豪宅、人际网都对我没什么吸引力。

 



以前驱使我的也都是我当时认为的精神追求或生死之交,不是上面那些肤浅的交情。在多年后的今天,我也精进了,我不敢说我从仰视进步到了俯视,但至少眼下这些威逼利诱在前有文革浪潮后有经济风暴的今天而言,实在九牛一毛,省省吧。 



我起初,保持沉默,希望你们可以心知肚明,但发现你们误解我是“独钓寒江雪”;我索性把话说明白,但你们又觉得我是误解了“真爱”;干脆我条分缕析,解剖了你们引以自豪的“新东厂精神”,把你们的心智模式这种隐形知识显性化出来。结果,你们仍不放弃对我的“真爱”。我真的不想每天粗鲁的表态,每天歇斯底里的咒骂。我真不想耽误你们的时间,把你们的爱多给些别人吧,还有很多人等着“净身”呢。 



我还想再把一段文字摘抄过来:

……



《易经》,这部记载着中国史前上古文明的百经之首,就在他开天辟地的第一卦“乾”卦中,呼喊出了同样一句话,世世代代流淌在这片大地子孙的血脉中,只是在你不得已而站到那些废墟上,并且不得已而孤独,不得已而失败,不得已而屈辱时,你就会听到,这句上古的咆哮:“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送与诸君共勉。

……



最后,我想说,我说的不明白吗?还要我说的再明白吗?请不要为我代言,你或你们不了解我。对我的理解无外乎那些曾经在我身边埋伏的厂公们的精细描述,净过身的人那会理解我的精神。

 

节选《写给东厂末年的信》,作者:佚名

                                        2014年2月12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