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陪伴雨的云彩
陪伴雨的云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2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墨渊×司音同人——生命是一场幻觉

(2017-04-16 08:38:11)

6-1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墨渊×司音同人——生命是一场幻觉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墨渊×司音同人——生命是一场幻觉


 

七万年后。

 

白雾中,我看见墨渊身穿玄晶盔甲,头戴星云束发金冠,一如若水战后平安向我走来。

“师傅!”

我又惊又喜,抹着泪水向他快步奔去。

墨渊张开双臂将我紧紧拥入怀中:“十七!我的小十七!这么久没有看到你,我一直很想你!”

“师傅,徒儿也很想你!”

我止不住的欢喜泪水弄湿了墨渊一身,七万年的等待,这一刻终于圆满了。

墨渊身子微微前倾,将我搂得更紧,脸埋进我的发丝,在我耳朵轻轻低喃:“十七,这若水河一战,和你分开太久了。说过让你等我,你会不会怪责我?为要回来见你,我每时每刻都在拼命的拼凑魂魄。事实上情况要比我想像中还艰难。有时候我也想过要放弃。在我体内的另外一个我却又一直提醒我,十七在等我。不能放弃。我想回来见我的小十七,我想你。”

我心一阵暖流,激起一股悸动,师傅的心是和我连在一起的。不由得加大了力度抱紧墨渊的腰,说:“我也是。这七万年来,无时无刻都在想念着师傅。师傅说过让我等的话,我从未忘记。师傅从未骗过十七。我相信,无论经过多少时日,一天一天等下去,师傅您一定会回来的。看,现在十七不是把师傅给等到了吗?”

墨渊松开怀抱,双手捧起我的脸,深深地看着我的眼睛,用一种我从没看过的眼神看着我,眼内泛起某种让我心禁不住怦怦直跳的东西,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有些不敢直视。

“十七,我爱你。”

从刚才一开始,他就没有使用惯用的那个自称“为师”,他直接用了平辈的“我”。不知为什么,我心怦怦跳得厉害,眼神闪烁不定,眼睛不知道放哪好。

墨渊捧着我的脸,双眸笃定地直视着我的眼,霸道的不许我逃避:“我爱你。若水河大战前夕,我不怕死,只是有点放不下你。没有了我,你怎么办?谁来保护我的小十七?我不想再做你师傅,我想做你丈夫。十七,你做我妻子,好不好?”

呃、这是什么意思?。。。

万万没想到!我惊诧的抬起眼睛,胀红着脸,慢慢的一字一字地重复着:“师傅不想。。。做我的师傅?。。。。是徒儿做错了什么吗?。。师傅嫌弃徒儿了。”

墨渊抿了一下嘴角,又好笑又失望,直接低下头来在我唇上吻了一下,他的胡须渣儿扎在我脸上痒痒的,证明着我的吻感并不是想像。我讫自发愣。墨渊身体贴近再度把我搂入怀中:“十七,我爱你,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离开你的这段日子里,只要想到可能无法再看到你,我就很恨我自己没能早点向你坦白,却要你无了期的等我,我太自私了。如今我回来了,我想做你丈夫。”

噢!~师傅要做我丈夫,不做我的师傅。我的脑瓜子好像转过弯来了,却又不太弯得过来。脑子里一团浆糊,说话不太利索:“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师。。。除了这个,徒儿讫今好像。。。。还没妄想过什么。。。”我其实不太清楚我在说什么,这好像只是这九万年来一直恭恭敬敬尊师重道的概括。

感觉到贴在我身上的墨渊身体一阵颤抖,我惊诧的望着他,他的脸一下子涮得惨白,原本搂紧我的手,突然松了。

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了?

我一阵紧张,抓住墨渊的衣袖,想要解释些什么。

墨渊却制止了我,凄然垂目:“我早就知道不可能。我大你这么多,我这么一个快入混沌的老头子如何配得上你如花年华。是我妄想了。”

“师傅,我!。。。。”

“不要叫我师傅。我不想做你师傅。我感到很惭愧,我的心已经无法退回到心如止水到可以安然做你师傅的地步了。”墨渊一边伤心地说着,一边凄然背转身去走进迷雾中。

我大惊失色,想张口呼喊,喊不出声音;想提腿去追,腿却迈不开脚步。

“师傅,不要走!!!!——

我拼尽全力伸出一只手,却一把抓空了。“咚”的一下,我摔进了万丈深渊——

啊、啊!——

嚯地,睁开眼睛!——我在墨渊身上弹坐了起来。

烛光闪耀,香烟杳杳,原来我在炎华洞睡着了。

原来,只是一场梦啊!

我吓出一身汗。用手拭去额上的汗,惊魂未定地环顾着四周。我师傅墨渊平静的躺在我面前,眉目栩栩如生,仿如熟睡的人。我另外一只手还紧紧握住他的手。想起来,我是一如平日那样来到炎华洞给他按摩手脚,然后睡着了。

好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梦里师傅竟然说爱我,不想做我师傅,想做我丈夫。还吻了我。我用手摸摸自己的唇怔怔出神。唇上的吻感好真实,师傅的嘴唇软软的。胡须渣子刺激皮肤痒痒的。心中一动,一个古怪的念头爬上了心头,偷眼望了一下四周,没有人呐!

我快快爬上寒冰榻,用自己的嘴去碰碰墨渊紧闭的双唇。

冰冷冷的一片,没有温度。唇边的胡须渣子扎到我脸上倒是痒痒的,不假。

我好生失望。不太像梦里的感觉。

忽又意识到自己居然没大没小的偷吻了师傅,脸上腾起一片火辣辣,幸亏这里只有自己和墨渊。我退回到榻边,又握起墨渊的手细细为他按摩着,自言自语的小小声地说着:“师傅,我也喜欢你。我不知道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是怎么样,我对你这样到底算不算。以前没有想过,但如果你想我做你妻子,我现在会去想想。不管怎么样,师傅你快回来,你已经睡了好久好久了,十七等你等到也快要和你一起入睡了。”

我细细按摩了墨渊的手一会,又轻轻地放回他身边。

我起来把床边花罐子端走去更换新鲜的养水。无论是在昆仑墟还是在炎华洞,无论墨渊在还是不在,我都习惯了在他生活的地方供养新鲜的瓶花或是更换新鲜的养水,我要把最让人心旷神怡的环境留给他观赏。

等我再回来的时候,看见折颜来了。折颜面带难色地站立在墨渊面前,见到我便问:“小五,最近可发现墨渊有什么异样吗?”

不知道那个奇怪的梦算不算呢?

我傻呼呼地摇摇头,“怎么了折颜。”

“好奇怪,七万年了,据我推算,墨渊应该快要醒了。但昨晚夜观星象,忽然发现星辰失色,云端暗涌,似有什么不祥之兆。今天特地赶来看看墨渊。”

“怎么了?”我一颗心跳到了喉头。

“情况发生变化了。很突然!他的魂魄像突然受到巨大刺激反弹了出去。我用术法追溯,发现他落到了三次元2千年的时空,那里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是另一个糟糕到极端的世界。戾气太重,不但抑制了仙法的使用,仙气也没法护体,神仙去到那里很难生存。”

是因为那个梦?。。。。我在梦里让师傅伤心了?

我心急如焚,无比后悔:“那师傅怎么办?我要去找他!”手里紧握着玉清昆仑扇。

折颜劝住我:“墨渊去那里分明是不给自己退路了。一个残缺的魂魄去到那边,基本是死路一条,不仅会被自动打上冥界黑暗封印,而且完全记不起自己是谁,我们仙界没法靠近,只等三次元2千年的肉身60年寒暑寿终魂飞魄散。如果仙界硬藉外力使他觉醒,则是即时形神俱灭,无论哪一条路都是真正的永灭。”   

我只听得冷汗淋漓,抖声问:“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

“也不是绝对没有。造物主造就天地万物,看似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其实都会留有破绽,那是让墨渊自己从内心觉醒,封印从内向外打破,他就可以回到天界恢复身份。只是我们不知道是什么突发原因令他去了那个国度,很难对症下药引导他从内部爆破。”折颜痛心地皱着眉头,如果没有妥善的解决方法,墨渊只怕劫数难逃。

“我去,无论三次元2千年是个怎么样的世界,我都想去。折颜,只要能找得到师傅的地方,我都要去。”

“那里的戾气太重,仙气跟戾气的强烈相斥,相互抵耗,一个正常的神仙,去到那里也很难逗留超过一年。”

“去是死,不去也是死。我已经等了七万年,等不到师傅回来的日子,活着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万万年的寿命,于我而言也不过如此。”

 我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东皇钟之殇,七万年,仍梦牵魂绕,谁会晓得一个梦能改变命运。如果时间能够重来,我绝不会让师傅第二次在我面前消失。

 折颜扶着我的肩头,深深知道我决定了的事情是很难改变,轻叹着:“你四哥如果知道我帮你的话,今次不知道又要我去哪里追毕方鸟了。”顿了顿,想起了什么,又说:“我现在封掉你的法力和仙元,你变成一个跟三次元接地气的普通人。你一个人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凡事小心,我尽力给你保留三次可以使用法术的机会。但你要记住,每用一次法术,三次元2千年的戾气会严重反筮你一次,会相对缩小你可以在三次元逗留的时间。在使用第三次法术时,你必须要返回天界,否则你将没有能力再回来了。小五,谨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