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上的云
天上的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62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因为深爱,将一生安放在有你的异乡

(2013-02-24 17:38:36)
标签:

岁月

分类: 个人原创

因为深爱,将一生安放在有你的异乡

 

 

很久没回老房子了。

一切都还是我住在这里时的样子:餐桌、沙发、茶几,没有丝毫改变。卧室里,依然整洁的床,还有我们的婚纱照。

突然想在床上躺一会儿,便和衣而卧。头挨着枕的刹那,眼泪也同时抵达,而我的心里,明明是没有悲伤的。

转眼,从这里搬出去一年了,真快。是的,时间过的真快——我在这里住了整整十年的时间。

 

这里,不是生养我的故乡,故乡在千山万水之外。十七年前的那个正月还没过完,那个说要和我共度一生的男人,便拉着我的手,提着简单的行李,带我回到了他的故乡——四川大竹。

清清楚楚的记得刚到这座城市的情景:那个清晨,细雨纷飞,下了车的我们,脚步不知道该往哪里去:这里是他的故乡,但是没有属于他的一砖一瓦。而我的心底更多的则是一片茫然,除了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周折之后,住进了租住的一间小屋。现在想想,那时的艰难是不堪回首的。而当时,那个男人紧握着我的有力的手、给我依靠的坚毅的肩,没有让我感受到任何艰难。

那间小屋,小得只能放下一张双人床。一张类似沙发的长竹椅放进去,前后门就只能各打开一半,换洗的衣服在小小的旅行箱里,其他暂时不用的一切,都用一个大大的纸箱收纳起来放在紧挨着床的墙角。几块淡蓝色的布,被我拿来铺在纸箱上做点缀、挂在窗户上做窗帘。小小的一间屋子,虽然紧紧凑凑,却因了这些淡淡的蓝,而显得温馨无比。

因为小屋紧挨着房东的的客厅,我们说话也得是轻声的,但关上小屋的门,我依然乐不可支:这是我们独立的“窝”——尽管,这间简陋的小屋只是我们租来的栖身之地。

很多时候,我喜欢开着房间靠后的那扇门,看不远处的菜地,那是房东种下的黄瓜、海椒、四季豆。偶尔有下地劳作的人嬉笑着过路,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很长一段时间,那些清新的绿色和清晨的鸟叫,让我的心安静:我必须明白,这座小城,将是我安放一生的地方。

那之后,又经历了两次搬家。尽管租住的房子条件越来越好,但是,我的心里依然有隐隐的恐慌,始终觉得自己是漂泊在这个城市之中的:操着我儿时说话的口音,保留着我本来的生活习惯,一直没有固定的生活居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融入这座小城。

 

儿子一天天长大。在来到这个小城六年后,我们买了平生第一套房子,将漂浮不定的生活变成了记忆中的往事。

装修的时候,我几乎天天都去新房看。许是搬家的心情急切,更因为囊中羞涩,当初的装修,我们只能力图简单、实用。而就是那样的简单,也是我满眼、满脑、满心,热切期盼的幸福所在。

等待搬家的日子里,我依然每天都去新房一趟。喜欢躺在地板上,看光洁的地面,雪白的墙壁,心里的快乐夹杂着淡淡的感伤:我的一生,都将在这个不是故乡的地方度过。搬家的前一晚,我在新房的门前伤伤心心的落泪一场:来这座城市这么多年,我们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窝,终于不再是这座城市的过客。

搬进新家之后,除了接送儿子上学、买菜,我几乎哪也不去,守着我的新房,把它收拾的纤尘不染。伫立在八楼的窗前,看楼下人来车往,听商贩的叫卖声。站在属于我们自己的天地里,所有的声音都那么悦耳动听。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的幸福,溢满我生活的每一个清晨和黄昏。

这样的日子过了十年。

 

一个深冬的清晨,我睡得迷迷糊糊。老公问我,嫂嫂单位的同事有套住房出让,是电梯楼,我们可不可以买下来?我没有正面回答我的不舍,只是依然像往常那样调侃着:你是“户主”,你决定吧。那个下午,老公电话告诉我,他已经在办新房的交接手续了,也许是对住着的房子有了深厚的感情,我的心没有太多的欣喜。

初初踏进那座“空中楼阁”,看到宽大的客厅如球场一般,那迎面而来的明亮会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极度恐高的我不敢靠近,只是远远的看着目光能触及到的最远处,当时那种登高远望的心境,此时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新房的装修,我不是很关心,也没有太多的意见,全由家里的“户主”拿主意,我只是偶尔去看看。从那里一天天的变化,我感觉的出来,他为此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和热情:所有的细节,都在填补着第一套房子留下的遗憾,典雅中透着精致。尽管我什么都没说过,但是,他是懂我的,真的懂我的心。

装修完毕的新房,呈现在我眼里的是一派奢华和雅致。

我喜欢光着脚的自己,捧一本钟爱的书,半卧在被清新的阳光照射着的咖啡色的布艺沙发中;旁边的酒柜上,那杯温热的麦斯威尔有醇香氤氲;窗外吹来的温柔的风漾起乳白色的纱帘,轻轻拂过我大红色的蚕丝家居服;偶尔滑过脸颊的丝丝长发有淡淡的乳香……站在22楼的大落地飘窗前,眺望远处浓浓的碧绿、更远处绵绵的黛青,转过头看身边巨大的鱼缸里,那些桔红色、金黄色的精灵摆着飘逸的尾鳍,轻灵、自在的游来游去……

这些曾经飘渺在梦里的生活,而今实实在在的展现在我面前。心里的感受,也不是用一个简单的快乐亦或幸福的词语就能够准确描述。

 

沉浸在往事中的思绪被电话的铃声打断——是那个继续和我共度一生的男人。知道我在老房子,说话的口气满是疼爱:傻瓜,又在怀旧了?下楼,我接你回家。

车停在新房的楼下,两个人的手十指相扣,同时抬头看楼上那扇亮着灯光的窗,心中有无限的感慨,那些伴随我们度过的岁月和这座小城一起,深深驻在我的心里: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刻意藏匿我外乡人的痕迹,在这个一直被我看作“异乡”的地方、在周围被我看作“异乡人”的眼里,我似乎也渐渐地成了这里的主人。我们和这座小城,已经无法分离。

那一刻,心底漾起的满足是幸福而又平实的:遥远的故乡,不要怨我背离了你,因为深爱,我要将自己的一生,安放在这个不是我故乡的地方,因为深爱,这个叫“大竹”的地方,渐渐成了我无法割舍的故乡。

因为深爱,将一生安放在有你的异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桃 花 笺
后一篇:雪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桃 花 笺
    后一篇 >雪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