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于家干的博客
于家干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2,257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晚清潍县名士陈恒庆(转潍坊学院报)

(2013-04-02 13:12:38)
标签:

享年

民众

文史资料

违者

北城

晚清潍县名士陈恒庆

作者:陈瑞曾

出身世家名门
陈恒庆(1844-1920),字子久,潍县城里(今潍城)松园子街人。清同治十二年(1873)中举,光绪十二年(1886)进士,在京都工部任都水司主事、营缮司员外郎、屯田司郎中,升兵科给事中,掌河南道监察御史,巡视京都中城,补掌印给事中,后外放任锦州知府,宣统二年(1910)辞官归里,晚年写下了《谏书稀庵笔记》于民国六年(1917)年出版。
陈恒庆的祖父陈官贤是清道光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陈官俊的堂叔兄弟,嘉庆丙子(1816)举人,曾任馆陶县教谕、临清学正。父介侯,咸丰恩科(1851)举人,任滨州训导。大哥孚庆,同治癸酉(1886)拔贡,授惠民训导,主讲武定、惠民两书院十余年,后监理济南泺源书院事十余年。二哥咸庆,光绪庚辰(1880)贡生,任蒙阴县训导。侄子润综,副贡、候补训导。恒庆本人在中举后曾任馆陶训导。由此,潍县人称他家是“一门五科第,四世六教官”。
海关幕宾风华少年
 恒庆在中举前,曾在烟台东海关道当过几年幕宾,他在山东半岛沿海跑来跑去,见证了大海的无限风光。品尝到了芝罘岛、烟台、莱州湾以及家乡潍县沿海应季节而上的美味海鲜;目睹了渔民钓捕鲨鱼、下海取参、拉大网捕捞嘉吉鱼、黄花鱼的辛苦;看到了海边潮上大鱼来,远近村民前来抢食鱼肉,用鱼骨作屋梁并制作海秋角、假珊瑚、假象牙等等发生在海洋里的奇物怪事。这位年未及冠,已遍读过十三经的少年,时常带着自己所见所闻做学问。他翻遍古籍也没有找到有关鱼翅和海参的记载。有时,兴致来了,他会将每种知道名字的鱼,都一一写成诗句。他更爱动脑筋思考,比如,在潍县沿海,为什么难以捕捞到像烟台海上那么大的巴鱼?还有,渔民出海最怕飓风突来,逃避不及,船沉人死,他曾不止一次看见,芝罘岛上渔民,穿孝衣在海滩上哭泣。但是,为什么渔民的长辈死于大海捕捞,而其后代子孙,仍然要继承祖业呢?
  在东海关道当幕宾期间,他还对沿海滩涂、农村做过详细、周密的考察。在当时人们心目中还是满目荒凉的沿海滩涂,在他眼底下却满是荷花、芦苇、蒲子、鱼虾、香稻米等等,几乎到处是宝。又如在沿海的莱州府一带,亲眼见到了农村妇女,在门前树下把高三四尺的麦莛,用刀劈开,信手拈来,顾盼自如地制作草帽缏的过程。正是有了这些经历,光绪三十年(1904)他做官任给谏时,在一次应诏对策中曾经向慈禧太后面陈开放海禁,出口胶东草帽缏的事。也是由于上述经历,他在晚年写下的《海错》一文中,提出了“沧海犹畎亩”、“鱼因时而上,因地而异”启示人们要珍视海洋经济,把海洋当成地亩,在海上作业要遵循自然规律等远见卓识。
情寄鲁西家乡父老
  恒庆在馆陶县任训导时,曾主讲于德州德卫书院和陵县三泉书院。在三泉书院,他发现近60年的科考中,该县无一人上榜。这里的生员,有人文字极佳,但在诗韵上,平、上、去、入,不能尽行把握,有语音太重的通病。恒庆在幼年,曾经读过莱州名宿翟云升先生撰写的《韵字鉴》一书,受益匪浅。由此,他令生员每人购买《韵字鉴》一部,并教他们翻检,当年秋,在乡试中,就有生员周遇盛高中举人,令全县狂喜。
由于祖父、父亲、长兄都曾在鲁西北的馆陶、临清、惠民、滨州等地主教多年,恒庆自己也有在馆陶、德州、陵县十多年的教官生活,这即养成了他与鲁西人民长期难以了断的情愫。光绪十八年(1892),黄河决口,武定、滨州一带,被淹没大半,几成泽国。时在武定主教的恒庆的长兄孚庆,心如火焚。他连忙给已在京都工部任职的弟弟恒庆写信。陈恒庆见信十分着急,火速联络在京的山东同乡,上疏请奏得旨,拨去赈灾款数万两,全活的当地老百姓,不可以数计。
御史巡城体恤草民
恒庆中进士后,有较长时期在工部做官,他自己说,“厕身朝列后,日日与砖为缘,十有五年”,由于处事谨慎、干练,历任尚书、侍郎都非常倚重他,诸如皇帝大婚、太后万寿、修葺宫殿、城垣、河工等与工部有关的大事,大都委派他办理。
  在后来升任监察御史,巡视中城时,陈恒庆对所管辖的京都梨园、茶寮、妓院等当时所谓“下民”,也多行德政。例如,当时的戏园子最怕因闹事引发官司而被封门。一旦封门,门前冷落车马稀,不仅是开戏园子的、唱戏的、连那些送戏单的、卖茶水的、打手巾把的所有靠戏园子吃饭的穷人,都因此而断了生计。等到官司了结,申请开门,又要遭受官府恶吏的盘剥、勒索。陈恒庆有鉴于此,在判案处理时,只处罚有关当事人而决不给戏园子封门。当时,清廷有规定,朝廷官员,可以在会馆或王公大臣的厅事看堂会戏,不得到戏园子看戏,违者处罚极重。但作为京都中城的巡城御史,管辖区内戏院、茶肆、妓院等易发案件所在,维护京都治安,又是他的职务。他因判案,在与梨园人打交道中,结识了不少名伶。本来就有很好的诗书文学素养、酷爱京戏,被人们称作“顾曲周郎”的恒庆,也有了机会在暗中与一些名伶交上了朋友。陈恒庆有幸在京都看了红极一时的大老板程长庚晚年的京剧《汉室三分》,称赞他“不袭《三国演义》而按陈寿《三国志》演之,“忠臣义士,俨若再生。”当时的程长庚已年逾六十,口齿已落其三四,咬字微觉费力,但其“平、上、去、入,字字能叶”。恒庆十分赞赏大老板演戏一介不苟取,尤其钦佩程长庚持身严正作人。他曾让其次子陈佩珩跟名伶谭鑫培学戏,也曾为名伶孙菊仙改过京剧《胭脂判》的脚本。
洞察晚清积弊毅然辞官
恒庆在京都做官二十多年,官职虽属四品部员,但由于在皇帝跟前当差,他有机会结识诸如亲王、军机大臣、相国、尚书等达官显贵,也时常与部曹、书吏、经承、买办等等官场的中、下层人物交结。在巡视京都察访办案时,也认识了京都的一些属于“下九流”中的人物,了解京城的茶寮、妓院、戏园子里等等草民的生活。因为他经多见广,能洞察晚清的朝政积弊、制度陋习、官场腐败。对于清政府歧视汉人的制度感受尤深。如他所在的工部,“满缺九十余人,汉缺只十八。汉人正途到部,须十五年后,方得补缺。而主稿行文,则汉人任其劳。汉人之向隅久矣。四川赵亮熙,以进士分工部,18年补主事。人谓之“苦守寒窑王宝钏”。而满员以二百金捐一笔帖式,不数年,荐升工部郎中、员外,外放府道,荐升抚藩矣”。
  陈恒庆在京时,先逢中日甲午之战,清廷丧权辱国。又亲身经历了庚子义和拳之乱、八国联军侵占京都的幕幕惊险。那时,他身在枪林弹雨之中,住所靠近什袭库法国教堂,亲眼目睹了昏聩无能的满清大学士启秀,面对洋人的长枪厉炮,却献策于端王、庄王,令义和拳及虎神营兵在五台山大和尚率领下,口念神咒,指令纵火,白白送死在洋人枪下。而后东华门失陷,慈禧太后连煮熟了鸡蛋也来不及吃,与皇帝仓皇出逃。当时,恒庆和家人也被迫躲到北城去了。
  光绪三十四年(1908),他被外放任锦州知府期间,虽然当时在东三省主政的徐世昌十分重用他,委任他代理巡警道事,并兼办全省垦务。恒庆也“既期利国,复思便民,屈指心计,尝深夜秉烛不寐”,并得到了保以在任候补晋二品封典。但是,当时的满清王朝,已经到了内忧外患,难以收拾的地步。日本帝国夺取了朝鲜又侵占我东三省,满清皇帝年幼、亲贵专横、官员贪腐无能。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军,风起云涌势不可挡。陈恒庆看清了清廷大势已去,崩溃灭亡已属必然的命运,因此,他谢绝上峰和民众的再三挽留,毅然辞官归里。
归里后写下《谏书稀庵笔记》
  宣统二年,陈恒庆回到了潍县后,与其长兄孚庆续修家庙,整饰先茔,创建支祠。空闲时间就与好友、亲朋在十笏园里饮酒、作诗。在闲暇时舞文弄墨,将他所见所闻,写了下来,于民国六年成书,名之曰《谏书稀庵笔记》。
《谏书稀庵笔记》共有短文165篇,其涉猎内容十分广泛。这些文章中,有反映满清末年国内发生的重大事件的。如,捻军北上、义和拳排外、八国联军侵犯京都、辛亥革命、中华革命军东北军占领潍县城、张勋复辟等等。有通过描写王公大臣、部曹、书吏等人的私生活,揭示晚清朝政昏庸、官吏贪腐的;有记叙家乡山东,特别是潍县的经济资源、乡土、风俗、名人轶事,赞扬那些洁己奉公、立言有体、鞠躬尽瘁、存心无私的名宦、乡贤、高师、大儒的。也有记叙京都所谓下九流人物的。如《赛金花》、《大老板(程长庚)》等等,还有反映他晚年思想情怀的,这位曾以“八载退隐抱赤子,十年进士如白丁”释怀的晚清逸民,从《笔记》的若干文章中透露出,在经历了辛亥革命的洗礼后,他也拥护五族共和、赞成男女平等、解放妇女,兴办平民教育,其思想逐步开明起来了。其在身后留下的《谏书稀庵笔记》,也为后人认识和研究晚清社会及地方乡土文化,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文史资料。在此不赘述。
  陈恒庆先生于民国九年(1920)在家乡病逝,享年75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