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洪波
田洪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0,878
  • 关注人气:1,1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一念间

(2018-07-23 07:02:52)
标签:

田洪波

小说月刊

小小说

分类: 小说作品

一念间

/田洪波

小小说:一念间

青衣夏瑜来洗澡。人影还没飘到剧团浴池,让人摧眉折腰的韵白却先期而至:生把鸳鸯两下分/终朝如醉还如病/苦倚熏笼坐到明/去时陌上花如锦/今日楼头柳又青……

唱词中的每个字儿都像锣鼓敲打在老何心上。他收澡票的手停住,一瞬间有些愣怔,不知此刻该做什么。直到一股清新之气荡漾在跟前。

夏瑜眼眸清澈如水样睃老何一眼,说,您又回来上班了?不待老何回话,已轻挑门帘闪进女更衣间。

老何大声回应掩饰自己的窘迫,随后他将一张报纸打开来,看得恍惚,看得心不在焉,看得撕心裂肺般难受。他干脆沏上一杯浓茶,小心翼翼吹拂泛在杯沿上的茶尖。心依然咚咚跳个不停。他瞭了一眼女浴那半爿门帘,听着夏瑜韵律有致的唱腔,索性走到浴池外面去。

天正下着不紧不慢的雨。老何让自己深深吸了口气,拿出一支烟,手有点儿哆嗦着点上,兀自笑了一下。

老何是剧团负责道具的,从进剧团起就是夏瑜的铁杆粉丝。无论是演出还是空隙,他的心始终在夏瑜身上,他喜欢看她梨花带雨,醉心于她的袅袅婷婷。

年初退休时,团长问老何,请你回来看浴池行不行?老何迟疑说,人都知道我年轻时偷看过女演员换衣服,这差事你交给我放心?团长不假思索,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了?再说,谁没年轻过?年轻时的事不必当真,相信您老人家会保晚节的!

此刻,老何从心底感谢团长的信任,至于信任什么,他也说不清。

老何变得心细如发,他把浴池里外打扫得干干净净,经常哼着小曲,和人插科打诨,面对女浴的半爿门帘曾犹豫过,未了,还是保持原样。

女更衣间传出的任何响动都撩拨着老何的心,老何和人探讨报纸上报道的干部带病提拔问题,说得慷慨激昂,争得异常激烈。

夏瑜洗毕出来时,其出浴贵妃一样的形象,立马让老何噤了声,目送夏瑜渐远。

夏瑜的洗澡频率比较繁。有时会给老何带点茶,偶尔还送他一盒好烟,这让老何常激动得语无伦次。早些年,他听闻过夏瑜被她的画家丈夫殴打,两人闹离婚的事。老何想不明白,这样的活色生香,心有善念之人,何以不被心疼?他们的结局不得而知,夏瑜总把自己的情感藏得很深。不过,偶尔他们还是会看到夏瑜身上的伤,夏瑜轻描淡写的解释并不能让人信服。这样的夏瑜再来时就郁郁寡欢的。

老何变成一个心事重的人,只要夏瑜来洗澡,他就会坐卧不宁。他也开始注重自己衣服的整洁搭配了,有人调侃老何是否孤身多年有了新想法,老何鄙夷,不睬对方。也有人打趣他,你可要看好门啊!“门”字咬得重,意味悠长,老何嗔怪着翻翻眼,用你咸吃萝卜淡操心!

一天,外面下着中雨,浴池没人。老何正想躺下休息一会儿,夏瑜来了。她额头上有新伤,掩饰着,急急进了更衣间。

雨像汽车雨刷器撩拨着老何的心。他坐下又站起来。他感知到夏瑜衣服脱得很慢,转了多圈后,终于忍不住悄悄撩开了门帘一角……

血一下涌到脸上!他看到了一具曼妙的身体,比想象的要美,要刺激。

老何浑身哆嗦,似乎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慌忙又放下了门帘。他坐在椅子上,眼前全是那动人的胴体。

这样的天气和环境,依然未能让老何再敢造次。不过夏瑜走时,倒是深意地看了老何一眼。老何不懂夏瑜眼里的内容,整个人更加愣怔。

之后一切照旧,只是老何彻底有了心事。有时,他和别人探讨伸手必被捉的反腐新闻,声调高亢,似有意让更衣间的夏瑜听到。

只要夏瑜来洗澡,老何总是抓住机会,出其不意撩开门帘看上一眼。

他的心态渐趋平稳。他感慨自己的幸运,试问,谁能有福一睹夏瑜的曼妙身体呢?

这一日夏瑜脱衣更慢。她的韵白唱傻了老何:一霎时把七情俱已味尽/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我只道铁富贵一生铸定/又谁知人生数顷刻分明……

老何就瞅准空隙偷窥。他正沉浸,突然一句再熟悉不过的京腔吓醒了老何——呔,大胆老何!

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不用回身也知道,那正是团长。

载《小说月刊》20186期头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