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洪波
田洪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1,006
  • 关注人气:1,1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俺娘

(2018-03-10 11:14:24)
标签:

田洪波

小小说

小说月刊

分类: 小说作品

 

/田洪波

 小小说:俺娘

娘这次从医院回来,身体虚弱得就像一片纸。

早前,娘体重二百斤,身高一米七三,脸圆得像一轮太阳。走在村里,夸张一点儿说,似乎整个村庄的土地都会跟着颤动。

娘一共生下俺们姐弟七个,现在,俺们都已成家并有了下一代,算起来,全家整整二十八口人。爹去世得早,逢年过节俺们回家吃饭时,娘总是不肯一起上桌,每次做好饭后,就爱坐在炕头一角,幸福地看着一大家子人吃喝说笑,脸上漾着一抹幸福的红晕。直到俺们吃饱喝足了,娘才欣慰什么似的上桌吃饭。

娘和俺们说过,其实她一共生了十个孩子。由于战乱,加上饥饿,中间死了两个,一男一女,却从不肯说他们排行老几。每触及到这个心事,娘就会撩起衣襟拭泪,一家人也会一下静默下来。俺们喊娘吃饭扭转话题,娘会强笑说,你们吃,不要管俺!

娘会点燃一支烟,惬意地吸,看着她的儿孙们风卷残云。早些年娘喜欢抽别人家送或自家种的旱烟,近年换成了普通牌子的卷烟。吸过看过,甚至指点过一番“江山”,娘才似乎找到饥饿感。

这习惯有多少年了?俺们粗心到从没认真数过,只记得爹在世时就是这样。饭一般都由娘做,而且她不喜欢别人打下手,她一个人大包大揽。爹和俺们吃完了,剩下的饭菜才是娘的。

这些年,俺们这些儿女们打拼都不容易。进城的有三个人,谋上一官半职的也只是到科级。都没能大富大贵,就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个,难免会遇到一些坎坷困惑,却也都挺过来了。然而,浮躁的情绪始终伴随左右,俺们在一起常议的话题就是找寻机遇,让祖坟冒上青烟。娘却不这样看,她皱眉说人各有天命,该是你的谁也抢不走。穷不死,饿不死,踏实过日子就好,要那么多的虚名能当饭吃?

常常是俺们埋头吃饭,娘坐在炕头一角吸烟,就俺们中某个遇到的烦心事,摆明她的态度。她没有深奥的语言,东家举例,西家说道,却常让俺们折服。俺们吃完抹嘴,表示认同,娘才慢慢起身上桌收拾残局。

随着时间的流逝,娘似乎开始变得敏感,有时她看着俺们吃饭,慢慢就会湿了眼角,撩起衣襟拭泪。做饭时有人给她打下手,她起初抵触,后来也默认了。起初看不惯,后来也接受了。然而,最后一个上桌吃饭的习惯,依然雷打不动。

有一段时间,娘开始咳嗽。俺们都忙,没注意或听老妹讲起过。老妹因为特别复杂的原因,离婚了,领孩子回家和娘住在一起,一方面既可以照应娘,俺们也相应减轻了很多负担。平时帮衬着拿点儿钱。虽然这些年娘身体各种毛病不断,但人多力量大,大家齐心合力,头痛脑热什么的都能挺过去。结果这次检查,却晴天霹雳,娘患上了晚期肺癌,有转移成骨癌的危险。医生的意思是,如果资金上能够保证,完全可以延续老太太生命,让她多活一些时间。

老妹当场就昏了过去,娘平时最疼她。俺们既要安抚住老妹,还要小心瞒好娘,只骗她说是严重肺炎,需要在医院住上一阵儿。娘却绝决,说既然是炎症,回家调养就是了,把烟戒了就是了,干嘛要留在医院里糟蹋钱?拗不过她,最后只好把她接回家。

那几天,娘破天荒没有下地做饭,她靠在炕头一角,常常气喘连连。烟也彻底不吸了。

俺们安慰的话说了一大堆,娘却无动于衷。精气神稍好点儿,她又恢复了过往的神态。谁做饭,何时吃饭,谁该去上班,谁留下来照应她,依然要由她说了算,不听都不行。甚至依然最后上桌吃饭。

元宵节晚上,娘破例招呼俺们一起吃饭,俺们新鲜得手足无措。期间,娘几度哽咽流泪。俺们只当是她太敏感了。

俺们麻木到没警觉那意味着什么。第二天晚上,娘借着人去屋空,老妹疲惫睡去的空隙,悄悄挪到院东头的房厦里,用一根绳子套住了脖颈。

得知消息,俺们疯了一样赶回家,扑在娘的身上号啕大哭,怎么也想不明白,娘为何要自寻短见。俺们念叨起娘最后一个上桌吃饭的事,念叨她可能觉察了自己病情的残酷,哭得惊天动地,“娘”的喊声撕裂村庄。

载《小说月刊》2018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