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第一次3P经历

(2007-09-02 17:51:06)
标签:

同性/同志

同志

一夜情

3p

夜生活

    周五的下午, 荣丰的一个哥们儿,暂且把他叫做A吧,约我晚上喝酒,说两个人不好玩,让我再约几个人。
    于是,我忙开了,在聊天室问有谁愿意过来玩,在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十几二十个人跟我搭腔。有的说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了消息,这样的最混蛋;有的说好来,但是后来发短信说不想来了,还可以理解,至少有点礼貌;有的说了没几几句话,就答应来,这样的毕竟少之又少;大部分,还是费了很多口舌,才最后决定来。约好的几个人接下来即将粉墨登场。
    七点,我到了荣丰小区,发信息给同住荣丰的小黑,这个名字比较容易记住。
    “你先上来。”
    我说我就在楼下,现在下来吧,一起过去。
   “我说你先上来。”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是想跟我单独行动。
    “我跟人约好了,得先过去。”这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真的不想SEX。我到了A所住的X号楼下,他告诉了我房间号,我直接上去敲门。他来应门,一个很普通的人,一米七多一点的样子,之前给我发的照片肯定是他本人的,但是人和照片上的气质完全不一样。照片上更年轻,更有气质些。
    他请我进去,我扫视了整个屋子。荣丰单层典型的布局,卧室和卫生间用落地玻璃门隔开,没有厨房和客厅。家里很简单,有点凌乱,但是没有足够的生活的气息,跟据我的经验,应该没有什么生活情趣,也没有什么品味,就是一般的小老爷们儿。
    他还没有吃饭,电话叫了两个菜和啤酒。不久菜就送过来了,其他的人都还没有到,我们两个就吃起来。
    “摸摸你硬了没有。”他借机站起来摸我的下面,我没有任何反应,真是有点无聊。吃着的时候,小B带了他一个朋友过来了。我很神气,小B是一个原因,我在跟他聊天的时候,让他看了A的照片,他告诉我他之前来过A家,若干个月前,同样是打牌聊天,似乎当时有一些不愉快。聊天的时候我也没有强求,但是他还是来了。我没有说出这些,是A先开口,“你好像之前来过啊?”他是一个很能随机应变的人,很有心机,我的感觉。小B也很坦然,直接承认了。
    小B一米五左右的样子,长得是不是结实不知道,因为我没有碰他,但是看起来感觉很有肉的样子,衣服撑得嘣嘣的,屁股要把裤子撑开的样子。他的朋友和他很高相仿,但是有点瘦,后来知道年龄很小,还在天津上学,但是看起来,有30多的样子,很老气。
    我和小A也不在吃菜,做过去一起玩牌。斗地主,输了的喝酒。很无聊。玩着的时候,小C来了。一米六七的样子,特别瘦,感觉身上没有肉。于是几个人轮流玩。
“他们都到了吗?”小黑短信给我。
我告诉了他这里的情况。
“要做爱吗?做爱的话告诉我一声,我过去。”
我没有理会他,告诉了他房间号。
有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他来了,于是他加入了斗地主的行列,这时候,对面是瘦瘦的小C,另外就是A。小黑一米八多,有点瘦,但是却有个挺出来的肚子,皮肤有点黑,这可能也是他网名叫小黑的原因,短头发,小眼睛,单眼皮。
大牌的时候,小黑表现得很不自然,一直低着头。玩了一会儿,似乎有点不胜酒力,脸红了,肩膀和胳膊上的皮肤也开始出现红晕,似乎是有点酒精过敏。然后他开始耍赖,不喝酒。
“我就是过来打牌,也不知道你们要喝酒。”你就是想过来做爱,你也知道我们要喝酒。然后他推推拖拖,说要走了,A留他没有留住,不久B和他的朋友也离开,说第二天还有事情。屋子里剩下A、C和我。A说,小黑长得还不错,虽然有点肚子。

“他是我以前的BF。”我当时都不知道该什么好,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小。A和我轮流说些安慰的话,这期间,他一直怂恿我再叫小黑过来,就说小C已经走了。我发了信息过去,“你过来吧,现在就我和A两个人。”
“那个瘦瘦的走了?”
“和他有关系?”
“他是我以前的bf。”他居然也供认不讳。
我们三个不再玩牌,聊了起来,C的状态很不好,但是他是个话不多的人,也不说什么,就是时不时喝点酒。
    敲门声——小黑回来了。我很意外,没有想到他会回来。然后就是两个人的相认,小黑说了以前电话找过C,可是说是个空号,打过几次后来也就没有再打。但是小C确偷偷告诉我,他的电话一直没有换过。他有点喝多了,一直偷偷跟我说,让我不要走,留下来,似乎对我有点依赖。
    A则是一直撮合两个人,把我弄到卫生间,留他们两个人在卧室。而他在卫生间,跟我动手动脚,我看出他对小黑有意思,直接说了出来,“我想跟你做。”他当时是这么说的。实际上我后来领会到,他是想和小黑、我3P。
    这个时候,我也有点晕晕的,A应该是很清醒的,小黑表现得很不能喝,但实际上小c偷偷告诉我,他是能喝酒的。
    后来,小c还是坚持要走,小黑去送他下楼。我这时候已经不太清醒,根本顾不上小C。
    后来,小黑又回来了,三个人是怎么脱光衣服到床上的,已经记不清了。小黑是什么角色,没有搞清楚,虽然跟小C在一起的时候是top,但是自己说也做过bottom的角色。我和小黑有点摩擦,我给他blow的时候,他有点不舒服,我骂了娘,然后他就不让我碰他,说自己最忌讳骂娘。拽什么,爱让谁摸让谁摸,老子回家睡觉了。我穿上衣服,而这时他却跑过来拉住我,让我脱衣服,不让我回家。我也不是死要回家,只是跟这么一个死硬的人一起,我肯定睡不着觉。我脱了衣服躺了下来。他躺在最里面,我在中间,A在最外面。
“你很在乎我吗?”小黑问我。
我才不是在乎你,我可不会跟死硬的人睡在一张床上,“我在乎每一个人。”这是种不会伤害人,也不会安慰人的说法,但是却能让自己跳出来逃避回答。
A一直想干我,但是我根本没有心情。我抱着小黑,头晕晕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A还是兴致不减,想干小黑,而小黑死活不从,他一直怀疑小黑的角色,因为看到他诱人的屁股想干。然后,他又把目标转向了我,拿来KY和套子,小黑这时候来劲了,看我们的发展。我还是晕晕的,根本不想做,就一直躺在床上。
然后,小黑离开,然后我离开。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三P经历,三个男人同睡一张床。不知道你看到这里是不是有点扫兴呢?本来就是这样,很刺激的事情同样可以很无聊,即便当时我们三个人做了,即便当时很爽,再回味的时候还有什么呢?同样是无聊,没有别的。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偷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偷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