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十月里的第二十一天
十月里的第二十一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4,991
  • 关注人气:1,4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捡尸、一夜情、裙底偷拍……这就是你未来伴侣的样子?

(2020-09-17 14:33:15)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的工作

 

谭胖:捡尸、一夜情、裙底偷拍……这就是你未来伴侣的样子?

 

导语:你是什么人 必遇什么人

 

我们昨天去喝酒,本来是选在工体附近,但因为还要谈些事情,于是选去了后海附近一家氛围比较安静的地方。

 

华灯初上的时候,是北京的夜生活最丰富的时候,毕竟随着疫情的逐步缓解,积攒了大半年的各类情绪总归是要爆发的。

 

谈话间有个导演朋友与我聊起了一些被主流毙掉的选题,例如小三上位、例如牛鬼蛇神、例如酒吧捡尸……

 

笑话几句,总觉得世间从来没有过清平,只是正经人家的日子里见不得这些污糟,所以才会觉得世道本该很好,所以禁与不禁,都有道理。

 

禁了,未必这些事就消失了;不禁,大家看久了这些龌龊总会心里犯堵。

 

毕竟再坏的人心里也想跟好人待着。

 

 

01  怎么选择在你 做不做人也在你

 

上周忙着各种事情,又要采访演员,又要整理资料,所以很多网友的留言我并没有来得及回复,恰好昨晚那位导演说起这些题材时,我忽然想起一位女网友给我说的一件事,我印象里觉得这件事挺狗血的:

 

她说她表哥的女友,也算是她的“准表嫂”,在她表哥出差后的一天晚上给她打电话要她去某某酒吧一起玩,说觉得太无聊了,当时已经很晚,她自然是拒绝的。等到了后半夜大约凌晨一点多时,已经熟睡的她被一阵电话惊醒。

 

她一看是表哥,接听后才知道表哥晚上给女友打电话,一直打不通,终于打通了的时候只听到一片嘈杂的人声,接了两秒便挂了,他实在放心不下,但人在外地,于是干脆给她说请她务必帮忙去女友家里看看。

 

这位女孩一开始没敢跟表哥说女友可能去夜店了,只得叫上自己的堂哥一同去某某酒吧找,一路上也一直给“表嫂”打电话,等到了地方,堂哥跟保安交涉,两个人把夜店几处都翻遍了,连男女厕所都没放过,中间顺带还在应急通道那里发现两个男人猥亵一个已经烂醉的女孩,看到人来了,男人提着裤子就跑了……

 

无奈之下,堂哥打算调取监控,保安一开始说他没这个权限,直到报警后才取来监控看,这才看到这位“准表嫂”在酒吧里待了三个小时左右跟着三个男人走了……

 

第二天也没回来。

 

三天后,她出现了,跟这位女网友说要去找她表哥解释。

 

而女网友告诉我,当晚她就把所见全告诉表哥了。

 

表哥告诉她:没关系的,当天就分了。

 

高潮来了,网友告诉我一个月后“准表嫂”找表哥借钱说自己怀孕了,想打掉。如果不给钱的话就只能把孩子生出来了,还说这孩子“肯定”是表哥的。

 

她问表哥怎么办?

 

表哥说:爱生不生。

 

于是,兄妹两把这位“前女友”和“前表嫂”拉黑了。

 

网友来信的意思是问我:谭老师,我表哥怎么这么倒霉,快结婚了还遇到这种事?

 

我得找出来回复她一句:

 

无论过了多久,你表哥回想起来,只会觉得自己无比幸运。

 

我觉得没错,至少一个人,无论男女,能在终身大事来临前发觉这个人品行有问题是好事,总比当一辈子“忍者神龟”要好。

 

一个人的家世、知识、学历、财富都可以忽略不计,但如果品行有问题,影响的不止是两个人、两个家庭,而是后代。

 

酒吧这种地方我也是曾混迹过的,类似于农家乐的一个垂钓项目,进去垂钓不要钱,鱼捞上来要钱。

 

所以我大概能理解成,夜店里的这些人,男的是钓者,女的是鱼。所以卡座上的女孩是免费的,都是成年人了,都知道里面的一点破事,谁真的会去体验生活还是放纵一下自己寂寞的小灵魂?

 

灯红酒绿之下,不过是一群卑微的灵魂和脱去伪装的牲口罢了。

 

怎么选择在你,做不做人也在你。

 

 

02 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会影响时运

 

今年年初因为疫情影响,大家日子都不好过,于是常常参加一些业内人士的聚会。有位老前辈在席间爱说故事,也爱显摆一下玄学易经,谈笑之间他说了一句话,令我细思许久,他说:

 

性淫之人不可近,否则会影响时运。

 

尤其是那些常流连风月的男女,自身太乱了,身上的气太“脏”,要是接触久了也会影响自己的“气运”和“时运”。

 

我想起我有个朋友,前不久刚解雇了跟了自己三年的助理。

 

大体上他觉得这个助理不太喜欢钻研业务,倒爱吃喝玩乐,又爱亲近一些社交软件上认识的人,或有开着路虎接她下班的,或有带她去某高档餐厅享用法餐的,所得者,无非春宵一刻。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于是三年来,没有一技之长,倒是左邻右里,好“哥哥”一堆。

 

只是人终究都在这个社会里要进步,要成长,他也从一个公司的部门总监跳出来自己开了家公司当老板。

 

此时的他不再学着包容或放纵,因为他需要的不是一个处处“卖可怜”的小姑娘了,而是一个能在业务上替他分忧的人。而这个他已经关照了许久的助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像一个亲人的女孩子,除了依旧以寂寞的名义在几拨男人之间徘徊,同样依旧一无是处,顶多就是会做PPT了。

 

他与我说,有一天周末了,女孩照旧拉着他同几个朋友去唱歌,当时他正在为业务上的事情发愁,晚上自然还是他买单,而当他看着这个同行了几年的助理拿着麦克风摇头晃脑时他忽然发现:这个姑娘很陌生了,也油腻了。

 

唯一不变的,是她的工作水平一直没进步。

 

于是他所幸抽出一个下午的时间与她长谈一次,很认真地分析了这些年的时光,还有自己的感受,然后告诉她,可以给她安排去另一家公司上班,但是他目前是奋斗阶段,实在是需要一个能帮他分担甚至能帮他规划并一同进步的伙伴,而不是一个一直被照顾,一直没长进的“大孩子”。

 

朋友说:当时是很难过的,但后头想,人这一生,良伴不一定是爱人,也可能是好的同事与合作伙伴,但“良伴”的定义一定是积极的,向上的,一起成长的,如果只是一个寂寞了跑去买醉,故意等在那被人搭讪,或是整天“交往收好处只是不喜欢也不讨厌”的“社交达人”,那对于他的生活毫无益处,只会拖他的后腿。

 

“古人说挥泪斩马谡,但马谡好歹还有才,而我不能一直带着一个好吃懒做爱耍混,过日子过得稀里糊涂的人。何况这样的日子和这样的风景待久了,人会颓。”他说。

 

“我也不知道她未来如果有幸要结婚了的时候,她老公要是知道她在北京这几年是这么混的会怎么想?而那些各种约的男人要是结婚了自家老婆知道了以前这个混样会怎么想?”

 

我说,放心吧,大概率地除非一个人脱胎换骨了,否则这个人是什么样,就只会遇到什么样的人。

 

03 什么样的人注定会遇到什么样的人

 

若干年前我有个下属,后来跳槽去了一位知名导演的工作室做宣传,现在我们还时有联系。

 

她结婚比较早,我也是看着她从单身、交男友然后步入婚姻的,偶尔她也会说说婚后生活,例如婆媳关系和夫妻关系,还有子女教育之类的。

 

一天中午我们在一起吃饭,她问我怎么一直喜欢写一些比较尖锐的话题。我说这跟我的性格有关系,我比较喜欢直面一些问题。

 

就像有时候参加剧本研讨会和项目解析会一样,不能总说一些皆大欢喜的事情,有些问题,你不说不代表不存在,你藏着掖着,总有一天小问题会变成大问题的。

 

于是我把最近总是被曝光的各类问题拿出来说,忽然发现其实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还算幸福的,起码结婚早,老公我也见过,是个比较本分的人。

 

所以踏实的生活里所担忧的只是孩子、工作之类的事,不会惊悚到随时都要怀疑对方背着自己搞些“小动作”。

 

我不无恶趣味地跟她说,你老公要是有一天也被曝出来坐地铁时拿手机偷拍人家小姑娘的裙底,你估计得崩。

 

她却跟我说:“这个人啊,我跟他恋爱、结婚、生子,锅碗瓢盆、衣食住行的事情他倒是会有些小毛病,其他的他不会,因为我太了解他了。”

 

所以我想,幸福往往就是平淡的,可能有时无趣,但好在两个人彼此都有原则,都有坚守,因此幸福的定义就是彼此信任,是一边吵闹着一边坚守着的那种信任。

 

就像这位坐在我眼前说着要请我吃饭,却一直等着我掏腰包的女孩子(现在结婚当妈了,应该是女人了。),有些小气、市侩、自私、懦弱,还有些拎不清,不指望能在发展规划上给与什么好的建议,但至少安排吩咐的事情都能办到。

 

又或者天天像个老太太一样唠叨,但从还是个小姑娘时我就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热情、热心,三观起码在正常的社会道德范围内,行为也在正常的社会范畴内。

 

私交上比较了解为人,既不当“海王养鱼”,也不跟别的男人搞什么“暧昧”,手机通常都大方地放在桌上……以前每个月发工资都会跑来与我计较半天,但只拿自己该拿的钱。

 

这才是正常的人和正常的生活。

 

有缺点,但都在底线内。

 

至少按社会标准来说,是个正经人。

 

 

 

回到那位导演被毙掉的选题,倘若都能拍出来,未必都是好事。

 

虽然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很多事都是心照不宣的,但影视与文字不同,真的摆在台面上,很可能让人觉得对这个世界感觉太颓废。

 

我们没有预知的本事来禁绝自己去接触不符合正常观念的人和事,但我们起码有能力远离这些人。

 

就像十年前有个朋友专门因为一个矛盾给我打电话来说:

 

你知道这个人什么样就可以了,没必要说出来,或者发微博骂人。要我看,一你不要主动联系这个人,二人家有事找你,你能帮就帮,除此之外不废话。这就是态度了。

 

十年前我不懂,可能是文人性格,爱意气用事。十年后再回头想,再品味一下遇到的善恶,纯净和污糟,大概我知道了。

 

就像今年的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轨迹一样,其实有没有疫情,一个人的人生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的,疫情只是遮羞布,遮得了一时的是非,遮不了一世的善恶。

 

人要过得舒服温暖,是一定要跟好人在一起的。

 

什么是好人?三观都在人类社会道德范畴内的叫好人。

 

 

 

 

 

 

二条

 

 

谭胖:811伤的捡蒜老人和“死得好”

 

导语:穷不是罪过 嘴毒是

 

 

  我们这个社会很奇怪,一面仇富,一面鄙视贫穷。

 

  只不过会冠以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仇富的,大多会讲这个人的财富“来路不正”,鄙视贫穷的,大多会说这个人做事情“爱占小便宜”。

 

  所以无论在富人或穷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幸,都有一群人跑出来说:“活该”。

 

  比如我记忆里有份报纸曾讲过一个农民为了省5毛钱的过河费自己淌水过去被溺死,有人就说这个人死得太冤了,不过5毛钱而已;

 

  还有一个在外打工一年带着50万回乡的民工遭遇了火灾,50万付之一炬,有人就说去邮政银行汇款顶多几百块,等等。

 

  很多城市里的人,甚至县城里的人可能都没有去过一些贫困边远的农村,没有办法去体会在马路上看到都未必能捡的几毛钱一块钱对于一些地方的人意味着什么,可能那就是一日三餐。

 

  所以这次河南某地货车翻落后洒了一地的蒜,附近群众跑过去捡,然后货车又侧翻了一次压死8个人,伤了11个人。我有幸能再次看到“死得好”、“占便宜的愚民”之类的话。

 

01 不知疾苦 自身亦苦

 

  我们现在大多数人活得越来越精致了,比如宁愿每个月背着一笔花呗也要买买买,然后跟身边的人比着谁过得更体面一些。我就见过在北京月薪只有3000的行政前台买了小一万的手机,不过是因为身边的小伙伴都用这个牌子。

 

  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和体会,我发现越是出身底层的人,越容易歧视贫穷,与其说“歧视”,不如说是恐惧,或是仇恨“过去”。

 

  就像最近上了热搜的安徽某地大学生与外卖员冲突发短信骂人是“底层猪”的,可能自己的家境也不富裕,只是需要对比一下才能显出一些优越感。

 

  几年前我在CBD商圈办公,公司雇了一位保洁大姐,每次见面彼此都很客气,有时兴致好了还能聊上几句,后来相熟了,有一次大姐给我偷偷塞了一包东西,说让我别嫌弃,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包牙膏和牙刷。她说是她打扫别人办公室时看别人不要了,还没动过,所以就留着给了我。

 

  我现在还记得她与我说过,她做保洁这么多年,去给很多公司当保洁,越是年轻人越看不起她这样的清洁工,说话也没什么好气,更别提搭理了。

 

  而据我所知,那些她口中“不爱搭理她”的年轻人,大多工资也很微薄,也不过是在心里“自我划界”来暗示一下自己“与劳动人民终究是不同的”。

 

  所以,当那场翻车事故压死了几个人后,我所见的,依然是一群不知什么是生命的网民在猛烈抨击“好占便宜”、“不知廉耻”的死去的村民。

 

  尽管说这些话的人大多数可能也会在上班的时候摸鱼,每个月在报销单上多贴几张单据多报几十块钱,甚至,可能连工作都没有。

 

  哪怕报道中说过,死伤者,多半以老人为主。

 

 

02 饥饿记忆 不是游戏

 

  我们的国家GDP据说是世界第二了,所以我知道有一部分人会产生错觉,觉得普天之下,要是还有占便宜捡东西的人,那定是十恶不赦的,也是死有余辜的。

 

  但因为很多各种各样的原因,有可以说的,也有不可以说的,至少我了解到的是,我们国家还有以“亿”为单位计算的贫困人口。

 

  起码在基层社会食物链里,农民,一直都是存在底端的存在。

 

  你可以说他们愚昧、爱算计、好计较、耍小聪明,但看问题一定要从宏观上来看,环境影响一个人。江浙闽粤一带尚有不可思议的贫穷地区,何况内陆省份?而距离我们大多数中国人吃饱饭的日子,严格地说还不到三十年。

 

   我很幸运我虽然不是生在大富之家,起码小时候没有挨过饿,不然这个公众号就不会叫“谭胖”了。但我是见过疾苦的,也大致能体会到很多我没有办法去认真感受的悲凉。

 

   例如我去年认识一位小友,家在黑龙江,临近中秋国庆时节,与我拍过村里生活的老宅和小河,我印象里一个活泼的姑娘其实并不活泼,我至今还记得她与我说:“小时候家里穷,买不起好多好吃的。”又例如有一次中午与我说家里厕所被用着,只好去村里的旱厕上。她说我是不理解的,那是“一层又一层铺在上面”的污糟,我笑说我也去过农村上过旱厕好吧。

 

   所以我后来跟人家说,我并没有看着那么高大上,也是有过苦日子的人,自然也能体会到许多事情。何况,我生于70年代,那时节,文革也才刚结束,人们身上穿的衣服,也唯有黑蓝灰绿而已。

 

直到现在,很多内陆或偏远地区别说厕所这样的基本设施了,连吃饱饭都是问题。起码有几位常年在偏远地区支教的朋友时常会拍着照片给我看,无论民俗民情,还是吃饭入住,仿佛一下回到了明清时代,照明用的是煤油灯,主食是红薯山药,这不是刻意的夸张,而是确有其事。

 

你能指望这样的生存记忆中成长起来的人,会面对不需要货币就能得到的物资时,会产生类似你印象中的西方文明社会里的行径?

 

但我要是没记错,去年我也看过美国一家超市大减价,近千人的哄抢,不比任何一次国内报道的哄抢事件文明,怎么就会选择性地无视了呢?

 

饥饿、贫穷、愚昧,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存在。这不是民众的错,这也不是他们想要的选择。

 

 

03 居高临下 嘴下留德

 

  我此前在上周曾写过关于2021年中国会有9200万单身狗的文章,这么广大的人群,我不敢说都是贫困人口,但至少有一半是只能自己养活自己的。

 

  因为多一口人,生活质量就下跌了。

 

  买不了更多的装备,买不下更多的衣服和包,承担的却是彼此之间乃至对对方父母和自己孩子的生存抚养义务。

 

  而我所见的一些“底层”,例如前文所说的那位保洁大姐,一天给四家公司做清洁,照样抚养自己的孩子上大学,相对之下,谁更有资格“居高临下”地去评判一个人或一件事呢?

 

  四川阿坝州有位藏族朋友,常年坚持给家乡的孩子备课,也常年接受各界的物资援助,冬天快到了,草原上每年都有孩子的手脚长冻疮,他也时常会拍下很多当地人的生活,还有照片给我看。

 

  知道200块人民币是什么概念吗?平常一个满额的微信红包而已,但在那里,是一个成年人一个月的生活费。

 

  200块一个月,在大城市、哪怕在富裕一点的县城里,一顿饭都不止两百了。

 

 所以你喝的每一杯喜茶,有一部分人这辈子可能听都没听过。

 

 所以你不爱吃的大蒜,对一部分人来说是稀缺资源。

 

 穷不是他们的罪过,嘴毒却是你的罪过。

 

 

 

 

 希望这世上看不到没有阳光的日子,虽然这不可能。

 

 就像这世上我们永远无法强求对方一定要按照自己的道德标准去生活一样。

 

 你可以不接触、不过问,甚至可以瞧不起,但不要去伤害已经逝去的生命。

 

穷不是他们的罪过,嘴毒却是你的罪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