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京华闲人
京华闲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598
  • 关注人气:6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秋风依旧*谁为知己?

(2021-09-24 10:32:08)
标签:

狂叟寇丹

中秋

秋分

茶缘

知己

分类: 闲人文稿

中秋本是团圆的日子,节前却收到寇丹先生与朱自振先生相继仙逝的消息,在连绵的秋雨中平添了一段离愁。

秋风依旧*谁为知己?

我与朱先生没有交集,案头上有他的《茶史初探》等著作,对这样一位茶文化学者的辞世深感惋惜,但不至伤情。寇丹先生的离开却是让我动心,知道消息之后就想写篇文章,及至动笔却心绪难宁,一直拖到秋分。索性放到节气文章里吧,希冀借秋风吹散部分愁情。

与寇丹先生的相识是在2003年。那时我每年都要带学生江南访茶,这个习惯延续到今。那年随行的是桃子、妙兰、小柳等学生,路过湖州,得知寇丹其人,遂去拜访。本以为素不相识,见一面客套一番即罢了,谁知一见如故,居然长谈了四个多小时。从茶品到茶韵,从茶人到茶道,聊了个畅快淋漓,颇有知音之感。离开湖州时他赠我书上题词有:“桃红柳绿兰香,佳人共访茶乡”之句,众人皆笑倒。我回诗曰:

《赠寇丹先生》

狂叟七十名寇丹, 只身坐镇大江南。

谈经每令群生动, 纵笔常欺星斗寒。

偶向塔前怀释子, 常居苕上伴茶仙。

痴情至此缘何事 ,只恐前身号玉川。

寇老得狂叟句大喜,遂引为知己,常通话联络,每年我下江南亦必谋见一面。

寇丹大概是当代最有争议的茶人之一,老北京人,满族,已在湖州扎根数十年,爱茶如命。寇丹说话率直,自称“文坛草寇”,为其率直得罪了不少人;寇丹言辞幽默,自称“三陪老头”,为其幽默,深招年轻人喜欢,其豁达可见一斑。

虽离京多年,寇老乡音未改,老北京习气犹在。2007年春,我侍奉老父亲云游江南,老人家年逾七旬,精神矍铄,在宜兴与玉树临风的老寇丹相遇,二老年纪相仿,颇有共同语言。酒过三巡,菜过五道,两老人都很高兴,于是有了一段精彩对话:

实话不瞒你讲,我这人有个毛病,我爱骂人,我儿子老批评我。这次出来心情愉快,骂人的毛病改了。呵呵!(父)

  (闲人注:家父1958年就因为批评单位领导被打成右派。)

骂人好啊!我也爱骂人,为骂人得罪了很多人,我还得骂。(丹)

  (闲人注:寇丹也是老右派,心直口快,得罪人亦多,是个“墙里开花墙外香”的主)

  真的?我骂人可骂得狠,一套一套的。(父)

  (闲人注:这是标准的老北京腔,叫板。)

  呵呵,我挨骂的本事不比你差,不信你就试试(丹)

  (闲人注:北京式的应战)

  今天初见,不能骂你。(父)

  (闲人注:北京式的示好)

  哈哈,求你件事?(丹)

  (闲人注:接受友谊,以期再会)

  说吧,什么事?(父)

  (闲人注:已知“包袱”,捧哏!)

  想好一句骂人的话,越狠越好,下次见面骂我。(丹)

   (示好,愿意相处。)

  就是它了。(父)

  (闲人注:领情。北京土语,相当于一言为定。)

  哈哈……(举座大笑)

 这是一段无主题精彩对口相声,两位老人谈笑间为我们展示了过来人的豁达与老北京风格的幽默,今天想起还让人忍俊不住。

寇老不仅懂茶亦懂壶。2008年春到湖州见寇老,晚饭后到茶友黄国平的“天赋香茗”茶馆里喝茶,聊得高兴,他允诺替我觅真正朱泥紫砂一把并代为刻字,我回京后不久即催我要收货地址。我问货款几何?此老勃然曰:“再提钱就砸壶。”我忙道:“千万别砸壶,宁可你再付我钱。”过几日收到包裹,内有上等朱泥石瓢一把,上有铭文曰:

       英立临风百花拥

复有小字云:

先生三度率众女弟子至江南问春探茶乃人生大幸也

                                           戊子寇丹

秋风依旧*谁为知己?

壶内复有两枚硬币与一信函,寇老手书曰:

英立老师:

师者,楷模也,向往也;

风者,相风之意也;

拥着,相亲簇也;

英立者,俊男玉树临风而立也!

天造地设一把壶,命也!

小可望尘莫及,下辈子再学。

哈……

吃茶去!——指我去,您不必去。

又:接短信,奉壶要钱,遵嘱,

附珍币两枚,七分,乃七碗茶也!

                                  寇丹  2008 6 20

  这就是寇丹,一个儒雅风趣、旷达忘年的老顽童。当时我有感赋诗曰:

          《谢寇丹先生惠紫瓯》

        江左思狂叟, 清茶把紫瓯。

        临风遥寄语, 常乐复何求。

为此,当即写了篇博文记载此事,题为《每至江东思狂叟  为怜群芳赠紫瓯》。我曾厚颜向寇老求一些书画小品留念,寇老亦是随意泼墨,慷慨相赠。如下二图:

秋风依旧*谁为知己?

秋风依旧*谁为知己?

(柏子树下吃茶去,身在茶中不知茶。苦思冥想无着落,何如低头看当下。  寇丹时年七二写)

再如收到《喝茶的智慧》一书中的作品更有纪念意义。(下图)

秋风依旧*谁为知己?

丙戌三月,北京茶人赵英立夫妇及林朗(琅)小友访湖州天赋香茗茶馆主人黄国平先生,并同访妙西杼山、长兴顾渚山贡茶院、金沙泉及金山唐代袁高、于[dí]、杜牧摩崖石刻真迹。沿途各抒己见,谈茶论禅,得出右书八字,相抚大笑。是日晴好,茶山绿,油菜黄,山泉甜,实人生一快也!

         寇丹记此并书,时年七十方三,于淡茶斋。

书至此,当日情景依稀可见,闲人涕下搁笔。

呜呼!圆月在天,秋风依旧,斯人已逝,谁为知己?

惜哉,江左茶坛痛失巨匠;幸哉,佛国莲界笑添茶仙!

悲乎?喜乎?抑或不二乎?

清茶一盏,与子践行;乘愿再来,茶缘当续!

闲人再拜!          

                      

                                                                          京华闲人于京华三韵轩

                                                                                 辛丑秋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