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在炉火中涅槃----葛明祥与他的祥陶艺术

(2010-08-09 22:30:15)
标签:

转载

    博主按:     
    在我即将出版的《喝茶的智慧》一书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一般认为,热为蒸腾相,不易造成堵的症状,但极热之人恰巧相反,很可能也是极堵之人,所谓“物极必反”之理。此类人因堵,轻则伤腠理,重则伤心、肝、肾、脑。
    好友明祥,制陶高手,为人豪爽,才华过人,所造变色釉绚丽天成且极具思想性。他立志造出绝世神品,却是天生极热体质,与工作性质形成尖锐冲突,遂患重病,几至不起。现虽好了许多,却元气大伤,仍需静养。我的另一好友林之溪大夫为其开方:“近水静养、细雨轻吟,远离炎暑、常品佳茗。”好方!”
    写此段时好友葛明祥正在北京治疗,我陪明祥去林大夫处看病时对好友林之溪说:“我可能给你介绍许多病人,但能我亲自陪着来找你看病的没有几个,他就是其中的一个,你一定要救救他,他不仅是我的朋友,他更是一个天才。”
    林大夫给他开完药之后私下对我说:“葛先生的病治愈不易,但保命却是有望的,唯一的要求就是远离他的工作,但他对自己的事业是一种忘我的爱,很难做到。”
     我知道林大夫说的是对的,我还知道尽管我同明祥夫妇都认真谈了这一观点,尽管他表示努力去做,但这对他真的太难了,他太爱他的事业了。
    前天接到武德君电话,沉痛地通知我明祥已经驾鹤西归了。我无语,继而泣下。我正在办茶艺培训班,无法抛下学员过去,只有委托德君带我问候明祥的亲友了。希望她们节哀顺变,但我知道这种安慰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今天晚上有意早些回来,准备写一篇悼念明祥兄的文章,在搜索他的相关资料时却发现了一篇题为《在炉火中涅槃----葛明祥与他的祥陶艺术》的文章。该文材料翔实,文笔很好,我决定转载过来。不是为了偷懒,只是这位孙状云先生比我更了解明祥,很好的展示了明祥的风采,完美达成了我的愿望,闲人在此深表谢意!
    我不知作者为何用了“在炉火中涅槃”一词为题,因为明祥的病最怕炉火,故此三年以后看似谶语,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惜哉明祥!痛哉明祥!一路走好!闲人口占一诗为君送行:
     阳羡奇陶溢流光,夺魂谁似葛明祥。
     英才天妒莲台近, 纵是涅槃情亦伤。
                                  庚寅暑日
    

一次次去宜兴,每一次都会到陶艺家葛明祥老师那里去看看。明祥陶艺留给我的是一种心理的震撼。无论是他早期独创的朱泥极品“祥陶壶”,还是他至今仍然沉醉于其中孜孜追求的窑变釉彩艺术,他的每一件作品都会使人惊叹不已。

[转载]在炉火中涅槃----葛明祥与他的祥陶艺术

 

原中国宜兴陶瓷博物馆馆长、《当代中国紫砂图典》主编、著名陶艺评论家时顺华先生曾用“旷世奇美”四个字来评价葛明祥的祥陶艺术。葛明祥的作品是陶瓷艺术,也是一件件生命的艺术作品,每一件作品都焕发出他生命的色彩。祥陶作品都倾注了葛明祥的心血,是他用自己的思想意境、艺术激情、运用土的艺术、釉的技术、火的魔术,并充分发挥他在专业技术中的特长,通过思想追求和双手创造的艺术奇迹。大自然的美景,人类的梦景,陶艺家的梦幻都可以展现在他们的作品中,用“旷世奇美”来形容他的作品,一点也不为过。如果将他的一件作品放到世界任何一位陶艺家面前,也毫不逊色,人们都会惊叹!在他的作品里有春夏秋冬四季色彩的交融与绽放。有东南西北没有国界的美景。他的作品是传统的也是现代的,透露出原属陶艺本身的质朴和优雅,更有现代艺术的思辩与想象。葛明祥的陶艺就像是一种世界语,是现代陶艺作品中难得一见的杰作。

[转载]在炉火中涅槃----葛明祥与他的祥陶艺术

葛明祥出生于宜兴陶业世家,家庭成分为窑户。也许他从小目睹了祖辈们与陶瓷打交道,也许是他本来就有着这样的陶瓷艺术的天分。在他从医二十多年头的事业最辉煌时刻,他毅然决定弃医从艺,回家操起了祖业。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至九十年代中期,是宜兴紫砂最辉煌的时期。葛明祥对陶瓷艺术的喜爱与追求也许便是他生于陶都带来的骨子里的缘分。其实葛明祥在做医生时,就业余把玩起了做紫砂壶,据说那时候他的壶艺便小有名气。(他曾笑谈,做壶并没有做假牙难。)他不像宜兴众多的紫砂艺人那样,以一种工艺来不断地重复自己。宜兴的世世代代的艺人们都在做壶,从来的壶艺的最高荣誉都给了那些大师们。半路出家的他,知道这条路要走下去会有很多艰难。他知道已经跨入了紫砂圈,陷进去了,再也无法回头了,所以他便暗暗发誓,要做就要做最好的,想在紫砂的历史上留下自己的作品,就要不断地进行艺术创作。他不想做一名工匠,而是希望成为一个艺术家。“祥陶”的品牌概念也就是从他立志于陶艺那一刻形成的,从此“祥陶”也便成了他的艺名。

葛明祥开始了研究紫砂的历史,此间,他接触到不少旧壶、老壶。他认为,紫砂壶之所以被许多人喜爱与收藏,除了壶的制工手艺和款式外,最重要的应该是泥料。在当时的老壶中,很多壶是没有盖子的,但要让新配的盖子与老壶的颜色相一致,很难。他知道了紫砂的泥料是有配方的。他还发现最漂亮、最有实用价值的老壶还是朱泥小品,他了解到当时宜兴的紫砂厂没有朱泥,并且没有人很懂,社会上流传说:“谁能配出朱泥,谁就能发财……。”

“只要陶都有朱泥矿藏在,我就不信弄不出来。” 葛明祥凭着他的执着,和助手背上背包把几十公里周围大大小小的矿藏都跑了一遍,采回了一包包泥料样品,再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试验。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了近一年先后一百多次试验的葛明祥终于摸索到了一整套配制朱泥的技术与经验,朱泥小品又重现在台湾的紫砂市场。这是葛明祥对新时期宜兴紫砂的一项重大贡献。向来低调的葛明祥很少向人提及他的这一段荣盛历史。

[转载]在炉火中涅槃----葛明祥与他的祥陶艺术

 

由于对朱泥及其他紫砂泥料配制的独到把握,葛明祥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创造了“祥陶”的辉煌,他的朱泥极品“祥陶壶”系列在台湾成为抢手货,“祥陶”在港、台玩壶人心目中成为了高级的品牌。葛明祥说,18年前,他的朱泥小红壶就卖到了一千多元一把了。台湾、香港将近有三十多家媒体对他的祥陶作了报道。至今许多台湾紫砂圈人士还在赞誉他的“祥陶壶”。“祥陶壶”不仅泥料讲究,而且款式与做工都符合名家壶艺的鉴赏水准而受到了众多茶友与壶友的喜爱。后来,他又把中国的文人书画艺术巧妙地结合到了祥陶壶上,从实质意义上看,品位得到了更高的提升……

[转载]在炉火中涅槃----葛明祥与他的祥陶艺术

从来不会满足于现状的葛明祥,便想着把宜兴的紫砂壶和中国的陶瓷品卖到日本等世界各国去。正好有一位日本的朋友,希望葛明祥把中国的陶瓷拿到日本去展销。葛明祥组织了一个货柜的货,展销会终于在日本如期举行了,可是反馈回来的信息却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日本客商说东西太差、只有表面架子,专业性太低不好卖。日本是个陶瓷王国,中国可是陶瓷故国,China代表的就是陶瓷,中国的陶瓷产品竟被外人说不够档次,这对葛明祥来说,不只是内心简单的不平衡,而是一种行业的自尊、民族自尊遭到了严重的刺痛。他下决心要研究陶瓷,提高中国陶瓷的现代水平。朴素的一句,“我要弄出点好东西来,让他们看看中国陶艺的水平”,葛明祥开始由紫砂壶转入陶艺的研究。从紫砂的围城里出来,他发现自己的视野开宽了,日本的陶瓷确实有它的先进性,看多了陶艺作品,回过来看紫砂,觉得紫砂有点简单了。世界的陶艺,总体上来看不外乎“形”的变化和“色彩”的变化两种艺术样式。很多人因为偏面追求“形”的变化,甚至变异,落入了雕塑家的俗套,而一些人拼命追求釉彩的变化,不自觉地走进了以釉代色或是以釉代画的死胡同。如果能将传统的陶瓷烧制技术进行改变,把瓷器上的烧制技术引用到陶土上来,使陶土的质感与层次加上名贵高档釉的变化,葛明祥期望着他将创造出奇迹来。

他把卖紫砂壶赚来的钱,全部投入到窑变釉的研究中,自己花钱买机器甚至自己造机器,搞陶土配方、釉药配方、打造瓦斯窑炉……,这更是一条不归路。从制陶胚到上釉到烧成产品,没有现成的经验,他只有一次次地摸索,一次次地不成功,一次次地又重来,他把不满意的作品全部都砸了,一堆堆废片,一个个堆积在墙角的废弃了的陶罐瓷瓶,记载着他的执着与艰辛。

[转载]在炉火中涅槃----葛明祥与他的祥陶艺术

 

他坚信奇迹一定会产生。每一次开窑的时刻,对葛明祥来说,是既兴奋又不安。炉中烈火焚烧的过程,是他焦急等待的过程,开门的瞬间,他多么希望能一眼望见前所未有的那种色彩以及震撼心灵的艺术效果。有一年春节,工厂里都放了假,他一个人釉好坯件,装进去守在窑炉前,也许是他孜孜不倦的执着打动了上苍,大年初四,那一窑开启的时候,葛明祥把目光停留在那一只效果奇特的鸡血红釉的陶瓶上!就是它!世间不可能重复的、一个陶艺家多次梦想的色彩效果,窑变产生的多层次的色感,如碧空红霞,绝然的艺术震撼力,他有一种涅磐的感觉……他终于成功了。

整整十多年,交了上百万的学费,他研究出了亚光结晶铁锈红釉、亚光梅花皮釉、结晶竹青釉、窑变结晶仿古釉、草灰釉、冰铁釉、玫瑰之约、冰纹釉、亚光黑釉等等、……釉彩研究成功了,他又成功地将釉的技术应用到陶土的烧制。葛明祥为中国艺术陶瓷的烧制打破传统,创出了一条新路子。

陶艺是土的技术、釉的艺术、火的魔术。葛明祥的陶艺,是窑火之笔,蘸着陶艺家的心血绘就的。

正当他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时,不幸降临到了他身上,2000年春节前,葛明祥查出身患重症,在病床上与病魔进行了生死搏斗,也许是命运有意与他作对,也许是上苍刻意对他的考验,人生的苦难都降临到了他身上。骨子里不愿服输的葛明祥,硬是战胜了病魔。病愈后的他,更是以十倍的努力投入到陶艺的创作中去。

[转载]在炉火中涅槃----葛明祥与他的祥陶艺术

此后的作品中,更能看到葛明祥对人生与艺术把握的高度。他的作品里,可以看到他重生后的生命对人生深悟的哲思,更有他对新的人生的激情和对大自然的文心交融的崇敬。他知道窑变艺术充满着偶然性,但偶然性也必须具备着其中的必然性,烧制得多了,他的作品的成功率也相应提高了,他对“釉”有自己的独到的把握:配方的特殊性,状态的自然性,色彩的多样性,这就是他领悟的釉的技术,通过釉的技术,他又来追求陶艺作品的色彩层次、意境、气韵、风格。有人说,他的作品,具有官窑式的精品和永久性的璀璨。祥陶作品是无法复制的。那是在炉火中涅磐出来的生命艺术!

 

他把他的一件件作品放在他的简陋陈列室里,再细细地分析总结,积累成完整的经验。这些作品,很难用简单的文字来表达它们的意境和神奇。但是它们的美感无处不在,葛明祥的每一件陶艺作品都具有气韵和灵魂,使得焚烧过的泥土栩栩如生。在紫砂一壶遮天的宜兴,葛明祥的祥陶艺术也许还不为许多人知道,可是总有一天人们会惊呼!OK China!

 [转载]在炉火中涅槃----葛明祥与他的祥陶艺术

注:本文曾以石壶笔名发表于《茶博览》杂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