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军
刘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264
  • 关注人气:5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乡土小说的提纯及其误区

(2019-07-17 11:16:11)
标签:

刘军

散文评论

地方性

乡土小说的提纯及其误区

                           刘军

受邀进入小小说领域做现场文本评论内心着实忐忑毕竟我的专长在散文批评和评论方面小小说文本的阅读积累并不多充沛的感性体验和某种程度上的理论自觉还没有充分地建立起来古人讲体有万殊物无一量,每一种文体皆有其内在的精神属性和风格特色,如果没有清晰的文体意识作为入门卷,很容易指鹿为马。在这个意义上,敬请读者诸君给笔者以试错的时间和空间。

本期所推出的张志明的两则小小说,从整体上看,可归入氛围小说的范畴。氛围很容易被人误读为环境描写的内容,实际上两者相去甚远,环境大体上由具象的时间、地点、人物、布景等物质的要素构成,在小说文本中则以社会化的生活空间而示人,比如鲁迅短篇《药》中的小酒店就是高度浓缩的一个社会化空间。氛围则是介于具象与抽象之间,指向一个影像化的整体性的空间,源于主体的情感投射,使得物质化空间中氤氲着某种特殊的气韵和味道,这种精神感受性的空间与主体的情感倾向息息相关。其基本特征包括虚化、边界无限远推以及某种隐在的抒情性。抒情与氛围相伴相生,另一方面,也不是所有的抒情小说皆是氛围小说,二十世纪白话小说的抒情文统中,孙犁和老张斌这两位小说家,擅长编织至真至纯的氛围,虽然具体导向不同,但在氛围的经营上都是行家里手。回头来看张志明的两则作品,之所以给出氛围小说的判断,因由如下:首先,在主题开掘的层面,两则小小说的主要刻画对象皆为女性,且是散发着母性光辉的女性形象,她们身上皆具备慈爱、包容、惜美的品格;其次,在场景的处理上,行动细节因为爱心的照耀,有一种特别的暖意渗透到文本场域中;最后,《乡村米事》中的葡萄架下与《暖春》中的燕子筑巢,两个意象,构图原理等同,皆为柔软的事物,皆有似水柔情在里面。由以上分析可见,两篇作品中的爱与暖是按照瞬间即永恒的美学原则砌起来的,这一点,与沈从文“凡美丽的必定哀愁”的美学原则有很大的区别。

氛围小说对于小小说写作而言,扭转了这一文体过于注重情节反转的刻板与单调,丰富了小小说的艺术处理方式。此外,以“胡家桥”作为对象,展开系列性的开掘,也是个上佳的选择。不独小小说,每一种文体的系列性写作皆值得提倡,如此,可以铸就交响乐式的雄浑与苍茫。

不过,这两篇作品所呈现出的作家的主观上的提纯,依然值得警惕。过于单纯的情感或者人物形象,往往为一种拟想之辞,并非真正的想象。上世纪八十年代,贾平凹创作出的一系列小说、散文就是典型的提纯之作,为当时的文坛吹去清新自然的空气。三十多年过去了,贾平凹早已抛却了这个路数,尤为关键的是,社会转型期的复杂现实经验,一盆清凉之水,怎么可能挽救坍塌的世风及多变的人心。再一点,这种提纯的方法也违背了人物自身的现实逻辑,以自我的主观性来覆盖和填充人物,文本的扁平就成了不可避免的事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