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阉竖

(2014-02-11 09:33:42)
标签:

笑意

美人

笑声

家伙

妃子

分类: 诗歌韵文

阉 竖

鲍传龙

 

始皇帝驾崩后某年某月某日 胡亥 

在咸阳宫殿的小院子里晒太阳 

一群 花枝招展的嫔妃和宫女们

像一群从天而降的彩蝴蝶一样 

簇拥在  二世皇帝的四周 

一个眼儿媚媚的妃子凑到胡亥的耳边

低声说了句什么 

二世没有胡须的嘴角 立时

浮现出淫荡的笑意

院子里下方  那些驯服的臣子们

全都如屌桩似的愣愣地竖在那里

这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似的家伙们

全都有各自心照不宣的心事  于是

也跟着赵高淫淫坏坏的笑声 

全都突然高声大笑了起来

太阳也许过于热情

春风更是过于妩媚

美人更是含情脉脉

胡亥有些浑身燥热  于是偏过头

拿小眼睛去觑站在身边的阉竖

赵高笑吟吟地对他唱了个喏 

一击掌  一个小太监低首走上前来

身后牵着的是一只色彩斑斓的牝鹿

胡亥有些面有愠色  大嘴巴撇得

可以挂住一个偌大偌大的香油瓶

亚父呀,你干嘛让人牵了匹鹿来呀?

我要看的可是来自天山的那匹宝马!

用牙签剔了剔塞满马肉的黄牙

赵高阴险的呵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皇儿呀,怎么是梅花鹿呢?

这明明就是那匹汗血宝马吗

而且还是一匹无与伦比的大宛公马!

胡亥用疑惑的目光扫了一下四周

只见得  满院落的臣子们一片诺诺附和

那个前朝以一直秉直耿介闻名的愣头青

这会儿表现的比谁都争前恐后地积极

只见他  一个箭步冲到牝鹿的跟前

煞有介事的指着那“马”儿空荡荡的裆间

说了句让赵高差点儿没笑晕过去了的话来——

诺,那不正是它雄性的证据所在!

胡亥翻了翻死鱼一样的小眼睛

一头就扎进了美人的酥胸中去吸奶

春去秋来  时间一年年的过去了

赵高总是变着法儿的一再复活人间

虽然,胡亥如黄鹤一去不复返了

但我总觉得:指鹿为马的人总还在我们的身边!

 

 

2014.2.14  读史有感,草于南外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偶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偶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