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羽滴露漪春湖
飞羽滴露漪春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35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以太的解析

(2008-10-02 17:46:58)
标签:

登科学之颠

分类: 登科学之颠

关于以太的解析       为了解释光的波动媒介物理学家提出了“以太”这样一个名词,对比于声波在空气中的传播,我们常常把其与存在于地球表面的空气进行类似的构想,让我说这其实是我们的思想误入歧途,我说“以太”不是独立于粒子的并列“物质流体”,而是解开物质本质“粒子性”和“波动性”共存的逻辑底层。

 

      道理说起来很长远,如果您有兴趣来了解这个世界,不妨真正转动您的脑筋而跟随我来用心地思考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

 

      我们首先从“物质”这个符号谈起。我们追随着某些哲学家的语言常常用“物质”这个我们自己并不明白的符号来组构一些毫无意义的命题,比如我们说“场是由物质构成的”,我说这个命题没有任何意义,就象我们说“啊!”的本质是“哎呀!”一样。我不知道你们在表达这个句子时内心的领悟究竟是什么,在我心中只能产生一种飞舞的“粉尘”或“烟雾”,而后就是心生痛苦。

 

      “场”其实是物理学家为了解释物体存在的吸引、排斥、运动的趋势在寻找把两个分离着的物体联系起来的原因时用来替换“原因”概念的一个随意符号,“物质”概念的介入又只能召唤起我们从童年时就已经扎根在我们心灵中的关于“物”的观念,你如何让我从无限细微的飞舞的粉尘而构想出互相吸引或互相排斥的必须性呢?

 

      尽管我们努力命令自己用“无限细微”这样一个符号去构思“物质”这样一个名词,但是我们的脑海中还是在假设着一些有空间体积的颗粒,因为我们的思想不可能理解“不具备图象的图象”,但是“无限细微”却要求着我们把“物质颗粒”的任意指标不得不追问到完全虚无,对体积的追问如此,对质量的追问如此,对形状的追问如此,对色彩的追问还是如此。一个不能用任何数字指标表示的无意义之符号就因为内含着“物”这个字而拉拢了人类的绝大多数,我们用其支撑着一切现象,堆积着一切“现实的物体”,组构着一切吸引、排斥、运动、变化的原因,难道这不是我们文明史的最大悲哀吗?

 

       因为哲学的“无限细微之物质”是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无意义之符号,所以在思考世界的过程中我们必须首先脱离这个无影之屁而直接进入具备意义的物理世界的探讨。

 

       宇宙学告诉我们,宇宙中有大约10的80次方个“核子”,宇宙中不存在“绝对黑暗的地方”,“空间”其实是被“光子气体”完全充塞着的,即使是几乎空洞的星系际空间也被很稀薄的“光子气体”充塞着。以上这些命题给予了我们的大脑一个虽然模糊但是却可以生成想象图象的图象,而就是这个似乎有图象的图象又让我们进入了另外一种错误,错误的生成首先是因为“核子”、“光子”这些模糊概念的介入。

 

     我们的大脑总是用一些具备恒常体积或恒常空间形式的“球球”来假设“核子”、“光子”这些概念,我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若世界天然地就存在着一些彼此孤立着的“球球”是多么不合理,我们也没有注意到如果世界先天地存在一些具备恒常空间形式的“球球”那么它们彼此吸引或排斥的性质就完全变成了神仙在锻造这些“球球”时提前注入其中的天性。

 

     难道世界上真有固定数目的固定“球球”吗?我们发现我们的数学逻辑根本就不允许任何一个固定“球球”的存在。假设一个具备封闭界面的体积元,其内部“质料”绝对连续,外部“质料”也绝对连续,那么如此一来分隔着两个连续空间域的“界面”根本就不能成立。你可以设想从这个分界面上取一块面积然后将其放大,将其设想成一张白纸,你可以在这张白纸上随机点上一些黑色斑点,起初是黑色斑点都分散白色区域相连通,假如一直这样点下去,那么慢慢就变成白色斑点都分散而黑色区域相连通,你永远也不可能实现同一个界面既让白色连续又让黑色连续。

 

   有人习惯了自己通俗的思想,追问我“白瓷砖与黑瓷砖是如何交界的”,我说是我们把它们都设想成了不同粒子的分散群体在空间中的堆积,通过这个设想把矛盾暂且掩盖在“瓷砖分子”这个概念上了。那么我们就不能把“核子”也想象成“无数更细微的分散颗粒之堆积”了吗?我说假如我们如此构想那么就不必再追问“核子”这个概念的界面而变成了必须追问“更细微的分散颗粒”的界面如何在逻辑上成立,我们人类社会的知识进程其实就是不断把这一矛盾从宏观推向微观从微观推向更微观的过程,这个过程也是我们的思想逃避责难的过程。

 

   世界不能是无数彼此孤立的刚性球在一个天然真空中存身,任何一个刚性球的存在都是逻辑绝对不允许的,天然的合理不允许任何孤立的空间岛屿不被冲刷淹没,天然的合理只要求唯一一种空洞的全息之态连续无二。

 

   然而因为全息的虚无却又是一个连续的无穷,“连续”作为逻辑上要求的必然性又不允许其以无穷之体积而恒常如此,由此我们得到了一个“真空必须要向一个点收缩”的奇怪结论,这就是我们从逻辑上找到的第一动因。

 

   可是不管收缩而成的“点”是“真空的堆积”还是因为收缩的惯性压出的“负体积空间”,总之还是有一个“出现”被虚无参照了,一分为二的结果是必须要求有一个“界面”,于是“这个我们无法述说的精灵”瞬间被界面不成立的逻辑所瓦解。

 

   天真的孩子总爱把大人说出的每一个名词追问到底,原因就是我们的嘴巴始终坚持着“A是B”的逻辑,比如“那是太阳”、“太阳是一个发光的东西”等等,我们所表达的每一个判断句式都是一个“A是B”的句式,嘴巴并不承认“A是A”、“那是那”,直到我们用“A是A”的句式斥责孩子或命令孩子用一个固定的符号去对应一个本质是变化的直观现象时这种追问才有可能结束。而今我相信已经长大了的你们心中也必然一直在追问:你究竟是说什么东西在沉降与散离?是如水一样的液体?是比空气还柔和的一种连续之气?我答曰:为什么就一定要想必有“先天无理的东西”呢?如果真有“先天无理的质料”那么世界就真的不合理了,我不能说究竟是什么在动,而即使说了也只能是一个无意义的符号,你们的追问其实就是你们的思想在要求着一个符号,我只能说我发现了“动”的必然性,这种“动”是虚无所要求的,是逻辑所要求的,而所谓“实体”其实都是观念之物。老子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怠,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嘴巴所坚持的说话方式其实也是道所支配了的事情,要想解开世界的本质必须要把我们知识的获得过程也考虑进去。

 

   既然逻辑不允许具备封闭界面的恒常颗粒连续地存在,那么所谓“核子”就变成了“出现”与“消失”的反复,如此我们也看清楚了所谓“物质的波动性”的实质,这所谓的波动应该是“出现”与“消失”的波动,“核子”是用“整个世界”或“运动”作了自己的表面。

 

   我们人类希望用“时间”和“空间”观念来加工一个我们可以理解的图象世界,因为“时间”是人类为了解释运动而外加给“世界”概念的纯粹数学参数,所以在理论上讲我们总可以用更小的时间间隔而把不同的“出现”分出先后次序,于是我们可以认为宇宙中根本就不存在“绝对同时”的出现,一个虚无的空旷和一个虚无空旷参照下有一个瞬息之点的闪烁,这两个图形的组合就是我给予“状态世界”的图象,而这个所谓的“状态世界”也还不是时间延续等于0的“时刻”,而是大约10的-103次方秒,比此再短的“时刻”概念没有任何意义。

 

   我把每一个出现叫做“上帝的光临”,我们知道“核子”的频率是大约10的23次方,于是我说“上帝在每一秒钟光临每一核子10的23次方次”,而所谓“核子”就是这些光临,因为宇宙学家说宇宙有10的80次方个核子,于是我说“上帝1秒钟光临世界10的103次方次”,就是这些光临支撑起了一个貌似恒常而又有形的世界,假如我们能在宇宙之外用10的-103次方秒来观察这个世界,那么那个作为状态的图象就是一个点的出现或不出现,而我所给予的这个复合图象就是宇宙学所讲的“原始奇点”和“原始奇点存在之前的无边空旷”的复合。宇宙学家说宇宙在大约100亿年前是不能说,在大约100亿年时是一个原始的“奇点”,而后因为未知的原因而忽然膨胀了,我说他们所描绘的这部电影是完全的虚构,我发现直到现在甚至永远的未来“状态宇宙”也永远是“一个奇点”和“奇点以前的空旷”的共存态。

 

    有人未免产生这样的疑问:难道在10的-103次方秒内闪现的每一个核子的影子之能量都是整个宇宙的能量吗?我只能回答说,量子物理学告诉我们,当时间的测量准确到10的-103次方秒时,能量测量的不确定性刚好等于整个宇宙的能量,至于你问是否真是“宇宙中的全部质料”在一瞬间完全集中到了一个点上,我的第一回答是宇宙中根本就没有任何质料,是一个观念的假想世界始终左右着你的思想。而即便是一定要假想宇宙中有无穷的质料也不一定要把它们完全集中在一点,澡堂子里湿润的屋顶时常滴落水滴,但每一个水滴也并不包含屋顶上的全部水分。我们还有另外一个能量值来描述这一个“闪现”,这个能量值就是“核子”能量值的10的-40次方倍,它是宇宙的最小能量单位,相当于周期为100亿年波长等于“宇宙半径”的光波,但是当能量的测量准确到这个数值时,时间测量的不确定性等于“宇宙寿命”,位置测量的不确定性等于“整个宇宙空间”,也就是说你虽然把它叫做“一点”,但是这“一个点”却在宇宙所有地方,你想精确地说在某一核子范围内某一瞬间的“出现”其实是一个能量精确为核子能量的10的-40次方倍的细微颗粒,那么你的表达完全违背支配世界的测不准原理。另外你还可以把“核子”假想为瞬息的“负体积泡”,因为它是负体积所以“内”与“外”发生了翻转,于是我们说“它内含了整个宇宙”。有一笑话讲,有人问10米长的篱笆可以围起多大面积的猪圈,一教授答,把我身子围起来外面全是猪圈。

 

    我们人类的大脑只可能接受具备图象的语言,为此我也只好假造一个似乎有图象的宇宙来说明这个世界。

 

    首先说在10的-103次方秒内有一个状态就是“无边空旷的均匀态”,为此我们可以把宇宙能量平均到每一单位体积中,由此算得一个“真空物质密度”,按照“核子”半径是10的-15次方米来计算,我们发现真空物质密度是“核子”物质密度的10的-40次方倍,把密度等于“真空物质密度”体积等于“核子”体积的假想颗粒定名为“虚核子”我们发现“真空”相当于10的120次方个“虚核子”的堆积。把“核子”想象成“真空上的漏洞”,那么每个“核子”的每一次“出现”其实就是有一个“虚核子”掉入了一个“漏洞”,由此算得在大约100亿年中掉入每一“漏洞”的“虚核子”是10的40次方个,相当于“核子”的现有能量,掉入的总数刚好是“整个真空”的全体“虚核子”,而如果假设现在的“真空”仍然有10的120次方个“虚核子”,由此算得再过大约100亿年它们就会全部掉入“漏洞”,从而我们发现所谓“宇宙年龄”是大约100亿年正象历史上的人们认为大地是方形而且有边一样完全是一种孩子的幼稚思想,大地确实有边,但是边却不在远方而就在脚下,我们就是站在大地的边上。而今我们说“宇宙”也确实有边,但是这“边界”也不在远方而就在面前,“现在”就是“宇宙之边”,“现在的现象”就是“宇宙的外表”。

 

   我把“有质量密度的真空”称做“宇宙背景”,那么“宇宙背景”上的每一点在每一秒内要分别向着10的80次方个不同方向漂移(确切地说是向着10的120次方个不同方向漂移),而实际上它是向着一个地方漂移。每千克物质每秒钟从“宇宙背景”上获得的物质量大约是10的-17次方千克,由“漏洞的此起彼伏”组成的貌似恒常的宏观物体就是因为争夺这个连续的“宇宙背景”所以才表现出了彼此吸引的倾向,这正象人们为了获得利益而自然形成了城市一样,“出现”的相干性决定了分布的不均匀,“漏洞”是“牵挂着虚无的爱己之心”,“物质”是自私的,正是因为“物质的自私”所以才产生了自私的物质聚合体,地球、太阳是这种自私的物质聚合体,玉米、高粱是这种自私的物质聚合体,我们也是这种自私的物质聚合体,自私都源于那个填不满的漏洞,而这漏洞是因为本质的无限空虚。

 

   那么“真空的漏洞”真是把“我们世界的空间”灌输到“另外一个宇宙”去了吗?我说以上我所描述的仅仅是“连续变分散”的过程,宇宙中另外上演着“分散变连续”的过程,这首先要谈到由“出现的相干性”而决定的物质在天体中漫长的演化过程,界面不成立的逻辑支配着貌似宏观的物体向着界面变小的方向演变,由此出现了“核子聚变反应”、“分散物质成球变化”,可是无论如何这绝对界面是建立不起来的,于是“漏洞”用种种运动组构着虚假界面,用厚度几乎无限的层层波动欲使界面成立,由此形成的就是把黑暗虚无照亮为光明空间的“现在”。

 

    光波其实是“漏洞们构筑界面的运动”,假如把光波命名为“连续背景参照下的分散者”,那么这些分散者是不能成立的,于是它们为连续背景的沉降提供了必要的质料。如果把哈伯定律作为微分式来理解,那么我们可以推导出光的每一次波动其实都是在失去同样一份能量,这个数值刚好就是质子能量的10的-40次方倍,因此我们说是原子群体在天体演化过程中所发出的光线为“核子”提供了一个大家赖以生存的连续物质底层。

 

   这世界究竟是什么?我用一句类似诡辩的命题给其定义:它是连续的必须不连续和不连续的必须连续。而这个命题正对着的就是我们的“当下直观”,谁若把这“当下直观”想象为一个固定的对象谁就是在犯错误。

 

   根据哈伯定律我们可以算得一个“宇宙重力加速度”,计算方法是光速与哈伯常数的乘积,也就是光速除以100亿年,数值是大约10的-9次方米/秒秒,按照正常的理解我们只能说这是“宇宙边缘”上的重力加速度,可是我的推导结论却是无论宇宙中的任何空间位置测量这个重力加速度都应该存在,因此这个所谓的重力加速度根本就没有方向。世界究竟落向何方?空间中是否真有一个地方是宇宙的“重心”?物理学家用四维数学解析的宇宙究竟与什么相对应?如果一个物体是“四维”的,那么这个“物体”的“外表面”不就是“三维”的了吗?因此我坚信这世界上的每一点都在“宇宙的边缘”上而又都是“宇宙的中心”,“宇宙的表面”是“现在的现象”,“宇宙的外面”是“虚无的未来”,宇宙无中心,宇宙有1个中心,宇宙有10的80次方个中心,宇宙有10的120次方个中心。

 

    算一下经典核子表面的重力加速度会惊人地发现其数值也刚好是“宇宙重力加速度”,为什么会有如此巧合?最好的理解就是核子的表面是我们这个宇宙的尽头,“核子内部的质料”其实就是刚好脱离了我们这个连续宇宙空间的质料,因此“核子”也还是我们总欲寻找的“有无之界”。

 

   上帝用无限长远的正反之动而欲构筑起一个欲使自己静定的有无之分界,可是这个绝对的界面永远也不会构筑完成。上帝用七色彩虹分隔了神界与凡间,那神秘的数字排列给我们留下了永久的疑问,美妙的彩虹,美妙的音符,它们让我由衷地赞美神的智慧和神的伟大,万能的上帝啊,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领悟到你的先天数学?我什么时候才能用你的智慧再塑这个多彩的世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念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念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