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加藤正夫逝世十年 以身殉职的棋士楷模

(2014-12-30 09:34:00)
标签:

文化

    加藤正夫(1947.3.15-2004.12.30),日本超一流棋手、名誉王座、号为“本因坊剑正”,日本棋院第十三任理事长。他以十七岁入段、三十岁前一冠未获之身不懈努力,成就“天煞星”辉煌;中年成功实现棋风转型,五十五岁夺取本因坊,去世前仍然屹立棋坛一线;受命于危难之际成为改革领袖,矢志推动艰难变革,无一不是棋手楷模的榜样,棋道精神的宏扬。

    今年是加藤正夫先生去世十周年,《围棋天地》杂志2015年第1期刊发了笔者为纪念加藤先生而作的文章《加藤正夫十年祭》。全文由四部分组成:黄金时代、隧道阳光、以身殉职、往者已远,介绍加藤先生少年投身木谷道场,成年的顶尖职业棋手道路,毅然投身棋界领导者行列,不幸去世,及十年来加藤身后的棋界等往事。作为棋界数一数二的大棋士,加藤正夫的人生经历值得敬仰、怀念。为表追思,在博客中将第一部分发出。全文请见《围棋天地》杂志(可通过“天地间围棋会所”网店购买)。


加藤正夫逝世十年 <wbr>以身殉职的棋士楷模

一、黄金时代 

 

“如果没有(战后操持家业)这个生活的体验的话,这样平安地帮助很多的弟子简直是不可能的。纵观自己的一生,那也是值得怀念的,自己最有力的黄金时代。”

                                              ——木谷美春(木谷实夫人)

 

清晨飘着刚挤下来的山羊奶的腥膻之气,和傍晚从烤炉里洋溢出的秋刀鱼的香味,构成了被后人颂扬、追忆、仰视、艳羡的木谷道场的一天。

平冢市内的滨岳初级中学下午放学了,十几个剃着光头,带有明显道场生活特征的孩子们在“孩子头”大竹英雄的率领下,跑到附近的公园打棒球。晚饭过后,按照互相之间的棋份,这些十几岁的孩子坐下来对局训练。每天的结果都要亲自记录,交给在园子里侍弄各种农作物的木谷夫人过目。这位孩子群的“母亲”拍拍手上的土,看着记录册点点头。或许,满载着旅途疲惫的一家之主木谷实也在此时返回家中,站在弟子的背后静静地看一会儿棋。为了筹集到足够的道场生活费,知天命之年的木谷实自战后起便“巡游”各地下指导棋,连正式比赛都可以不顾。

这便是木谷道场习以为常的生活景象。由于每名弟子都要完成全日制的义务教育,老师的指导次数也极其有限,与弟子们朝夕相处的木谷夫人对道场教育的原则只是“创造一个让有才能的孩子互相竞争的环境就好了”。而所谓的围棋训练,除了晚间的对局,真正强制性的也只有早六时起床打谱。除此之外,孩子们自发玩起的挫折式摔跤(败者留在场上),淌着泪只有默默咽下,甚至恶意的打闹嬉戏,都存在于从木谷道场走出来的人的记忆之中。

在这些十几岁的孩子里,加藤正夫并非出众。他给周围的人留下的最深刻印象,还是清晨在冰冷的蒲团上呵着冻僵的手打谱,从不选择手数短的棋局,和吃饭时慢咽的习惯从不改变,每天都成为帮厨洗碗的“金牌”这两段经典故事。的确,加藤正夫九岁时因骨折休养,百无聊赖之际在父亲开办的围棋会所中才踏入棋道之门,十二岁进入木谷道场,这无论如何都不是“天才少年”应有的轨迹。

或者,加藤连“早慧”这个词都无法承受。从十五岁起连续参加入段考试,十七岁才成为职业棋手。比加藤年长五岁的林海峰、大竹英雄此时都已入段近十年,小加藤一岁的石田芳夫先他一年入段,小加藤四岁的武宫正树也仅比他晚一年而已。除了围棋才能的严重晚熟,加藤正夫成年后从道场独立出来,据师兄石田芳夫回忆,因为不会点火烧水,甚至从没在家中泡过澡。

又或者,任何一个领域都有异乎常识的存在,棋界也不能例外。在木谷夫人亲手挥着锄头在战争的废墟下开辟土地,以大无私的精神意念辅助丈夫铸就的木谷道场“黄金时代”的滋养下,少小离家的加藤正夫早早切身领悟了忍耐、坚持、责任、感恩,和无一刻不为精进棋艺的信念。把生命燃烧给围棋,这正是一代大豪木谷实的人生写照吧。

与木谷道场的飞速壮大同期,日本围棋也迎来了二十世纪至为灿烂的黄金时代。伴随着战后的经济复兴,棋界建立起了以段位制、对局费制、商业化新闻棋战为三大支柱的“新日本体制”。这一围棋的“日本体制”此后被中韩在不同时段全盘移植,“段位差异代表着实力差距”、“对局费代表了职业棋手比赛的尊严”、“比赛由新闻界赞助并巡回各地”这三条基本原则,几乎成了一段时期内人人皆知的圭臬。

对于刚刚入段的加藤正夫来说,蜂拥增长的新闻棋战提供了年复一年的丰富比赛机会,对局费制保障了依然住在道场的生活,而段位制,却成为年轻棋手唯一的阻碍。根据段位制的精神,比赛预选分为三级,最低级的一次预选限四段以下参加,只有突破这一关卡才能与五段以上的棋手较量。这是日本棋界旧时代等级制的遗存,也是对新入段者实力与地位的低视。

木谷道场的青年才俊们迅速开始了对段位制的冲击。19661967年,师弟武宫正树在职业十杰战中从一次预选起连续打破二次、三次预选的壁垒,进入本赛而成为了“十杰战之男”。武宫以二段、三段的低段身份,连续击败岩田达明、藤泽朋斋这些声名赫赫的巨人九段,给了同门巨大的激励。在道场平时的训练棋中,加藤正夫、石田芳夫此时还都是让武宫正树先的棋份,“如果武宫都可以做到,那么我们也能”的思潮开始蔓延——几十年后我们重新翻开史料,再看近几年中国九零后棋手纷纷击败李世石、夺取世界冠军的现实气氛,真的要感慨一句今夕何夕,何其相似。

于是加藤绽放了青春之花。1967年,加藤正夫以一波献给自己二十岁的十连胜,连闯三级预选,打入了有“黄金交椅”美誉的本因坊循环圈。在预选决胜轮里,他击败了同是资深老牌九段的杉内雅男,而此时的加藤只有区区四段。两年后,加藤正夫更以五段之身纵横循环圈,夺得了本因坊挑战权。棋界拿着无法再惊讶的表情望着峰顶之战的棋盘两端:林海峰本因坊26岁,加藤挑战者22岁。这在四十年后的日本棋坛都难得一见,即便世界赛场,顶尖棋手的年纪也不过如此。除了年龄,令人震撼的更是加藤的段位。时人评论道:“加藤先生终于让天下人知道,围棋不是段位,而是实力。”

难道加藤天生便是动摇段位制权威的人?

继加藤正夫之后,石田芳夫于1970年首次进军本因坊循环圈,首战恰好与加藤相遇。这是木谷门下第一次有两位同辈弟子在象征着一线棋手地位的循环圈中交手,因病退出棋坛多年的木谷老师此时已经六十一岁,也不再招收内弟子,但特地亲自走进对局室观战。晚年沉默寡言的木谷实看着两位爱徒在棋盘上一丝不苟地落子,出门后说了这样一句话:“这盘棋谁赢,谁就是挑战者。”

大木谷一生引航棋坛,成就至尊一直都是众望所归。可惜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太多次倒在踏上顶峰前的最后一步。早年吴清源横亘如山,中年屡遭战争离乱,晚年终于可以潜心棋道,病魔却令他不得不放下拿起棋子的手。幸好,弟子迅速成长起来,有可能也有实力弥补自己多年来数不清的遗憾。木谷实这句饱含了种种情绪的预言既是积郁已久的豪气吐露,也是木谷道场到了该终结的时候了。四年后,道场彻底关闭,又一年,木谷实病逝于平冢。

加藤正夫与石田芳夫那盘本因坊循环圈赛最后的胜利者是加藤,但结局却以预言反面的方式成倍回报了木谷老师——败者石田获得挑战权,进而战胜林海峰,夺得了木谷实毕生怨念最深的本因坊战冠军。木谷道场的黄金时代已经尘封进历史,木谷一门的黄金时代正式开篇。可随之而来的,却是加藤正夫本人的“隧道时代”。

 

棋谱1:“杀手加藤”

25届日本本因坊战循环圈赛

黑:加藤正夫六段 黑贴4目半

白:高川格九段

1970.3.11 日本棋院

 

本局是加藤正夫“职业杀手”绰号的源起之作。

高川格是日本棋界一代巨擘,本因坊九连霸的伟业尚在眼前,就在1968年,他还以五十三岁高龄击败壮硕的林海峰夺得名人。鲜为人知的是,高川与加藤尚有一段私人缘分:1958年加藤正夫十一岁时,为确知实力是否可以冲击职业,父亲加藤清夫托朋友将小加藤的棋谱转交高川本因坊一观。高川虽然拒绝了收其为徒的请求,但明确表示“有下的精彩的地方”,并向加藤推荐了木谷道场。

仅仅十二年,加藤正夫便正式坐到了高川格的对面,高川也成了青年时期的加藤恐怖的直线暴力下黯然的牺牲品。当执白的高川格在右下角循常腾挪之际,加藤正夫黑47穿心一击,直捣虎穴。这种肆无忌惮的杀力不可谓不惊人,更不可谓不超前。在看上去并不森严的黑势里,白龙竟然无法逃生,仅弈93手便全部阵亡。对于高川前辈堪称耻辱的这盘棋,却成就了早期加藤“职业杀手”美誉的定鼎荣篇。

加藤正夫逝世十年 <wbr>以身殉职的棋士楷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