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飘萍一叶
飘萍一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52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9年9月1日——爷爷走了

(2009-09-04 16:10:26)
标签:

悼文

杂谈

分类: 随想随笔

    今天是9月4日,爷爷的圆坟日。

    8月29日晚爸爸打电话说爷爷突发高血压,可能走不远了。30日中午我心里慌慌的,颤颤的,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担忧,请了假回老家探望。回到家,看到爷爷房里坐着幺爹(爷爷的亲妹妹)、姨爹(奶奶的妹夫)和奶奶,我打过招呼,就到了爷爷床前。看到爷爷紧闭着双眼,鼾声如雷,我悲从中来,痛哭流泪,握着爷爷的手告诉他是我回来了,我可是他最喜欢的孙女呀,可是任我如何的叫唤,爷爷都没有睁开眼睛,除了会用手轻轻回握着我,眼角偶有浊泪滑过外,毫无知觉;我知道爷爷这一生没有给子女留下太多的念想,可他最喜欢、最依赖的孙女是我,他最疼爱的孙子是我那不在身边的弟弟,我问了问寿像的事情,看到他们一脸的漠然,我心疼,为了给爷爷弄寿像,晚归。31日晚我拿着爷爷的寿像回老家,爷爷的身体已毫无知觉,除了听到弟弟的名字会泪流满面外;原计划9月1日早6时赶回上班,当晚我一夜无眠,时刻关注着爷爷的鼾声,9月1日清晨我迷迷糊糊听到爷爷的鼾声有变化,待到注意倾听时,已无了声响,然后就听到守夜的爸爸在喊妈妈,说爷爷已经走了,我是除了爸爸之外第一个跑到爷爷跟前的人,当时是9月1日晨5时15分,爷爷享年78岁,我哭着给家中的亲人们打了电话,报丧。

    家人们都开始忙起来了,帮忙的人也陆续的到来了,我忍着心中一阵一阵的痛,一次次的忍住盈满眼眶的泪,恍惚地等着,等着我的两个阿姨和幺爹的到来,她们是除了我和妈妈之外,会哭着为爷爷送行的人。

    爷爷就这样走了。暑假的时候还到家里玩过,回去的时候他还跟爸爸说,他就是不死。就在前几天爸爸回去的时候跟他说接他到爸妈的身边,他还说等这几天高温过了就去。爷爷发病的前几天还跟家人闹得不愉快,走的前两天,身体出乎意料的好(因为我生女儿的时候,爷爷从渔池上赶回家报喜,大雪的天滑了一跤,从此驼了背,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还骑着破三轮到过熊口街,当天白天还在看人打麻将,然后就说心里不好躺到床上就再也不曾醒来,二爷在外务工,当天正好回家,到家不过十来分钟,听二妈说爷爷不舒服,就来到爷爷的床前,也只听爷爷说了两句话,爷爷就再也不曾言语,难道是等着二爷回来送终?不过两日的功夫,爷爷就上了天堂,与世隔绝,空留我等在世间想念着,想念着……

    9月1日5时15分爷爷停止呼吸,下午入了冰棺;9月2日下午来了四个道士两个吹鼓手,做了一夜的法事;9月3日,我们一行人披麻带孝,在锣鼓和腰鼓声中,一路跪拜着带着爷爷到龙湾殡仪馆火化,我亲眼看着爷爷出来的时候成了一堆骨灰,心中骤痛,忍泪。下午2时左右我们到了坟地,安葬了爷爷。爷爷的葬礼,爸爸是尽了心,费了心的,完成了他为人长子的责任。

    我不管家人对爷爷如何,我却是思念着的,我是爷爷最喜欢的长孙女,我是除了爸妈之外爷爷最最依赖的人,谁的话他都可以不听,却总是笑眯眯地听我说话,有什么也总是跟我说。犹记得爷爷在我读书那时候的叫喊声,鸡叫三遍,爷爷准会叫我起床,比闹钟还要准;我还记得很多很多个风清月高的夜晚下了晚自习的我和爷爷顶着月光在屋前打柴火耙子;我还记得爷爷缺了牙的笑脸,他的脾气很犟,却总是会对着我憨憨地笑,我说什么,他总是会对着我点头说好,当然他也总是在我回家之后,照常闹他的脾气……

    过往种种,依旧浮现在眼前,我知道,不管有多少欢笑和泪水,都会随着爷爷的离去变得淡淡的,我只是希望我的亲人们能和我一样,会在某些时刻想起爷爷就好。

    好人一生平安!希望爷爷一路好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