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古传奇故事版
今古传奇故事版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834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疑故事——《丽夏山庄杀人事件》(上)

(2008-07-23 16:23:02)
标签:

故事月末

悬疑

文化

分类: 城事记

 悬疑故事——《丽夏山庄杀人事件》(上)

 

丽夏山庄杀人事件

                     青蔻

       1.初识孪生姐妹

    三年前,我在一次聚餐会上认识了丽容。

    我当时刚从某名牌大学建筑系毕业不久,在一家建筑设计院工作。我师傅是位资深注册建筑师,临江市不少标志性建筑都出自他手,由于工作关系,他认识临江市大部分高官巨商社会名流。

    有一次,他提出带我参加一个名流云集的聚餐会。

    “穿上你最好的蓝西装,还有你那双意大利名牌皮鞋,打扮得神气点,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别给人笑话了。千万别穿牛仔裤运动鞋!”

    这是聚餐呢还是受罪呢?我心里嘀咕,但还是乖乖地回去找了西装皮鞋穿戴上。

    聚餐会上晃来晃去的大多数人我都不认识,有几个面孔在电视里见过,有市府官员,有商界、实业界巨子,有文化艺术界的“腕儿”,还有传媒业者,另外也点缀着一些企业中层管理人员,还有像我这样初入社会的小白领。师傅一露面就被人拉走了,我被晾在一边。

    我拿了一个新盘子,取了两个大对虾,又盛了一大碗意大利海鲜面,刚转身要走,旁边一个女孩子吸引了我的目光。她一身粉红,颜色艳而不俗,只衬托出她的年轻和娇艳,一对水钻耳环在耳边闪亮,脸庞小小的,脸色新鲜得像水果,眼睛大而乌黑。总之,她是那种现实中很少见的,会让每个年轻男子一见就着迷的可爱女孩。

    她走到食柜边,发现意大利海鲜面没有了,她有点失望,撅起嘴,嘴里嘟囔着:“这么快就没了?”她转身要走,我赶紧拦住她,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所有的海鲜面都被我取来了,你先拿去吧,盘子是新的。”她看着我,目光友好坦率,她看看盘子又看看我,犹豫着说:“这样不好吧?要不我再等等。”

    “我不怎么喜欢吃意大利面,我宁愿吃烤全羊。”我指指旁边香喷喷的新疆烤全羊。她没有坚持,接过我的盘子,道了一声谢,轻盈地走开了。

    我的目光追随着她,看见她走到一个角落,坐在一个白衣女孩的对面,把面拨到她盘里,又对她小声说了几句,两个女孩子笑起来。我猜想,她们是不是在笑我的“饥不择食”。

    穿白衣的女孩也很漂亮,同样有着披肩长发,小小的脸庞,婴儿般吹弹得破的肌肤,但她身上更多了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

    我去冷饮间取冰激凌的时候,又遇到了那个粉衣女孩,我排在她前面,主动为她服务,用蛋筒接了两支草莓冰激凌递给她,这次,我们终于攀谈起来。

    我终于如愿以偿地坐到了她们旁边。粉衣女孩给我们介绍:“这是我姐姐,她叫丽音。”丽音只是羞涩地对我笑笑,没说话。

    “我姐姐见了生人很害羞,你别见怪。我叫陈丽容,我们俩是双胞胎。你叫什么?”

    她们是孪生姐妹?我吃了一惊,刚才我怎么一点没看出来呢?我再仔细看她们,果然从五官到肤质,她们长得一模一样,可给人的感觉就是完全不同,大概她们的气质相差太悬殊了,丽容像太阳一样耀眼,丽音则像晚上的月亮,温柔宁静,甚至时时表现出胆怯。

    “我叫钟云,是大学刚毕业的建筑师。”“你是搞建筑的?”丽容很兴奋,“我们姐妹刚在市中心买了一套房子,想自己做内部装修,你对室内装潢在行吗?”我说,我大学里辅修过室内设计。

    丽容从皮包里取出几张室内设计效果图:“这是丽音画的设计图,她学过美术,但对室内装潢不在行,图里可能有一些错误。”

    我翻看着那几张色彩鲜明的图纸,看得出,她有深厚的艺术功底,但确实如丽容所说,犯了一些小的技术性错误。我在画上指点了一下,她们听得很认真。我说,如果全面修改,我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那你把图纸带回去吧,我们以后联系。”丽容从小提包里取出一张很考究的名片,上面写着她的名字,手机号,甚至还有QQ,但没有工作地点。

    “你还在读书?”我问。

    “我们刚从国外回来,我们在英国读了八年寄宿学校,现在没工作,闲在家里。”

    怪不得她们身上都有一种不同寻常的纯洁气质,封闭的寄宿学校,再加上没有进入过社会,使得这两个二十岁的女孩子如同天真单纯的瓷娃娃。我把名片给了她们,说会尽快修改好图纸,和她们联系。

    我坐进师傅小车的时候,他拍拍我肩膀,有点惊奇地说:“你小子行啊,你什么时候和房地产大王的女儿认识的?”“什么房地产大王?”我糊涂了。

    “就是坐在角落的那对姐妹花啊。她们是前房地产大王陈祖德的孪生女儿。陈祖德八年前死了,她们就被送到英国读书。”

    “她们是陈祖德的女儿?”轮到我大吃一惊了,临江市谁不知道鼎鼎大名的地产大王?他去世八年了,但临江市黄金地段的大部分地产还掌握在他们家族的手中。我怎么误打误撞认识了这两位名门千金呢?

    “多认识人,对自己的事业发展有好处。”师傅下结论似的说。“门不当户不对……”我没精打彩地哼唧。

    “你看上她们了?呵呵,那可要抓紧,追她们的男人可以排成一个加强连。”“既然编制那么紧张,我就不凑热闹了。”我闷闷地说。

    “没有进取心。”师傅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训斥我,“你要成了陈家的金龟婿,可就在临江市成了呼风唤雨的人物了。地产大王的家事一向是街头巷尾的热门八卦,十二年前,你还记得吧?陈祖德的妻子自杀,这事就闹得满城皆知,据说,陈祖德和他的女秘书有暧昧,铁了心要和老婆离婚,老婆一时想不开,就投了井。后来不到半年,陈祖德就和女秘书结婚了,那秘书比他小二十岁。有钱人中年换妻,已经成了人生定律。”

    这事我隐约有印象。母亲死时,那对姐妹才八岁,想着那对巧笑嫣然的可爱姐妹,我忽然感到很难受。

 

         2.我和丽容热恋

    回家以后,我抓紧修改图纸,我和她们约好,三天以后拜访她们的临时寓所。她们所谓的临时寓所也很豪华,普通人家可能积蓄一辈子,才能买得起一套这样的房子。

    还是丽容接待我,丽音躲在她的画室里作画,她一般不肯见人,丽容解释说。

    图纸上,两姐妹的卧室有一道拉门相连——她们一向如此,丽容说,最大的、采光最好的房间也总是留作丽音的画室。

    “绘画是丽音最大乐趣,她不喜欢和生人说话,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把自己关在画室里。你想不想去看她作的画?”丽容问我。我当然很愿意。

    我们走进丽音的画室,窗帘拉着,光线有点暗,丽音在画架前聚精会神地画着,看见我们走进来,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你看她画得好吗?”丽容颇有点骄傲地问我。

    画架上的画即将完成,这幅画给我的感觉非常奇特,有些神秘甚至诡异,画面的主色调为青蓝色,像照不到阳光躲在阴暗处的苔藓,有一种湿湿冷冷的质感,一张女人的脸,惨白,惊恐,瞪大了眼睛,向上望着,她的头发也是绿色的,粗粗地缠绕在一起,像水中浮动的水草,又像弯曲的绿蛇,她向上举着手,手也是那种近似浮肿的惨白色。

    这是一副构图完美、技巧娴熟的画。但让人从心里感到不舒服,看着它,仿佛有一股寒气沿着脊梁上升。我看着丽容期待的眼神,勉强点了点头:“很不错。”

    丽容高兴了,捧出一堆丽音的画作,陪着我一张张翻看,这些画都很有想象力,但有个共同的特点,画面诡异而阴沉,没有一幅亮色调的,都是灰黑、蓝黑、靛青之类的冷色。有一张画,女人的洁白身体,上面长着一个绿色的青蛙头,对着深蓝色的夜空吐着舌头,她坐在一个惨白的骷髅头上,骷髅头上三个大大的黑洞,仿佛仍在狞笑,地上有一只发光的金色戒指。

    我有点看不下去了,把画册啪地合上。

    交完了图纸,我准备走了,丽容忽然犹豫地问我,是否熟悉临江郊区的秀峰山,她说,她们姐妹准备驾车出游,又不太熟悉来回的路线。“你能给我们做导游吗?”丽容闪着天真的眼睛问我。

    老天,我怎么能放弃这样的好机会呢?我和她约好,星期六的时候,她开车到我家来接我。

    星期六早上,一部红色保时捷小跑车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丽容坐在驾驶座上,戴着白框的茶色墨镜,对我招手,还开朗地微笑着。丽音坐在她身边,脸上带着羞涩而恬静的笑意。

    红色的保时捷风驰电掣地向秀峰山驶去,春风迎面吹拂着我们的头发,让人心情愉快,车上了高速公路,丽容故意把车速越加越快,100,110,120码……我们在车里大笑大叫,连换到后座的丽音都在应和着笑。

    这次郊游特别愉快,丽容带了自动摄像机,把我们野餐的一举一动都拍摄下来,我坐在她们两姐妹身边,更近地观察到了她们的举止特点,丽容有个很可爱的小动作,喜欢做鬼脸,一个眼睛睁着,一个眼睛眯着,调皮地做个开枪的手势,每次她娇嗔薄怒,就会对我做这个动作。丽音总是静静的,低着头,黑发低垂,不时把几缕发丝轻轻捋到耳后,温柔得像夏季的荷花。这一对姐妹,我心里感叹,真正一对璧人。

    那次春游以后,我和丽容经常电话联系,我们约着出去玩。

    我们有一次在宠物商店看见一只很可爱的小京巴狗,白色的,一身绒绒的长毛,黑黑的眼睛,不时吐吐粉红的小舌头,丽容一见就很喜欢,还给它取个名字叫“绒球”。她说,她一直想买一只狗,但丽音对狗过敏,她没办法养,她问我,能不能把狗狗寄养在我家?

    我同意了,我们买下了那只小狗,把它抱回我家,这是丽容第一次来我家,我的家当然比她的临时寓所小多了,但丽容的可爱就在这里,她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住房的局促,只一个劲儿夸奖我把房间设计得别致。

“下次,你也帮我设计一套。”她带着撒娇的语气说,然后她就到阳台上去安置小狗窝,和狗狗玩在了一起。她饿了,我给她下了鸡蛋挂面,她也吃得很高兴,说我的手艺不错。     

她生日那天,我送了她一束红玫瑰,她很开心,紧紧抱着花,脸蛋比红玫瑰还娇艳动人。我们恋爱了。

  我很忙,但每天都能接到她几个电话,她在电话那头娇嗔地问我在干什么,有没有想她。我总是说,我在画图纸,但我满脑子都是她。  

          

          3.恋情产生裂痕

    一次,我和师傅去见一个客户,出发前,师傅告诉我,我们要见的人就是陈祖德的续弦,也就是丽容的后妈。陈祖德死后,把巨款和房产都留给了女儿,但也许因为女儿太小,他把他名下的房地产公司交给了妻子,她在公司里控股并担任总经理,成了房地产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见到这位女士,我有点吃惊,想象中这是个强势冶艳的女人,或许还很张狂,但面前的这位三十多岁的女子举止得体,妆化得恰到好处,沉稳而高贵,完全是个职场里久经风雨的女强人,与人们印象中的后妈或者情妇毫不沾边。她的名片上写着:安慧。

    寒暄过后,她上下打量着我,开口就说:“我听丽容提起过你,你们现在是好朋友吧?丽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可能还有点天真,希望你能多帮助她。”

    我欠起身,礼貌地说:“我也听丽容提起过您。”其实,见鬼,丽容从没提起她这位后妈,她很少在我面前谈她的家庭。

    她对我点点头,目光从我身上移开,她优雅地从黑色的烟盒里取出一支圣罗兰女士烟,旁边的助理为她点上了火。这位助理是个中年男士,脸部轮廓分明,目光深邃,站起时身材颀长,浅色西装,灰色领带,浑身上下都透着中年男人内敛优雅的魅力,甚至还带着淡淡的书卷气。我看他的名片上写着:财务助理,李隽之。

    我告诉丽容,我见到了她的后妈,她“哦”了一声,然后说,她很少见她的后妈,一个星期电话联系一次,有时为了公司的股份见一次面。那个男人李隽之和安慧关系很密切,他财经大学金融系毕业,负责公司财务,他是安慧的情人。

我和丽容的感情什么时候出现裂痕?我也不清楚,开始因为一些小事。时间长了,我感觉到,丽容和丽音简直到了形影不离的程度,每次我们周末约会,玩到一半,丽容就会心神不宁,担心丽音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出事,简直到了神经质的程度。有时,丽容还把丽音拖出家门,结果二人派对成了三人行。

按照我的想法,她们的姐妹称呼完全应该换过来,丽容才像姐姐,不,她简直像妈妈,而且是那种时刻要把小孩护在羽翼下的妈妈,在她面前,丽音就像个长不大的胆怯的孩子。

    后来,我和丽容在我家大吵了一架,这次吵架宣布了我们的分手。我说,她应该学会放手,应该学会信任丽音的能力,她们两姐妹虽然是孪生的姊妹,但不是连体婴儿,她们都是独立的人,应该有独立的人生,不能一天到晚缠在一起。

    丽容哭了,骂我自私,不体贴别人的感情,还说,她宁愿放弃爱情,也不会放弃姐姐。最后,她宣布我们断绝关系,然后气呼呼摔上门走了。

    等我终于鼓起勇气放下自尊给她打电话,已经过了两个半星期了。她的手机关机,我想她是故意不接我的电话。周末,我摸到了她的临时住宅,结果让我大吃一惊,门卫说她们姐妹俩搬走了,搬去了远郊区的丽夏山庄。我垂头丧气地回家。

    两个月过去,丽容没有一点音信,我越来越消沉,我想她大概真的把我忘记了,再不想见我。现在该怎么办?我一点主意也没有。

    浑浑噩噩中,夏天来了。

    忽然有一天,丽容出现在我的门前时,我简直惊讶得像看见了外星来客,腿都站不稳了。她站在那里,依旧一身淡淡的粉红,眼中光芒四射,带着蓬勃的朝气,她看着我,顽皮地眨眨眼睛,做了她那个可爱的习惯动作,眯一眼,睁一眼,对我开枪,我高兴得简直要哭了。

    “我过了这么久才回来,你不会生气吧?”她问我。我哪里会生气,高兴还来不及。

    “我经过长时间的思考,觉得你可能是对的。我们两姐妹不应该总黏在一起,我们应该学会独立,我和丽音谈过了,她同意我的意见。所以我来了。”她微笑起来。

    进了门,绒球摇摇摆摆地迎了上来。“嗨,小坏蛋,绒球,还记得我吗?”丽容俯下身子问。

    那只小坏蛋大概还记得我们的吵架,它没有以前那么亲热,居然对着丽容汪汪大叫起来,样子又凶又委屈,丽容从包里掏出一根火腿肠,绒球吃了,这才摇着尾巴对丽容示好。

    “馋嘴!”我笑骂,把它赶到了一边,把丽容让进里屋。

    丽容把包里各种日用品一件件拿出来,摊在床上,看着满床的高级化妆品和名牌衣裤,我眼睛都直了:“你干吗带这么多东西?”

    “我以后就住你家了呀。”丽容看着我笑,表情一点不羞怯。我一阵狂喜。

    我逐渐发现,我和丽容有很多共同爱好,我们都喜欢吃辣的,我们都喜欢看足球,不过我们喜欢的球队不一样,我喜欢德国队,她喜欢意大利,欧洲杯的时候,我们为了心爱的球队几乎打起来。

  我和丽容过了一个月快乐的小日子。有一天,她提出来,想回丽夏山庄看望丽音,我说我请半个月的公休,陪她去山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