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古传奇故事版
今古传奇故事版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746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战争故事——《最美的敌人》(刘祖光)(下)

(2008-03-25 16:20:12)
标签:

故事月末

刘祖光

文化

分类: 铁血录
 

四、热血青春

1942年的冬天又是酷冷酷冷的,太行山的积雪能有一人深。可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壮大,装备也越来越好,老百姓们不再害怕日本鬼子,而是纷纷参加抗日活动,所以我们对日军的袭击也越来越多。

就在这年冬天,日军一反常态,竟派出一个团的鬼子、一个皇协大队和一个特务连,共两千余人,开进太行山,准备与我们一决雌雄。面对气势汹汹的敌人,我们边打边撤,等待战机。终于,日军一个步兵营轻敌冒进,脱离大部队,进入太行山腹地。我们在险峻的兔子岩设下埋伏,准备一举干掉这只肥硕的猪。

然而天气苦寒,大雪下个不停,北风像刀子似的,割得人身上生疼。我们埋伏在雪窝里,衣服本来就单薄,又被雪水浸透,风一吹,冻得人直咬牙。最后队长想了个法子,两个人一组,通腿儿。大家试了试,真是个好办法,两个人互相暖脚,漫漫长夜竟然熬过去了。

可一直等到天亮,鬼子也没来,原来鬼子迷了路,竟然摸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我们正准备撤离时,又来了新情报,鬼子又掉过头来,向我们这里奔来。大家只好咬咬牙,继续埋伏下去。

送情报的是一个国民党谍报人员,听说还是个女的,她就在这一带潜伏,监视我们和鬼子的动向。昨天她监听到日军电台,怕我们吃亏,于是冒险来送情报。当时形势复杂,但她能给我们送来重要情报,还是让我们十分感动。大队长连声感谢,准备送她走,她却提出了一个要求,要和我们一起设伏,亲眼看看八路军怎样打鬼子。

大队长为难地说:“这冰天雪地的,大家靠通腿儿才能熬过去,你一个女人家……再说枪子不长眼,太危险了……”她坚持说自己可以和战士通腿儿,只要亲眼见到打鬼子就行!大队长想了想,就派人把我叫了去,让我带着她设伏。我气喘吁吁地跑到队部,见了传说中的国民党女特务,却呆住了,原来,她就是筱碧云。

大队长说:“他是我们队年龄最小的,刚十七岁,还是个孩子呢,你跟他一组吧,他枪法好,你的安全没有问题,就是……”筱碧云很干脆地说:“我没问题。”然后对我说,“走吧!”

我扭扭捏捏地跟在她后面,不知道说什么好。选好伏击地点,我们俩趴了下来,纷纷扬扬的大雪很快将我们掩埋,我冻得直搓手,她也浑身哆嗦着。看了看不远处的战士,她起身躺到我对面,脱掉我的鞋子,把我的脚送进一个暖融融的地方。我浑身一震,哆嗦着手,也将她的鞋子去掉,将她小巧的脚裹在胸口。

大雪又一次将我们掩埋,但在呼呼的风雪声中,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她急促的呼吸。尽管隔着衣服,我仍能真实地感受到她柔软的身体,我的脚趾所触,皆是难以言说的绵软。她的身体丰满热烈,让我热血沸腾,好像酷寒根本不存在似的……

我一动也不敢动,良久,只听她小声说:“我记得你,你杀了我爸爸!”我结巴着说:“对……对不起……你怎么入了国民党?”她说:“我要打鬼子。”我说:“你爸爸帮鬼子,你却打鬼子,你们父女俩真……”

没有回音!过了一会儿,却听到她低低的啜泣声,我慌了,说:“碧云姑娘,别,别哭呀!我……”

她叹了一口气,说:“不关你的事,我恨,我恨日本人!我爸爸死后,他们……他们……让我参加特务训练……我不从,他们把我强暴了……我找了个机会,逃了出来,参加了军统,可每天只能跟电台打交道。这次我冒险给你们送情报,就是想亲手杀几个禽兽……”

我抱紧了她的脚,说:“你放心,我一定多杀几个鬼子,给你报仇!”她也搂紧了我的脚,我的脚上满是冻疮,在她火热的胸口上,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我想,接下来的战斗中,我即便是死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就这样,在冰天雪地里,我和曾经的仇人的女儿,相互用体温温暖着对方,战胜了酷寒,等到了日军钻入口袋。

冲锋号吹响的时候,战士们个个像出山的猛虎,冲向敌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鲜血四溅,血肉横飞。日军这支信奉武士道的精锐部队,竟在一个时辰内被我们杀得片甲不留。战果之辉煌,行动之迅捷,令我们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队长兴奋地说:“太神奇了,大伙儿在冰天雪地里冻了两天,打起仗来居然还跟老虎似的,照这样的精神,鬼子信奉啥都不中!”

撤离战场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和筱碧云的谈话,竟被邻近的弟兄听见,他们一个接一个地传着一句话:“给咱姐妹报仇!”更令人血脉贲张的是,冲锋号一响,筱碧云居然第一个跃起,冲向敌军,大伙儿沸腾的热血一下子被点燃,挂上刺刀就朝鬼子们猛冲……

 

五、唯一的爱情

听完爷爷的叙说,我呆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竟然如此清晰地在爷爷低沉的嗓音里浮现。跟爷爷和战友们的感情相比,我的所谓“爱情”,是多么浅薄而可笑啊!

我轻轻地问爷爷:“你喜欢筱碧云吗?”爷爷说:“我不喜欢。”我愣了一下,爷爷说:“我爱她!”我笑了,正要说话,却听爷爷又说,“可我又亲手杀了她!”我又呆住了——

日本鬼子投降了,可老百姓热切盼望的和平没有到来,解放战争又打响了。爷爷跟随大军征战南北,焦作解放后,他被任命为焦作地区特工科主任。爷爷和战友们并肩作战,破获了多个反动组织,击毙了数百名国民党特务,其中,就有国民党高级谍报专家筱碧云。

爷爷说,他永远记得,当他把倒在地上的女特务翻过身来,认出是筱碧云时的情景。她喘息着说:“廖富贵,谢谢你帮我解脱了……我永远记得咱们通腿儿,你的胸口……真温暖……”没说完,她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爷爷瘫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一个士兵,要么战死沙场,要么回到故乡。虽然筱碧云是革命专政的对象,但在爷爷心目中,她却是一个打过日本鬼子的军人。爷爷把她的遗体带回安阳,安葬了她,之后每年,他都要到她的坟前拜望。

爷爷叹息道:“人的心目中,只有一次真正的爱情。筱碧云的身影,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我记得顺英是你的初恋,双方父母都激烈反对过,可你们俩还是顶住了压力。可今天你却要抛弃顺英,你抛弃了她,就等于抛弃了曾经的岁月。也许,我的思想古旧,跟不上时代,可我还是相信,你和顺英,才是你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爱情。”

我点点头,心中泛起对老婆的无限愧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