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古传奇故事版
今古传奇故事版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779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战争故事——《最美的敌人》(刘祖光)(上)

(2008-03-25 16:14:17)
标签:

故事月末

刘祖光

文化

分类: 铁血录
 

    曾经兵戈相见,仇深似海;曾经冰天雪地,抵足而眠。而历史的巨轮却将一切恩怨情仇无情碾碎,滚滚向前……

 

最美的的敌人

刘祖光

 

一、爷爷的情人

这段时间我烦得焦头烂额,老婆要跟我离婚,而且要把女儿带走。我自然不能答应,财产好分割,女儿却是我的无价之宝。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家里很快知道了我们的事,爷爷大怒,打电话过来:“你个鳖孙,赶紧带上老婆孩子回来!”

我不敢怠慢,在这个世界上,领导的话我可以听一半,爸爸的话我可以听一多半,但爷爷的话我得全听。在我心目中,爷爷可是位大英雄,比我老爸厉害得多。我把情况跟老婆说了,她竟然乖乖地带着女儿,跟我一起回了河南的老家。

在焦作市东郊,有一溜红砖房子,陈旧破败,但在许多年前却是荣耀的象征。爷爷就住在这里,几十年了仍不愿挪窝。回到家,爷爷二话不说,先朝我身上踹了两脚,然后让奶奶把老婆带到里屋了解情况。我灰溜溜地站在堂屋里,一声也不敢吭。

一会儿,奶奶出来了,爷爷问怎么回事,奶奶气哼哼地说:“龙养龙,凤养凤,老鼠养儿会打洞。你们老廖家,男人不拈花惹草就手痒!”爷爷火了,大声嚷道:“又提那不沾边的事,我能跟他一样吗?他这叫没良心,是陈世美!石头,你说,到底咋回事?”

我艰难地说:“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跟她在一起,我觉得特别有活力,我们真的相爱了……”爷爷不屑地说:“狗屁,你还‘相爱’呢,你知道啥叫爱情?”听爷爷说出这话,泪眼婆娑的老婆嘴角抿了一下。也是,七十多岁的爷爷好像对“爱情”特别有感受似的,的确让人感到好笑。

奶奶撇嘴说:“就你这个老东西知道‘爱情’,当着孙子和孙媳妇的面,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你每年都去看你的老情人,还有脸说石头!”爷爷闻言大怒:“你懂啥!石头,跟你媳妇好好过日子,她给你洗衣做饭,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还给你生了个女儿,你就得好好待她,不然,我可不依你!”

我别别扭扭的,真不愿意再和老婆过下去。若不是她坚决要女儿,我早和她离婚了。但爷爷这关难过,我要想个法子,让爷爷不再管我的事情。突然,我想起奶奶的话,他每年都去看“老情人”。难道爷爷也是个花心大萝卜?

晚上休息,我和爷爷一张床,我们俩各睡一头,俗话称“通腿儿”。爷爷怕寒,这是在战争年代留下的病根,我把他的脚放到我胸口,爷爷叹息道:“好多年没人给我暖脚了……”我心念一动,故意问:“奶奶没给你暖过?”爷爷说:“没有!”

我笑嘻嘻地说:“爷爷,你真可怜!”爷爷哈哈一笑:“我才不可怜呢!人生中有一次那样的暖脚,就足够了!”我说:“爷爷,你的意思是,别人给你暖过脚?对了,你早上对我说什么‘爱情’,爷爷,你有过爱情没?”爷爷看了看我,说:“有过,和仇人的女儿!”

我顿时来了兴趣,看起来,爷爷也愿意说。他坐了起来,点燃一根烟,回忆起了那段特别的岁月……

 

二、仇人的女儿

1940年冬,大雪茫茫,安阳城内白皑皑一片,血红的膏药旗在寒风中哆哆嗦嗦。虽已近年关,但街上行人寥寥,只有几个小贩在寒风中有气无力地叫卖。一个少年从药店里出来,手里拎着的布袋鼓囊囊的,急匆匆地往城外走去。

这个少年就是我,当时叫廖富贵,后来才改成了现在的名字廖军生。当时我只有15岁,一脸的稚气。别看年纪小,但我人小鬼大,已是太行山区游击队的侦查员。几个月来,日本鬼子连续对太行山区扫荡,再加上汉奸猖獗,游击队伤亡很大,急需药品。为了保险起见,队里派我到安阳城内购买药品。

我对安阳城非常熟悉,因为这里就是我的家,只可惜,家破人亡。我连跑了十几家药店,才把药凑齐,然后踏着厚厚的积雪,跌跌撞撞地往城外跑。那会儿雪下得正紧,守城的日军躲在城楼里烤火喝酒,我抓住机会,悄悄地溜出了城外。

大雪弥漫,能见度很低,我以为安全了,便低着头一路小跑往前赶。谁知跑没多远,“砰”地一下,我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我们俩同时倒在了地上。只听“哗啦”几声拉枪栓的声响,我心头一紧:坏了,碰上鬼子了!

黑洞洞的枪口抵住了我的脑袋,几个戴皮帽子的家伙把我拉了起来。一个男人关切地对旁边一个人说:“小姐,你没事吧?”我这才意识到,刚才我把一个女孩撞倒了。那女孩拍打着身上的雪,头上扎着的两根白带子随风飘舞,啊,她居然是我仇人筱海山的女儿筱碧云!

筱碧云显然也认出我来,她冷着脸说:“怪不得会撞我呢,原来是你!”我唾了一口,骂道:“汉奸!妓女!”她的脸一红,没说话。一个男人用枪托狠狠地捣了我一下,我又一次倒在地上,身上的布袋开了。那家伙惊叫道:“小姐,这小子是八路!买了这么多药……把他送到宪兵司令部吧,正好,借日本人的手杀了这小子,还能领点赏钱呢!”

我心如死灰,这下完了,国仇和家恨都不能报了。筱海山这个狗汉奸把我父母逼死,还要斩草除根,四处捉拿我。幸亏有人报信,我及时躲藏起来,才捡了一条小命。我参加游击队,就是想将来报仇,哪知八字还没一撇,这条命却要撂在荒郊野外了。

没想到筱碧云却面无表情地说:“今儿个是我母亲的忌日,我不想沾上血腥。让他走吧!”几个狗腿子面面相觑,愣在那里。趁这机会,我抓起布袋就跑。紧跑了一阵,眼见后面没人追来,我才慢慢地走了起来。

走到中午时,我早已饥肠辘辘,见不远处有一座破房子,便走进去避雪。墙壁上血迹斑斑,多半是刚被鬼子扫荡过。我叹了口气,心里对日本鬼子更加仇恨。

吃完干硬的高粱面馒头,我身上又有了力气,正准备动身,就听见远处传来嘎吱嘎吱的脚步声,我赶紧翻身滚进一个雪坑里,刚藏好,就看见七八个人骑着马拎着枪奔来。到了破房跟前,为首的那人说道:“进去搜搜!廖富贵那小子跑不远,今天一定要拿到他,以绝我心头之患!”

说话的正是害死我全家的汉奸筱海山。我刚对筱碧云有了些许好感,此刻又消失殆尽。这丫头心太黑了,表面上装好人,背地里却来这一手。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杀她全家,一个不留!

幸亏雪下得大,不一会儿,我身上就落满了雪,待他们搜过来时,我已经完全被埋在雪下面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向坑里胡乱打了几枪,老天保佑,一颗子弹也没打中我。

不一会儿,他们骑上马,“得得”地远去了。我赶紧爬起来,不敢再走大路,冒着遭遇恶狼的危险,穿山越岭从小路奔去。两天后,我才在太行山腹地找到队伍。

 

三、我杀了她爸爸

队长听了我的汇报,咬牙切齿地说:“娘的,汉奸太猖狂了。看样子,咱们得杀几个狗汉奸灭灭他们的威风!”

经过讨论,队里决定成立一个锄奸队。我强烈要求参加锄奸队,队长考虑到我身上的血债,就同意了,还特地安排神枪手李精忠和我一道,秘密潜入安阳城,伺机除掉筱海山。

但没想到,我们的同伴动作太快了,才两天工夫,安阳城内的六个大汉奸就死了四个。一时间,安阳全城戒严,大大小小的汉奸如丧家犬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龟缩在家里。我和李精忠很苦恼,因为筱海山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连吃饭都要让两个仆人先尝,平时除了书房,他哪儿也不去,刺杀他实在太困难。

我扮成一个货郎,李精忠扮成一个烤白薯的,在筱家门口转悠了三天,终于等到了机会。筱碧云派了个丫头出来,问有没有江南产的红丝线,我说有好几种呢,她便带我进去,让筱碧云自己挑。守卫见我年龄小,没怎么搜查,便放我进去了。

一进院子,我便注意到了书房的楼梯口站着一个头戴黑毡帽、斜挎“王八盒子”的狗腿子。我的手朝货郎担里一伸,摸出枪来,一个箭步冲上楼梯,朝那狗腿子“砰砰”两枪,狗腿子应声而倒。书房门“咣”地开了,筱海山探出头想看个究竟,我一扬手,又是两枪,将筱海山的脑袋打了个稀巴烂。

这时,护院的家丁纷纷赶来,趁李精忠与他们纠缠时,我跳下楼梯,朝一处小树林奔去。刹那间,后面的枪声就密集起来,大批家丁朝我追来,我慌不择路,一头撞进了一个小院子。院子里,一个女孩正在浇花,她抬起头,我们俩顿时都呆了。紧接着,她把我塞到屋内,又急急跑到院里继续浇花。

我呆在床下,鼻子里闻着阵阵馨香,心里却忐忑不安。外面的女孩正是筱碧云,她还不知道我杀了她爸爸,若是知道了,那我岂不是……就在这时,只听见外面有人喊:“小姐,不好了,老爷被八路杀了!我们正在追那个小八路,你看见了没?个子很矮,十五六岁的样子……”

此时我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心理准备,不承想筱碧云却说:“没看见,我爸爸在哪里?”家丁们走了,隔着窗户,我看见筱碧云跌跌撞撞地朝外面奔去,不一会儿,便听见她撕心裂肺地哭喊:“爸爸——”我呆在房里却不敢乱动,外面到处都是狗腿子,出去只能是送死。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筱碧云从外面回来了,眼睛哭得通红。只听她在院门口说:“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我紧张地看着她拎着枪进屋了,我闭上眼睛,等待着那一声枪响。谁知她却关上房门,质问我:“上次我放了你,你干吗还要对我爸爸下毒手!”

我说:“筱海山是汉奸,无恶不作,害死了无数中国人,即便我不杀他,也会有别人杀他。”她咬了咬嘴唇,把枪指向了我。我说:“开枪吧,为你爸爸报仇!你爸爸害死了我全家,我又打死了他,你再打死我,咱们的恩怨便了结了。我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筱碧云紧咬着嘴唇,哆嗦着手,突然,她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我吃了一惊,赶紧将她抱到床上。可能是急火攻心,她牙关紧咬,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尽管以前我们也见过面,可我从来没敢仔细瞧她。这会儿她躺在床上,乍看之下,我不禁心如鹿撞:如云的青丝,白皙的脖颈,凹凸有致的身材,她可真是一个美女!我的体内突然蹿出一股热流,鬼使神差般的,我把手伸向她的衣服。反正是仇人的女儿,怎么对待都不过分。

就在这时,她身子一翻,趴在了床上,迷迷糊糊地哭道:“爸爸,你好糊涂……爸爸,你为什么要当汉奸……”我心头一震,手不由自主停住了。然后,我狠狠甩了自己一耳光,趁着夜色,逃出了筱宅……

两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也由一个青涩的小侦查员,成长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可在队伍里,还是我年龄最小,再加上我长着一张娃娃脸,所以很多人都把我当小孩看。我心里暗暗苦笑:两年前就差点干坏事了,我还能叫小孩吗?

想起美丽的筱碧云,我心里一阵酸楚,一丝挂念。自从筱海山死后,筱家就人去楼空。也不知她流落何方,过得怎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