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古传奇故事版
今古传奇故事版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746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07年中国悬疑文学年选》入选作家漆雕醒新作——《玩偶禁入》

(2008-01-23 09:36:08)
标签:

今古传奇

故事月末

漆雕醒

悬疑

文化

分类: 城事记
 

玩偶禁入

                  漆雕醒

            1、谁送来玩偶

  六点,银马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秦彦走出办公室,向同事们道了再见。他们立即向他投去了惊异的目光——这是与他共事多年以来,唯一一次见到他准时下班。

  秦彦没有注意到这些表情,他的脑子里只被一件事占据着:如果现在才去百货公司买礼物,还能不能在七点钟准时赶上女儿欣欣的生日party?

  他答应了她,这次一定会准时到。他不想再食言,尽管她才只有五岁,他也不能够忍受在她的心中跌落一点点价值。他希望一切都能够从今天重新开始。秦彦以最快的速度在百货公司买了一个最贵的泰迪熊,孩子们都喜欢泰迪熊,欣欣也一定会喜欢。

  七点整,秦彦推开了家门。欣欣兴高采烈地扑了上来,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嘴里还带着水蜜桃的香味。

  “哦哦!我太高兴了,爸爸!谢谢你!我太喜欢了!”然而他的泰迪熊还在盒子里,盒子还在车上——他想在某个时候给她一个出其不意的惊喜。

  不过他立即看见欣欣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几乎和她差不多高的玩偶。一个黑发垂腰、眉目如漆、瓜子脸,穿着红色绣花旗袍的中国娃娃。

  这是一个制作得十分逼真的玩偶,尤其是那双眼睛,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材料,无论是瞳仁还是白睛,做得和真人一模一样,虽然不会转动却似乎依然可以看穿别人的心事。而那一头乌黑的秀发,摸上去和真的头发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可以用一把梳子将它梳成各种发式。谁见到她,几乎都要以为她是个活生生的娃娃,而且会毫不怀疑在什么地方真有这样一个女人存在。秦彦愣住了。

  欣欣跑回了她的伙伴群中,那些伙伴正排着队等着摸那个玩偶精致的衣服,她的表情看起来像足一个正在布施的国王。

  他的妻子李艺笑着走了过来:“没想到现在的玩偶已经精致到这种地步了!花了不少钱吧?你呀,总是给她买这么贵的东西,要把孩子宠坏的!”

  秦彦的脸色变了。他拉过妻子,急步走进了卧室。那个玩偶当然不是他买的。但是如果他当场否认,欣欣一定会很失望。

  他定了定神,试探地问:“今天礼物是怎么送到的?”

  李艺没好气地说:“还有谁,快递公司呗!只叫我们签收礼物,也没有说是谁送的,我故意带着欣欣猜了大半天。你猜她都猜了些谁?有圣诞老人,有七仙女,还有天线宝宝和奥特曼,我都要笑死了!然后我跟她讲,这是爸爸送的。你没看见,她高兴得什么似的!你也是,还创意总监呢,一点创意都没有,用当年追人家的把戏来哄自己女儿,炒冷饭,不嫌害臊。”

  这一夜,秦彦彻底失眠了。

                                   2、那不是玩笑

第二天,秦彦一走出家门,就打电话到公司请假。然后他走进小区的保安室,撒了几支中华烟,就很轻易地查到了那家速递公司和速递员的名字——顺风快递,周强。

他来到这家公司,找到了周强。周强是一个黑黑瘦瘦的小伙子,衣着单薄,语言贫乏。他能够记起委托他送礼物的是一个漂亮女人,她在一家快餐厅将包好的礼物交给他,并且要求他在送的时候严格保密——但现在很明显已经属于送后期。另外,除了漂亮这个形容词外,他还搜肠刮肚地找到了水灵灵的大眼睛以及尖尖的下巴这种小学生用语,虽然依照这些描述可以从大街上抓出好几千号嫌疑者,但并不妨碍它们在秦彦的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他失魂落魄地驱车来到了东郊的公墓。墓碑上女人的照片依旧栩栩如生,她的明丽在一片层层叠叠的灰白起伏中依然不可方物,宛如生时。她的脸,和欣欣的玩偶一模一样,甚至包括她的眼神。

  墓碑上有她鲜红的名字:殷若薇。殷红如蔷薇。女诗人李季兰曾咏过蔷薇:深处最宜香惹蝶,摘时兼恐焰烧春。殷若薇,人如其名,便是这样一个女人。

  秦彦背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他知道她葬在这里,可是这是他第一次来看她。他们的见面永远不为人知。生如是,死也如是。

  她曾是他为一家化妆品公司选的广告模特儿,原本以为他不过是她攀爬途中的一根青藤,她不过是他逢场作戏中的又一次艳遇,却不想两个看得如此透彻的人居然莫名其妙地跌进了爱情的网,在不知不觉中,这番暧昧的感情延续了整整三年。

  这三年,他为她了断了无数情债,只有余力在她与妻子之间周旋。而她,则甘心情愿放弃了攀龙附凤的机会,只安心在他为她租下的公寓里做一个等待的小女人。在家里的时候,她总是会穿一身红色的旗袍,她说这样会觉得自己是一个等待新郎的新娘,等的时候心里就只有甜,没有苦。

  可是岁月与习惯收敛了他的心,却膨胀了她的心。她向他摊牌,要求名分,要求活在阳光下。他惊呆了,其它的其实都无所谓,他唯一不能放弃,不忍伤害的,就是自己的女儿。思来想去,他还是拒绝了这个可怕的要求。

  那时,她很平静地听完他的话,脸上根本看不出表情,面目就像是现在女儿手上的那个玩偶。但是他的心里很恐慌,那无疑是暴风雨前的安宁,所有的一切都在默默地蓄积力量,伺机而发,但你不会预知那种威力会有多大。也许,他的女儿将在战乱中成长,而她将是这场战争中唯一无辜的牺牲者。他决不能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但是又有什么能力来阻止呢?

愁苦的他在那个周末走进一家酒吧。就是在那个地方,他遇到了那个人,一个从黑暗中走出来,却告诉他一切可以结束在黎明前的人。或许是由于焦虑,或许是由于邪恶的荷尔蒙作祟,或者索性就是由于酒精的作用,他成了他的信徒——他跌跌撞撞地把那个人带到了提款机前,提出五千元钱——这是订金,事成后会再付一万元。

酒醒之后,很奇怪,他居然无论如何也想不起那个人的样子。于是他开始怀疑那个人不过是潜意识中的自己,偷偷溜出来给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然而当他看见卡里面确确实实少了五千元钱时,他的全身都被冷汗浸透了。他发了疯一样地寻找那个他记不起半点特征的人,可是除了那张打印着提款数额和提款时间的凭条,他什么线索也没有。

  他打给她的电话石沉大海。等他奔到公寓,那里已经人去楼空,他再也找不到她了。而最终的结果就是,在那个星期天,在他和她谈话后的第五天,在酒吧糊里糊涂买凶的第三天,报纸上登出了她出车祸身亡的新闻,作为一个过气的小明星,她占据了小小的版面。

  肇事者潜逃,尚在追查中。这句话给了他无穷的希望,也让他陷入无穷的绝望。他希望那个人就这样永远被追查下去,直到不了了之。

  他知道这是一种奢望。可是到今天为止,已经整整三个月了,他还没有出现,就仿佛他从没有出现过一般。这三个月,他便是借助工作和这个念头支撑着自己正常地生活下去。他幻想着会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可是,竟然会有那样一个玩偶突然地闯了进来。

  一个和殷若薇一模一样的玩偶!

  谁?是谁送来了她?

  这肯定是一个信号,一个警告,是那个人,一定是那个人!他来了,来取他应得的那笔报酬。一切都完了!我毁了,秦彦绝望地想:这会是一个无底洞。

          

        3、我要找到你

  晚饭时,那个玩偶依然在欣欣的怀里,她对它的喜爱并没有像秦彦所希望的那样不过是三分钟的热度——通常情况下应该是这样。她甚至一边吃饭,一边对着怀里的玩偶轻言细语。玩偶的眼神也凝视着她,似乎在微笑,她们之间仿佛已经有了无话不谈的友谊。

  秦彦的背上没来由地升起一股寒意,他强压着这种恐惧,轻轻地说:“欣欣乖,吃饭就好好吃饭,把娃娃放下。”

  “不嘛!”欣欣嘟起小嘴,“我们吃饭,她一个人会寂寞的。我不要。”

  秦彦脑袋嗡地一声,他搁下筷子,望着欣欣:“去放好!”

  欣欣把玩偶抱得更紧:“就不!”

  秦彦暴怒地站了起来,一把扯住玩偶的头发,将她狠狠向墙上砸了过去!

    李艺和欣欣都目瞪口呆,片刻死寂之后,欣欣大哭了起来:“哇——你摔坏了我的娃娃,你摔坏了我的娃娃!我恨你!我恨你!”她一面说着我恨你,一面果真用怨恨的眼神望着秦彦。

  秦彦呆住了,因为他没有见过一个孩子眼里出现过那样的神情。连李艺都吓了一大跳,她有气无力地责备:“不,不能这么跟爸爸说话。”

  欣欣哭着捡回玩偶,它做得很结实,毫发无损。它躲在欣欣怀里,越发得意地笑着,痛快之极。

她恨我!秦彦失魂落魄地走出家门,边走边想,我的女儿,我最爱的女儿,她为了殷若薇恨我!殷若薇回来了!她终于进驻了我的家。多么贴切的报复!她憎恨我对欣欣的爱,所以她就抢走了欣欣的爱来报复我。

现在她成功了!

  一杯烈酒下肚,火烧胃壁的感觉仍然不能缓解那种心痛。他抬起醉眼,似乎有人在窥视着他。谁?他顺着感应来的方向,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女人。黑发垂腰、眉目如漆、瓜子脸。四目交接,她惊了一下,立刻转身就走。

  殷若薇!

  秦彦的酒一下子都醒了,他追出了酒吧。现在是凌晨三点。酒吧内的喧嚣和街上的寂寥判若两个世界。除了空荡荡的街道,他没有看见任何人。

  是她!

  是人?是鬼?

秦彦拼命发动着自己的脑细胞,那样逼真的玩偶,只能是最熟悉她的人才能造出来。最熟悉她的人,只有她自己!那个男人消失了,她却没死。她装死,是为了报复他,想毁灭他的生活!是这样!一定是这样!那么,在坟墓里躺着的,又是谁呢?报纸上不是说找到她的时候,连脸都认不出来了吗?这是一个最大的疑点。

秦彦暴怒地在街道上走来走去,如果是这样,好,好,那我们就鱼死网破!要证实她是否真的死了,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

  他开车来到了公墓,将一把小铁铲藏在风衣里,一直在她的坟前等到日落。她的墓很偏僻,管理员自然没注意到他。墓地里终于一个人都不剩了。他开始挖土。进展很缓慢,但是在第二天日出之前得到答案却是足够了。更何况,他向来是个很有毅力的男人。

黑色的棺木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一切都尘封在里面。他小心地撬着钉子:一颗、二颗、三颗……好了。揭开它,一切也就揭开了。带着腐朽的气息,它缓缓地张开了嘴。电筒光哆哆嗦嗦地钻了进去。

一个黑色的小匣子——那是骨灰盒,但竟然还有一个人形,安静地躺着。光圈移动到人形的头部。秦彦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那是一个玩偶!一个穿着大红喜服的玩偶。玩偶的脸,竟和他一模一样!

  远处传来了狗吠声,管理员被惊动了。秦彦连滚带爬地跑着,一路惨叫,冲出公墓。

  啊——

  一道光伴随着一声紧急的刹车声后。他飞了出去,头部重重地撞在路中,眼里盛满了恐惧。

  他死了。

       

4、捆绑上天堂

  秦彦的墓碑前。站着两个黑衣女人,一个是李艺,一个是欣欣。欣欣的手里依旧抱着那个玩偶,泪眼婆娑。她蹲下来,亲了亲墓碑上爸爸的照片。

  “爸爸,我知道你是最爱欣欣的,这是你送给欣欣的礼物,欣欣看见她,就像看见爸爸一样。欣欣会像爱爸爸一样爱她的。”

  李艺抹了一把眼泪,牵着欣欣离开了。她们同时也走过了殷若薇的墓碑,可是没有人留意到她的照片。

等到她们的背影消失后,另一个黑衣女人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她在秦彦的墓碑前放下了一把雏菊,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们虽然不认识,可是我一直都知道你。你是表姐最爱的男人,为了你,她愿意做任何事,你为了家庭放弃她,她也一点怨言都没有。她说她已经想通了,只要你幸福就好,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天天看到那个和她一模一样的玩偶,不要忘记她。她本来打算带着那个和你一模一样的玩偶去加拿大,可是没想到却出了意外。我就把你的放在了她的棺材里,把她的寄给了你。我原来还以为你是一个薄情的男人,哪知道,原来你爱她爱得这么深。你不来看她,是因为到现在都不能接受她已经死了,对不起,我误会你了。不过现在好了,你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再也不需要留着对方的玩偶了。”

     夕阳西下,很快,最后一抹温暖也将被黑夜吞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