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蔡林森老兵驾鹤西去

2017-05-02 20:56:59评论 杂谈
蔡林森老兵驾鹤西去

驻印军老兵蔡林森昨日在云南保山去世。

     据保山电视台记者杨琨来电。
     蔡老是上海人,1920年生人,2017年5月1日上午在保山家里去世。

        几年前,我随保山电视台寻访所有保山市的抗战老兵时第一次见过他。后来多次拜访,有一次中央电视台也随我们一同采访。
      蔡老在远征军老兵中好像是特立独行,因为他的经历和任何人都不一样:他是上海人,那时已经被日军占领,1939-1940期间,滇缅公路通车,成为中国抗战唯一一条生命线。滇缅公路缺乏司机,汽车机工等,国民政府在沦陷区秘密招募这些人员。蔡老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应政府号召,从自己的家乡上海,来到西南一隅的云南滇缅公路上报效祖国的。后来远征军作战失利,中国在印度组建驻印军,蔡老再次相应国家号召,飞越驼峰来到驻印军成为炮兵五团的技术兵的。

      以下是保山电视台撰写的采访老兵纪实中蔡老的有关部分。由杨琨提供。

蔡林森:(1920——)93岁,原籍上 海,现居隆阳区锦溪路农机厂宿舍。曾参与滇缅公路建设及汽车修理,后赴印度蓝姆伽当汽车修理兵。

远征军老兵蔡林森的回乡之路只用了短短三个半小时,2010年年底,在志愿者的帮助下,蔡爷爷乘飞机回到了老家上海,这是他平生第二次乘飞机。

这一次,他还见到了自己的二弟和三弟。
蔡林森:“(看字还看得清吗?看字 )看得清呢,看得清。(好,给你看看这个字。) 这个就是我,在上海照的。(这个是谁)老三,三个兄弟。(是你弟弟还是你哥哥?) 弟弟。(今年是) 他小我9岁。(你多少年没见过他)哦,好多年了。我从家乡出来时间长了,有七十多年了,七十二三年。我1940年离开的,就是抗日战争修这条滇缅路过来的。(现在就算走在路上 兄弟也不认识了) 不认识了。还谢谢这个志愿者帮我找到,他们现在在浙江。叫我自己找也没办法找。 (你那个厂子还在不在了?)华生,还在呢,华生电器厂,还在。原来的人都不在了。(你们家那个巷子还在不在了?老家的那个巷子、弄堂,还在不在了?) 还在呢!  那个地方还没有动呢 ,就在唐(长)山路,都没有动。我们家是迁移掉了,好几年了。(那个老房子里还有没有你们家的人在住?) 现在就是侄儿子,还有我老二,老二去年不在了,将将九十岁,老二,我们弟兄三个。(这个弄堂里有没有变化?) 弄堂里面还是老样子。(走回去还认识吗?还认识那个地方吗?) 认不得(路),到了这个地点么有印象呢。”

蔡林森老人来自上海虹口区,当年这里是中国工业最发达的地区,蔡林森当年在工厂里已经当完学徒,算是技术工人,本来应该有一个不错的生活,而这时,战争爆发了。
当时交通部到上海秘密招工,20出头的蔡林森就报了名,他和几个工友们一起乘遍了轮船、货车、客车、火车,历尽曲折来到了滇缅公路上。
蔡林森:“我们那个时候的车子载重量最大的也不过两吨半,(来源)复杂得很,有英国的有法国的,各式各样的车子都有。但是零件没有,坏一个零件就摆着一辆车子, 动不起来了,开不动了,有的烧汽油的,有的烧柴油的,五花八门,就是这样,我们就是要把它们都修好。物资没有来路啊,完全要靠缅甸仰光那边进来。(那个时候你们修车子是不是特别忙 ?)要修的车子,等待修的车子特别多,而且那个时候,(修理)人员特别少,后来第二年好转了,路也比较宽了一点,两部车子有的地方可以来回了,要不原来我过来这段路以后,再打电话给你,你再过去,否则在路上就走不通。当时那个华侨领袖陈嘉庚,我还记得,他动员了一批南洋华侨,机工,就是开车的和修理工,来了有大概一两千人,在我的印象上了嘛,连自己的车子都带来了,都是青年人,棒的很!都是小伙子!我们是滇缅公路运输管理局,他们属于西南运输处,属于军事委员会的,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都要走这条路,主要的两个大单位,他们有的是新加坡来的,马来西亚来的,有的是印度尼西亚来的,这样子我们都熟悉了、认识了、融合了。可是在这条路上的运输,人可以休息,车子不能休息的,你休息,第二个人上去再接着开!强运啊,那时我们抗战的物资完全靠这条路啊。”
 “像冬天,外面还下着霜,穿着衣服还是冷啊。那些妇女,小脚妇女,背着个娃娃去敲石头。那个时候没有什么机械化,什么叫机械化,我们听也没有听到过。看这个大山,这条路过不去,怎么办?打洞,咚咚咚,打好了,把炸药统统放进去,两头堵起人,统统疏散掉,砰砰砰——炸开!完全靠人工啊,年轻的人都支援前方去了,留下来的都是老人和小孩子。十多岁的娃娃,十一二岁的,手冻了紫红的,还是敲石头啊,白天晚上这样子搞,为了修这条路啊!所以这条路,对于我们修过滇缅公路的人,当时在那里在过的人,是很有感情的。”

当时,中国没有汽油,没有工业。因此,对所有的物资,都是无比的宝贵。
蔡林森:“当时提出来的,一点汽油一点血,一颗螺丝钉一块肉。就这么重要啊!汽油一点都不能给它浪费掉,它把抗日战争的物资运来这条路上。”

滇西沦陷后,路断了。蔡林森也回到了昆明。当征兵动员令发出,“十万青年十万军”,老人说,当时的选择就是两个字,抗日。
这一次,蔡林森他们到了印度蓝姆伽,这也是蔡林森平生第一次乘坐飞机。

蔡林森:“坐飞机,差不多100个人有90个人都晕在飞机上了。从山的缝隙里面过去,一降一上的话起码两三千公尺,砰一下降下来好像心都掉下来。在飞机上面做的人都拉着扶手,吐的吐,我倒是没有吐 ,怪了!我拉着两边的栏杆的两个环,讲话也讲不了,脸色自己也晓得有点变了已经,牙齿是这样咬紧的,但就没有吐啊。开飞机的保卫员 美国人把舱门打开看看,还把大拇指翘翘,说Good!Good!” 

在印度兰姆伽,蔡林森被编入著名的独立炮5团,正式成为一名远征军士兵。
蔡林森:“我跟你讲,穿袜子要穿两层,这么小一个(蚂蝗),逮一个出来,比这个(手指头)还粗。穿的汗衫,衬衣,白的都变红掉,那些虫子蚂蝗厉害了。它主要是繁殖得快,这个倒是科学,我就相信科学,这么一点最灵光了。你坐在这个地方我们两个聊天,只要五分钟,你这个身上蚂蝗少说一点500条以上,这是你不知不觉的,等到你发现了,已经不得了,都是红的了,这个裤子什么都是红的,连屁股都是红的。它吃一半吐一半,它粘着,你一拉扯就像橡皮筋一样,这么长,一放手又吸住了。你在哪里它闻到这个气味就来,不光是我们这样,外国人都还不是这样子,修这条路的工兵,他们是当官。那边太热了,新汗衫,汗衫脱掉洗了澡,刚刚穿上去,不到五分钟,又红掉了,就是蚂蝗又把他的血吸掉了,到处都是,蚂蝗好多。(你腿上这个印子都是吗?) 这个印子后来才发现,以前还没有发现,蚂蝗这个东西,这个蚊子也还是厉害。(有没有人因为这些蚊虫病毒蚂蝗这些就死掉了?)这种是多数呢,普遍的很啊,在那边。老鼠啊什么到处都有,到了没有办法的时候拿枪打,拿枪打老鼠,拿枪打了,拿卡宾枪打老鼠,说它是Japanese,把老鼠当成日本人来打。” 

在盟国的支援下,蓝姆伽物资的丰富,是中国人从来没有见过的。甚至后来回国的时候,长官要求,每个人,包括做饭的,都要开一张车回来。老人说:好像到了天堂,但是不喜欢。
蔡林森:“到了天堂不喜欢啊,不习惯啊!因为他们的生活各方面,吃的啊,不习惯啊。还好好在什么地方呢?因为我们的炊事班还保持得好好的,你们的东西面包什么的退回去,不要!当官的给它拒绝掉了。怎么办呢? 面粉、麦面,麦子的面,自己做馒头吃,诶~喜欢了! 生活逐渐逐渐好了,附带一点罐头啊,其它的菜呀各个方面。(那个罐头应该是美国罐头?还是英国罐头?)都是英国罐头。(完全不好吃吗?) 不怎么好吃,完全不好吃。那个什么牛肉罐头,你初初吃还是好呢,到后来你就厌烦了,不要吃,宁可买这个印度老百姓种的这个南瓜,鸡蛋啊,中国人自己出钱跟他买。”
抗战胜利后,蔡林森回到祖国,此时,他已离开部队,想回家却没有路费,就在路边开了个小小的修理铺子,1952年,保山机械厂成立,老人进厂当了一名工人并在此结识了现在的老伴,从此岁月静好,一瞬间就过去了大半生。
平时,蔡林森最大的爱好就是做做老上海的本帮菜。
蔡林森:“ 一般她吃辣的么加辣味,或者加酸味,我呢喜欢吃甜的呢加糖,不管烧肉啊煮鱼啊加点糖,煮个汤啊什么的,都是她做她的,我做我的。”
半生的岁月,蔡林森无数次地想回老家,可是菲薄的工资,支撑保山的小家庭已经很困难,更无力承担往返遥远上海老家的庞大路费开销。

2010年年底,在志愿者的帮助下,蔡林森终于回到了上海老家,这一年,他93岁,当年意气风发离开上海的青年,如今已是步伐蹒跚的垂暮老人。
蔡林森:“上海电视台去了几个车把我接着去,就在老家旁边叫了几个家乡菜,我爱吃点肉,就叫了东坡肉,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东坡肉。本来我是吃半碗饭,那天吃一碗饭还不够,结果这碗东坡肉吃完,还要再来一个,他们看到我吃看了都笑。太高兴了,那一天晚在家乡。”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