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2012-12-03 23:59:29)
标签:

杂谈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照片是比利时朋友Alain拍摄的瑞丽江桥,注意看路边停者他的心爱的坐骑——美军二战威利斯吉普车。他是滇缅公路和威利斯吉普车的骨灰级粉丝。

 

进入中国的第一车队如何跨过瑞丽江?

——瑞丽江大桥今昔,二战世界上最长的贝利单跨距军用铁桥

 

    中缅边境的瑞丽江大桥是世界最长的贝利军用桥

    一条河流躺卧在云南瑞丽,对面就是缅甸的南坎,南坎西3英里有一座二战时期的军用铁桥。这座大桥我走过无数次了。这可以说是二战雷多公路(The Ledo Road,也就是史迪威公路)进入中国之前的最后一座大的桥梁。每次从瑞丽出境到密支那都要经过这座大桥。

    桥的东岸有一个小岗哨棚子,里面住着守桥的缅甸士兵。车辆经过这里要检查,除了司机所有的人都必须下车,然后步行通过桥梁。守桥士兵虎视眈眈地看着我,我当然不敢把镜头对准他和岗棚。

      大桥是缅甸的掸邦和克钦邦的分界线,桥东是掸邦,桥西是克钦邦。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今天的瑞丽江大桥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60多年过去了,大桥仍然在使用。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大桥西岸等待检查的缅甸人。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网站上查阅到了大桥

 

 

    由于这条河流也叫瑞丽江,所以这座大桥当然也就是瑞丽江桥。“瑞丽”是傣族的语言,傣族在缅甸叫做掸族(Shan),“瑞丽”在傣族和掸族的语言里就是“Shweli(注意:这是英文通用的拼写,不是汉语并音”。意思大约是“雾茫茫笼罩的翠绿地方”。

    这座大桥长不过百米。看起来并十分不起眼,但是在中国抗战历史上却十分重要,二战中缅印战区的美军资料中常常提到它,因为这是雷多公路进入中国的必经之路。中国驻印军和在云南的远征军发动反攻收复缅北和滇西,就是为了打通这条通道。1945年1月28日,从印度阿萨姆邦小镇雷多开出的第一车队达中国的畹町,就是从这里经过的。

    (注意:在中国畹町的瑞丽江上,也有一座美军架设的贝利铁桥,对面是缅甸的九谷,但是这座桥不是这里讲述的。我说在这座桥梁在瑞丽对面的缅甸南坎,所以很多中国人并没有看到这座桥。不过今天从瑞丽到南坎是非常容易的,大家不妨过去看一看。)

     后来我才知道,这座桥梁之所以著名,在军事桥梁史上也有地位:资料显示:这是二战时期全世界最长的“单跨距贝雷军用吊桥(也叫贝利)”((the largest single-span Bailey suspension bridge in the world)(摘自第209野战工兵营历史)。

http://www.cbi-history.com/part_vi_209th_eng_combat_bn.html

 

    贝利桥是全世界最富盛名的军用桥,1938 年英国工程师唐纳德·西·贝雷发明。这种桥以高强钢材制成轻便的标准化桁架单元构件及横梁、纵梁、桥面板、桥座及连接件等组成,用专用的安装设备可就地迅速拼装成适用于各种跨径、荷载的桁架梁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被大量用于欧洲及远东战场,抢修桥梁或架设临时便桥。战后,贝雷桥经过改进转为民用。

    建造这座世界最长的贝利桥同时创造了一个记录,也就是美国工兵仅仅用了六个星期42天就完成了。而在战前,英国人却用了三年的时间才在这里建造了同样的吊桥。

    战史上记载,美军第209工兵营的B连于1945年1月15日来到这里建设桥梁,但是却等待了两个星期的时间,等待中国驻印军第38师和第30师,还有美军的火神部队把盘踞在这里(缅甸南坎小镇)的日军残余肃清。

    这座桥梁是在1945年3月15日最后完工的,全场450英尺(450英尺=137.16米)。工程完成后,209工兵营的建设者把大桥献给在最后的战斗中牺牲的工程兵。1945年5月20日,已提升为少将的刘易斯·匹克(Lewis A. PickPick)发表正式通告,宣布利多公路圆满完成,他称之为修筑利多公路是美国陆军工程兵在战争中最艰苦的工作。根据蒋介石的提议,这条由为刘易斯·匹克代表的工程兵所修建的著名公路被命名为史迪威公路。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以下是209工兵营B连修建大桥的照片

这是当年在桥梁上的一块铁牌,上面写着:瑞丽江大桥,完成时间:1945年3月,献给在缅甸密支那牺牲的B连官兵。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大桥竣工和进入中国的美国第一车队通车时间发生了矛盾

    以上是美军的资料记录的(大桥在1945年3月15日竣工),于是一个重大的疑问就出现了:我刚才说过,在这之前的1945年1月28日,从印度雷多开过来的由满载中国急需的作战物资的113辆货车组成的第一车队从这里进入中国的云南,这是1942年5月3日(惠通桥被炸断)的两年半的时间内,第一次从陆路进入中国的车队。

    既然1月28日有一队军车必须经过这里,从畹町进入中国,而这座桥梁却是3月15日才建成,那么第一车队显然不是通过这座桥梁进入中国的。

    从照片看,桥梁在架设完毕之前车辆肯定是不可能通过的。照片上可以看到在修桥之前,被炸断的老桥坍塌在河床里。那就是战前英国人建造的瑞丽江老桥。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瑞丽江桥修建前坍塌的老桥,表明在新桥修建好前,车辆绝对无法通过。

    既然桥梁在3月15日才建造完毕,那么在中国抗战历史上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一车队”又是怎么进入中国的?这个车队肯定是在1月28日从畹町进入云南的,而且肯定是从密支那-八莫-南坎(这座桥梁是必经之路)这条刚刚完成的雷多公路进入中国的。这是中国抗战历史一个不可能出现错误的日子!

    我完全没有想到在研究一个看起来是很小的事情——瑞丽江大桥的修建,却使得一件大事情成了问题——车队如何进入中国!!!

 

各种美军资料也没有记载

    过去从来没有资料显示,也没有任何人,甚至包括当地人对于由赫赫有名的刘易斯·匹克率领的第一车队是怎么跨过瑞丽江进入中国提出过不同的疑问。

    我过去无数次去过这里,这是中国瑞丽和缅甸南坎地区,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

    为了解答这个疑问,这些天我查遍了各种资料,包括英文网站上保留比较完整的美军战报(Roundup 美军综合杂志等)以及在这里施工作战的美军第209工程营、612炮兵营、中美混合第一战车独立团、美国军报记录的在此作战的中国新一军的新38师和新30师的各种记录,还有第一车队从雷多到达昆明沿途的记录,以及国内的各种资料,居然都没有提到这个事情!!

    一时我陷入苦恼……

 

西格雷夫可能是解答疑问的关键

    西格雷夫医生(Dr. Gordon Seagrave)是在缅甸一名非常有名的美国浸洗教传教士,他在缅甸南坎开办了一所医院。战争爆发后,他跟随中国远征军转战缅甸印度,他在回忆录《缅甸医生(Burma Surgeon)》和《缅甸医生的归来(Burma Surgeon Return)》中极为详细地记录了他和他的医疗队的作战救护的经过。几年前我翻译了这两本书。我记得他在最后记录他跟随中国军队回到南坎医院的过程是极为详实的。所以赶快再次阅读。

 

战车营和新38师绕道进入中国——垒允(雷允)

    西格雷夫医生写到,中国新30师正面进攻南坎与敌胶着,新38师和战车营迅速从八莫赶来增援。大批部队看着30师迟迟不能打开局面急的跺脚。而新38师就坐不住了,1944年12月27日,他们一部分部队(第112团)就从中国瑞丽的雷允进入,占领了飞机厂和跑道。后来,美国612炮兵营也奉命穿插到南坎的日军后面堵截他们退路,这样该营的Levell少校希望战车营掩护他们修一条道路到达弄岛(弄岛是云南瑞丽垒允的一个村子)。而战车营的Brown上校知道西格雷夫医生对这一代非常熟悉,于是就请医生带路,帮助他们的战车和由卡车牵引的150毫米榴弹炮这从这里进入中国的弄岛(垒允)地区。。

    这样医生带着他们跨过一条小河进入中国的弄岛,来到了原来的中国中央飞机制造厂废墟和工厂的飞机跑道上了。

    这时看到中国38师112团也在这里。在飞机跑道上,炮兵们马上架炮,对着不远处的南坎一座小山头的日军150重炮阵地猛烈轰击。医生在回忆录中写道,他用望远镜看去,南坎对面小山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片片红色屋顶的房子狼烟四起,医生的心都碎了。因为被炮击的这个地方就是他生活工作了20多年的一家美国传教士(浸洗教)医院。而如今架炮的跑道不远,是原来中国中央飞机制造厂的职工医院,西格雷夫也曾经在这个医院担任过院长。医生看着他曾经都担任过院长的这两个医院相互对射,所以他的心都碎了。

       这里要啰嗦几句,西格雷夫当院长的传教士医院坐落在南坎的一座小山上,人们至今都叫“医院山”,是南坎城的最高点,医院是用鹅卵石修建的,异常坚固。南坎日军守备队配备的日军少有的150毫米重炮的阵地自然而然就选择这里。这些美军情报早已掌握,并提前通知了医生。“我们要用飞机和大炮轰击你的医院,请多包涵。”南坎战役开始后,医生就主动请战,说:“如果非要炮轰我的医院,那么请让我开第一炮!”看来西格雷夫是一位极有黑色幽默感的人。美国炮兵是否让他开第一炮没有记载。估计当兵的不会理睬这位“有神经病”的老百姓的。

    这座被废弃的工厂就是中国中央第一飞机制造厂,1939年从昆明搬迁过来的,最早是在杭州笕桥。搬迁过来时,从滇缅公路畹町附近修了一个公路到达这里。这座和美国泛美航空公司合作的飞机厂的全部设备以及组装的飞机大件都是通过这条公路运到工厂的。1942年5月1日,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失利,工厂被迫撤退,大部分没有开箱的设备和工厂被烧毁,这是中国航空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我同样也无数次来这里考察。

 

垒允飞机厂公路——车队进入中国的可能路线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西格雷夫提供的地图

地图说明:

1. Suspension Bridge 吊桥(瑞丽江大桥)

2. Namhkam  南坎镇(缅甸)

3. Mansawn (曼哨)

4. TANK ROAD (战车路)

5. Nan Wan R. 南宛河

6. Loiwing  垒允 (中国瑞丽)

7.  ALTERNATE ROUTE BURMA ROAD   滇缅公路的替换路线

8. Wanting   畹町

    这里有一张西格雷夫医生回忆录的地图,地图清清楚楚标出了“战车路(TANK ROAD)”(西格雷夫带领战车和炮车进入中国的道路)。这条路和通向瑞丽江大桥的雷多公路分道扬镳,从一个叫做“邦坎(Panghkam)”的地方跨过“南宛河(Nam Wan River),进入中国的“垒允(Loiwing)”地区,这里也就是飞机厂和跑道。这条路一直通向畹町(Wanting)联通滇缅公路。地图上专门在这条公路上注明“ALTERNATE ROUTE BURMA ROAD(滇缅公路的替换路线)”。

    在章东磐团队从美国弄来的照片中,我找到了这张照片,照片的背面清清楚楚写着“Chinese patrol crossing Jap demolished bridge over Namwan River in China into fight against Jap held positions in valley ahead. (中国巡逻队穿过被日本人破坏的南宛河桥梁进入中国,和占领这个峡谷的日军作战。”

    照片可以看到,这座桥梁中部大梁已经断裂,人员可以通过,但是车辆和战车不可能通过。所以可以断定,新38师112团步兵就是从这里进入中国的,而车辆无法通过。不过从中美战史和西格雷夫资料都显示,中国士兵徒步过河以后。战车和大炮是由西格雷夫找的另外一条捷径过河的。尽管现在很难知道大炮和战车具体在什么地方跨过南宛河,但是从地图的“战车路”的路线看,应该距离南宛桥不远。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章东磐团队图片,中国士兵穿过给破坏的南宛河桥

 

    从垒允中央飞机厂职工回忆绘制的示意图上可以看到,跑道西侧有一条路跨过“南宛河”,进入了缅甸的邦坎。我认为,这张示意图上标明的“南宛河上的桥梁”,就应该是上面那张照片上中国士兵经过的桥梁。

    大约是在2001年,我和央视科教频道的罗巍编导出境前往密支那,也就是从这条路出境的,那时不记得是否经过了一条河和桥梁。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既然战车和炮车从这里进入中国到达飞机厂和跑道,那么我认为,第一车队完全可能沿着这条“战车路”进入中国,再沿着西格雷夫医生在地图上标明的“滇缅公路的替换路线(ALTERNATE ROUTE BURMA ROAD)”到达畹町,然后再接受中美官民的欢迎。否则,西格雷夫专门写上“滇缅公路的替换路线(ALTERNATE ROUTE BURMA ROAD)”有什么意思呢?

    这仅仅是一种假设。

 

第一车队从“战车路”进入中国的假设被否定

——第一车队进入南坎居住了四天

    1945年1月28日在中国畹町举行了“第一车队进入中国暨滇缅公路通车欢迎仪式”。包括宋子文、卫立煌、孙立人、索尔登(美国缅印战区司令)、魏德迈(中国战区美军司令)等要人参加。这次欢迎会非常隆重,留下了大量的照片。照片可以看到人们在边界线中国一侧用树枝树叶和彩旗搭建了一个牌楼,车辆就是从牌楼下面进入中国的。

    美军战报对这个地方的具体位置有这样的记录:“这座牌楼的后面是畹町大桥。”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1945年1月28日,车队进入中国。注意:吉普车上副驾驶的座位就是刘易斯1匹克,第一辆车进入中国的“一瞬间”。旁边背对照片戴毛钱帽子的是我认识的一位老兵,——蔡孝颙(照片刊登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这句话过去很少有人仔细琢磨过,现在如果仔细琢磨,问题又出来了:

1.       畹町和缅甸分界的是“瑞丽江”。也就是说,这座牌楼是架设在瑞丽江的缅甸一侧,车辆经过牌楼,再跨过畹町桥,然后才进入中国。而美国记者在这里等着拍摄刘易斯·匹克坐的第一辆吉普车的“车轮越过牌楼的那一刻,标志着车队进入中国领土”。现在看起来这是有问题的,因为这里仍然是缅甸。要过桥,或者在桥的中间才应该是中国。

2.       可以肯定“第一车队”的所有车辆都是经过牌楼从缅甸进入中国的,这就意味着他们仍然是从缅甸南坎进入中国。那么从中国垒允的“战车路”进入中国的假设就被排除了。

    否定车队从垒允进入中国,还有另外一条史料作为佐证:

    从车队和西格雷夫回忆录的一些记录也可以看出,车队在南坎呆了四天,这是因为他们要等待中国军队把在畹町和畹町对面缅甸的木姐(Muse)的日军最后驱逐,才能进入中国。到了1月27日,在云南的远征军76师和驻印军最后胜利会师,第二天,车队才进入中国。在车队呆在南坎的日子里,车队许多人还参加了当地缅甸老百姓欢迎西格雷夫医生和他的医疗队回到南坎的盛大仪式。(摘自美国《YANK》杂志的记者Dave Richardson撰写的“第一车队(The First Convoy)”一文。

 

美国工兵在瑞丽江还架设了一座浮桥

    美国人Leslie Anders(莱斯利·安德斯)曾经撰写过一本书,名字叫做《THE LEDO ROAD(雷多公路)》,副标题是“General Joseph W. Stilwell’s Highway to China(约瑟夫·史迪威将军的通向中国的路)”,被认为是记录修筑这条公路最权威的书,我翻到最后详细查阅,结果查到下面一段:

    “大部分比在伊洛瓦底江架设的桥梁更壮观的是在太平河和瑞丽河上的桥梁。在匹克和工程服务部决定在这里采用贝利吊桥以后,在印度的司令部的工程负责人于1月派遣了一个观察员为工兵建设桥梁时提供技术指导。1月初,桥梁架设开始,由John R. Morrel指挥209工兵营A连在距离八莫以北23英里处的太平河上开始架设一座400英尺桥梁;1945年2月28日通车。第71工程部队在1月18日在南坎以西1英里的瑞丽江上架设了一座浮桥,由Charles A. Stefl指挥的209工兵营的B连也在这个星期在这里也开始架设一座450英尺的贝利桥。3月11日通车时,B连的官兵题词把这座桥梁献给在密支那作战牺牲的本连官兵。这样,在伊洛瓦底江以东的所有桥梁工程就完成了。”

    (原文)

The 71st Engineers threw a floating bridge over the Shweli a mile west of Namhkam on January 18, and Captain Charles A. Stefl’s Company B of the 209th started constructing a 450-foot Bailey the same week there. After a ceremony dedicating the new bridge to the men of Company B lost in the Battle of Myitkyina, the bridge opened to traffic March 11. Bridging east of the Irrawaddy was then complete.

 

    美军工兵在相隔仅仅一英里的同一条河流上同时架设两座桥梁,这样的事情是极为罕见的。而且是在敌人已经被赶走以后,唯一的理由就是架设永久性的桥梁需要一段时间,而有车辆急于通过,所以只好建一座临时桥梁,浮桥显然是临时桥梁。那么急于通过的车辆是什么车辆呢?现在看起来,最重要的车辆就应该是要到达中国昆明的“第一车队”,因为他们要把中国前线急需的作战物资运过去!

 

浮桥的位置应该在Mansawn(曼哨)

    注意:文章说了“第71工程部队在1月18日在南坎以西1英里的瑞丽江上架设了一座浮桥”。但是具体位置没有说,仅仅说在南坎以西1英里(而本文介绍的瑞丽江桥是位于南坎以西3英里)。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西格雷夫提供的地图

地图说明:

1. Suspension Bridge 吊桥(瑞丽江大桥)

2. Namhkam  南坎镇(缅甸)

3. Mansawn (曼哨)这里架设浮桥的地方

4. TANK ROAD (战车路)

5. Nan Wan R. 南宛河

6. Loiwing  垒芸 (中国瑞丽)

7.  ALTERNATE ROUTE BURMA ROAD   滇缅公路的替换路线

8. Wanting   畹町


    回头再看西格雷夫的回忆录《缅甸医生的归来(Burma Surgeon Return)》最后一章“回家”:医生说1945年1月17日,他接到通知部队护送他到南坎看一看他的医院,他在一个叫做“Mansawn(曼哨)”的江边坐小船渡过瑞丽江。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和他一同过江徒步进入南坎的还有中国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看完医院后他原路返回,也就是说,仍然是在曼哨(Mansawn)摆渡返回。但是回到驻地后,部队就通知医生,第二天医生可以带着自己的一些人和装备回家。“还是坐小船过江?”医生问,因为他们的装备很多。“不,Mansawn(曼哨)刚刚有一座浮桥由工兵架设完毕。你们坐卡车回家!”可能是由于西格雷夫从曼哨摆渡返回时天已经黑了,所以他完全没有看到在这里修建的浮桥已经差不多已经完工了。第二天,医生一伙就从这里坐卡车回到了医院。这段回忆说明这里架设了一座浮桥。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孙立人坐小船从Mansawn读过瑞丽江进入南坎地区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西格雷夫医生(左)也坐小船过江,孙立人将军(右)和另外一位美国军官在岸边等待。这里显然就是Mansawn(曼哨)。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孙立人和西格雷夫交谈后一同徒步进入南坎(1月17日)

 

    从西格雷夫提供的地图查找Mansawn的位置,位置刚好是距离南坎3英里的瑞丽江大桥的一半,也就是差不多1英里左右的地方,他们坐卡车过浮桥的时间是1月18日。架设浮桥的时间和位置刚好和前面Leslie Anders(莱斯利·安德斯)记录的“第71工程部队在1月18日在南坎以西1英里的瑞丽江上架设了一座浮桥”相吻合。所以,我基本可以断定,西格雷夫说的Mansawn(曼哨)一座1月18日工兵架设的浮桥,就应该是莱斯利·安德斯所说的由“第71工程部队在1月18日在南坎以西1英里的瑞丽江上架设了一座浮桥”。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这是西格雷夫提供的地图的细部;

 1. Suspension Bridge 瑞丽江桥

 2. Namhkam 南坎镇

 3. Mansawn 曼哨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图片说明:美军战报显示:第612炮兵团通过一条浮桥过瑞丽江,但是非常可惜没有说明日期,我估计,这座浮桥也许经过加固以后,就是西格雷夫从Mansawn(曼哨)坐车过江的浮桥,第一车队从这里过江的可能性很大。

 

 

第一车队极有可能从这座浮桥进入中国

    再来看一看第一车队进入南坎的时间,第一车队的记录是他们在南坎呆了4天以后,第二天1月28日进入中国,也就是说,他们大约在1月23-24日跨过瑞丽江,而浮桥是在1月18日修建好的,两者之间并不矛盾。

    综上所述,我认为,载入中国抗战历史的“第一车队”是通过这座浮桥,而不是通过“瑞丽江大桥”进入中国的,从而打破了日本两年半对中国陆路的封锁。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1945年2月4日,第一车队到达目的地昆明,昆明官民万人空巷欢迎车队。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遗补:

    驻印军进攻南坎地图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进入中国的车队如何跨国瑞丽江?

地图注解:1:112团进入中国雷允(垒允)的地点。

          2:垒允(雷允飞机厂遗址)

          3:88团进攻路线(浮桥的位置)

          4:大桥位置

 

    补充说明:这是一张和中国驻印军协同作战的美军绘制的南坎作战地图。从这张地图上看,

1. 新38师进入中国垒允的位置是在北部,所以我估计说他们从邦坎的南宛大桥进入的说法就是不对的。当然他们的士兵的确到达了这里的大桥,有照片为证。他们仍然是从飞机场遗址进攻南坎。

2. 这里没有标注美国炮兵和战车进入中国的路线,

3. 注意看88团进攻南坎的路线,他们在1月18日渡江进入南坎。这里时间和位置都和美军工兵假设浮桥一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