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尘封巨宝庄

(2011-05-15 01:58:45)
标签:

草原纪事

旅游

生活.记录

情感

                        尘封巨宝庄
    时间对于巨宝庄没有意义。离开三十七年,巨宝庄依旧那样寒酸地蜷缩在草原的深处。
    2010年国庆节,当我走进这个记载我少年岁月的小村,我惊异于它的破旧,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执拗地破旧。和乡亲们交谈时,他们告诉我:去年咱们村也通电了。
    去年——2009年,共和国建立60年时,乡亲们能用上电了。听到这消息,我究竟应该高兴,还是叹息?就在不远的北面,杨利伟的返回舱把草原砸出了一个坑。可惜,砸出坑的时候,乡亲们点着的是煤油灯。
    我懒得把这些写进博客。但是,今天看见宝玲在我的博客留言,知道同学们还在回忆当年的岁月。于是,我想慢慢把我在巨宝庄的见闻写在这里。大家看着照片回忆吧。
 
尘封巨宝庄
    当年,我们平生第一次来到这里,是坐着马车从吉生太公社出发,经过什卜太来到巨宝庄时,走的也是从这条路。只是,这条路如今没有了,我从什卜太过来就是在草地上碾过来的。
    现在,乌兰花到巨宝庄的公路不再走王府那条路了,而是擦过吉生太,斜插到中号,再到牛坊滩,然后从牛坊滩下土路进入巨宝庄。从乌兰花到巨宝庄全程只要30分钟。我为了找到当年第一次进巨宝庄的感觉,从中号下柏油路,沿支芨河进入什卜台,再从什卜台到巨宝庄的。
 
尘封巨宝庄
这就是乌兰花为起点的公路。因为直通神五、神六返回地点,所以叫神舟路。

 

尘封巨宝庄

    远处,没有门窗的小屋子,是女生宿舍。女生宿舍左边的房子曾经是海家,也就是刘毛匠的家。女生宿舍右面的男生宿舍没有了,只剩下半堵墙。男生宿舍右面的房子已经成了平地。
    右边是富锁家。也就是王连成弟弟的家。那个叫“无所谓”的。现在,他和他媳妇还住在那里。
    面前的就是全村唯一的水井。那时,我们每天从这里挑水。特别是冬天,几个女生一起排着队往家里挑水,想起来还是有深深地感叹。才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在那样冷的日子里,零下三十多度,依旧笑着,叫着。想来有些心酸。如今,这口井废掉了,好在没有填平,像是等待我来凭吊。
 
    累了。不想写了。
    拍了不少照片,只是懒得看。今夜,为了同学们把它们翻腾出来。
    慢慢写吧。
    深夜的蓉城,虽然鲜花在开,还是有点寒意。也许,这寒意来自心底。清明将至,思绪总是漂浮着,寒意也在这时显得格外忧郁。(写于2011年清明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