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牛娃娃的偷闲乐园
牛娃娃的偷闲乐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4,196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汉译英诗三首和默温诗评:闪念之光、让这一切消遁、触抚我

(2017-02-20 09:50:43)
标签:

连辉

英诗中译

但丁·罗塞蒂

萨拉·蒂斯黛尔

斯丹利·库尼兹

分类: 英诗中译
汉译英诗三首和默温诗评:闪念之光、让这一切消遁、触抚我

汉译三首代表了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英美诗人的诗,分别是英国诗人但丁·罗塞蒂的《闪念之光》、美国现代诗人萨拉·蒂斯黛尔《让这一切消遁》和美国当代诗人斯丹利·库尼兹的《触抚我》以及美国当代著名诗人及翻译家史丹利·默温的有关诗评所选译的三首诗主题都涉及探讨爱在生命中的位置,对爱是什么以及人与人之间爱有多少种维度都有一定程度的展示。三首诗从构思的技术组成部分来说也享有其他几个共同点,留待读者自己去发现,我只略谈不同点。


闪念之光  Sudden Light
[英]但丁·加百利·罗塞蒂作 by Dante Gabriel Rossetti
英诗中译:牛娃娃 Translated by ©H.L.Glennie


我曾来过此地
却记不起何时与如何来到:
我只知门外芳草萋萋,
含着热忱的甜蜜味道,
叹息之声萦绕,岸边灯火熠熠

1/365/2017C2E-46/365/2016byHGVA


I have been here before,
But when or how I cannot tell:
I know the grass beyond the door,
The sweet keen smell,
The sighing sound, the lights around the shore.

汉译英诗三首和默温诗评:闪念之光、让这一切消遁、触抚我
©H.L.Glennie


Has this been thus before?
And shall not thus time's eddying flight
Still with our lives our love restore
In death's despite,
And day and night yield one delight once more?



但丁·加百利·罗塞蒂( 1828年5月12日 – 1882年4月9日)是英国诗人和画家,他父亲是意大利移民,罗塞蒂一家均是杰出的艺术人才,他妹妹克里斯蒂娜是著名的诗人,姐姐玛丽亚是作家也是修女。但丁·罗塞蒂这首诗音韵极美,意象和语境呈显一种强烈的蒙太奇效果,尽管他在世时电影应该还没有发明~?©H.L.Glennie


这首诗从造境、用词和思想深度等各个角度来看都是一首极好的诗,汉译难度也较高,源于诗境中回忆与现时不断交织易位,时态和空间变幻生出一种扑朔迷离的飘忽感,形式上节奏和韵格严谨,因此译文也依原韵,节奏上尽可能体现原文的律动。此诗口吻哀婉,色彩却明丽,画面动态感不仅强,还有种神秘氤氲其中。最令我惊艳之处在于形上和形下交织成锦,他通过选词的时态变化、意境的重叠和分拆、主体的即时思索与折射于客体的情感互动将形上形下统一于同一个空间,时空的穿越感似河中清流持续流淌。©H.L.Glennie

汉译英诗三首和默温诗评:闪念之光、让这一切消遁、触抚我
©H.L.Glennie

让这一切消遁 Let It Be Forgotten
[美]萨拉·蒂斯黛尔作 by Sara Teasdale
英诗中译:牛娃娃 Translated by ©H.L.Glennie

2/365/2017C2E-20/365/2017byHGVA汉译英诗三首和默温诗评:闪念之光、让这一切消遁、触抚我
©H.L.Glennie

萨拉·蒂斯代尔(Sara Teasdale,1884年8月8日 – 1933年1月29日) 是美国诗人,获得普利策奖的第一位女性,她的文字非常优美,飘逸灵动,如画如歌,声色并行,却笼罩着一种说不清楚的悲调。她的诗用柏拉图的分类法属于抒情诗,但我觉得她在思想上超越了不少她的同代同风格的诗人,主要体现在她娴熟的笔法很自然地表达她惯常的逆向思维。


这首是蒂斯黛尔的名作,除了音韵美之外,形上形下意境清晰地平行并进,此诗技艺精湛,最后两句乐感极强,第三句以一种加速韵律推进,紧接着第四句下行音途中突然嘎然而止,形式与形上意蕴吻合!©H.L.Glennie


触抚我 Touch Me
[美]斯丹利·库尼兹作 by Stanley Kunitz
英诗中译:牛娃娃 Translated by ©H.L.Glennie



夏天迟了,我的心。
从空中抽挑语词
拨醒四十多年前
那时我爱得狂烈
几乎撕裂成两半
象今夜的叶子飘散
在风嘶雨倾中。

3/365/2017C2E-11/365/2017byHGVA


Summer is late, my heart.
Words plucked out of the air
some forty years ago
when I was wild with love
and torn almost in two
scatter like leaves this night
of whistling wind and rain.



是我的心迟了,
是我的歌在飘荡。
整个下午在户外
于铁灰色的天空下

将我园中落叶堆集,

我跪着聆听蟋蟀的颤音
就在我脚下好像

快要爆出它们脆硬的外壳;
我象一个孩子般

惊讶于如此清晰的音响
从如此微小机器中

流淌出的音乐多么勇敢。

3/365/2017C2E-11/365/2017byHGVA


It is my heart that's late,
it is my song that's flown.
Outdoors all afternoon
under a gunmetal sky
staking my garden down,
I kneeled to the crickets trilling
underfoot as if about
to burst from their crusty shells;
and like a child again
marveled to hear so clear
and brave a music pour
from such a small machine.


汉译英诗三首和默温诗评:闪念之光、让这一切消遁、触抚我
©H.L.Glennie


What makes the engine go?
Desire, desire, desire.
The longing for the dance
stirs in the buried life.
 One season only,
and it's done.
So let the battered old willow
thrash against the windowpanes
and the house timbers creak.
Darling, do you remember
the man you married? Touch me,
remind me who I am.



库尼兹(1905年7月29日- 2006年5月14日)是美国当代诗人,普利策奖得主,也是美国桂冠诗人之一。他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的长寿,他活了一百岁,他的诗龄也一样长寿,写诗一直写到他临终前的一年。还有一个有趣的部分是他不少书出得比较晚,其中第三部作品《诗选》一直没人愿意出版,折腾了好一阵才找到一家出版商勉强接纳出版,就是这本《诗选》为他赢得普利策奖。

本来不知道这位诗人,偶然从威廉·史丹利·默温(William Stanley Merwin)的诗评中发现这首诗,尽管库尼兹早期写的诗以抑扬格商籁体为多,这首却是自由体诗,起首就不同凡响,往下读发觉戏剧性极强,边沉浸其中边猜想后面会发生什么情节,尽朝弗罗斯特式的方向瞎猜,可读到最后一句,出乎我意料,不禁拍案叫绝,真是豹尾啊!很少有人用这种视角写这话题!看看默温精彩的点评吧,我的汉译文如下:

汉译英诗三首和默温诗评:闪念之光、让这一切消遁、触抚我

"这首诗我是先听斯丹利朗读后再读的。我坐在前排,离他才几步远,我记得这首诗震动了我。(并非我一人如此。我听到周围突然间发出的沉重呼吸。)多么美好,历经了漫长人生已经成熟和苍老的爱情会掀腾起如此汹涌之潮,而爱人们的身体已逐步失却他们初见时的春泉和心跳。这首大师级的诗,形似简洁却激情深刻,视角的变迁如此迅疾以至它们最初可能遭到忽略。4/365/2017C2E-26/365/2017byHGVA "©H.L.Glennie

汉译英诗三首和默温诗评:闪念之光、让这一切消遁、触抚我
©H.L.Glennie

情人节已过,世界各地山盟海誓的爱音如花雨漫天,博客界面也不例外,好像还有情诗比赛PK谁的爱词颜值最高,只看到标题,内容没看,倒是学会一个新的网络语:撒狗粮!狗粮是不敢撒的,狗狗们自有狗狗的乐趣~~。看到过的文字里娱乐性最强的帖子当属《情人节,各科老师的爱情故事和爱情宣言》,开心值比撒狗粮高多了。笑过之后细细想想,觉得情人节里谈及的情爱以浪漫和激情为多,而且差不多都是报喜不报忧,形式上以歌颂和发誓祈愿为多,爱的其他层面则较少涉及。我就不妨汉译三首西人的诗,看看西方诗人的爱情观。这三首诗未必算得上是情诗,更多的是探索爱情在生命中的意义,而默温的诗评则为大家提供了情诗的文学之源和东西方不同的美学概念在情诗上的呈现。但愿能給读者带来比撒狗粮更管用的感悟和思考。

时间上没赶上应景,但迟发比不发强些吧~,麻烦各位读完后在博文后边的投票栏里投个票,看看你喜欢哪一篇以帮助我提高译文质量,谢谢各位友人。有兴趣转载者欢迎并感谢在先!有几个阅读网站常常贴我的原创诗文和译文,希望你们能尊重我的付出,贴文时请注明出处提供连线并且请不要只抄录我图片中的文字删掉我图片中的作者姓名和网址水印,感谢合作!


我汉译的其他英美诗歌:

但丁·加百利·罗塞蒂诗:

寂静的正午
这一希冀


英诗译析:马修·阿诺德《多佛海滩》兼译叶芝《十九世纪及其之后》
丁尼生《哀悼》集第五首


萨拉·蒂斯黛尔诗:


物物交换

二月黄昏



威廉·斯丹利·默温诗:

贝里曼
眼观
诺亚的乌鸦
有关诗的详细内容



汉译默温英译诗: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一首:美人之躯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二首:光芒环绕你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三首:无际松林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四首:晨漫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五首:这样你会听见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六首:记得你的模样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七首:融进午后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八首:白蜂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九首:松林中陶醉
英诗中译:聂鲁达情诗第十首《我们甚至失去》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十一首:残挂天边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十二首:圆满于你的温柔乡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十三首:我作起标记
译聂鲁达情诗第十四首《每天你嬉戏》
译聂鲁达情诗第15首:《为你我喜欢静默》
译聂鲁达情诗第十六首:在我日暮之空
英诗中译聂鲁达情诗第十七首:思念,缠绵之影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十八首:我在爱著你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十九首:轻盈柔美的褐肤女孩
汉译聂鲁达情诗第二十首:今夜诗行
绝望之歌

本文所有图片来自网摘,诚谢作者!音乐为墨西哥钢琴诗人Ernesto Cortazar的钢琴曲 No Se Tu (Contigo Aprendi)





 
三篇译文中你最喜欢哪篇?最多可选1项
发起时间:2017-02-20 10:00    截止时间:2017-04-18 04:00    投票人数:0人
  • 0(0%)
  • 0(0%)
  • 0(0%)
投票已截止
最后投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