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牛娃娃的偷闲乐园
牛娃娃的偷闲乐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2,790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英译作《发廊情话》发表(附诗:博海泛舟)

(2017-01-17 08:08:38)
标签:

连辉

牛娃娃

汉译英

王安忆

发廊情话

我英译的王安忆的得奖小说《发廊情话》由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研究中心享有国际声誉的《译丛》(Renditions)半年刊于2016年秋季第86期发表。


《译丛》历史悠久,是文学翻译界享誉的学术性汉译英翻译刊物,早在中国文学为世界所瞩目之前已经开始了耕耘,由宋淇先生于1971年创立,编辑和顾问团队由世界顶级资深双语汉学家组成,有诺奖作品的译者和诺奖评审委员。其中不少都是国际文学界所熟悉的名字如马悦然(汉学家,诺奖评审委员)和葛浩文等。能在这样的高端学术性刊物上发表我的小说英译令我深感荣幸!

我的英译作《发廊情话》发表(附诗:博海泛舟)


得悉喜讯,心情自然快乐,自合译出版第一本书算起,这中间已然跨越30多年。与30多年前不同的是,当时发表的是英译汉,这次是汉译英;当年翻译的内容属于我的专业,这次却是以文学翻译界门外人的身份首次投我的英译小说处女作;当年翻译过程中的每一步都得到师长们和学长们的推荐和提携,这次却是在毫无头绪无人引荐的情况下只凭手中一稿敲门。令我深受感动的是这一路又遇到很多贵人,尤其是《译丛》的编辑团队,以极其认真专业的态度对待我这个行外的新人,其敬业的精神令我感到一阵清新:只重文本且严格遵循明确规则的纯学术净土依然存在!


感谢向明中学学姐著名作家王安忆先生给予我这个新人翻译她得奖佳作(第三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之权!我一向喜欢王先生的小说,她细腻的女性笔触精雕细琢出都市生活的深层肌理,粘着力极强。 最令我感佩的是王先生总是能在这一幕幕细腻特写的后面,展现出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在很女性的人生之轻背后是历史所归划的人生之重,两者交融在王先生的笔尖上,宛如笔中之花盛开在刀锋上。她笔下的人物都是历史的血肉,算不上英雄也算不上恶魔,但个个鲜活生动,都是我们生活中见到过的人,与我们读者息息相关。《发廊情话》就是这样一部小说。整个故事在一间发廊中展开,除了发廊老板和两个安徽打工女,其余都是进进出出的客人或坐客。作者以叙述者的身份通过极其感性的描述令读者身历其境,店内的对话看似八卦和聊天,但在百转千回中却跨越一段长长的历史之河,说远点可以追溯到古代的中国和民国的上海,说近点就是现在和80年代改革开放后的上海,这些来自全国各地不同背景的小人物的喜怒哀乐道出现代中国大都市的深层心理。


感谢我先生在合作翻译过程中给予我的所有帮助和对译文进行润色!因为原作文字细腻,对英语的对应词汇量需求很大,不光跨越的时代久远,而且包含了很大的空间疆域,虽说场景是上海一间小发廊,可聊天的内容可谓海阔天空,涉及中国历史上四大美女的故事以及各地人种组成,语汇方面既有“静如处子,动如脱兔”那样文诌诌的句子,也有“聪明面孔笨肚肠”那样的上海俚语,还有“淘浆糊”那样的上海潮语词汇,需要译者进行一级转换,此外,还有不少发廊发型师美发操作的专门术语等等,因为有他的帮助和润色,对应的译文词汇才更丰富更符合西人阅读的习惯,我也得以在一个多月内完成译作,否则要费时很多。

我的英译作《发廊情话》发表(附诗:博海泛舟)


感谢中大《译丛》编辑们对我译稿做出的整合与修改。这是我的小说处女译,经验不足自不必说,而且因为我常译诗,会时不时不知不觉地将译诗的习惯带到小说翻译中,这两者的翻译方式绝对是不同的。美式英语与英式英语之间也有区别,《译丛》的读者是全世界文学学术界的英语高端读者,所以,整合是必须的。另外,有些专门名词各地说法也不同,翻译中的地域性协调也是必不可少。感谢编辑团队对我这新手所付出的耐心和心血,他们的敬业和专业精神以及待人的诚恳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在此表示深深的敬意和谢意!


中大翻译研究中心的《译丛》向我开启了一扇沟通英汉文学桥梁的大门,激励我继续学习和提高,在中西交接的天地里继续我的热爱文学之旅,这种热忱源于我对母语的热爱,无论在哪里应用哪个平台,初心不变,乐在其中!


因为翻译这篇小说,也令我对英汉双语小说发生新的兴趣,小说的某些写作特点赋予我新的诗意灵感,这方面大有发掘余地,源于我对网络时代全球化人际关系互动的关注和经历。比如,《发廊情话》的故事主线充满持续性悬念,最有趣的是结尾,从发廊老板口中吐出一个字,为整部小说划上句号。故事的叙述者非但没有为读者提供已经铺展的悬念的明确答案而且还制造了新的悬念:“她究竟是谁?老板对她的盖棺论定对不对?” 读者这时会重新回到小说将与那位女角有关的部分再读一遍,嗯,觉得老板说的有道理,刚想尘埃落定,觉得又不踏实了:“不对啊,这老板知道多少发廊外边的事啊,凭他那点见识和阅历他有资格对她实施价值判断吗?他对上海人和上海的文化了解多少?他的判断力是否折射出他自身性格中的元素?他自己的性格又如何呢?或许在店堂内他是意见领袖,他一发声,全体鸦雀无声,这并不是说他说的一定正确,这仅仅是因为对他身份的肯定,他要是走出店堂对外边的上海群众去说同样的话,他还会是意见领袖吗?” 再一次将读者拉回到小说,将刻画老板性格和经历的部分再读一遍以得出自己的结论。好的作品就是这样,读完后意犹未尽,浮想联翩,真可谓一步引向新的一步,每一步都是相遇和渐悟,不人云亦云、独立思考和分析的能力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今年六月是我写博十周年,写诗译诗五年半。这十年来我学到很多,文字内和文字外的都是。回首博海泛舟十年,有感而发:


博海之旅
文/牛娃娃 ©H.L.Glennie
1/365/2017ChPbyHGVA

十年,五个半港湾
上岸,这里与太阳有缘
是第一个见到曙光升起的地方
看海潮之花崖边盛开,
航标灯塔红星闪闪
在地中海唇上。

“我的魂诞生在你哀情凝眸的岸边,
在你哀眸深处是梦之疆域的起点。”(1)

从聂鲁达的祖国智利启航
故国是第一港湾
恰逢层林尽染红似情人心中泪眼中血;

我的英译作《发廊情话》发表(附诗:博海泛舟)

冬来,雪花一缕馨香
维也纳圆舞,在林中鹿鸣呦呦
唤醒索福克里斯的远古之声在多佛海滩回响
月黑风高的夜晚,
借狄金森线路板上曲婉的侧光
跨越一个个问号,不见南山
只闻辛波斯卡重新诠释雨中
歌川広重那座如雷贯耳的江户信桥
顺流而下,不知不觉,“轻舟已过万重山”(6)
到达青莲谪仙的第四港湾。

风草横月,各种合声和臆象。

站在维舍赫拉德高地(7)
只辨出一个声音在远方的雾霾中镶出金边
巴赫的音符如花语漫天飞扬
穿行于故园的字径
在风光旖旎的香岛
驶进第五港湾。

从世界到故园,
从境内到境外,从门外到门里,
从汉语到英语,从文字到文章,
地图上,时差间,东与西交界全局
从中划一个圆满的分号 -
“浩瀚的珍重”是必定的重逢 -(8)
续章在新行
©H.L.Glennie

2017年1月16日于美东


(1)引自聂鲁达情诗第十六首中我的译文,这是我汉译的第一首英文诗,由威廉。史丹利。默温英译。

(2)引自威尔第歌剧《那布科》中希伯莱合唱,也是我的歌词汉译,英译者不详。

(3)我在上海的老家位于襄阳南路和巨鹿路附近,那里是未被拆迁的旧区,托福于好几个名人曾经在这路段上的某几处住过。

(4)心长发糖炒栗子是上海有名的老字号,位于成都北路和延安中路段,在栗子上市的时节,店门前通常会排成一条长龙。可惜现在是延安高架桥。心长发糖炒栗子当然也跟着店一起黄鹤一去不复返。

(5) 大沽路是心长发后边一条菜市街,街道的一部分由鹅卵石铺成,现在也是延安高架桥的一部分。

(6) 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是我的第N首古诗词英译。

(7)维舍赫拉德高地位于捷克布拉格,作曲家斯美塔那(代表作《我的祖国》)和德沃夏克(代表作《新世界交响曲》)都葬于此。

(8)引自伊迪丝。索德格朗诗《现在是秋天》中我的汉译文。在本文诗中提及的文字之旅中,有些译诗(比如索德格朗这首诗)和原创诗(比如《站在维舍赫拉德高地》)没有公开发布过。


新年伊始,除了要学很多新的东西外,要做的事也很多,该是花时间整理我的草稿箱的时候了!感谢博友们为我带来一个回归母语的环境,尤其感谢几位与我长期互动的朋友们的支持和帮助,与大家的互动对我是种快乐也是一种鞭策,令我创作灵感旺盛,写了很多,多到草稿箱里找自己写的文章很难找~~,需仰仗搜索器,长此以往影响效率,今年下定决心,解决这个问题。


仅初步统计了一下2016年的写作,过滤掉不值得保留的一时兴起有感而发的文字后,共写译几百首英汉双语诗,发布率约占值得保留总数的14%,2016年创作的值得保留的原创双语诗总数是112首,值得保留的年度译诗总数是166首,期间短微博译文、主题内容太具体化反映时段太“当下”的诗文以及在博友评论栏里留下的大多数互动译文都未计入总数。2016年之前的文字还有待整理、过滤和归类,总数是多少,我自己也没算过。这需要花点时间。


至于投稿,英译只投过这篇小说,汉译还没有投过,中文投稿很少,仅向海外华文报刊《世界日报》和《星岛日报》投过并发表过几篇小品和散文,其余都没有投,主要是没有时间去搜寻这些文字适合往哪些机构投,灵感和思速显然跑在我的体力之前,加上还有日常俗物要应付,所以只能乘灵感旺盛,先抓住再说。


最后要感谢新浪博客提供了这个平台,让我重归母语的故乡成为可能,尽管这一路技术问题不少。我是新浪的忠诚用户,最近却频频发生我的很多博文被私密而重发时又被“繁忙”的情况,原因不详,因为我没有收到新浪任何通知告知文章被私密的原因,被私密博文的类型各异,都是些与敏感话题相去甚远的文字,其中有我的原创诗歌,有祝贺我姐姐生日的贺贴,有同学聚会博文和随感等,自觉没有任何不适内容。已经致电新浪,正耐心等待新浪后台调查后给我回复。假如我的博文无意中违反了新浪的明文规定,我愿意合作和改进,只是我不知道博文哪些方面需要避免重犯错,还望指出;如果是技术升级中出现的问题,希望新浪能够尽快消除技术障碍,改善重发博文时出现的“繁忙”的固化性,感谢在先。我不想多抱怨,这次被“封”密也不完全是坏事,让我这IT盲偶然间找到了博文搬家的快捷方法,但我还是更希望新浪能尽快消除技术障碍,毕竟我在这里有很多朋友,但愿我能在拓展发布平台新域的同时,继续在此与大家相聚交流。


因为此次不是自费出版,手头没有多余的文本相赠,有兴趣订购含有此译文的期刊的朋友可点击下边连线:

译丛第86期(2016年秋季版)


我的其他双语博客网页:Bilingual Window: Poetry in English and Chinese


新年即将来临,祝朋友们阖家新年健康快乐、如意吉祥!


 

我的英译作《发廊情话》发表(附诗:博海泛舟)

枫丹白露精评:


这首诗一气呵成,我与雨丝同感,十年的文字轨迹清晰简练。意象对应得精致,比如视觉上的海潮之花与航标灯塔、听觉上的竖琴默默与旋律入心、速度上的从前慢 与光年、色彩上林中雪花白与海滩夜晚黑、音符与光芒、故园与全球、界内与界外、门外与门里、汉语与英语、全局与交接面、圆满与分号、珍重与重逢、续章与分 行……这其中有两极对应的意象,也有全部与局部的意象,有广角也有聚焦,大气却不失细腻,从过程到结果都流畅自如。

关于上海景地的描写生动睿智,不乏幽默与象征。这也是一种很好的写法,啥时把上海地面串起来写叙事诗肯定有趣!


我英译已经发布的部分汉诗:


汉诗英译李白《早发白帝城》、秦观《满庭芳·红蓼花繁》

试译李商隐《七绝 霜月》

中词英译《酷相思.莲》
中诗英译 五律:再忆洞庭湖

中诗英译:怀念一座高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