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家庭治疗理论观点的比较

(2010-03-04 00:47:21)
标签:

家庭治疗

心理治疗

家庭治疗理论

健康

杂谈

分类: 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

家庭治疗理论观点的比较
A Comparison of Theoretical Viewpoints in Family Therapy

模    主    研究单元 时间框架 命名或出处 代表人物 主要概念
心理动力模型 未解决冲突,从过去持续到现在,并附着于当前的客体和情境中。 一元的;个体内心的冲突进入当前家庭关系中。 过去;早期内化的家庭冲突导致当前家庭内的冲突。 心理分析
客体关系理论
阿克曼 Ackerman
斯卡夫夫妇Scharff
弗洛默Framo
连锁病理学;替罪羊;角色补偿内投;依恋;投射认同;分裂
科胡特Kohut 自恋;自我客体
经验模型 自由选择;自我决定;自我成长,在获得个人实现的过程中通过克服僵局达到成熟。 两元的;问晨来源于家庭成员(如丈夫和妻子)之间互动缺陷和沟通错误。 现在;来自即时的,持续互动的,此时此地的资料 符号-经验
S-EFT
格式塔
人性验证
情绪聚焦(EFT)
威特克Whitaker
凯普勒Kempler
萨提尔Stair
格林伯格
Greenberg
约翰逊Johson
符号因素代表家庭内部世界和决定赋予外部现实的意义
瞬间的自我觉察
自尊;沟通的清晰度
探索内部经验和关系。
多代际模型 需要解决对家庭起潭的情绪依恋。 三元的;问题的起源和维持源于他人的亲子关系。 过去和现在,假定配偶融合于他们的家庭或未偿还的‘债务”及义务导致了当前的婚姻关系 家庭系统理论
 
情境或背景
鲍文Bowen
凯尔Kerr
弗里德曼Friedman
佩帕拉Papero
鲍斯泽门伊-纳吉
Boszormenyi-Nagy
自我分化对融合;三角关系;多代际传递过程;遗产;伦理;家庭遗产;权利
结构模型 个体症状植根于家庭互动模之中,并且必须在症状减缓前重构家庭。 三元的;包括家庭子系统和整个家庭系统在内的家庭纠缠和疏离。 现在;有适应不良的家庭组织维持正在进行的互动,通常不能应对家庭生命周期 结构家庭理论 米纽钦Minuchin
盂塔佛Montalvo
阿彭特Aponte
费施曼Fishman
界限;子系统;联合;纠缠;疏离
策略模型 冗赘的沟通模式为家庭规则和可能功能失调家庭提供了线索;症状代表了对一种声称是自然面然发生的关系进行控制的策略 二元的和三元的;是至少两个人之间的沟通症状,或者三人之间的循环关系。 现在;当首问题或症状是庭成员之间即时的、重复性的结果所维持的 沟通理论
策略家庭理论
论哈利Haley
曼登尼斯Madanes
威克兰德weakland
沃茨拉维克
Watzlawwick
杰克逊Jackson
肯姆Keim
对称的。互补的沟通模式;悖论;
家庭层级
米兰团队模型
功能失调的家庭陷入破坏性的“游戏”之中,并且受一种不适合家庭生活现实的信念引导 三元的;问题折射出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模式。 现在;对当前问题的循环性状的认识有助于家庭放弃以前的局限的线性观
系统家庭理论 塞文尼一帕拉佐莉
Selvini-Palazzoli
鲍斯考勒Boscolo
赛钦Cecchin
普瑞塔Prata
汤姆Tomm
悖论与反悖论,不变的处方,循环提问;次级控制论
行力/认知模型 个人功能由交互的相互作用的行为和它控制的社会环境所决定 一元的;带症状者就是问题。线性因果观. 现在;行为因当前来自他人的强化而维持个体当前的适应不良 学习理论;
社会学习理论
帕特森Patterson
斯图尔特Stuart
里伯曼Liberman
亚历山大Alexander
法隆Falloon
艾利斯Ellis
贝克Beck
梅钦包姆
Meichenbaum

戈特曼Gottman
条件作用;强化;塑造;模仿;图式
社会建构主义模型 人们用语言主动建构其现实观并提供创建自己“故事”的基础 三元的;家庭问题是家庭成员一致告诉自己的故事 现在和将来;当前问题以影响当首选择和行为的过去“故事”为基础 社会建构理论 戴沙泽Deshazer
沃汉伦O'hanlon
古勒施恩Goolishian
霍夫曼Hoffman
安德森Andersen
安德逊H. Anderson
安德逊投有固定不变的真相,只有对现实的多维视角,建构意义
叙事模型 人们自述的有向量的故事组织了他们的经验并塑造他们随之面来的行为。 三元的.家庭一起修改其自我挫败的事件描述。 过去是努力成功克服问题的源泉,隶来则重新创作和发展新的选择 叙事理论 怀特White
爱普斯顿Epston
后结构主义;空洞或丰富的描述
心理教育 教育信息减少家庭压力和提高他们的应对技能。 二元的和三元的;治疗范围:从非临床的已、未婚夫妇到患有患心身疾病成员的整个家庭 现在和将来。提高现有技能来改善未来的生活质量 教育心理学;
认知行为疗法; 
家庭系统理论
安德逊Anderson
法隆Falloon
哥德斯坦Goldstein
麦克法兰Mcfarlane
麦克丹尼尔McDaniel
古内Glynn
马克曼Markman
维舍尔Visher
以经验为基础,运用各种步驟处理精神分裂症;情绪表达,家庭卫生保健与系统的合作,婚姻准备及关系增进

家庭治疗中的治疗技术和目标的比较
A Comparison of Therapeutic Techniques and Goals in Family Therapy

模型     治疗师的角色     评估程序     干预的主要方法   领悟对行动 命名或出处     治疗的目标
心理动力模型 中立的,每个家庭成员将其幻想投射到白屏上 无结构的;致力于揭示家庭成员内部和成员之间的隐蔽冲突 解释个体言语表达和行为的无意识意义,以及对家庭功能的影响。 领悟导致理解和冲突减少,以及最终个体内化和系统的改变 精神分析理论
客体关系理论
使个体内心发生变化;解决家庭
病理冲突;
去三角化,投射转移,个体化
经骏模型
平等的;通过治疗性的交流, 为家庭提供新的经验,是积极的推动者。 非结构型;寻求阻碍自我成长和自我实现的、被压抑的情感和冲动。 应用对质唤起自我发現,按治疗师摸型所希望的行为进行自我暴露,练习(如塑造,家庭重建)以揭示以苗压抑的内在冲突. 个体即时存在的自我觉察导致选择、责任和变化 现象学技术
符号经验
格式塔
心理剧
人性验证
情绪聚焦的
你我同在的同感;健康分离和自主,真诚,学会表达个人的感觉.建立自尊,减轻家庭痛苦;克服个人成长的障碍.
克服消极的互动模式
代际模型 教练,指导但不对质;从家庭融合中去三角化(保持在三角关系之外),帮助家庭发展公平的关系. 与任何家庭成员组合进行会谈。家族谱系图,关注代际间的恩恩怨怨. 教授分化。个体化,采取“我位置”.重新开始中断的与大家庭的关系;平衡家庭遗产. 用理性来获取对当前关系与代际经验的领悟,引导原生家庭的行动. 家庭系统理论 
情境
减轻焦虑;减轻症状;提高个体自我分化促使家庭系统改变,
恢复信任、公平、伦理责任.
结构模型 积极的,阶层指导者,操作家庭结构来改变功能失调装置 观察家庭互动模式,为家庭结构提供线索,家庭族谱图,演出(恬现),追踪. 介人,顺应,重构,帮助家庭创立有弹性的界限和整合的子系统. 行动优先于理解;改变互动模式导致新的经验及相应的领悟 家庭结构理论 重建家庭组织,改变功能失调的互动摸式。个体成员的症状减轻
策略模型 积极的;操纵的;以问题为中心的,指令的,悖论的 非结构型;寻求家庭反复的、破坏性的行为方式,以及使当前问题持久化的错误解决问题的方法. 悖论干预。描述症状;治疗性双重束缚,指令,假装技术;重贴标签 行动指向;通过指令而不是领悟和理解来减轻症状,改变行为 沟通理论;
策略家庭理论
减轻立状。解决当前问题
米兰团队模型
中立的,积极的治疗伙伴,为家庭信仰体系提供假设作为新信息;单面镜后的反省团队 非结构型。非操纵的,与家庭合作来发展针对家庭问量的系统假设 积极的弦外之音,循环提问,重构,悖论,不变的处方;仪式 强调家庭获得新的意义而不是建立在治疗师对治疗结果的选择基础上的领悟或行动 家庭系统理论 由于对既定生活模式赋予新意义,由家庭来选择系统改变;阻断
破坏性的家庭“游戏”
行为/认知模型 教师;培训者。期望行为的榜样;契约的协商者 结构塑,依赖正式的标准化测试和调查问卷.治疗开始之前进行行为分析 对期望行为的强化;技能培训,偶联契约,夫妻之间.父母与孩子之间积极的交互作用;思维和活动的自我调节的矫正 对预期结果给予奖励,忽略或处罚不预期的结果,不关心領悟 学习理论.
社会学习理论;
认知/行为理论
为了减少适应不良行为及/或减
轻目前症状,在个体之间进行行
力矫正,认知重建
社会建构主义模型 合作性的,致力于治疗性会谈,非专家的共建意义和理解 非结构塑;就家庭过去常常用来说明“真相”的解释和阐明进行考察 以解决问题为中心而不是以问題为中心.奇迹性问题。例外性问题,使用反省团队和双面镜 强调家庭叙述他们的故事并重新建构从而获得新的意义 社会建构主义理论 通过赋予新的意义或建构旧的问
题装置来学习和创建新观念。
叙事模型 合作性的,帮助家庭重写过去的、自我挫败的故事;多方面造择可行的故事来替代过往旧事 非结构型;对来访者的观点不给予优先排序;不相信专家的观点或不相信客观现实的正确观点 将限制性问量外化,将问题重新定义为家庭外部的和不受欢迎的,寻求新的选择和独特结果,使用定义明确的仪式,信函和支持性联盟 试图获得认知改变,赋予共建故事以新意义 叙事理论 将问题与个体分离开来;解放努力,重新审视过去,重写将来
心理教育模型 建立和维持与家庭的支持性的、合作性的伙伴关系;促进家庭学会应对技能 评估家庭压力水平及所表达的情绪,调整对每个家庭解决问题的培训;明确问题的范围将有助于获得技能   行动;不断发展技术以降低精神障碍者的重新住院率;在卫生保健上与临床医生保持伙伴关系;
短程教育項目
心理教育家庭治疗;
药物家庭治疗
利用家庭的力量和弹性来改善他们的沟通方式.学习更有效的应对技能

《家庭治疗概论》章节小结

心理动力模型 Psychodynamic Models

  家庭治疗中目前的趋势倾向于折衷主义和整合主义,因为治疗师越过各派理论的界限借用各治疗概念和技术。然而,各传统流派理论构想的差异依然存在,并且对创造一整套的假统治疗超级理论的可能性依然存在着争议。

  心理动力学的观点最初是建立在精神分析的模型之上的,核心是驱力理论和个体内部各种相反力量的交互作用。虽然以这个模型为基础的治疗似乎只涉及到单个病人的人格,但是家庭背景对人格形成的作用也是该理论中的一个要素。

  家庭治疗的先驱阿克曼试图把精神分析(内在定向)和系统理论(强调人际关系)整合在一起。他把家庭功能失调看作是一种家庭成员间角色补充的失败,并且是长期未解决冲突(家庭中个体内部和个体之间)和受到不公正对待的替罪羊的产物。他的治疗目的在于摆脱这样的病理性连锁。

  心理动力学今天的地位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客体关系理论上的,与弗洛伊德的内心本能不同,该理论强调婴儿对看护者依恋的基本需要以及那些内化的心理表征客体内的分析。这种对依恋的基本需要使人们继续在其成人关系中寻找满足。

  客体关系治疗方法的两个例子由弗洛默和斯卡夫妇提供。弗洛默认为难以解决的内心冲突源自于原生家庭,并且以投射到当前的亲密关系(诸如配偶或孩子)的形式持续着。他在工作过程中关注自身并最终消除了这些内投;在这个过程中,他先与一对夫妇会谈,然后与夫妇团体,最后分别与每一个个体及其原生家庭中的成员进行会谈。

  斯卡夫妇使用的治疗方法大部分是精神分析的。他们创造支持性的环境、唤起无意识内容、进行解释、提供领悟、借助移情和反移情帮助家庭了解过去的内化客体是如何阻碍了当前的家庭关系的。家庭成员的一个基本目标就是互相支持对方对依恋、个体分化和个人成长的需要。

  同样,站在今天已心理动力为定向的理论和实践前沿的是科胡特的自体心理学。他把重点放在婴儿与看护母亲的早期关系上,特备是婴儿认为母亲是自己的延伸(一个自我客体)这一点上。科胡特强调核心自我(他得到父母的反映)以及理性化父母的发展。这两者对形成自主自我是至关重要的。自恋代表着早期发展的一个阶段,并且可能在成年期以人格失调的形式而继续存在。

关键词:

防御机制、自我、内驱力理论、移情神经症、自恋型人格障碍、客体关系、精神分裂症、投射性认同、内投、移情、反移情、自我客体、连锁病态、

参考文献
《家庭治疗的力量》


经验模型 Experiential Models

  经验式假统治疗师运用与家庭成员进行治疗沟通的即时性,帮助催化指向个体成员成长和潜力充分发挥的家庭自然驱力。它在本质上是非理论和非历史的,因而强调了行动先与领悟或解释。通过借家庭-治疗师的互动提供促进成长的经验。关注不时产生的情绪体验是这种家庭治疗的根本特征。

  经验治疗的重要实践者有威特克、凯普勒和萨提尔。威特克在大约40年前就开始将精神分裂症的症状重新定义为成长受阻的标志,他在家庭治疗的工作中一直强调阻碍了发展和成熟的内在和人际关系方面。他的家庭治疗,常常包括一个联合治疗师,旨在同时运用在治疗过程中发生的真实地和符号的经验,并给来方者带来启发。宣称他的干预主要被他的无意识所控制,并在治疗沟程中寻求自我的成长经验;他相信从治疗的角度而言,如果一个治疗师个人不能从治疗中获益,那他所能给来访者家庭的就甚少。

  凯普勒是格式塔家庭治疗的实践者,他坚定不移地只应对此刻——由治疗师和家庭成员共享的不是出现的即刻性。像大多数格式塔治疗师一样,凯普勒引导个体超越它们习惯的自欺游戏、防御和假象。他自己毫不妥协的诚实,他向所有的家庭成员进行对质及挑战,以使其探索他们的自我意识是怎样被阻滞的,而且使他们将不断增强的意识引入到更为有益的更为完善的彼此关系中去。

  最为著名的以人本主义为取向的家庭治疗师是萨提尔。他的家庭治疗演示世界闻名。他的家庭治疗结合了他早期对澄清家庭成员的沟通“差异”的兴趣,以及在所有成员中建立自尊和自我价值的人本主义取向的努力。相信人类自身拥有他们所需的成长资源,萨提尔认为自己的任务之一就是帮助人们能够找到他们丰富的潜能并教他们有效的利用这些潜能。

  经验家庭治疗如今最具代表性的是由L.格林伯格和S.约翰逊所发展的夫妻情绪聚焦治疗Emotionally-focused couple therapy (EFCT)。这种过程-促进疗法运用系统的观点,以来访者中心疗法和格式塔治疗原理为基础,直到夫妻改变消极的互动模式,同时建立安全的情感纽带。所提供的治疗程序步骤清楚具体,易于仿效,并且已经完成的成果研究也证明它的临床有效性。

多代际模型 Transgenerational Models

  主要由鲍文开创的家庭系统理论,对家庭治疗持代际观点并以自然系统观(其中,人类的行为被看成是一个进化过程的结果以及生命系统的一种类型)为基础。作为家庭治疗领域的主要理论家,鲍文吧家庭概念化为一个情绪关系系统,并提出了8个相互连锁的概念来解释发生在核心家庭和大家庭之间的情绪过程。
  这8个连锁概念包括自我分化、三角关系、核心家庭情绪系统、家庭投射过程、情绪阻断、多代传递过程,同胞地位和社会退行。慢性焦虑被看作是自然界不可避免的部分;当家庭试图平衡整体感和分化时,焦虑便由上几代传递下来。
  家庭评估会谈强调客观性和中立性,因为治疗师努力保持置身家庭情绪网络之外,并且因此不会三角化到其中。家庭族谱图提供了有关至少三代家庭关系系统的有用的图示。在治疗上鲍文主义者以一种平静而小心地去三角化的方式与夫妇一起工作,试图解决他们之间的融合;他们的目标是降低焦虑,解除症状,并最终使核心家庭中的每个成员的自我分化达到最大化,并从其原生家庭中分化出来,训练个体家庭成员重新定义自己和父母那里去三角化是当代治疗实践的重要部分。

  主要由纳吉提出的背景家庭治疗,聚焦于关系伦理学和代际遗产,以及上代的影响是如何对现在所有成员的功能产生作用的,在这个观点中,家庭存在无形的忠诚(根植于前几代的任务)和没有解决但需要平衡的账目。背景治疗试图重建负责的、可信赖的行为,同时重视所有成员的权利,它的目标是要帮助功能失调的家庭重新平衡取—予以及成员间的情绪帐目,并且发展在彼此互动中的公正感、信任感和责任感。
结构模型 The Structural Model


策略模型 Strategic Models

  沟通理论产生于20世纪50年代的帕罗·阿尔托心理研究所(MRI)的研究,它通过将人类问题重新解释为交互的、情境性的(与维持问题的环境相联系的),而对家庭治疗领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由贝特森(Bateson),杰克逊(Don Jackson)以及其他人引入的这种认识论,为心理研究所原先的交互作用治疗方法(现在最好认为是策略家庭疗法)奠定了基础。这个方法的一大特点是使用治疗性的双重束缚或悖论技术来改变家庭规则和关系模型。
  悖论,即从相一致性的前提进行正确推导之后的矛盾,在治疗上用于指导个体或家庭不要改变一个个针状期望改变的背景。这个方法促进改变的发生,而不管采取哪个行为,服从或者抵制。“给症状开出处方”由杰克逊,沃茨拉维克以及其他治疗师所使用,是一种通过使阻抗显得不必要从而消除它的一种悖论技术。
  短期治疗中心的治疗活动是今天心理研究所的交互作用观的最佳例证。这儿,由家庭尝试的有缺陷的或误导的解决方法被认为是问题,干预旨在通过提供新的、由治疗师设计的指令处理那些先前失败的解决方法。
  哈利(Haley)和曼尼登斯提供了策略家庭治疗的一个相关版本。他们方法的特点是认真地计划策略以及为了解决家庭当前问题而发出指令。哈利特别使用了直接的指令或者任务布置,以及简介的悖论干预;后者以家庭违抗指令不作改变的方式迫使他自愿放弃功能失调行为。
  曼登尼斯(Madanes)以“假装”技术的形式应用悖论原则,尤其这种非对质性的技术旨在获得改变同时又不引起阻抗。她对与家庭层级关系的家庭行为序列尤其感兴趣。曼登尼斯在性虐待的治疗领域中,发展了一个16步的治疗模型,让一个治疗师同时治疗施虐者与他们的受害者。
  近几年中,策略方法已近不那么坚持早期对家庭的权利和控制问题的重视。在与有儿童或青少年反抗行为的家庭一起工作时,策略治疗师现在采取了一种更柔和的、更平稳的方法。
 

关键词:
反馈回路 多余原则 双重束缚 家庭规则 婚姻交换物 沟通理论 交互作用治疗 标示 初级改变 次级改变 治疗性的双重束缚(The Therapeutic Double Bind) 重贴标签 悖论干预(Paradoxical Communication) 假装技术(Pretend Techniques)

主要文献著作





系统(米兰)团队模型 The Systemic/Milan Model
  米兰团队实践的是系统家庭治疗,其思想基于贝特森的循环认识论。其治疗技术随时间而变化,因为最初的4位重要人物如塞文尼-帕拉佐莉,鲍斯考勒,赛钦和普瑞塔提出了许多旨在反抗根深蒂固的家庭游戏的有创造性的会谈技术。他们最初强调悖论的治疗方法,之后又引入假设、循证提问和治疗师的中立性作为会谈的指导原则,帮助每个家庭成员了解其他成员的观点,并阻断破坏性的家庭交互模式。正向关怀和仪式处方的使用是米兰治疗的又一标志。
  在1980年,这四人分成2组:塞文尼-帕拉佐莉和普瑞塔继续从事旨在阻断破坏性家庭游戏方面的研究,而鲍斯考勒和赛钦致力于训练模型的发展,试图推广一种新的系统认识论。会谈过程本身,尤其是循环提问的使用,成为鲍斯考勒和赛钦对最初米兰系统方法进行修正的基石。
  塞文尼-帕拉佐莉和普瑞塔提除了一个不变的处方,以促使有严重问题的家庭的交互模式发生变化。鲍斯考勒和赛钦在激起对初级控制论思想的关系方面影响很大,他们还提出后米兰观点,这对后现代的治疗努力具有深远影响。汤姆详细阐述了鲍斯考勒和赛钦的思想,并对循环提问做了归类,这些循环问题鼓励家庭凡是他们的生活模式的意义及激发家同关注新的认知和行为观点。
  治疗师作为观察者也是被观察者的一部分,因此他不可避免地成为它所提供的资料系统的一部分,这一观点重新界定了治疗师的地位,即它就像其他参与者一样,对家庭及什么对他最好持有一种独特的、但不是完全客观的观点。这种思想的一个结果是使治疗师放弃“真理”,并使治疗师和家庭成员共同参与到指定目标的过程中。

关键症词:             
系统家庭治疗、反悖论、正向关怀、长短治疗、结构化的家庭会谈、仪式处方、仪式、假设Hypothesizing、中立neutrality、循环提问circularity、不变的处方、家庭游戏六阶段模型、反射性提问、健康的人际模式HIPS、病理化的人际模式PIPS

参考书籍:               
 《实用人类沟通》Watzlawick,Beavin,& Jackson 1967
Selvini-Palazzoli (1974) the treatment of children through brief therapy of their parents. Family process,13,429-442
《悖论和反悖论:一种新的治疗限于精神分裂症或交互作用的家庭模型》Selvini-Palazzoli 1978
Selvini-Palazzoli (1980) Hypothesizing-circularity-neutrality: Three guidelines for the conductor of the session. Family process,19,3-12
Selvini-Palazzoli (1986) Towards a general model of psychotic family games. 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12,339-349
《米兰系统家庭治疗》Selvini-Palazzoli 1989
《家庭游戏》Selvini-Palazzoli 1989

行力/认知模型 Congnitive-Behavioral Models


后现代主义与社会建构主义模型 Postmodernism and the Social Constructionist Family Therapies

  家庭治疗中的后现代革命挑战了系统的思想,特别是初级控制论思想。在后现代主义观点中,不存在任何客观可知的世界,而我们所称之为“现实”的东西是社会建构的结果;持这种观点的治疗时总是多样性,并主张一个功能良好家庭的组成结构是必然有旁观者审视的。在确定家庭功能水平时必须提到种族、文化、性别、性取向,家庭组织方式等的影响。
  建构主义与社会建构主义在治疗中都已收到后现代革命的影响而著称。前者源于神经生物学,指出我们知觉的局限性,它建立在我们制造了与人有关的假设的基础上。后者指出,我们所谓的现实是通过语言来调节的,是由我们的社会与文化经历决定的。
  社会建构主义观点的治疗师关注的是意义、或者家庭共享的有关问题的前提假设。这些治疗师摒弃了通商的治疗师与来访者层级关系,在更加协作的水平上投身于家庭治疗,而不是寻找“真理”、“客观性”或“领悟”。治疗鼓励来访者检验他们赖以生存的“故事”,与治疗师一起探索新的、更强有力的审视及解决问题的办法。
  现实仅存在于每个人为思考它而进行建构的背景中。受后现代影响的治疗师,感兴趣的是如何投身于到与家庭的协作对话中去,在其中,语言及给定事件的意义,先于心为序列或家庭互动模式。治疗师帮助来访者发现他们自己生活中的新的意义,重新讲述他们的问题,发现更加可行的解决方法。
  社会建构主义家庭治疗的四种典型例证是聚焦于问题解决的短期治疗(戴沙泽),问题解决取向的治疗(沃汉伦与维纳—戴维斯),协作语言系统疗法(古勒施恩&安德逊),以及反省团队(安德森)。
  聚焦于问题解决的治疗(Solution-Focused Brief Therapy)强调帮助来访者寻找其痛苦的解决办法,而非探究对这些痛苦的解释。奇迹性的问题、发现例外问题以及尺度性问题都是常用的技术。
  问题解决取向的治疗(Solution-Oriented Brief Family Therapy),借助一套相关的程序帮助来访者是用自己固有的技巧来发掘问题解决的可能性及解决办法,而无需将治疗师对问题的解释或者解决方法强加给来访者。
  协作语言系统疗法(A Collaborative Language Systems Approach)尤其关注人们之间产生的意义。治疗师与来访者称为会谈的伙伴,通过共同创造包含新的可能性的故事,来共同进行一个旨在笑容问题的质询。这个疗法没有提出特别的技术,只是提供寻新选择时的观点或者平等的态度。
  反省团队(The Reflecting teams)采用双面镜技术,这样专业人员与家庭能够交换角色,也能观察彼此关于家庭问题的不同观点或是探索性的思索。这种开放的治疗过程打破了专业人员与来访者之间的屏障,有助于所有参与者使用一种共享的“公共语言”来倾听彼此。

叙事模型 Narrative Therapy
  叙事治疗师将注意力焦点放在帮助来访者获得关于其生活与身份的说偏好故事基线上,以及以此取代先前消极的、自我挫败的、死胡同式的自述。在治疗师的具有影响力但去中性化的帮助下,来访者创造并内化新的故事,形成新的假设,并通过重塑他们的故事而在面对未来的各种可能性时持开放的态度。这个模型在治疗领域中很快就获得了突出的地位,它是基于一种对深入探索潜在“真理”的需要与修复潜在结构的需要发出挑战的后结构性思想上的。解构旧的观点并代之以众多故事可能性有助于减少占主导的和问题性故事的控制力。治疗过程要求关注限制的自我叙述和制度化的文化叙述(cultural narratives).
  对于叙事治疗师来说,来访者本身并不是问题,问题本身就是问题本身。因此治疗性谈话通常从外化问题开始。在一些案例当中,人们会歌问题起个名字,并进一步将它确认为一种外部的力量。为帮助家庭从问题外叙述其生活,叙事疗法采取提问的形式(经常是解构性提问),以使治疗师帮助来访者获得关于他们未来替代性故事基线的“坚实的”描述。此外还要探索独特的结果并以之作为发展替代性故事的可能的切入点。当来访者意识到主导他们生活的问题性故事的由来以后,他们开始感到更加开放的、可行的故事的可能性存在。改变要求创造替代性叙事;通过各种使新的故事基线“坚实”或丰富的手段及使来访者在未来进行选择时始终与之保持联系的方式,可以促进这一过程。一定的仪式、反射性团队或外部观察小组的使用,有助于讲述与复述故事,有助于来访者证实他们偏好的故事。治疗信函有助于拓展治疗会谈并使来访者保持与所出现的替代性故事的联系。以社区为基础的抗厌食症团体/抗贪食症团体代表了这样一些公民:他们团结起来相互支持,发展彼此的技能,并试图作为一个政治行动团体来改变媒体对他们问题的破坏性描述。
  
心理教育 Psychoeducational Family Therapy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