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雪爱与自由
李雪爱与自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6,545
  • 关注人气:7,0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是多么幸运

(2010-04-10 21:48:50)
标签:

杂谈

最近一个月,回顾生命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感慨,这是多么幸运。

 

生命中最早的清晰记忆,是我和妈妈在家,我坐在桌子旁,妈妈也在。我哭得喘不过气,决定自杀。具体年龄记不得了,那个时候我的智力把自杀等同于上吊,认为上吊是唯一的自杀方式,于是到处找绳子。那是我人生中最纯粹的一次经历,没有任何犹豫,也不是要死给妈妈看,只是彻底的绝望。绝望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引起妈妈一丁点人类的情感反应。看到我要自杀,妈妈依然坐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现在想起来,觉得好幸运,如果当时妈妈对我表达一点担心和安慰,那我很可能活不到现在了,因为我会爱上自杀,这个唯一有效的沟通方式。

 

初中的时候,具体什么事情已经记不得了,估计是地上发现了瓜子皮或者袜子找不到了之类。她像审犯人一样歇斯底里地逼问我,无论如何都不肯罢休。于是我站在她面前用皮带抽打自己(夏天,短裤短袖),一边说:“这样你好受了吗,这样可以放过我了吗?”。感谢上帝的是,妈妈看着我鞭打自己,毫无反应。如果她对我表现了心疼,如果她因此流露出原始的母爱,那我很可能爱上自残的方式,胳膊上无数割腕的痕迹。

 

中考的时候,虽然我一直是全校第一,可是依然没有信心报考唐山一中(我很自卑)。想起唐山一中我就觉得恶心,一个班60个人,只有10个人是不用交“赞助费”的。填志愿的时候,我问妈妈,如果万一差一两分,你可以交几千块钱赞助费吗?妈妈说,没有可能,那是你的事情,你能考上哪里就报哪里,跟我没关系。(家里的经济状况并非拿不出几千块钱,其实平时在金钱上他们对我很大方)。于是我对着天说:李雪你不敢报,谁还敢报唐一!我就报唐山一中了。在生命和学业这种大事上,我学会了靠自己,不放弃。

 

高中淋了一次雨,居然支气管炎了。现在想想,气管炎(哮喘)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病。大多数时候,这个病并不会要人命,但是表现形式非常夸张。呼吸困难,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这样持续了三个月,妈妈只是带我去了一两次医院,大多数时候,我要下了晚自习,漆黑的夜晚自己去医院打点滴,抗生素是唯一的朋友。父母没有因此关心我,连我暗恋的男生也没问候过一句。本以为生病会让人关注,结果是就算哪天一口气喘不过来过去了,估计都要好几天后才被人发现。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得过重病。

 

昨天看了一个电影《地狱神探》,电影中说,这个世界有混种魔鬼,一句话就能引诱一个人毁灭。我想起了大一的时候,我去买回学校的火车票,当天没买到,打电话告诉妈妈我改天再来。妈妈当即在电话里发作,不停的重复两句话:你为什么买不到火车票,你为什么还不去死,你为什么买不到火车票,你为什么还不去死,你为什么买不到火车票,你为什么还不去死。。。。。那一刹那我被催眠了,正在过马路,真的想冲到车前被撞死。万幸在刺耳的车喇叭声中,我在被撞死前从催眠状态中醒过来了。电影中来自地狱的声音,和妈妈发作时的声音极其相似,我能学得出来,但每次学她的语调不敢超过三秒钟,我很害怕自己也被“邪魔”附体。讲这个电影,并不是我觉得妈妈是魔鬼,或者被邪魔附体了之类。只是我第一次从感受上了悟到,想自杀的并不是我内在的一部分,只是受到催眠,被引诱的一个状态而已,真正的我,是一直坚持不放弃的活生生的人。我相信你们,每一个人的病态表现,都是各种创伤引起的一种表现状态而已,那不是真正的你。真正的你,一直活着,而且在看这篇文章,在找各种途径,告诉自己,坚持活着,不放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