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除夕(九章)

(2018-02-11 01:28:25)
标签:

除夕

九章

十二生肖

狗年

陈惠芳

除夕(九章)


除夕


陈惠芳


1

不经意间,又抵达了这一点。
犹豫着,要不要返回乡村,
翻烤着那一盆炭火?
年迈的父亲走了,
住在了老屋的后山。
年迈的母亲来到了城市,
沧桑的脸,多了一份沉静。

2

2013年,除夕夜下了雪。
禁炮的区域,还是响起了鞭炮。
雪覆盖着红红的屑,
雪上面点缀着最新的红。
2018年的雪,大部分已经消融。
有些散落的雪,
因堆积而结成了坚硬的团队,不肯散伙。
它们也想过年。

3

春运早已开始。
海陆空,都是春蚕。
回家的人,鼓鼓囊囊地回家。
耽搁了时间的旅人,
像一件干渴的行囊,被闲置在半途。
眼睛里的火苗,熄灭了。

4

收拢了翅膀的鸟,
一年的飞翔是农历。
倒计时的天空,垂落到了地面,
地面的上方,是树,是巢穴。
累了,伤了,一些鸟把异乡当成了故乡。

5

童年,一直蹲守在看不见的角落。
我一声招呼,就会回来。
那些结了冰的池塘,
一滑而过,像最近的年份。
而过去的日子很慢。
耕牛犁田,一圈一圈,
犁开了清贫的年轮。

6

春晚开场。歌舞升平。
诗歌的涨跌,不是血压。
山脉的除夕,是驻守。
河流的除夕,是换岗。
一腔的山水,在我的体内循环。
这一种循环,也叫漂泊。

7

废弃的家园,野草丛生的庭院,
又要过一个荒年。
门庭若市。门庭稀落。
一对石墩,历经百年,
依旧闪烁着深幽幽的眼睛,
隔着一层灰。

8

除夕了。我想问一问李白。
一首诗,让汪伦扬名千年。
让多少《全唐诗》外的诗人,彻夜难眠。
桃花潭水深千尺。汪伦到底灌了李白多少迷魂酒?
除夕了。李白举起一个空杯,
与我对饮,重叠的手势。

9

喧嚣了,沉寂了。
沉寂了,喧嚣了。
转身,日子尾随而来。
十二生肖,是十二张牌,
轮流打。
时间无色,你增色。
时间无声,我添声。


2018年2月11日


除夕(九章)

除夕(九章)

除夕(九章)

除夕(九章)

除夕(九章)


(李瑞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