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品雪(九章)

(2018-01-28 19:08:35)
标签:

品雪

九章

长沙大雪

冰冻

陈惠芳

品雪(九章)


品雪


陈惠芳


1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我一直不解。
解惑的时候,雪落了下来。
雪可以踏进同一条河流。一天两次以上。
河水流走,补充雪水。
合二为一。

2

雪踏进了湘江。
我踏进了名字。
我选择了一条草路,直达湘江。
长了草的地方,不是泥潭,也不是陷阱。
埋了大半个身子的草茎,与雪合唱。
吱呀吱呀的声音,像开门。

3

轻重缓急。雪控制着节奏。
昨夜,雷打雪。
湘江没有冰封过。
从蓝山到洞庭,变换着姿态。
沿岸刷这么一道花边,像苗饰。

4

往日的洪水,不问青红皂白,
扒掉了几颗好牙。
倒伏的大树,露出了根须。
一夜皆白,却不是悲伤。
瞧瞧!底子就有这么雄厚。

5

水拍雪线。像催生婆。
一些看不见的生命,正在诞生。
雪停了。也有一个人独钓寒江。

6

我想抛一个手势到彼岸,
会不会碰到一个雪球,弹回?
孩子们像麻雀,点缀在雪地上。
我弓着腰行走。中年是一道斜坡。

7

大桥与大桥之间,没有屏风。
大雪来临之前,古渡口早已埋没。
杜甫江阁的雪意,更厚。
唐朝的雪,苦味淡了。

8

人迹罕至。
偏远的雪白,是那么完整,
被我一个人践踏了。
众说纷纭的脚印,像印花被。
如果有一只梅花鹿跑过,
我一定举起它的蹄子,吹出火烧云。

9

江岸漫长而空寂。
一棵树开了十二朵花。
每一朵都被冰冻,像透明的琥珀。
我已经命令,今夜的雪风只准打落一半。
另一半留给立春。


2018年1月28日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品雪(九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浴雪(九章)
后一篇:2018年: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浴雪(九章)
    后一篇 >2018年: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