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诗》发表《益阳古韵》

(2017-12-27 18:19:32)
标签:

散文诗

2018年第1期

益阳古韵

九章

陈惠芳

《散文诗》发表《益阳古韵》



益阳古韵


陈惠芳


★时光隧道★
 
 
我是不是先到街头,捡几根阳光,接上,再搓成一根粗绳子,系在腰间,才敢进入益阳的深处?
时空迷离,纵横交错。我坐在旧石器的荒原之上,盯着一块巨石发怔。
是谁,发出了第一个声音,引起共鸣?益阳一点一点被敲打出来。那些粉末,像细雨一样洒落。那些凸凹,积蓄了最原始的音符。
那根系在腰间的绳子,具有非凡的弹性,一下子把我从旧石器放生到了晚清。
从石头开始,金银铜铁木,金木水火土,所有的元素通天达地。益阳终于银了。银益阳闪耀在洞庭湖。
几千年了,我需要解脱。我解下了腰间的这根绳子,把它还给太阳。
我降落了,降落在中国,降落在中国的益阳。


★兔子山遗址★
 
 
一步一惊奇,步步惊奇。
16口古井睁眼了,睁开了16只眼。
1万枚简牍沿着战国、秦、汉、三国一线摆开,抵住了隋、唐、宋、元、明、清、民国的下颚。
谁见过这样的阵势?谁见过从未更名的城池?
益阳县衙端坐在兔子山上,深谋远虑,将600年的图书馆布局在深处,将老百姓的故事播种在井里。县太爷摇身一变,成了世袭的益阳图书馆馆长。
始皇帝云游四海,看了看秦二世的“奉遗诏”,拍了拍胡亥的小脑袋,诡异地笑了。
那个六角形觚,上书“张楚之岁”,墨迹未干。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却是昙花一现。
16坛陈年老酒,开封了。累了古人,醉了今人。


★铁青的城★
 
 
赤橙黄绿青蓝紫。
我偏爱铁青,偏爱铁青的脸,偏爱铁青的城。
铁青,一座古城的基调。
铁青的脸,在墙上,在街面。
抚摸着枯萎的青砖,寻觅着稀缺的青石板,心一阵一阵揪紧。
谁抽空了城市的记忆?谁覆盖了历史的反光?
那些残存的文字,横竖睡不着,蹲在看不见的角落,彻夜难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我要移开那些侵略铁青的手掌。
我要扮演青衣,去告诉青铜器。


★城墙行脚★


益阳的城墙像不像一支毛笔?旧的笔毛,插在新的竹管里。
是城墙绕着资水,还是资水绕着城墙?
我扒开淹没在杂草中的青砖,看见了几个朝代。
朕与吾只是称谓,黄袍与布衣只是衣服。眼睛总要关上大门,门外只有黑色。
垒积,崩塌,再垒积。延伸,萎缩,再延伸。城墙也要将日子过成日子。
关公执着青龙偃月刀,站在那里。捞刀河捞刀之后,目光与刀刃更加锋利。
有一种乡愁叫守望,还有一种乡愁叫奔腾。


★寻常百姓家★
 
 
道、路、街、巷、里,城市的单元从大到小。
最小的单元是家,最小的人是百姓。
万家灯火,最亮的、最暗的都是寻常百姓家的灯。
从东门口到石码头,从头堡到二堡、三堡,从顺时针到逆时针。
时间倒流,卷起历史的影像,冲击杂乱的真实。
田园牧歌缥缈,村庄的腰部酸痛。城市的欲望膨胀,却患着深重的足疾。
我看见了共同的父亲与母亲,我看见了未来悠长的白发。百姓从容而知足。
比天空更高的是天,是空。
飞鸟将透明的足迹,播散在天空。那是隔夜茶,也是隔夜雨。


★魏公庙巷★
 
 
请戴望舒先生赶紧到益阳石码头来。
提一把大水壶,站在屋顶上去,洒水。
这条曲折的小巷子,需要雨来抒情。
这些泛光的青石板,需要雨来押韵。
雨巷!雨巷!雨巷!
那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走出了雨巷,走了八十余年。
那个袅袅娜娜的背影,是民国的一张邮票。
比丁香姑娘年轻的,只有这把超龄服役的油纸伞。
油纸伞只剩下了骨架,像冬天脱落了树叶的枝条,更像一幅冷峻的版画。
雨巷,深了又浅了,浅了又深了。


★龙飞凤舞★
 
 
闻着酒香,我来了。闻着书香,我来了。
情绪潦草的时候,我来了。情绪正楷的时候,我来了。
益阳,千姿百态。走着,坐着,站着,躺着,挂着。
在固态、液态之后,益阳选择了躺着、挂着的方式。
那些纸,那些墨,那些颜色,那些方向,
那些从陌生中凸显出来的熟悉,穿透了时空。
小时候,写过毛笔字,巴望着一个一个的红圈圈。
小时候,涂过蜡笔,乡野的小景有些泥巴的味道。
此刻,伫立,凝神。最初的甲骨文,就是我已经生长的皱纹。
小街小巷,哪些砖瓦、哪些屋檐是篆书、隶书、楷书、行书、草书?
苍老的、新鲜的脸孔,哪些该化繁为简,哪些该化简为繁?
我不著一字,只把隔空的指纹煮沸在炽热的目光里。


★东大门·石码头★
 

资水像什么?像一根带子。脐带,纽带,飘带。
益阳是一枚银扣子,别在资水的衣襟上。
高速公路,飞驰的时间。慢生活的人,会不会停留在用水浇灌的古益阳?
湘、资、沅、澧。江水与人类一波一波地涌现,从不歇息。
资水上游的货船,浩浩荡荡闯洞庭,不信邪的宝古佬与梅山蛮,却迷失在河湖港汊中。
益阳人站了出来。益阳成了航标灯,成了驿站。毛板船横空出世。不经抛光油漆的白坯船,像一个不用形容词的动词。
千家洲,青龙洲,萝卜洲……
大码头,石码头,向家码头……
头堡,二堡,三堡……
十五里麻石街,“九宫十八庙”。炊烟与香火同时升起。大佬、船工、香客、散户,形形色色的人群,从水里到岸边,从晨晖到夕照。
铁打的宝庆、银铸的益阳、纸糊的长沙。曾经的说法,源于口,止于口。
沧海桑田。简牍、纸片、电子版、U盘……因水而生的益阳,不会随水而逝。


★羊舞岭古窑址★


千年民窑熄灭了,又红火了。
千年民谣停歇了,又传唱了。
深秋的益阳,深秋的东南,密密的竹林隐藏着一个历史博物馆。
显赫的官窑闪耀在别处。羊舞岭舞动的是民间的羊。咩咩之声源于民间。
china,瓷器中的中国,中国中的瓷器,以凝固的火表达液态的土。
青白瓷、青瓷、黑釉瓷、褐釉瓷、青花瓷……千年的瓷,穿越宋元明清,散发着磁性的声音。
我沿着铺满残片的小路,登上羊舞岭,享受完整的时光。我抚摸着残瓷的底部,感觉到古老文明的底蕴。
那些翻山越岭、爬山涉水的窑工,把诗书画烧制在一起,跟着一群又一群民间艺术家,消失在山那边。
羊舞岭离景德镇有多远?景德镇窑的青白瓷系就是中文系。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外来工匠,就是出身寒门的本科生,就是走穴的教书匠。
48座古窑星罗棋布,13平方公里连绵不绝。陶瓷之路,蜿蜒成地下的丝绸之路。
一路旺火,一路艺术之火的舞蹈。
有些窑品,有些失传的品德,需要重新烧之制之。
有些窑风,有些简单的快乐,需要重新舞之蹈之。



(《散文诗》2018年第1期发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