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司城(长诗)

(2017-05-16 03:07:39)
标签:

老司城

长诗

永顺

彭氏王朝

陈惠芳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


陈惠芳


★老司城博物馆★
 
 
八百一十八年的彭氏王朝,浓缩。
连那根粗大的溪州铜柱都成了绣花针。
茫茫时空,谁能摆脱归于尘土的命运?
皇帝是尘,土司是尘,贵族是尘,百姓是尘。
世袭土司串连成珠,悬挂在灵溪河的脖子上。
人已逝,水长流。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万马归朝★
 
 
远远近近,重重叠叠。
所有的山脉朝一个方向。
是马,是奔腾的静谧。
如果白雾升起,那些马蹄声只能交给驾驭了一亿年的骑手。
而我们望穿了一川初夏。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遗址★
 
 
飞鸟遗留了声音,会还原成翅膀。
梦想遗留了翅膀,会还原成声音。
老马遗留了鞍,会还原成风帆。
我遗留了脚印,会还原成小船。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灵溪河★
 
 
猛洞河在那边流,就让它喃喃自语。
今天,我要倾听的是灵溪河。
土司城依水而筑。我也依水筑起了几米高的诗歌。
船工们蜻蜓点水,却给竹竿传达了一千年的力道。
我想用青幽幽的颜色染发,冒充三个小时的青春。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吊脚楼★
 
 
土家人一直把脚丫子,吊挂着。
将山脊上的奔波,悬空。
大红灯笼,白天红得很深,黑夜也微亮。
像喝了包谷酒。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祖师殿★
 
 
拾级而上。我靠近那口古钟。
洪亮而深沉的声音,聚拢,而又散去。
仿佛涟漪与皱纹。
乌黑的瓦,一直乌黑下去。像深山的鱼鳞。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松柏古道★
 
 
那些在悬崖上开凿古栈道的民夫,倒伏了一批,成了苔藓。
还有一批硬生生地站起,成了松柏。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衙署区遗址★
 
 
进进出出的官员,都散了。
办公场所交给了百姓,也破旧了。
那些恢宏的构思,也是灵光一现。
小孩子与花朵一道开着。
坐下来,我与时光一起老了。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摆手堂★
 
 
三十年前看过的摆手舞,今朝重来。
手臂扬起,带动了三十年的风。
那一只岩鹰,也曾摆手。恍惚,天空中布满了子孙。
摆手,是挽留,也是告别。
我记住了,土司城也叫福石城。
以石为福,风化了的福也是福。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老司城(长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