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ucyrimbaud
lucyrimbau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598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巴黎死了——评萨特《占领下的巴黎》

(2011-11-23 10:20:14)
标签:

萨特

占领下的巴黎

上海辞书出版社

伪政权

杂谈

分类: 还是动动脑子吧——正经文章

巴黎死了——评萨特《占领下的巴黎》

刘璐

 

对于世界上什么最邪恶这个问题人们有一个普遍的共识,那就是“战争”,因为战争毁灭的是人本身。然而,在萨特的眼里,“占领”却比战争更让人无奈。

二战时的巴黎,是一段无以言状的痛苦。维希政权的荒唐使得花都巴黎沦为一片僵死的舞台,上演着无主题的变奏,那些年巴黎人迷失在冷漠和无望的境地。巴黎人无法革命,因为维希和纳粹;巴黎人无法期待援助,因为盟友们各怀心思;巴黎人无法仇恨,因为自身的软弱和胆怯。但这胆怯不是生而有之的,历史曾见证过巴黎的血性,只是占领下的巴黎陷入窘境——巴黎死了!

萨特看到身为占领者的德国人摆出一副“无害”的姿态,千方百计地融入到巴黎人的日常之中。他们的冷静平和在显露出凶残本质之前的确麻痹了巴黎的神经——巴黎人已分不清该如何看待日益显得稀松平常的德国兵穿梭于大街小巷。这种出离了一般意义的“平常”让占领下的巴黎无法分清敌我,因为“敌人的概念只有当敌人和我们之间隔着一条火线时才是坚定、明确的”。萨特看到原始朴素的人道主义本能驱使着巴黎人忘却仇恨,他们必须把这种极端感情转化成可以接受的、能够消化的生活元素。因为“占领”是战争与和平之间的畸形,巴黎人的仇恨不能落实到德国人身上、不能落实到任何人身上。巴黎必须接受朝夕相处的德国占领者,必须接受被占领的状态,像聋哑人接受无声、目盲者接受黑暗一样将不正常转化成正常,这是怎样一种无以言状的痛和耻。于是整个巴黎坠入平静的漩涡,有什么在流失,却没有人能去探究。或许,还有隐约的抵抗在呼应某些清醒的神经。但那孱弱的动作相比巴黎的沉默显得多么式微!因为革命者被两重势力挤压,往往还在襁褓之中已被扼杀——这行为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它导致了巴黎“抽象的恐惧”。虽然巴黎还是巴黎,但已不再以原有的方式存在,巴黎人被以某种方式与过去的一切和外部的一切都切断了联系,更令人迷惑的是巴黎人无法理解这个变化的意义,甚至于“战败”本身亦无法解释这种变化。

占领下的巴黎是空洞和失语,是隐形和遁逸,是集合起来的无可回答的设问。还有那个维希的政府,作者都不愿描述的伪政权,它把脑门上刻写了“耻辱”二字却反以为荣。所谓“盟友”一边审视巴黎一边指手画脚:在巴黎急需援助时驻足张望、在巴黎沉默妥协时横加指责,他们辜负巴黎人的信赖更加剧了法国人本来就不牢固的团结——这里的不团结包括巴黎与外省,以及老兵与新兵……从某种意义上讲,“盟友”们带给巴黎的希望失望和绝望,与来自占领者的旗鼓相当。占领下的巴黎是极端的失痛过程。来自敌人和伪政权的“软”宰割,来自所谓“盟友”的“软”援助,造就了巴黎人的“软”抵抗和巴黎城的虚拟存在。难以想象这种暧昧状态竟延续了4年之久,但毕竟结束了。萨特写这篇文章要告诉法国人的是,即便这样,仍要热爱这个国家、热爱这个城市、热爱这些人民。而当务之急,是做出抉择、在占领时期的记忆尚未消除之际必须做出的抉择——是要做面对各方势力茫然若失的巴黎和法国,还是做意志坚定团结抗敌的巴黎和法国。

(原文请见《外国散文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