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郭志辰:人体空间医学--观舌知健康

(2011-12-29 12:25:34)
标签:

郭志辰

人体空间医学

舌诊图

杂谈

分类: 全息反射◎自然疗法

人体空间医学--观舌知健康
 郭志辰:人体空间医学--观舌知健康


提供者:蒲公英学会
 
郭老师于2009年6月7日晚上在香港讲课

 


尊敬的前辈、同道,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

 

    我今天给大家谈一谈我五十年的临床、发现、体悟和应用。我一直没有离开临床,所以对舌诊用传统医学的观点、方法,传统医学的舌诊,在观察的过程中发现了新的方法,也不是我一开始就应用这样的方法,是在临床过程中发现的,发现传统舌诊中,可以这样说不足之处。传统舌诊舌质、舌苔、舌形,虽然都有,但是与现在的医学在名词上结合不了。我在临床过程中发现了舌质就是人体的胞内,舌苔就是人体的胞外,人体由细胞构成,中医讲营卫。细胞内部中医讲营气,营血。细胞外侧中医讲卫气,保卫的卫,护卫的卫。在临床过程中我发现舌质的病变就是细胞内部的病变;舌苔就是细胞与细胞之间的空间的病变。我也做了大量的试验,桂枝芍药汤是解决空间的能量向胞内运动,桂枝加白芍能够减轻舌苔的作用,所以舌苔我要想着叫它减少,桂枝加白芍,空间的能量向胞内运动、胞内转化,舌苔就减少了。胞内的能量物质向胞外转化就增加了舌苔。

 

    我们搞医的,医生都知道有一个难点,没有舌苔的病人不好治,也就是镜面舌不好治,而且重病以后的舌苔绝大部分是镜面舌,这不好治。我们中医有一个辨症叫阴虚内热,这个滋补是真不好解决,我们把细胞给他开开,舌苔就出来了,就这么简单。我们不要去固守阴虚内热,这没法治。我们开开细胞,细胞内的津液向外辐射,舌苔不是有了吗。我们医院四百张床位,可以说全满,这四百张床位中百分之八十的是癌症,那么癌症后期绝大部分是镜面舌,干燥舌,阴虚内热,怎么办呢?就是开胞,就解决了。怎么办呢?桂枝、连翘,各一克就行了,如果要是按我们传统的治疗,那得滋阴,大量的滋阴药,生地,女贞子,花粉,板蓝根,等等,实质上我们开了胞,叫它胞内的物质向外一辐射,舌苔就出来了。在疑难病过程中,镜面舌是我们传统医学的难题。如果我们把舌质看作细胞内部,把舌苔看作细胞外部,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好解决了。所以我提出要有继承、发扬、创新的精神。继承我们传统的古文化的精髓,我们要与现代的科学名词结合,有很多问题就解决了。

 

    舌诊来源于传统医学和古文化,我们一定要用科学的观点、方法,与现在结合,理解舌质就是胞内,舌苔就是胞外,而且一切疾病都是胞内和胞外的变化。我们不要去听病名,如果听病名,很多的病我们就没办法治。

 

    在治疗过程中,我们知道细胞吞吐、辐射,相互转化,是我们健康的根本,是治疗的根本。所以我们在治病的过程中不主张化疗,不主张介入。为什么?因为化疗它损伤细胞与细胞之间的能量,化疗的人很快就没劲儿,为什么?能量损耗了,就是我们传统医学所讲的卫气没了。在化疗的过程中,如果是六次以上的化疗,这个癌症就相当难往回救了,这个人就不大好救了,为什么呢?因为人体太虚弱了。如果六次以内的化疗,我们还有希望。

 

    我不主张介入,为什么?因为介入它封闭的是细胞壁,它控制了细胞内部向外部转化的功能。我们人要健康,必须得活,必须得气血畅通,现在胞内、胞外不畅通了,那么怎么健康呢?所以介入后必须用桂枝开之,这个患者来了,拿着单子有介入,我们必须得用桂枝,为什么,桂枝把他的细胞重新打开,重新启动,这个病才能解决。介入,当然在打开四、五个月以后,介入的患者往往反复的很厉害。如果是化疗了,我们一定要应用公英,公英撞击细胞,恢复能量的辐射,增强空间的卫气,也就是增强空间抗病的力量。

 

    所以在讲舌苔的过程中,讲舌质的过程中,我们首先要记住,舌质是细胞内,舌苔是细胞外。我们不要去固定传统医学所讲的每一个地区,每一个舌的部位所代表的脏腑。我们要把舌看作一条河,这条河,舌根是河的发源地,舌尖是河的入海口,要看成一个整体,舌尖的入海口,然后再考虑由舌尖从外部又循环回来,循环到舌根,所以看舌是一个整体的循环。传统医学上没有这样的论述,都强调了舌尖心肺,舌根肾脏部、下焦部。所以我们一定要知道它的变化原理,舌根是发源地,发源地的水流向舌尖,在流的过程中,下边的河宽,那河水就流得快,前头河窄,河水就流得慢,而且就容易泛水,这就是人体整个的病理。

 

    所以我们的疾病,它是一个特点,舌前部分往往的是厚腻,舌尖往往的是舌尖很尖,这样就造成了河道不顺畅,向前走有堵塞的地方,有堵塞这就是疾病。不要说,哎呀,胃病就是治胃,肝病就是治肝,它所堵塞的地方都是在前边,没有在后边的。所以《内经》一句话:病在下,取之于上,这一句话说得非常深刻,我们要强调舌质的分析,舌苔的辩证,我们治疗每一种病,就要真正的看到它的整体,要落实辩证,我们所讲的六淫辩证,三焦辩证,这是说给大家讲,大家能明白。

 

    我今天讲什么是空间医学的辩证,空间医学的辩证就是舌高是病,舌低是因,这就叫辩证。就这么简单,不要再讲六淫辩证,三焦辩证,没有。舌高的地方就是病变的地方,舌低的地方就是病因,就是由这引起来的高,就这么简单。我们在看舌的过程中往往是看舌高忽略了舌低。一看胃这有瘀滞,胃病,对不对,对;一看肝部这有瘀滞,肝病,对不对呀,对,但是病因没在这。你如果治疗肝部,效果不高。那么病因在什么地方,在前头低的地方,为什么,在流水的过程中,突然前头压力很高,流不过去了,后头臃起来就是病呀。所以我们在观察舌的过程中,强调了病因的所在,不管他什么病,不要管病名,只要是舌质前面低的地方,一定要叫它高起来。那么只有高起来,它的压力减轻了,后边的水才能顺通的流过去,后边的气血才顺通的流过去,这是窍门。《内经》有一句话,要宣肺气,是个宣字,宣肺气,把肺气宣起来,这句话非常重要。宣肺气,才能够疏通三焦,能量的运动,也就是气血的运动。如果肺部不宣,中焦和下焦必然受到压力,像糖尿病,胰头癌,打嗝,都是肺部的问题。治疗糖尿病,糖尿病不好治,如果糖尿病的原因,就是上部压力太高,中部的能量运行不上去,压迫着中部能量增高,压力增高,胰脏的细胞运动失调,这就叫糖尿病。所以我们不要说哎呀,这是糖尿病,不管,什么地方压力,什么地方有问题,我们去解决什么地方。

 

    传统医学的理论,传统医学的方法,都来自于高层次的修炼家,修炼家在修炼的过程他悟到的,他的幻景通过临床的实践验证,然后他记录下来的。《内经》我认为是高层次的修炼家所写的,气聚则成形,散则成风,这一句话高度的概括了人的病因,也高度的说明了治疗的方法。所以我们祖国传统的文化不是来源于巫,而是来源于幻的科学。大家要问你敢这么讲吗?我告诉大家,我敢,因为空间医学是来源于我的幻。我用我的幻景的对话,写了很多的书,大家要知道,实事求是的讲,我是一个小学生,小学的文化程度,那么怎么能够写出这么多东西来呢?幻,应用了我的幻景,总结出来的知识应用于临床,通过临床验证了它是正确的。

 

    我写了本草的对话,我理解了,所以我从本草中总结出了十来味药,能治疗全身的疾病,而且我们在应用过程中,应用小方治病效果很好。这并不是谁教我的,也没有这个小方的书。所以在本草上我提出来了打破框框,去掉归经,我们讲本草不讲归经,讲三点论,本草的三点论。

 

    所以这是一个大的创新,在辩证上我们不讲究六淫、七情、三因论,不讲,我讲水论。所以空间医学病因--水,我们医生就是调节水的方法。水多了不行,少了不行,聚起来不行,分布的不均匀不行。我记得我在一天晚上,晚上十一点半就出了水的幻景,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四点半,这么长的时间大脑讲水,把水讲清楚了,所以,我写的水论。这是自我开发,难道你就说我迷信吗?我既不烧香也不磕头,而且我能产生智慧,我能产生新的方法。2003年我大脑产生了一本书,什么书呢,《新西游记》,这《新西游记》的中心思想写和谐社会、和谐人生,在那个时候它说今后的社会要讲和谐,现在全世界都讲和谐。所以《新西游记》是斗争中的和谐。通过我的实践,我认识到了我们传统的文化是来自于高级的修炼家,不是巫医,是幻的科学,我是通过我的实践,我大约现在写了有二十几本书,悟性、灵感从现代科学来讲就是大脑之中一种灵感的幻景,灵感的对话。

 

    释迦牟尼要求大家要明心见性,有的讲明心见性就是最高的智慧,就是最高的开发人生的方法。今天,我不认为,而且明心见性才是我们开始领悟新的科学的开始。明心见性才是认识真我、自我的开始,明心见性才是我真正的为人民服务的开始。所以空间医学理论来自于灵感加临床实践。我最近又在灵感过程中总结了八个穴位,治疗全身的疾病,我们搞针灸的都知道马丹阳的十二穴,这就够精华了,马丹阳是道家的一代宗师,他创造的十二穴,我认为不是他创造的,是他的灵感创造的。为什么?因为我创造了八穴,比他的十二穴还高级,难道是我学习的吗?不是,是我的灵感,是我的灵感与大自然结合,开发的智慧。我这八个穴位不用针灸,用手一点就行了。一点,应该说当场见效。

 

    我们更认识到了老子的《道德经》的重要性。老子《道德经》的恍兮惚兮,其中有象,惚兮恍兮,其中有物,什么呢?幻景。当然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大家理解不了。老子的《道德经》怎么得到的呢?很简单,道德,道德,老子的《道德经》就是有德才能得到。所以只有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心,要时时、事事、处处把人民,把公放在第一位,才能够得到。

 

    我又认识到了人体处处都是循环,如果我们掌握了循环这一个规律,我们就能够解决很多不同的疾病,阴阳者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我们不单的研究人体为本,研究辩证为本,研究自然为本,我们要从舌苔上,舌质上要认识循环,开合是永远的循环,呼吸是永远的循环,压力大与小的变化是永远的循环。所以在观察舌的过程中怎么样的掌握循环之道,这是关键。

 

    我刚才讲的舌是一条河,河源与出水的地方基本上应该宽窄一样。如果在舌上哪个局部的高低发生了变化,那么就是河中间的淤泥发生了变化,瘀滞发生了变化。瘀滞如果细胞内部的变化发生紫、暗、红、瘀,是细胞内部的变化。如果舌苔哪个地方有变化,发生白、腻,舌苔是空间的变化。舌质发生变化就是人相对应部位那一块、那一带的细胞有问题,不要具体的这就是肝,这就是胆。舌苔那一个部位有问题的,就是对应的前后有问题。要注意这一句话,前后,什么是前后呢,前头是腹部,后头是背部,因为空间它没有前头的空间,没有后头的空间之讲,它是疏通的。

 

    我们在治疗上首先考虑背部,就是太阳区,我把太阳区化作了一个焦,外焦,因为太阳经面太小了,整个的外部关系到人体的三焦,下焦、中焦、上焦,所以《伤寒论》以太阳经为治疗之首,太好了。为什么太好了?一切疾病的根源就在背部,如果背部畅通,人体的三焦是畅通的。人体不光是清升浊降,清升浊降是人体的主流,这是我们传统医学所讲的。但是人体也有横向运动,所以讲经络,络是横向运动,由于有横向运动,所以前边的局部与后边的局部都有关系,它的压力也都有关系。

 

    在修炼过程中一定要讲究不要有门派,我们知道上下运动,左右也运动,我们都要叫他运动开,我们才健康。道家的周天,佛家的法轮常转,我们两者都结合,同时都和医学是一个道理。所以儒、释、道、医是一家,还有什么门派呢?

 

    在观舌的过程中,舌根的变化,舌根苔的厚腻就是人体的命门到尾闾这一个空间不畅通。这一个空间不畅通,肺部的能量通过背部向下运动,向下辐射这一个地方的空间不畅通,辐射不了,辐射不了叫什么,叫金不生水。那么在传统医学内科上讲肾不纳气,什么不纳气呢?就是后头的能量辐射不下来,所以它所产生的疾病都是膈膜以上的疾病,食道癌、肺癌、肺结核,肺部的疾病都与尾闾有关系。所以我说我们人生的先天,应该讲肺是人生的先天,为什么?因为只有肺部的能量向下撞击命门周围的细胞,肾脏才健康,所以金生水是关键。

 

    在能量撞击的过程中,它必须要有一种媒介,这种媒介是什么?是空间。人体细胞与细胞之间是空间,细胞与细胞之间它的浓度很大了,舌苔很厚了,所以它不能传递了,这就是疾病。癌症的后期,舌苔的上下都是白腻苔,舌苔都满了,中医讲湿热太多了。我们在传统处方上应该是清热利湿,但是温病条辩,最难治的湿和热,参杂在一块儿,祛湿留热不行,祛热留湿不行,所以湿热病是我们中医最挠头的。很多的病在舌苔上是湿热引起来的,类风湿,湿热,胶原性疾病,湿热,癌症,湿热。那么湿热究竟怎么治?我们说了舌苔是流水过程中的水面上的杂草,空间能量的多余,如果在流水的过程中我们把那点杂草给他解决了,清除了,这不就都解决了吗?所以遇到这个情况下,不管它,我们是管的疏通河道,一定要疏通河道,才能够清除污染,只有把河道疏通了,河水流通了,河水的杂草才解决了。我在治疗这种病的过程中从不应用治湿热的药,治湿热的药我们都用白花蛇草,半枝莲,茵陈,两头尖,等等,这都是治癌症的,治湿热的药。实质上如果疏通了,把前头的水疏通了,就非常好治了。

 

    在观察舌苔的过程中,我们特别要注意什么?注意大小便,特别要注意大便,大便干的一定要补充水,大便稀的一定要先去水。如果水在三焦某一个部位的停滞,瘀滞,我们用什么样的药都不灵。我们用药就怕水,香附特别怕水,如果中焦的瘀滞有大量的水汽,用香附是不顶事的,因为香附它能够运动能量,运动气,它绝对运动不了水。所以我们人体不管什么地方有水,先治水,这是关键。水也有两种,舌苔淡白,舌苔很润,这样的水是空间之水,也就是能量的水汽太多,空间的水湿太大,用佩兰,佩兰是治疗空间水。如果是舌质上断定了是水,但是舌质上有很多的红点,这个水是细胞内部的水,细胞内部的水用佩兰效果很低,用益母草,在本草上益母草也行水,它行什么地方的水呢?行细胞内部的水,这是水的区别。一个是空间的水湿太大,佩兰,一个是细胞内部的水瘀太大,益母草。不管是什么样的疾病,只要是有水,我们先解决水,只有把水解决了,才能够调整人体的能量运行。但是在解决水的过程中,要注意用少量的药物去解决,一克就可解决了,佩兰一克,益母草一克,当水往下一下,不要把水完全排出,完全排出了,河里头没水了,船也就行不动了,气血也就没办法了。人离开了水解决不了问题,人内部的水大又解决不了问题。所以在水湿上我们注意大便小便,大便干,舌尖上是一个高坎,用蒌仁儿,瓜蒌仁。

 

    我们下边谈一谈空间污染,人体的空间污染。我们现在仪器很先进,我们能够得病检查出什么病,可是有的疾病检查不出来,但是有症状。他本来难受,但是到哪个医院的仪器都检查不出来,人难受,检查不出来,不等于没有病,他肯定有病,没病怎么难受呢?没有病怎么不舒服呢?我们不能光说神经官能症吧。

 

    我告诉大家,虽然仪器检查不出来,但是他所有的病已经有了,病在什么地方?在人体空间,如果是一个高层次的修炼家,他可以发现你的疾病,你这儿有病,不一定能够检查出来。石家庄电视台的台长,好几辈都跟我的关系非常好,因为好几辈所有的疑难病,都是我给他治好的,我们的关系,直到现在,到孙子辈也很好。他相信科学,电视台台长啊。有一年他去给我拜年,我说你的肺部有问题了,他就赶紧去检查,检查没事,结果以后呢?得的肺癌。还有个银行的,到我们家玩去了,我说你的直肠有问题了,直肠有问题了,他说有时候有点坠坠乎乎的感觉,我说你去检查吧,到检查没检查出来,上北京检查出来,直肠癌。所以呢,什么地方空间有问题了,那么空间的浓度,深了,它的颜色必然发暗,颜色发暗了,它的浓度与它的实体没有结合的时候,是在空间,没有结合的时候你去检查不出来。石家庄火车站的站长,有病,我去看病的时候,他的秘书跟随,秘书挺逗,「郭大夫你看看我有什么病啊?」我说:「我不看病,我也不会透视啊?」「哎呀,你看看吧,我有时候头部不好。」我说:「恭喜你了,你比别人强。」说:「咋强啊?」我说:「你头部里有个东西,不是比别人多一点吗?」结果最后确定脑瘤。所以呢,这就是空间。我们现在的仪器,很多的,是人体的实质性的问题,才能够检查出来。所以我们每一个人你哪要有了症状了,他必然有了问题了。没问题怎么有症状呢?所以在有症状的过程中,我们就应该注意了。有症状,就能检查。有症状,它的局部的温度一定有改变。

 

    北京有一个医院,康雅医院,康雅医院有一种仪器,检查人体的空间,效果很好,能够知道什么地方能量高,什么地方温度高,它能检查出来。但是,检查是检查出来了,没办法治疗。这是北京康雅医院。这个医院的院长,后来是跟着我学习,跟着我3个月学习,也应用小方,也应用火灸。为什么呢?因为检查出来了,解决不了也就没人去检查了,没人检查医院就没病号了,开不了张了,所以去我那学习,现在也是开小方,效果挺好。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把疾病消灭在开始的症状上,不要以检查数字为准。

 

    所以有的病,检查不出来。比方说我们现在,去年流传的一种病变,手足口病变,手足,儿童病变啊,死了还检查不出什么原因来。这个问题,我们看舌就能看出来。什么呢?舌尖直硬,舌尖直硬,舌尖很硬,很尖,特别要注意脑部病变,高烧。对一些脑血管病变,往往地见这样的舌头。对一些狂躁病变,见这样舌头。对一些多动症病变,见这个舌头。对一些痴呆症,见这个舌象。因为这个舌,往往地影响了脑部的变化。我们不要以为,口足病变传染病,没法解决了,把口足病变搁到一边,我们只是看他的舌头,有这个舌头,我们就赶紧想法把舌尖给他解决了不就行了吗?

 

    我前两个月,我们医院有一个在我们医院学习,在按摩学校学按摩,他家是湖北的,突然家里给他来电话了,说小孩是手足口病,传染病,麻烦了,他就找我。他说:「郭大夫啊,手足口病那方怎么开呀?」我说我不知道。因为我绝不能说,什么药治手足口病,这是政治问题呀,现在都解决不了,你说我这个方能治手足口病,那不是煽动群众了吗?我说我不知道。他说你得救命啊。我说我救不了命,我说我只要你小孩的舌头,你照个舌头,你给我传过来就行了,不要说手足口病啊。给我传过来了,开了一副药,告诉大家,吃了一副,吃了一天,效果就好了,吃了3天,好了。经过当地医院确诊,好了,回去吧。

 

    (郭?岭院长上台解说这病例)这个病人因为是我们亲手经历的一个病人,他是按摩学校的学生,是湖北的学生。当时家里打电话说,孩子得了手足口病,叫他马上回家,我们正好那天在门诊,他就跑着就磕头,一进我们105,我们105是门诊室,一进去之后就磕头,快点叫郭老师救命,说手足口病,就像刚才那样,郭老师就开玩笑,我没有手足口病的方。最后呢,你传个舌苔过来,因为这个病我们是非常关注的,连着打了两三天电话。开完方之后,就打电话,当着我们的面,告诉对方马上到药房去拿药。我记得就2味药,桂枝和连翘好像是,就2味药,我记的比较清楚,桂枝和连翘各1克,桂枝1克,连翘1克。郭老师说,用最快的速度,不用熬,给它用热水沏一沏,当茶水喝。因为小孩已经很重了,结果第一天喝了之后,是下午1点多,跑过去的。下午就喝了1次,第二天上午,我们又打电话,第二天上午还没有完全好,就说小孩的一些症状好了一些。第二天上午又喝完一副药,然后下午打来电话,小孩就突然地解很多的黑便,但是没有血,我们让他去检查,不是血便,是黑便。这个黑便就是郭老师经常讲的,肠部的积热,这就是肠部的湿热,水过于多了。所以我们讲空间医学,讲病因论,讲水,讲两大部分,一是膈上水,二是膈下水,都是有传染病的症状。这种水,膈下水呢?就是以泻肚子,发烧;膈上水呢?就是以肺燥,发烧,高烧,咳嗽。那么这种情况呢?这个手足口它属于是膈下水,肠部的积热。所以第二天下午,我们刚门诊完,又打电话问这个病人,到底怎么样。因为小孩子得了这个病,那几天是非常严重的,说上海的有几例已经死了,就是那一段时间传着是手足口病,上海的已经死了几例了,所以就比较紧张这个家属。结果呢,下午就排出了大量的黑便,到医院检查没有血,只是黑便而已。这是下午,再第二天呢?这个小孩已经基本上什么症状都没有了。郭老师说:「一定要叫他喝3天。」第三天的时候到医院检查,已经全部症状解除了。所以,通过这个病例,更增加了我们对小方的认可。所以,任何疾病,我们只要认清它的病因,找到病的根本原因,任何疾病,只是什么可怕?只是所叫的名,把我们给吓住了。所以很多人被病名所吓死,太可惜了。

 

    一说手足口病,山东死,上海也死,没办法啊?当然了,都怕。不要光听病名。所以,我们搞医务的,不要害怕。一说肝癌,没法啦。一说胰头癌,癌中之王,麻烦了。告诉大家,癌中之王,要比其它的癌都好治。癌中之王。我们最快速度的胰头癌,20天,完全恢复健康。28天恢复健康的标准是,经医院的检查,什么都正常了,这才算恢复健康。不能说症状见轻了,那不行。所以我们讲舌诊,要全面地认识人体的舌诊。舌诊,既要观察舌苔的厚腻,舌头颜色的青紫,舌形的宽窄大小,也非常重要,宽窄,舌头一开始,舌头窄,前头宽大,证明前头水淤了,所出现的症状,胸部满,心慌,气短。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不要按心慌治,越补越厉害,前头淤了,桂枝、佩兰两味药就解决啦,2克。淤在中焦了,焦三仙、桂枝,也就行了。多简单。牛皮癣,大家说不好治吧?外科不治癣,内科不治喘。牛皮癣出在肌肉上,脾主肌肉。牛皮癣,焦三仙、桂枝效果就挺好。所以,一定要从舌体上去分析,不要从病名上去分析。不管什么病,我只看你的舌。所以,舌是人体整体的代表;舌是人体整体的信息表示,是科学的。

 

    我们认识到,传统医学与现在的胞内胞外,是一个理论。所以中医和西医的理论是一致的,中医和西医它们不是两个理论,是一致的,都建立在细胞理论基础上,都建立在细胞运动上,不过名词不一样,中医叫消化吸收,西医叫吞吐,这名词啊。

 

    我通过临床实践,总结出来了一个问题,总结出来了一个骄傲的问题:西方的医学,要赶上我们中国,还差点。为什么呢?因为我到过西方讲学,到过美国医学院讲学;加拿大医学院讲学。我是加拿大医学院的终身顾问,我也得到了联合国的终身研究癌症科学家的奖章。美国医学院的院长,多次地访问了我。他说,哎呀,像你这样的医疗手段,这么快,我们医学院就快垮台了。垮台了,怎么呢?我说:「学习好,6个月准能成功。聪明的,3个月。再聪明的,7天。」是吧?7天就会开方了。我说你的医学院,5年毕业,3年毕业,出来后哪个会开方啊?他在我们理疗院,跟着我们,每一个步骤看得非常详细。但是大家知道,要改革一个科学,是非常不容易的。改革一个科学,牵涉面太广了,牵涉到教育部,牵涉到很多的系统,是不容易的。

 

    所以我们没有温病学说,也没有湿温学说,没有。就是个胞内胞外。胞内的热,向胞外辐射;胞外的能量,向胞内吸收。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温病学说,湿病学说,没有。我在学医的过程中,叶天士的,吴鞠通的书我看多了,温病论。那么到现在呢?我说,那些书都太复杂了。就是个胞内胞外,而且,一般地不用消炎药。在运动过程中,运动的距离越远,热量散得越多,所以就不用消炎药。我用的桂枝、连翘,使热度开胞就消灭。如果用桂枝、独活,不用连翘,为什么?因为它热度一直往前走。独活,顺着头部一直走到足部。所以走得越远,消耗的热量越大,所以就没有热病了。对一些热和寒,就无所谓的事了。讲究也行,不讲究也可以,你只要叫它走开了。也没有什么补药和泻药,这个能量,从这儿开始走,往前走,开始的地方,都是泻,因为把它能量拿走了,就是泻。走到什么地方就补到什么地方,补到什么地方就疏通到什么地方。所以,八法都在其中,没有另外再讲究八法,再讲究辨证,没有。就是走,转一圈,转一圈,转一圈,转一圈。就是转,转的圈越多效果越好。所以,这就叫任督二脉的运动。由于背部的能量拓宽了,所以,我就叫任督连起来,就叫公转,公转运动。所以没有病名,也不考虑病名。热淤在细胞周围的,使细胞辐射受到影响的,这是癌症;热淤在皮肤周围的,就是皮肤病;热淤在关节周围的,就是类风湿;热淤在生殖器方面的,艾滋病、性病;热淤在心脏周围的,风心病。所以,我们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要增加空间能量运动,增加细胞之间的相互交合,就治病。何苦还管它肺心病?管它风湿病?不管。所以我们一定要掌握,细胞与细胞空间的清亮度,清洁,这是关键。当然,我们今天不讲修炼,讲修炼,心也得清洁。这是讲修炼时候的问题了。心不清洁,也是有病。所以一切病发于心,就是心不清洁。

 

    我们的处方,我们的辨证,是大道至简。简化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一进门,给你的舌头照个相,把你舌头相片传到我的计算机,这就是治病检查的全过程。我们往往都是8点上班,8点半结束。8点上班,8点半结束。怎么8点半结束?100个病号不愁干,半个小时就结束了。那么,照舌头呢?用照相机照舌头还不快吗?1个,2个,3个,很快。照好以后往计算机里一传,传到我们那儿,我们就看,一看,什么药,一看什么药。说实在的,病号来了,得给病号说两句,要是一句都不说,那很快,一分钟能看十来个人,得跟病号聊聊,啊,你是哪儿的?怎么回事啊?实际上这是废话,因为对方不了解啊,来了以后,往这儿一站,结束了,嗯?他弄不清怎么回事儿,看好了。有些的抬着来的,往这一搁,走吧,好了。他还没搁好呢,好了。实际上,人来与不来一样,见人与不见人一样。为什么?有舌照在我计算机里都行了,一切完备。所以我们看着病号不多,实质上不少。因为什么?因为我们来自全国各地的,各个地方的舌照,都在我门诊上,没有人,有舌苔,所以计算机上忙,计算机上忙要想看病,你在香港照个舌苔,搁到计算机发过去,这就看了。所以,我们主张家庭医疗。家庭医疗,就是看病不出门,连门都不出。你在计算机上一传过去了,所以我们看着病号不多,但是所有的床铺全部满员。但是外部的病号多,每天计算机上的病号多,我们这个计算机诊断,计算机处方,晚上往往到一两点才能下班,晚上一两点才能下班,忙啊。因为来了以后还得回去,来了以后给他发回去呀。所以我们的病号是全国各地,世界各地,看起来不多。当然,说个笑话,看起来没有几个人啊,都是住院的呗,所以,收入也不一定高了,但是内部高啊,计算机上还有收入啊。所以呢,世界各地跟我们联系,都是通过计算机啊。你说很多的话,都没有用,你只要把你的大便写清楚,就行了。就一切具备,我的方就过去了。所以诊断检查,都非常简单。我们应用的是巧劲,应用的是巧劲。美国总统,夸口,美国要用「巧强力」战胜世界。我说你总统夸什么口啊?我们要用空间医学战胜世界。这是我们夸口啊。我们用1克药,能够治病,如果再改革改革剂型,更小。如果应用药粉,那药有个,最多有个0.5克满够了,一个人就满够了。

 

    我们治病的一个窍门,就是空间能量的相互撞击,这是窍门。我们对肠胃,非常重视,因为肠胃,是人体的主要动力部分。所以,中医的《内经》讲:「营气出于中焦」,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对肺部非常重视,因为肺部的能量,贯穿着任督两条经脉的运动。如果,我们每一个人,大便正常,呼吸正常,这个人就可以说是健康的。当然这里头得加个小段,加个喘,内科不治喘,我们自古的内科学,喘,都治于肺,不对。喘,没有在肺上,喘,在肺部的后侧肌肉上,肌肉肉丝微循环有炎症,引起来的喘。所以,当一个病号,到这儿,郭大夫,喘。我特别地注视他的肺部后侧的变化,他的肺部后侧,细胞啊,微循环,有多大的面积的炎症。《伤寒论》,桂枝加杏仁厚朴汤,治疗喘,这是《伤寒论》的原文。那么我在研究,治喘为什么加厚朴、杏仁,有道理呀,对肺有好处啊,那么厚朴是治疗肠胃的,为什么桂枝汤加杏仁厚朴,它能治疗喘?这就是我们研究的对象。因为厚朴它能够减轻腹部的空间压力,使腹部空间的压力,回收到腹腔的细胞内部,所以它治疗喘,是腹部的压力低了,背部的压力高了,向压力低的运动,压力运动以后,背部的炎症就消了,所以它治疗喘,很简单。

 

    我没有应用小方的过程中,我是绝大部分应用的经典方,因为我的老师,是《伤寒论》讲师。负责石家庄所有医生学习《伤寒论》,这是我的老师。所以我用经方,柴胡汤,桂枝汤,白虎汤,承气汤,这是我背的很熟的汤头,我用经方。当然,在修炼的过程中,灵感给了我的药方,灵感给了我的知识,灵感给了我的理论。所以,我整个都改了。到现在,一个经方也不用了。治腰椎间盘突出,腰椎病变,我希望大家不要去补肾,不要去治脊椎、脊柱,你就把腹腔的能量降下来,后部的能量流过来,新陈代谢加强了,肾脏能量强了,它就治了。所以,香附就治疗一切腰椎病。香附把腹腔一空,就治疗一切腰椎病。

 

    我这个人爱开玩笑。北京有一个人,腰椎间盘突出,他说:「郭大夫啊,我是腰椎病,好长时间了,怎么治啊?」我说:「治不了,我不会治。」治不了,不会治。在说话的过程中,我到他跟前,我用我的拳头把他的肚脐一打,他的肚子一收缩,腰好了。为什么?一点他的肚脐,他的肚子必然往回收,一收,空间的能量直射腰椎,一下就推过去了嘛,要比直接推腰椎好得多啊。所以,这是个寸劲。我说:「再动动腰。」他说:「没事了。」这就是窍门啊,你要真正地直接去给他按腰椎,麻烦了。你有多大的劲吧?所以,能量是相互的运动,横向相互,上下相互。人体动力点,要掌握。动力点,命门是一个动力点。命门动气,动力点;会阴是一个动力点;肠部是一个动力点;膈膜是一个动力点。不要小看每个人打嗝。打嗝,能形成各种疑难病,因为我们的膈肌下部一定要叫它空,不要叫有任何的气。那个肝病一开始,肝部憋胀,这地方憋、有气,什么气啊?膈下有气,并不是肝。而且,膈下的气时间长了,它影响了肝脏细胞的辐射,所以就形成了肝部的病变。如果膈下的气引起来的肝部病变,生麦芽、桂枝各1克,它就治了。生麦芽它能够使肝部周围的能量,我们叫气,实际上是能量,能量就是气,气也是能量,这部分能量向左运动,运动过来了,疏散过来了,它不就好了吗?所以,我们不要去小看生麦芽,去解肝之危,效果好,不用药味多了。把气转到了左边,左边膈下的气鼓动力量大了,对心脏是一个撞击,生麦芽加淮山药,治心悸;治心脏衰弱。这是谁的方子呢?我们同行知道,这是《衷中参西录》上张锡存的方子,啊,《衷中参西录》,张锡存是河北的名医,着有《衷中参西录》,擅用生牡蛎、生龙骨、生麦芽,擅用,所以他对麦芽的药用讲得很好。我在学医的过程中,我非常崇拜《衷中参西录》。

 

    我们要懂得病因,懂得病因,不要被一些病固住我们的思路。刚才我讲,命门是动力的关键,命门可以使会阴增加动力。所以,常将神光化雪山,这是修炼的用语,修炼家必须命门动气得起来。但是,命门动气需要谁来推动呢?需要肺气。所以《内经》有一句话:肺上而越之。肺气上而越之。我没有修炼的过程,我理解不了,看《内经》理解不了,现在理解了。我们的肺部的能量向上走,越肩向下,才能形成「金生水」。所以,肺上而越之,是关键,这一句话是关键。那么,只有肺上而越之往下走,才能够撞击命门,肾脏才健康,所以,金能生水。我不主张多应用「六味地黄丸」,不主张。因为补肾,只有肺部的能量往下走,撞击肾脏,肾脏才健康,不要直接地去补肾。所以,我非常可怜天下的肾病人,肾病,一些尿毒症,一些肾炎,太可怜了。为什么?他们都应用了大量的钱,来补肾。结果呢?越补,肾脏周围的压力越高;越高,细胞的运动越差,越差越解决不了,造成肾炎,透析不是麻烦了吗?如果我们不去补肾,我们把舌头尖的能量,给它撞击下去,补到肾部,这一撞击,肾脏不就好了吗?肺部不就健康了吗?说看舌尖,看舌质,就是上下转着看,上下转着治,所以它非常地活。如果这理论贯穿了,儒释道是一家,是一个道理,中西医是一个道理。

 

    下边呢,很可能以后要研究中西医结合的问题了。这也是国家的课题。所以我们观看古人的名词,我们要去理解,古人的名词的本质。我们一看,哎呀,古人怎么说,现在怎么说,融合不到一块儿,实质上,时代不同,事儿还是那个事儿。说个笑话,我们古人、圣人、名人,对人们有贡献的人,我们搁到庙里供起来了,我们去烧个香磕个头,什么?迷信,这是搞迷信,现在人,不往庙里搁,也修一个大殿,修的挺好,它不叫庙,叫纪念堂,纪念馆,这叫不迷信,我们去看,纪念堂纪念馆和庙不是一样吗?怎么搁到这就迷信,搁到那儿就不迷信了呢?所以这都是自己搞的。我们医学也是一样,那么《内经》神乎其神,你理解不了,巫医。你理解不了,你就别给我们造谣啊!是不是啊?你不要说巫医呀,巫医能够延至到现在,人民很健康嘛,巫医能比现在西医的科学还先进嘛,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中西结合。所以我们一定要解放思想,当然,在灵感过程中,我得到的智慧很多,由于时间的关系,不能一一地讲,说实在的,我讲出来的,书上没有,也没有老师教给我,但是,都是我的实践、应用、验证了的。没有经过验证的,我绝不会讲。

 

   我对我的学生讲,我说我这一生,不求有功,不叫说有功、功劳,没有,只求大家不骂我,怎么只求大家不骂我呢?不要说多少年来郭大夫讲的是假的。因为大家的知识都要前进哪,最后都要明白啊,大家很多人都要修炼啊,修炼到一定层次都明白了,我何苦去说假话呢?因为我修炼的层次不高啊,还有层次比我高的,他能揭穿我啊,我能说假话吗?但是我希望大家搞医的要修炼,因为我确实地尝到了修炼的甜头。修炼,可以开发智慧,开发智慧,修炼也劝大家,不要去搞老一套,医学的科学,就六个字,信息、能量、物质,就这六个字。修炼的科学,六个字,信息、能量、物质,就这六个字,如果你把这六个字研究透了,修炼能应用上了,你就开发智能了。千万注意,不要有迷信的思想,附体的思想更不要应用,一切的科学,都要强调「灵则信」,灵了再相信,一切的科学,都要应用实践去验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我讲的,希望大家去验证,去应用,去造福人民,最后,谢谢大家。
 

 

 郭老师和他的人体空间医学

 

 

 

郭志辰讲修炼

2011.5.2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