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八月柳树
八月柳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30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挂在天边的爱

(2012-05-13 09:51:55)
标签:

情感

    母亲离开我们姐弟已经5年多了,但火化前母亲卷曲的身体却一直刻在我的记忆里。
    她那定格的身体语言是在试图告诉我什么?我明白,在我的心里。
    在我最早的记忆里母亲无数次用盐水处理我的伤口,尽管盐水流过头皮上的伤口非常不舒服,但那时将头枕在母亲的腿上还是非常温暖。
    我有很多次随同母亲到田里或地里干活。我话不多,只知道死命干,每次都希望多干点,这样可以减少去同一个地方的次数。夜幕下跟在母亲后面,听她唠叨,有很多时候在讲外婆及那边发生的一些事,偶尔也给我讲点大道理。看到比较多的是她不时将路面上挡路的石头捡起,放到路边。我跟在后面,很少说话。
    有很多时候回到家,看到母亲不是马上做晚饭,而是在床上休息。我知道她体质并不好,但起来后会忙到很晚。这样家里的晚饭一般都在晚上九点左右。
    每当自己取得一点小小成绩,她都比较高兴。这种高兴写在她的眼睛里。
    她比较瘦,尽管风雨磨去了脸上的光泽,但看得出母亲年轻时长得还是挺精致。生命的透支在她50岁以后得到验证。生命的最后十个年头,她活得并不方便,但她很踏实,也许是儿女长大成人的缘故吧?
    送走她,送走了我一大半的记忆。
    我知道,她在那遥远的天国生活得很幸福。我也知道她在注视着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