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谢东
谢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0,34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本色》电影文学本--连载(79--90)

(2007-07-16 23:18:56)
 

79   夜  外  街道

地上水洼里还在不断落下水滴。

空无一辆车的街道上已变成频闪黄色标志灯中整个城市有一种特殊的凄美。

 

80   夜  内  走廊(同上)

张雪从门里探出个头,左右看看,听了听没什么声音,又缩回去了。

 

81   夜  内  水房(同上)

童佳已经平静下来。

童佳:“我觉得你说的对,那我该怎么办?”

宽:“你一定要沉住气,要给他时间,千万不能主动给他打电话,如果他爱你的话,他会不顾一切的跟你在一起,如果不是的化,你再打电话也没用,假如他不接,你会更伤心,我发现人大多时候都是自己伤自己的,而且在伤自己的时候更狠。”

童佳:“人都说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性,那你的那半也特伟大吧。”

宽:“不,我没结过婚,另外我也有了另一种认识,一个伟大的女性后面大多有一个极恶劣的男人!”

二人互视而笑。

童佳:“那你这么有经验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结婚呢?”

宽:“没人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歌星的。”

童佳:“那你就找一个唱歌的喽”

宽:“那我还不想娶呢。”

童佳:“我明白了,平时还以为喜欢你们的女孩很多,特花心呢?”

宽:“都象你这么想我还跟谁花呀?”

童佳:“那以前你干嘛没找呀?”

宽:“以前不懂这些道理,也不懂得尊重别人!”

童佳:“现在懂了,不就可以找了。”

宽:“是啊,可等我准备好了时,我发现好姑娘都被人挑走了!再说我总不能天天为了碰到好姑娘去忙活吧。等疫情过去了,我去找你男朋友谈谈,或许能帮得上你。”

童佳:“你对每个女孩都这么好吗?”

宽:“这是咱们的缘分哪,你看中国十几亿人咱俩却碰到一块了。”

童佳:“可他不喜欢你的歌,他喜欢F4。”

宽:“我看是你喜欢吧。”

童佳:“是,我也喜欢过!(稍强调了一下过字)”

宽:“那我就找几个跟我差不多的组一个F40。”

童佳笑了。

宽:“你没事了吧,咱们也该休息了。”

他欲试着站起,但没能起来。童佳忙将他搀扶起来。

童佳:“对不起,对不起,因为我的事让您的老腰也跟着受罪……”

宽:“但愿值得吧,倘若你坚持不住一打电话,我就白费心了。”

童佳:“那天在走廊你也被我吓得够呛吧。”

宽:“哼,我还以为炸尸了呢。”

正说间突然童佳又觉胃部翻涌,忙用手捂住了嘴。然后在水池里吐起来。他帮她拍着后背,终于反应过来。

宽:“天哪,他知道你怀孕了吗?”

童佳:“本来想那天告诉他,但他没来,不过我发短信告诉他了。另外我求求你千万别告诉任何人行吗,不然我就得出隔离区了。”

他这次可是真为童佳而难过了。

宽:“我答应你,不过,我不准备跟你男朋友谈话了,因为我肯定会揍他。你也答应我,忘了他吧,他配不上你!送给你这个礼物,如果犹豫时就看看它,想想我说的话。”

宽从脖子上摘下口琴项链,为她戴在脖子上,童佳看着他的眼睛吹了一下口琴。

童佳:“我懂了,我一定听你的话,好哥哥,你千万别为我的事难过,好吗?”

宽:“嘿嘿嘿,好吧。”这说边把童佳略显凌乱的头发稍稍整理,使她又恢复了之前的妩媚,并且还显性格。(这是代表艺人独特的审美细节)

童佳:“喂,哥哥,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啊?”

宽:“不知道,也许哪天碰到了突然觉得,噢,原来是她呀!”

童佳:“你看典典那姑娘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

她故意停住,宽学刚才童佳妊娠反应的样子一捂嘴,扑向水池……

 

歌曲《似水流年》高潮部分

   

女1  痴痴地你我此刻用目光相望

女2  我们都逃不脱似水流年的一点惆怅

男1  现在的你我都归属别人不知心情怎样

男2  我们且试着将一些事掩起

 

男合 然后再慢慢遗忘

 

82   夜  外  街道

雨己停了。

(以及一些城市中特有的画面,以细腻感觉为主体,目的在体现社会风暴与个人情感风暴的内在关系。)    

 

83   晨  内  总务处(口罩)

处长以为宽已被接走,无奈地将他和另一个名牌挂到辞退区中。衣柜中内灯已经灭了。

 

(处理:79---83场。应该这是全片最人性的对白了,演员一定要注意语气上的选择与处理。要有丰富的层次感。可以区别于全剧其他地方的语气和口吻,但一定要坦诚和真挚。估计受现场拍摄条件所限镜头调度不容过密,所以要求演员要熟记台词,不妨私下里多多排练,多设计几种不同的处理方式,这场戏拍的精彩的化,整部影片都立起来了,观众自然会从心理上产生出俩人相恋的渴望感。也不会对俩人的恋情感觉突兀,对后面所有的情节展现也将起到良性作用。歌曲的编曲有一首希望用弦乐群的配器方式,要强调倾诉感和对诉感,二首歌的情绪处理也要形成独特的层次感。另外,道具小口琴出现了,它将贯穿下去,希望演员能注意到它的重要性,设计出一种独特又自然的赠送方法。这个东西既漂亮又不游离于音乐本身。我已向海外琴行定了一百个,想作为本影片独特的礼品,也可能不够,如果片名可以定下来的化,不妨印上影片的片名和演员的头像。)

 

84        内  录音棚

回到现时。

声音前置:宽的手机响起,随着手按STOP键,歌曲完。

宽:“喂,我是,哦著名主持人你好,你怎么知道的?千万求你替我保密,身体恢复的怎么样?好吧,去后海吧,几点?好拜拜。”

 

85        外  后海某酒吧外座(目前是北京新旧文化的碰撞之地)

(背景音乐为较流畅的电子音乐)

董文和宽在喝咖啡。董文手里拿着个护自镜在晃动着。

董文:(哈哈哈)“最后是我从院长那逼出来的。”

宽:“看来大媒体的就是不一样,滥用特权。”

董文:“不是,我本来是去采访你,可院长死活不说这人在哪,然后我就特纳闷,因为医院从没不配合我们,最后我把院长逼得没折了,他把我拉到一边才告诉我真相,还千叮咛万嘱咐我别告诉你妈妈,我当时都傻了。”

宽:“真难为人老院长了,不过真得谢谢你替我保密。”

董文:“放心吧,我也心疼我们马老师啊。那会马老师天天在我们女同学面前夸你,跟祥林嫂似的,哎,我听说我们栏目对你的访谈节目没做成?还听说你特狂是怎么回事呀?”

宽:“随便他们怎么想吧,针对我这张新专辑我不想做任何宣传,就算一分钱没回来我也不觉得可惜,什么打榜啊,签售啊,做节目啊,我一律不干,如果大家认为好,不用你嚷嚷,如果认为不好,你嚷再大声有什么用。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自然传播是最高级的人文方式。”

董文:“这次的经历真是让我也重新审视与自己有关的一切事物了。”

宽:“我也是。”

董文:“想过有一天不唱歌了去做什么吗?”

宽:“唱歌之前就想过了,我想去拍电影,但不一定当演员。”

董文:“好啊,争取拿个奥斯卡什么的。”

宽:(轻松一笑)“那也不过是一帮商人搞得产品促销活动而已。”

董文:“你应该找一个能跟你在一个平台的女孩。”

宽:“可“聪明”的女孩越来越少了,真成了恐龙了。”

董文:“也可以说“聪明”的女孩越来越多了……”

二人的笑声中周围的声音嘈杂起来,淹没了他俩的对话。

 

(处理:84---85场。这是两个从生死线上回来的人的对话,恐怕在其他描写SARS的影视作品中也不易出现,看似简单,却有了品格上的不同,这是作者理想中对艺人人文品格上的呼唤。但再优秀也同样被周围的嘈杂所淹没。拍摄时需用大升降机处理,让二人显得渺小而卑微。)

 

86       晨  外  总务处外(口罩加单层)

几个护工在眉飞色舞。声音前置至上一场。

护工甲:“咋不漂亮,她主持两三个栏目哩,要不好看能主持那老些节目。”

护工乙:“对,听说她得了“非典”以后更漂亮了,昨天医院大门那来了好多她的男迷呢,铁栏杆外摆了一长溜的鲜花呢。”

护工甲:“我要能开个花店就好了,天天到她家去收花。”

护工丙:“他妈的那隔离区里干活的可好了,天天能见她,没准还能看见她换衣服呢。”处长:(在里面大声问)“哎,你们谁去送一下隔离区的物资。”

众人齐刷刷的一起站起。

众:“我去!”

令处长愕住。

 

87   晨  内  缓冲区(至全副武装)

童佳故意不帮他而在一旁看着他笨手笨脚的穿完最后一层隔离服后汗流浃背的喘着粗气,笑的花枝乱颤,然后像只兔子般双脚跳到他身边。

童佳:(拿腔作势假装用话筒采访)“请问你一下这一种减肥方法怎么样,系(是)不系很有效?”

宽:(瞪她一眼后随意地问)“你爸妈知道你来这儿了吗?”

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她突然愣住,两行泪水夺眶而出,弄得宽一时慌了手脚。

 

88   日  内  杂物室(全副武装)

宽正在整理着物品,护士长和童佳来找他帮忙。

护士长:“我们觉得你对演艺人员的心态相对比较熟悉,她情绪还有点起伏,想求你帮个忙让她带你装着查房去跟她聊聊,使她放松心态。更好的配合咱们的治疗,这两天她老犯愣,问她也不说。”

宽:“护士长,谁的事不管我也会管您的事,更谈不上求了,只是,她原来是我妈的学生,我怕我父母知道,我爸都七十六岁了,而且刚从人民医院出来,当时差一点我也被捂在里边了。”

护士长:“你放心,让她给你再化化妆,就说是咱这的医生,反正所有活都已不分工了,大家都一样干,她一定想不到会是你,而且听(手指童佳)她说你绝对是最佳人选。万一,她要是真把你认出来,我们所有人都帮你去做她的工作。”

宽:“好吧,您放心吧!”

看见他两只被消毒水和紫外线灯弄得红肿的眼晴、护士长关切地问他疼不疼,他笑着回答说没事。

 

89   日  内  病房(全副武装、病号服,口罩)

宽坐在董文床边。

董文:“大夫,您说的太对了,其实您也知道,所有的道理我都明白。”

宽:(有点装)“人们很少给自己留时间考虑,这次正好没人打扰你,可以好好重新审视一下自己这几年来的一切事情,生活中我们都患得患失,但有时候没有失去就没有得到,而且放弃所需的勇气远比得到的要大的多。我相信你,这次经历后一定会在你的人文品格上得到一种升华!你说哪?”

董文诚恳地点点头。童佳在董文的背后偷笑。

董文:“平时周围人来人往的都习惯了,突然沉寂下来是有点不适应。”

宽:“其实你们搞艺术的都是性情中人,试想,如果真的你得的不是这种病,每天人来人往影响你休息不说,也会让你瞎猜,是不是自己病的很重了对不对?再说你真的有把握说来看你的所有人都是出于朴实的动机吗。”

董文:“谢谢您,您说的太好了,等我好了以后得好好采访采访您。”

宽:“好了,那你先休息,有什么事让她们叫我。”

董文:“太谢谢您了。以后您有用得着我的时候,也叫我。”

童佳在一旁听着偷笑,但心里有点异样。他刚走到门口时。

董文:“大夫。”

宽站住回过头,董文有点怀疑地开始端详他。看着看着似乎觉得不太礼貌了。

董文:“嘻嘻,没事,我看您那防护镜挺好看的。

90   日  内  A走廊---B走廊(全副武装)

两人笑着互相击掌。

宽:“你老在后面乐,我都快绷不住了。”

两人背靠着墙喘着气。耳边传来救护车笛声由远而近。两人紧张起来。

童佳:“快去。”

向前的跑动中二人无意中手拉在了一起。说不清是谁在拖着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