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辜鸿铭与李敖

(2018-03-19 08:34:21)
标签:

另类人生

历史

文化

         北洋政府时期,《选罢法》规定,有一部分参议员,须由中央通儒院选举产生,凡国立大学教授,都有选举权。投票时,人到不到场无所谓,重要的是,带张文凭去,便可登记投票了。据说,当时每张文凭可卖到大洋二百元。在这种贿选风气里,      北大老怪物辜鸿铭自然也成了被买的对象。借机,辜鸿铭来了个黑吃黑

这天,××到辜鸿铭府上,求其投他一票,辜说:我的文凭早就丢了。”××说:谁不认得你老人家?只要你亲自投票:用不着文凭。辜说:人家卖两百块钱一票,我老辜至少要卖五百块。”××说:别人两百,你老人家三百。辜说:四百块,少一毛钱不来,还得付现款,不要支票。”××要还价,辜就叫他滚出去。××只好说:四百块钱依你老人家。可是投票时务必请你到场。

    选举的前一天,××果然把四百元钞票和选举入场证带来了,还再三叮嘱辜鸿铭明天务必到场。等××走了,辜鸿铭立刻出门,赶下午的快车到了天津,把四百块钱全孝敬在一个叫一枝花的姑娘身上了。两天工夫,钱花光了,辜鸿铭才回北京。××立刻找上门来,大骂辜鸿铭不讲信义。辜鸿铭拿起一根棍子,指着那个政客说:你瞎了眼睛,敢拿钱来买我!你也配讲信义!你给我滚出去!”××逃之夭夭。

李敖也有一段黑吃黑的故事。1970年,国民党软禁了李敖。软禁期的某一天,跟踪监视李敖的胖警员闲极无聊,开车玩时,把李敖的姨太太(李敖如是称谓他的轿车)给撞了。胖警员诚惶诚恐,找到李敖深深道歉,并说:请把车钥匙给我们,保证为您修好,务必请李先生原谅!李敖笑笑说:没关系,没关系,等我下去看看。下楼看罢,李敖依旧笑笑说:没关系,没关系,明天请你们管区警察来同我谈就是了。

   次日,管区警察来了,李敖说:这个车,我要自己修,我才不要他们去修呢,他们修,还不是找附近老百姓的修车厂,吃老百姓,修了也不会好好给钱,这怎么行!我要自己修。修多少钱,由他们照实赔我。管区警察见李敖坚持,只好请李敖开估价单给他。这次,李敖索性把他本来已很旧的姨太太来个大美容,一下开了八千一百八十元的估价单。当时在台湾,此非小数,管区警察看了,说这些钱不是那两个警察(执行跟踪任务者)出得起的,恐怕得由公安分局想办法才成。过了两天,管区警察又来了,说他们研究的结果是,李先生的车不过屁股侧面碰坏了一点而已,怎么李先生要整个全修起来了?李先生这不是在吃豆腐吗?李敖说:我没吃豆腐,是吃刺猬,你们警察整天吃老百姓,今天就要被老百姓吃回来。回去告诉你们分局局长,叫他识相点,乖乖把钱送来,不然我就写信给他的上司。过了几天,管区警察就把钱如数带来了。李敖的姨太太修好后,胖警员(肇事者)见了,对李敖的弟弟李放说:简直比以前的还好!李放说:托你的福。

    此次赔款,据闻派出所摊派三千元,余额由警察分摊。不久,那位胖警员给调走了。在调走前,胖警员警告继任者,可要当心李某人,那家伙阴险无比。撞车那天,他笑呵呵说没关系,最终还是把我们警察给吃了。而且李某人的车是全部保了险的,保险公司不敢追查是谁撞了他的车,只好认赔了事。李某人又拿我们陪给他的钱,给他女朋友买花衣服去了。李敖听了胖子的继任者给他的这番学舌,哈哈一笑,说:这就叫警民一家啊!

    辜鸿铭与李敖黑吃黑的故事何其相像;他们玩世不恭的态度何其相像;他们对权威的蔑视与轻贱何其相像;他们对公共流氓(浑蛋官员)的巧妙打击何其相像;他们的特立独行何其相像;他们以真小人伪君子的精神何其相像。

(选自魏得胜著《另类人生》,湖南教育出版社)

辜鸿铭与李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