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得胜
魏得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0,977
  • 关注人气:6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蒲松龄詈言咒贪官

(2013-07-24 10:35:34)
标签:

人文历史

文化

    在我看来,《聊斋志异》的家喻户晓,著称于鬼怪狐魅,而少有人去注意蒲松龄的一段创作感言:“人生大半不称意,放言岂必皆游戏?”后半句也可以理解为,这部小说集里的故事,不全是鬼怪狐魅,还有蒲松龄对明清专制的批判。通过下面几篇小说的解读,我们可以看到,蒲松龄对于专制的专横跋扈,除了无奈,剩下的就只有诅咒了。咒词之激烈,在中国古典文学作家行列里,无出其右。

    《梦狼》中的白翁,梦中到儿子做官的衙门去,但见巨狼当道,白骨如山,“堂上、堂下,坐者、卧者,皆狼也”。这虽是蒲松龄借梦说事,但那也的确是明清专制政治的现实。1925年,鲁迅发表在《雨丝》上的系列短篇小说,如《立论》、《死后》等七篇,开头第一句全是“我梦见”云云。难说,这也是从蒲松龄那里借鉴来的。不同的是,鲁迅的梦语,的确是梦语,艰涩难解;而蒲松龄的梦语,直接就是内心独白了。他也许觉得这样表达还不够痛快,在小说结尾,干脆以作家的身份,站出来总结说:“窃叹天下之官虎而吏狼,比比也!”一句话,专制集团里没有一个好东西。

    到《续黄粱》中,蒲松龄的笔触,伸向某一具体的贪官。话说有位曾孝廉,做梦当了宰相,因皇帝面前受宠,便贪赃枉法,肆意盘剥百姓,强娶良家女子,其种种恶行,令人发指。后来,因各地弹劾奏章太多,皇帝才不得不把曾宰相充军云南。从这里开始,蒲松龄给这位曾贪官设计了一系列劫难,以解心头之恨:㈠曾贪官在充军路上,被冤民杀死;㈡死后魂入冥府,下油锅,上刀山,痛不可言;㈢曾贪官平生贪污的三百二十一万钱,堆积如山,熔而灌入其口——“流颐则皮肤臭裂,入喉则肺腑腾沸”;㈣曾贪官转世为人,被诬陷入狱,凌迟处死。你看看,蒲松龄对贪官污吏的痛恨,到了声嘶力竭的地步,可谓步步紧逼,不依不饶。充军不解恨,断其头;断头不解恨,加阴刑;油锅刀山不解恨,复其活;诬陷入狱不解恨,凌其肉,直至“九幽十八狱,无此黑暗”,方才歇手。我遍读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如此诅咒一国之领导人的,这还是头一例。

如果说上面两篇是直接的诅咒,那么《促织》的表达,则体现在了故事中。小说开头即言:“宣德间,宫中尚促织之戏,岁征民间。”促织就是蛐蛐,明朝皇帝宣宗爱之,因而每年向民间征集。史载:

 

    我朝宣宗最娴此戏,曾密诏苏州知府况钟进千个。一时语云:“促织瞿瞿叫,宣德皇帝要”。此语至今犹传。(《万历野获编·伎艺类斗物》)

 

    蒲松龄以此为背景,创作了《促织》。故事里的成名,因贡不出一只促织,被官吏打得“两股间脓血流离”。后来,好不容易捉到一只,还被其九岁的儿子不小心弄死。孩子惧怕父母责罚,投井自尽。从此,这个家庭便“抢呼欲绝,茅舍无烟”。也许那死去的孩子垂怜父母,摇身一变而为一只善斗的促织,成名将其献给县令,县令又献给抚军,抚军再献给皇帝。结果,这只促织,天下无敌。皇帝为之高兴,便奖给抚军名马和锦衣,就连那县令也得到工作卓越的赞许。蒲松龄在小说结尾评论道:“天子偶用一物,未必不过此而忘;而奉行者即为定例。加以官贪吏虐,民日贴妇卖儿,更无休止。故天子一跬步,皆关民命,不可忽也!”这也恰好验证了“龙行一步,百草沾恩”理论的混帐。

    除此之外,还有《梅女》、《潞令》等小说,剑锋直指专制社会大大小小的官吏,将他们贪婪、谄佞、昏庸、无耻的面目暴露无遗。《聊斋志异》里的小说,篇幅虽然都很短,但却集中反映了作者的价值取向,这为我们了解明清专制史,提供了有益的参照。

                                 (魏得胜著《历史深处话名著》,中国社会出版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